• 第260章 出此下策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7580字

    第260章出此下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这些想法在欧阳小素兰的脑中一一闪过,当下便拿住弋天,小试牛刀。“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真实发生的情况,以为我会急切地追问你昨晚的真相。我偏不!你说我不拦你,你不说,我只当失忆了,看谁厉害过谁!”

    弋天见欧阳小素兰目光闪烁,随后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淡然样子,刻意和他拉远了距离,心下不由明悟几分,是在为昨晚的事情?

    “昨天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那么不胜酒力,没怎么喝就倒下了。正好你们海天的老总路过发现,为免除他的误会,我便同意让他带你回去。这件事情,酒楼的一个年轻侍者可以作证。总之,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把你交到别人的手中真的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事后我也很后悔,真的很抱歉!”说着,他竟当众朝她鞠了个90度的躬。连一旁的王起光也是面现讶然。

    瞧这人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样子,肯定来头不小。医院台阶下,停着一辆黑色加长林肯更高调彰显着主人身份的不凡。怎地就朝一个小丫头下如此重礼呢。

    “你……你不用这样子。”欧阳小素兰也是吃惊不小,转而又有些轻嘲地说着,“我这个人又蠢又笨,只会被人利用,给身边的人制造麻烦而已。”她直视着弋天的眼睛,仿佛是想透过厚厚的镜片只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去。“幸亏昨天你没有送我回来,不然的话,今天上报纸头条的就是你了。”

    弋天一怔,随即明白了欧阳小素兰的言下之意。不由摇头苦笑,这个小妮子,今天和昨天倒真是判若两人呢。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谨慎多疑?

    不过站在她的立场,想到这一点也并不奇怪,毕竟自己站在海天的对立面是人尽皆知的事。而她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被同公司总裁带回,很强。洋帅哥林查

    “今天的天气相当炎热啊。”弋天会意地说道,“朋友相遇断没有不把酒言欢的道理。这样吧,你稍稍等我一下,然后我们去个清凉的地方吃顿饱饭怎么样?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是空着肚子呢,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弋天不改笑意,用右手夸张地抚着肚子。神奇的是,当真也传来一阵“咕咕”的声音。

    欧阳小素兰忍不住展开笑脸,眉眼弯弯,两颗小酒窝时隐时现,看得弋天一阵愣神。她是有多久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啊。

    即使在身边,心也似隔着千山万水。两个人在一起总是小心翼翼地刻意回避着某些话题。可一旦碰触到,就必然会引起一场大战。战后也没有胜利的一方,两个伤痕累累的人只能各自将自己抱住,然后静悄悄地舔舐着伤口,直到自愈,然后再次互相伤害。

    “哈哈,我也正有此意。太阳晒得头晕着呢。”欧阳小素兰放下了戒备,又现出了活泼爽朗的样子来。

    “很抱歉,打扰一下!小姐,你忘了?家里还有人等着你回去呢。”王起光上前一步,向着弋天微微点头后,对着欧阳小素兰说道。

    欧阳小素兰心里咯噔一声,如同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一般,盛夏的炎热也驱走不了的寒意。

    怎么就忘了身边还有三双眼睛在看着呢。阎越的忌讳之一,就是自己的人私自和无关紧要的人打交道,做一些越矩之事。

    她可忘不了今天上午他是怎么折磨自己的,这种噩梦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当下平淡无波地说道,“我知道的,我们马上动身回去。”

    随后又转向了弋天,歉然又无奈地一笑,“恐怕不能陪你用餐了。希望我们有缘再见!”说着抬脚就走。

    弋天有些怅然地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抢步下了台阶,追到欧阳小素兰的面前,将一张小巧精致的踱金卡片塞到她的手中,“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尽管打电话给我。……不开心的时候也可以向我倾诉,记住,我们是朋友!”

    弋天顿了顿,又压低着声音说道,“如果阎越对你不仁,随时到我的身边来。”说完,不顾欧阳小素兰讶异的神色,便自顾自地返身,重新拾阶而上,向着医院大门走去。

    蓦然间,身后传来一道清灵的声音,“朋友,谢谢你!”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却无法展开纠结的眉头。“欧阳小素兰,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

    欧阳小素兰望着眼前的华美建筑,却没有迈进去的勇气。

    王起光接了个电话,便对欧阳小素兰说着,“阎上的一个手下受伤了,通知我直接回西波尔医院。如此,我便就此告辞了。小姐,再见!珍重!”心里却是一声轻嗤,再见,再也不见!谁知道下次再来的时候,会换了哪一款新欢?

    欧阳小素兰叹了一口气,正要开门进入,发现两个大块头还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身旁,不由得皱眉道,“好了,我已经安全了,你们俩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毕竟时时被人盯着,连上个洗手间都得由他们把门,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儿。

    “抱歉,小姐。没有亲自向阎上复命,我们不能随意离开。”一名保镖面无表情地说着。

    “我说能就能。”欧阳小素兰有些恼火地说着。“这是我住的地方,岂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我现在宣布,你们圆满地完成了这次任务,回头我会和阎上说,少不得给你们些好处。”

    两名保镖对视了一眼,便相互明了了心迹。阎上的新欢可不是他们能够得罪得起的。再说已经送佛到西,的确可以卸任了。

    想罢,两人便同时向着欧阳小素兰一鞠躬,说道,“我们先行一步,小姐请早点休息。”

    欧阳小素兰无语地摆摆手,开门进入,穿过一路奇花异草的院子走廊,在正门前站定,回想了一遍密码,然后伸出纤玉般的左手,一一按了下去。

    门被豁然打开,一个皮肤白皙的洋帅哥酷酷地从正屋会客厅的沙发上站了起来。

    呃,欧阳小素兰惊得说不出话来。

    话说这男人长得可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啊。纯正的西欧白种人,又高又壮的身躯,俊挺立体的五官,深邃的轮廓,什么叫做“行走的雕塑”啊,这就是!

    可是再怎么帅得无可匹敌,也不能私闯民宅吧?

    正愣神间,那帅哥竟迈着大长腿向自己走过来,在自己的面前站得笔直。然后微笑着点头示意,欧阳小素兰莫名其妙地只得也挤出了个僵硬的微笑。

    那帅哥伸出右手,将欧阳小素兰的右手快速地执了起来。

    欧阳小素兰的右手腕还缠着绷带,虽然他的动作不算重,但还是疼得一抽。可一声叫喊还没呼出口,便感觉指背温然一热,一个绅士的吻手礼已然完成。

    “hello,年轻美丽的小姐,”那帅哥竟然会说中文,虽然不太流利,但是吐字清楚,发音标准,“我是查尔斯格林,中文名林查,来自大不列颠王国。很高兴认识你!”

    “呵呵,帅哥,哦不,林查先生,你好!我是欧阳小素兰,见到你我也很高兴。”欧阳小素兰的面色渐渐转苦,“可是你能先告诉我,谁带你来的么?还有,虽然我很没有眼界儿,可是怎么好像听说过,亲吻指背的施礼对象是已婚妇女呢?难道我才二十岁芳龄的样子很像已婚人士?”

    “nono,没有已婚,你很漂亮。我想认识你。”林查看到欧阳小素兰似乎不太高兴,赶紧运用着不太熟练的中文解释着。

    “没有人带我来,我自己看了地址找来的。”林查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呃,那你能告诉我你,你来这里找谁,有什么事吗?”欧阳小素兰腹诽着,本姑娘今天够烦心的了。只想赶紧大吃一顿,然后一觉睡他个天昏地暗,万事不管。管你是不是帅哥,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立刻送法咎办。

    “哦,你不知道?”林查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

    欧阳小素兰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道阎越和余杰在家,还有大批保镖在附近逡巡,断然不会让不相干的人进入。反正跟着个外国人很难沟通,不如直接去问他们吧。

    想着,便抬脚,向着旋转式的扶梯走去。

    “嘿,wait!阎上正在处理一些私事,你不能进去。不能!”

    “嗯,你也是他的手下?”欧阳小素兰不由得狐疑地睁大了眼睛。

    林查闻言,颇有些骄傲地挺直了胸膛,语气也有几分自得。“我是大英帝国,世袭伯爵西波尔家族的家臣,而且也是最光荣的世袭家臣哦。”说完,拿眼角瞥着欧阳小素兰的反应。

    嗯,肯定是被shocking到了。那眼睛瞪得,那小嘴张的,完全是个“O”型吗?林查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扑哧!”欧阳小素兰瞧着他的滑稽样子,实在憋不住,索性放开喉咙,大声地笑了起来。哈哈,家臣?那不就是过去的奴才吗?

    就像影视剧里展现的样子,慈禧太后高坐明黄宝座,随口叫一句,“小李子?”“奴才在!”几乎是立刻立,马上马,一个人小跑着上前,跪倒在地。

    “哀家有些乏了,给哀家捶捶腿吧。”“喳!”小心地匍倒在地,细细地对着锦衣包裹着的玉腿捶了起来。

    “哈哈……”欧阳小素兰笑得喘不过气,这个林查真是好玩啊。

    “哈哈,你也在为我高兴吗?”帅哥明亮的眼睑里装满惊喜,“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很好的朋友。”

    看来自己最近在行大运啊,一票的人要和自己做朋友呢。欧阳小素兰几乎有些乐不可支。可转眼又考虑到一个问题,西波尔家族的家臣?他和阎越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也叫他阎上?莫非……

    笑意一瞬间被全数敛去,清秀的眉随即皱起,阎越啊阎越,你到底是有多神秘?为什么你的面纱总是揭完一层又一层?带着这么多面具和伪饰,你累不累呢?

    “阎越是你的长官?”欧阳小素兰试探着问。

    “不,不是长官。但比长官更厉害。我们格林家族世代效忠的西波尔家族,他是这一代的领导者。尊贵的爵位继承人,西波尔爱德蒙大人。”林查的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似乎阎越是他最崇高的信仰。

    欧阳小素兰呆呆地看着他,忍不住开口道,“不知道你的心中,上帝和阎上哪个更重要呢?”

    林查闻言一怔,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哦,这真是个让人苦恼的问题啊!”

    欧阳小素兰觉得自己的心很累很累,阎越可怕的背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自己不过是他众多棋子中的一颗,可是她自己都瞧不上自己,他又为何抓住他不放呢?他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不行,得跟他进行一场理智的对话。

    欧阳小素兰想着,对林查说道,“你慢慢考虑吧,记得得出答案后一定要告诉我哦。”说完便走上楼梯。

    林查却蓦然放下抱着头颅的双手,几步抢到她的面前拦住了她,“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阎上正在处理事情,此时不能见你!”

    很强。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嘿,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家哎。你们大英帝国不是最崇尚民主与自由的国家吗?你凭什么禁锢我?”欧阳小素兰双手叉腰,不惧身高差地瞪视着他。

    林查暗叹,还以为中国的女人都是温顺的小绵羊呢,原来和英国的也没什么区别,女人啊,野蛮起来都是一样的。

    “欧阳小素兰小姐,我搞得很清楚。这里确实是你居住的地方。但是你仅仅享有居住权,而不是所有权。它的真正主人是阎上。”这个家伙居然神色认真地辩驳起来,中文也越说越顺溜,“大英帝国也确实是世界上最尚民主的国家,只不过我不是政客,也代表不了整个国家。更重要的是,我并没有剥夺你的自由,在这座别墅里,你可以任意活动。只要别打扰阎上就好了。”

    欧阳小素兰瞧着林查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样子,气得鼻孔都要冒出烟来。

    心里也有些纳闷,平日里自己在家的时候,也没见管制地这么严啊?阎越到底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泡妞,白日宣淫?不要吧!这可是自己的地盘啊,多么的干净多么的清新。

    呃,要不就是杀人越货?聚众赌博?啊,想到了。阎越背景复杂,又有着不为人知的多重身份,搞不好是某黑帮老大,电视上不是经常演的么,为了躲避警察的视线,隔三岔五地更换各头目或者喽啰的接头地点。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搞不好这次的主题就是分派下一步任务或者集体销赃呢。

    “你真的很不一样呢。”洋帅哥好奇地打量着欧阳小素兰,“阎上跟我说你是他的特工,可是在我看来,你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嘛。”

    “切,你一个奴才懂什么?我这叫做擅于伪装。”欧阳小素兰不爽地答道,随即又眨巴着眼,嘟起小嘴,“林查哥哥,人家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呢,你可不可以疼我一下下,做点好吃的去呢。林~查~哥~哥!”

    林查惊得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中国女人还是不一样的啊,这种英国女人就不会。果然很有杀伤性,居然有被电击的感觉呢。

    不过奴才是什么东西?林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即向着欧阳小素兰“不耻下问”。

    “哦,我在夸你呢。奴才就是英雄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英雄向来都是光明正大的,不擅长欺骗类的东西。”欧阳小素兰强忍着笑意,“记得哦,以后跟阎越说话,就自称奴才,那样他会更信任你的。”

    “哦,这样啊。”林查清了清嗓子,“我查尔斯格林是最忠实的奴才,西波尔爵爷,我的主上,我能为你达成任何事。请把最光荣的使命赋予我吧。”

    哈哈,好好练着吧,奴才当好了有赏。欧阳小素兰趁着他臭美的当口,颇为自然地向楼上走去。

    刚走了五六步台阶,忽然一阵旋风扑至,随后是一张放大的俊颜,浓睫下的瞳仁简单纯粹,微微泛着琥珀色的荧光。“欧阳小素兰小姐,虽然得到了你的赞美我很高兴。但我还是不能放你过去。”

    欧阳小素兰不由翻了翻白眼,心里腹诽着,奴才果然就是奴性的代表,食古不化的一群人!

    谁特么的想见到那个魔鬼啊。只不过他越搞得这么神秘,自己就越要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还有他诡秘的身份,既然已经不再向自己避讳了,那总得给个交代吧。这样,即使日后为他出生入死也有了个由头不是。

    林查刚才话只说到一半,他觉得欧阳小素兰不同于一般特工的主要原因是她的个性和作为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了。特工是个目的单纯,过程复杂的工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付出一切可以付出的,无所不用其极地完成上线交待下的任务。

    不能质疑,不能拒绝接受,更不能过问或者指责。

    而欧阳小素兰显然不知道这些准则,真是个奇怪的特例啊。

    林查见她面色不善,只好耐心地解释着,“阎上手下做事的,成千上万,遍布全球。必须要有一个明确完善的管理制度加以统驭。其中有一条就是,当他在处理某事的时候,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接收到什么急切的消息,都不能打扰他。违反的人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啊?这是为什么?”欧阳小素兰惊奇地问道。还有半句话硬是忍着没说出口。难道他亲娘快要离世了,就想跟他说声“BYE-BYE”,他还不让呢。

    说他是变态,还真是货真价实。

    林查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阎上曾经幸运地抓到了他生命中最仇恨的人,恨不得立刻剥了他的皮,可是因为中途出现了个小插曲,让仇人逃掉了。等到阎上再次找到他的踪迹时,已经过去了十年。而那个人也成了墓碑上的一个名字。只是仇恨一直存在,时刻不停地折磨着他的心。”

    林查停顿了一下,看向了欧阳小素兰的眼睛,“那个人杀害了前伯爵夫人阎美玲太太,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只是因为奸细的一个假消息,让他付出代价的机会却消失了。所以阎上痛恨自己处理事务的时候被突然打断,所以欧阳小素兰小姐,打扰了他,你会付出很可怕的代价。”

    “阎美玲?前伯爵夫人?那是他的生身母亲?”欧阳小素兰惊得一下子捂住了嘴巴。阎越身上真是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啊,完全可以写一部名人传记嘛。

    贵族出身,帅气多金,多重身份,家族仇杀……欧阳小素兰在心中一个个罗列着,看来他的怪癖都是有来由的,只是不知道,他常年带着个白色手套又是因为什么样的情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阎越,你活得该有多辛苦。

    哎,你辛苦的同时,周围的这些人也不轻松啊。

    脑子里电影回放般地闪过今天发生的倒霉事。早晨在别人的床上醒来,头疼欲裂。然后在公司里遭遇了各种冷嘲热讽,亲爱的余杰同志赶来救援,可在别人面前威武霸气的他一见到师父就蔫了啊。任凭着自己被欺负,各种袖手旁观。到最后才良心发现,在一旁插科打诨,想引起他师父的注意。没想到,阎越恼怒地直接一个酒杯扔过去……

    等等,好像有些不对劲。

    回放一下,自己那时真的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唯一的朋友余杰就隔着一块门板站在门外,却是什么也不做。

    不知道是不是那句,“你说过不会放开我的手的”这句话让歉疚难过,他终于开始想办法来打开阎越的突破口。只是奇怪的是,阎越停下了动作,却满脸盛怒,绝望之色。

    然后走到沙发边喝酒,直到听到余杰的再次出言相救,阎越猛地掷碎了杯子。

    难道……

    欧阳小素兰猛地打了个寒噤,一把揪住了林查的衣领,问道,“你告诉我,打扰了他的人会怎么样?”

    林查一呆,有些艰涩地说着,“让打扰到他的部位从此无法正常工作就行了。比如剁掉手脚,割掉舌头等等。还有彻底背叛了他的人,如果被抓住,就直接打上心脏麻痹针,让其慢慢地在恐惧中死去。”

    欧阳小素兰惊得连退两步,差点掉下楼梯。亏得林查眼疾手快地提住了她的衣服。

    “告诉我,他是不是要对付余杰?”欧阳小素兰明亮的大眼睛里转瞬之间蓄满了珍珠般的眼泪,脸上的表情更是极尽慌张与恐惧。看得林查一阵不忍。

    “很抱歉,我无可奉告。我只知道,你现在不能进去。”林查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健壮的臂腕一把拉过她纤瘦的身体,“我知道这样很不绅士,对不起,欧阳小素兰小姐。”说着,直接把她夹了下去。

    眼看天色将晚,欧阳小素兰这一天过得是又累又饿,好像随时都会晕倒在地,但是一想到余杰的情况,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置之不理。

    “林查,给我拿点水果过来吧。”欧阳小素兰无力地说着。

    林查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也有些担心。虽然这个女孩才刚刚认识,但丝毫不影响自己对她的好感。虽然有些任性和霸道,但比起英国的那位瑞丝小姐,可真是好太多太多了。

    当下从冰箱里取出了些水果洗净,放到了欧阳小素兰面前的茶几上。欧阳小素兰却是微微一笑,带着些凄楚决然。

    既然走投无路,那就只有破釜沉舟了。

    “我开动了!”欧阳小素兰说着,拿起了水果刀,在林查想转身坐上对面沙发的瞬间,向着自己的右腕狠狠切去。

    随着轻微的“噗”声,早上包扎好的地方裂口更深,一股甜腻的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欧阳小素兰微微皱着眉,真心的疼啊。不过,很快就不会有感觉了,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oh,whatareyoudoing?youarecrazy!”林查刚刚坐下便看到了这血腥疯狂的一幕,一激动便飙出了母语。

    “哎呀,我真是饿得眼冒金星了。明明切的是苹果来着,怎么就不小心伤到了手腕呢?”欧阳小素兰还在装模作样地说着,一派淡定沉稳的样子。

    很强。让人心疼的坏女人

    林查急得在偌大的客厅里团团转圈。然后猛然回头,大步走到欧阳小素兰的面前,一把抄起她的轻盈身躯,“别害怕,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哇,你这个外国佬想害死我吗?现在不止血,等到了医院,给我输10升也来不及啦。”欧阳小素兰夸张地大叫着。

    林查立马清醒了过来,急忙去寻急救箱。

    “啊,在这里!”林查面露惊喜,弯下腰便要打开。

    欧阳小素兰站在他身后,举起刚才拿到手里的青瓷花瓶就砸,心里默念着,“对不起了,新朋友。本来想给你上掌刀的,估计对你没什么作用,只好出此下策了。不要怪我!”

    “哗啦——”

    “你……”林查转过脸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刚想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欧阳小素兰一把扶住光滑的墙壁,然后顺着墙沿摸上了悬浮状的楼梯。

    这是幢三层别墅,前院是花园,后院一个小型游泳池,池边种着一片竹林。欧阳小素兰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喜欢简洁方便的生活方式。所以把卧房选在了底层。

    阎越一开始打算让两人同住也好有个照应,后来因为私心没有这样安排,所以二楼和三楼都是空置着的。自己一般也不会在这儿落过脚,以免引起别人的窥探和怀疑。

    嗯?一个保镖都没有。

    都在里面充当打手?欧阳小素兰的心没来由地一跳。步伐更是踉跄。

    房间真是多啊。欧阳小素兰平时很少上来一一参观自己的住宅。现在哆嗦着手拿着一串钥匙,倒有些无所适从之感。

    一扇,两扇,三扇,……

    欧阳小素兰看着不停地滴着鲜血的右腕,一时心急如焚。千万不要演变成一幕“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剧啊。

    随便扯了块布包住手腕,然后继续一扇扇地开门。心里不停咒骂着,这房间隔音效果也太好了吧。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呢。

    终于开到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