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章 恼羞成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8288字

    杨麒东大小也是个总裁呀,寻常的娱乐公司高层,不管私生活如何龌龊,怎样见不得光,表面工作却是做得妥妥的,外表上怎么看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样,不沾女色啦,积极于公益事业啦,掩饰手段不一而足。

    这个家伙倒是有脸无脑,上次的股东大会都被批得那么惨,这么快就来重蹈覆辙了。他不想在海天待了,自己可还想继续混迹于此呢?上次的事情被公司揭过去,也就没有继续深入追究责任了,毕竟把窗户纸捅破了,外面的冷风就会吹进来,反而会让公司的声名进一步损毁。

    但假使欧阳小素兰不思反省,把无知当做资本,那就只能等着自食苦果了。毕竟这样的小人物牺牲一个,还会增加无数的后继者,可再生资源,不用吝惜耗费。

    “美人,你好狠心哦。”杨麒东闪着狭长的眼睛,嘴角明明挂着戏谑的笑,却是一副委屈之极的口吻。“一个月不见,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哎,我可是天天掰着手指,渴盼着你回来呢,真是心碎憔悴。”

    练习室的男女都傻愣在当场,杨总上次的绯闻女主角好像就是本公司的一名练习生,难不成就是她?

    欧阳小素兰眼看着杨麒东没有放过她的打算,索性把心一横,不就是一个拥抱吗?谁怕谁?看咱怎么用无敌铁箍手勒死他!上次的10周年庆典,莫名其妙地把自己抱回了家,害得自己的报纸处女秀竟成了污秽,下作的代名词。这次又明摆着让自己下不来台,是可忍孰不可忍,正好新帐老账一起算!

    纳命来吧!欧阳小素兰扬起自己的九阴白骨爪,就准备跨步上去,那阵势真是相当地威武雄壮,如果阎越在场,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笑得是他的人自我保护意识这么的强,哭的是他辛辛苦苦培训了欧阳小素兰好几个月,其中应付男人的绝招更是应有尽有,她好似全都打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杨麒东看着她那副凛然赴死般的样子,眸中笑意更深。“阎越既然那么在乎尹菲菲,竟然派你这样的可人儿来调查我。可不知我是谁吗?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最是拿得起放得下。尹菲菲,我送给他好了。不如,你来做我的新欢!”

    眼看着欧阳小素兰闭着双眼就要撞进他的怀里,一个年轻朝气的身体蓦然拦住了去路,朱唇启出一串连珠笑语,“欧阳小素兰姐姐,你忘啦。你今天不是感冒了吗?杨总多金贵的人儿,可不要传染了才好。”千娇百媚地转过身,“杨总如果不介意,我来代替姐姐吧。刚才只是吻了你的脸颊,正暗自后悔着呢。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温小奈,这个女孩也忒豪放了吧。欧阳小素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由一阵瞠目结舌。方可可也是呆愕不已,刚才还不认同这种攀高枝儿的行为,经过自己的言语点化,这么快就活学活用上了?

    杨麒东微低下头轻笑着,又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一副欢喜并苦恼着的样子。“能得到小美人的垂青,我很荣幸。不过,我的原则是,美好的关系还是不要发展地太过迅速,花开得早衰败得也快。小美人如果想做我的下一届宠妃,还是先排着队吧。”

    说着又把目光移向了欧阳小素兰,“看到了吧?心尖上的人儿,我对你可是丹心一片,日月可鉴啊!赶紧着吧。”

    欧阳小素兰心里一阵气苦,实在搞不懂杨麒东是怎样的人,如果真是对自己有所图谋,上次在自己全无意识的情况下,为什么没有动手?

    因为绅士的自尊,还是别的原因?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着与自己的暧昧秀,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你跟我过不去,可知我就会顺从你?虽然只是个拥抱而已,本姑娘还偏偏不给了。”欧阳小素兰主意已定,从包包里抽出条湿纸巾便装模作样地擤起鼻涕来,看得众人一阵咂舌。

    “杨总,你看,小奈说得一点没错。我真的是重度感冒啊。您亲自过来,带给我们这么激动人心的消息,本来真想热情地拥抱您一下的。可惜啊,这么好的机会不得不错过了。唉。”欧阳小素兰说着,不顾众人视线的胶着,直接朝门口走去,“我得去医务室抓点药,不然明天没有个好状态,会搞砸写真拍摄的。杨总,失陪一下了。各位随意啊。”

    小样儿,高帅多金就了不起啊,让这么多人投怀送抱,消受得起吗?欧阳小素兰心里哼哼唧唧,颇有些得瑟。却没注意身前突然横刺过来一条大长腿,整个人顿时失去了重心,尖叫一声直直地向地面扑去。

    眼看着与地板的亲密接触已无可避免,一只大手及时捞住了她的身体,阻止了继续下落的趋势。

    欧阳小素兰刚要呼出一口气,却突然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后知后觉地低头一看,顿时有种魂飞天外的感觉。那只大手,正不偏不倚地环绕在自己的胸前!男人结实的肌肉正给着自己一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触感。

    “啊”字刚要呼出口,蓦然间想起旁边还有一众围观人群。这事情如果闹开了,自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马上就可以卷铺盖走人。然后回去被阎越各种凌辱折磨@¥

    保留理智,咬住嘴唇,回转过头,一边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一边忍不住瞪大眼睛,带着丝威胁之意地怒视着。

    “多谢杨总出手相救,不过现在已经安全了,请把我放下来吧。”

    “唔,我觉得这样抱着你更有感觉呢。原来你是要给我意外惊喜啊。”杨麒东嘻嘻笑着,看着欧阳小素兰的脸染上了一片红霞,秋水一般清越的双眸里泛着惊怒,羞愤的神采,手里是挺拔温软的触感,一时竟真的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欧阳小素兰,真的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呢。一般的女人见到他,不管是冲着出色的皮囊还是强悍的地位背景,哪有不争着抢着送上门的道理。可她却这样地推脱抗拒。就算她是阎越安插进来的间谍,擅于做戏掩护,但刚才一瞬间的表情转换全然不是作伪。这样自然的反应如果是假的,那公司里的演员都应该回去面壁了。

    “麒东,别玩了。当心吓着欧阳小素兰。”一个清风般的声音在练习室的门口响起,然后是“噔噔”的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欧阳小素兰一时没顾得上自己尴尬的现状,心里没来由地又冒出来一句,走路都是按照音乐的拍子来的啊。

    “菲菲姐好!”整齐划一的问候声。

    欧阳小素兰有些艰难地抬起了头,努力向着尹菲菲挤出甜美一点的笑容。“嗨,菲菲姐,好久不见!”

    “嗯,你回来就好。”尹菲菲美丽清贵的脸上表情淡淡,看似温和,却又带着些许疏离感。

    欧阳小素兰一霎那间有种感觉,她不高兴,甚至她在生气!生谁的气?杨麒东?!

    因为自己和他现在的暧昧姿势?想到这里,赶紧又扭动着身躯向身后那个男人怒视而去,潜台词“再不放手,当心我咬你啊。”

    却突然看到杨麒东的双眼微不可查地一闪,一丝危险的感觉瞬间涌遍全身。

    “是呢,美人,吓坏你了吧?”杨麒东快速的一个反手,欧阳小素兰立马倒转了身体,精致的脸容上怒气更甚。这个家伙真是把自己当成是掌中的玩具了。

    “呵,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喜欢你受了惊后的样子呢。让人无法不疼惜。”杨麒东说着,低下了头,在欧阳小素兰的左耳颈下印下一个重重的吻,久久不将深埋的头颅起开。

    欧阳小素兰的腰身被抱得死紧,身上受制,发作不得。只能僵硬地任由他为所欲为。心里早将他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

    他到底吃错什么药了,要这样对待自己?

    怎么感觉他是刻意如此的呢?

    “麒东,我来是想通知你,lizza杂志摄影团队的人已经到了,要跟你商讨一下场地和构图背景等事宜呢。”

    “这样啊,”杨麒东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尹菲菲一眼,“那好吧,我跟你同去。”说着,温柔地将欧阳小素兰扶起,“美人儿,我先过去了。明天可要好好表现,我也是这次的评审之一哦,期待你明天的表现。”说完又朝其他练习生们挥了挥手,“记得摆正心态啊各位。Everyone,fighting!”

    “杨总慢走”“菲菲姐慢走”练习生们过惯了枯燥的集训生活,公司里真正的高层和明星没有见过几个,今天竟一下子见到了两个海天最举足轻重的人物,一时都掩不住兴奋之情。虽然总裁行为怪诞了一点,但是为人很亲和,也很重视这一年度的练习生。看现在的情形,这一批确实多骄子,多人才。说不定大家都有出道的机会呢。

    很强。写真主题是比基尼?

    “欧阳小素兰,我们各自加油吧。写真拍的好,能让lizza杂志的首席摄影师点头的话,就能顺利地成为下一期的杂志封面,对我们的前途大有裨益呢。”方可可激动地对着欧阳小素兰说道。好似全然忘了与她之间的不愉快。

    突然转念一想,欧阳小素兰很有可能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不免生出几分顾忌厌烦的情绪来。转眼便又冷眼相向,“我怎么竟忘了呢,杨麒东也是评审之一,你的机会可大多了。”

    经过刚才杨麒东的事儿,欧阳小素兰还处于愣怔的状态。此时听到了方可可的话,心里更是郁闷地不想解释。算了,解释等于掩饰,反正别人都是这样想的,随他们的便好了。

    “我们还是朋友对吗?”欧阳小素兰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嗯,一直和以前一样,没变过。”方可可回答地也是滴水不漏。和以前一样是怎样?就是暂时没有利益冲突,反而是单个的力量太过弱小,需要抱团才能生存的情况。现在虽然对海天的家底和运作都有所了解,但还没到羽翼丰满的程度,自然还要和平友好地相处下去。何况她还寻了个靠山,必要时或许能沾上一点光。

    写真头牌,自己一定要拿到。这么多年了,自己从来没有在唱歌或者舞蹈方面,被老师赞过有天赋,都是一股不服输的扭脾气支撑着自己,不曾放弃。

    可现在,参加了几次尹菲菲的MV排演,大到导演和尹菲菲本人,小到比自己早先进入海天的练习生都对自己赞不绝口。原来自己的天分全在演戏里啊。

    欧阳小素兰,即使唱跳很棒,总不能事事都超过自己了吧?

    ……

    “昨天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我好,这些我早就明白了的。昨天说的都是气话啊气话。”

    “说说话嘛。我答应你以后绝不会再被那些女人欺负了,我会努力变强的。”

    “不再被女人欺负?这叫什么话?难道就可以被男人欺负了?”余杰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脸来,冷笑地看着欧阳小素兰。

    欧阳小素兰一时没防备,差点撞到他的怀里。

    “好可惜呢。差一点也对我投怀送抱了。”余杰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讽刺,“怎么,对外人放宽了限制,对自己人却是防备得很深嘛。”

    欧阳小素兰看着他有些阴鸷的眼睛,一瞬间好像看到了阎越的影子,这样冷酷刻薄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他呢。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那个家伙说好十天半个月就回来,可现在都过去了二十天了,还是没见到人影,也不知道他在英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缠的事了,希望不要有什么麻烦才好。

    呸呸呸,自己怎么又忘了自己的立场了,阎越回来,自己哪还有这样舒心畅快的日子啊。他还是在英国多停留一段时间吧。

    “女人,连跟我说话都是漫不经心的!”余杰终于气不过,伸出手握住了欧阳小素兰的下巴,强制地让她把望向远处的视线调了回来。

    “哎呀,你弄疼我了。”欧阳小素兰嚷着,“我都真心实意地道过歉了,你还要怎样啊?”

    “怎样,我想要怎样,你会不清楚吗?”余杰觉得这个女人真是没心没肺到了极点。心中突然燃旺了一团火苗,真想给她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啊。这样,她就不会这样轻视自己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欧阳小素兰迭声说着,转而又换上恳求的语气,“别这样了好么。你也知道女人男人们都喜欢欺负我,我每天都活在这样高压的环境里,总有一天会疯的,所以你就不要折磨我了,好么?”

    欧阳小素兰的眼睛里配合地叠起了朵朵浪花,眼看着就要倾泻而下。

    余杰像被烫到了似的,立刻松开了握她下巴的手,“……抱歉,我不是有意让你难受的。”余杰叹了一口气,“是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才让你整天在风头浪尖里讨生活。师父很快就会回来了,相信没人敢对你怎么样。”

    快回来了?欧阳小素兰的心里竟然萌发了一丝喜意。阎越是个优秀的领导者。有他在,不管是什么样的风雨,自己总能有种躲在避风港里的感觉。他在,心安。

    “好了,赶紧的吧。就要开课了。”余杰轻轻地对她笑了一笑,催促道。

    海天多媒体教室内,一个长相斯文,很有艺术气息的中年人开始给练习生们上着摄影与镜头感的公开课。分别从背景,构图,意境,等方面进行讲解。

    “摄影不是说随便拍张照片就了事的。一张精美的图片,往往给人以无限的艺术美感,还有其涵盖着非凡广阔的意义。想拍到好图片,必须让整颗心灵静下来,积攒了多多的耐心和韧性。生活中擅于思考和观察,更要学会发现新的事物,才能以自己独有的视角来凝固住那一刻动人的瞬间,然后把它用剪影的方式传达给其他爱着美学的人……”

    欧阳小素兰和方可可,温小奈坐在一排,余杰照例坐在身后。不同的是,这次连余杰都是竖起双耳,仔细聆听着名牌摄影师的摄影技巧和心得。

    有一句话说得好,所有能称之为艺术的东西都是相通的。别看练习生或者演艺人都是被拍摄的对象,无法直接左右整体拍摄的风格和感觉。但是如果明白了摄影的种种特点和运作,便能结合自己的优势,给摄影师提出一些意见。双方配合起来,也会更加默契。这样才能把最优秀的自己通过平面的方式展示出来。

    一个小时很快结束,一个负责练习生管理的女人走到台上,让大家转移阵地,去海天室内摄影棚。重头戏即将上演,人群中顿时爆发了一阵强烈的欢呼声。

    每个人都是兴奋地难以自已,还没出道,就能享受到世界一流杂志为其拍摄写真,这种事儿以前做梦都不敢想。更不可思议的是,头牌得主还可以在月刊封面刊上一个月呢。

    “哇,这就是海天的摄影棚呢,好大啊。”

    “器械真是一应俱全。尹菲菲,叶纪筠等大明星可都在这里拍过写真大片哦。”

    “心砰砰直跳呢,一会儿拍照的时候肯定会紧张死的。”

    欧阳小素兰也细细地打量了下,好几台摄影机摆在不同的方位,下盘是可以滑动的轮子。鼓风机,道具架子也是摆放合宜。墙壁上拉着多条帷幔,以塑造不同的光源和感觉。

    “啪啪”几道拍掌的声音打断了练习生们的窃窃私语。一众气势非凡的人“组团”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杨麒东和尹菲菲。后面跟着数个外国人,想必就是lizza的资深摄影师了。

    是的。

    “想必大家是期待已久了吧。”杨麒东环视一圈,接触到的果然都是狂热的眼光。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我身后的三位就是来自世界顶级时尚杂志lizza的专业摄影师,艾伯,杰克,库鲁斯。这次的拍摄由他们全权负责,虽然写真拍摄的主题都是一致的,但他们还是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特点进行一些简单的策划。你们要做的就是全力地配合,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完成他们对于你动作和神态上的指引,并完美地跟上他们的节奏,至于最后能达到什么样的满意度,就看你们自己了。”

    杨麒东停顿了一下,又道,“主题是什么呢?等我拿出一样东西,你们就知道了。”说着眨了眨眼,走进了一边的更衣室。片刻后,提着一样东西出来。

    欧阳小素兰只瞧了一眼,就产生一种血液倒流,眼珠子也被抠下来的惊骇之感。

    竟然是条比基尼!

    练习生们都傻了眼。女孩子们更是羞红了脸。

    欧阳小素兰一把扶住方可可的手,“我没看错吧,给我们上了一节那么高端的课,又不断重复地说明着摄影是多么高雅的一门艺术。现在居然让我们以比基尼为主题。我特么的也不算多保守,只是实在想不通啊,比基尼能拍出多少艺术的感觉呢?”

    方可可也傻了眼,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好好发挥一下的,有演戏的天分,表现力就不会太差。可是主题是比基尼,这要自己上哪儿发挥去呢?

    “哎,不是我说,你们的悟性可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儿,给你条比基尼,比基尼就是写真的主题了?最多只能说是完成主题的载体好吗?”杨麒东状似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次女生着比基尼,男生裸露上身,主题是‘大牌’,怎么理解怎么表现,你们随意设想。”

    “还有,如果有豁不出去的,现在大可以退出,我不会勉强任何人。”杨麒东接着又道,“另外还要告诉大家,海天公司所有目前没有工作在手的人员都可能来观看,我们也没有设立限制措施。如果你们需要模特,可以提出申请。毕竟多些人,画面会更丰富,更能表现拍摄主题。美人们,我虽然是评审,也很乐于献身的哦。”

    很强。“大牌”写真(1)

    “哇哦,身材很可观啊。整体感觉超sexy,棒极了!来来来,转个圈我看看。嗯,对,就是这样,挺胸抬头,要把所有的自信全部释放出来。‘大牌’懂么,好好表现,我看好你哟。”

    “别把头垂地那么低,我要的是女王范儿,女王,明白么?就把自己想象成世界的主宰,所有的男人都要被你的魅力迷住,心甘情愿地臣服于你。在没开拍之前,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去准备吧。”

    “唉哟,美人,不过穿一下比基尼,拍几张照片而已。至于哭哭啼啼的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杨麒东怎么欺负的你呢。真不想拍,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乖,啊,别添乱。”……

    更衣室的门口,每出来一个换好衣服的练习生,杨麒东总要从头到尾,细细地品评一番,顺便提点一下拍摄的应对之法。

    欧阳小素兰皱着秀眉听着,心里全是不满与质疑的声音。

    假公济私,平时的训练考核,他什么时候这么积极参与过了,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色中饿鬼嘛。

    可是,明知如此,自己还是要就范吗?

    欧阳小素兰手中拿着个镶满银色亮片的比基尼,心下有些犹豫不决。天哪,穿着个小可爱在这么多人面前搔首弄姿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呀?真是纠结!

    “欧阳小素兰姐姐,可可姐姐,你们怎么还不动手啊?需要我的帮助吗?”温小奈当着她们两个的面,脱得一丝不挂,然后自自然然,大大方方地换上后勤部根据个人尺寸发放的三点式遮羞布,立时秀峰挺拔,沟壑深深。看得同为女人的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换上吧。这么多人一起参与的活动,又不是只拍我们两个。扭扭捏捏,反倒显得小家子气了,会惹人笑话的。”方可可咬了咬嘴唇,当下便逐一褪去身上的衣裙,露出完美无瑕的美丽胴体。

    “对嘛。总裁哥哥一看就不是坏人。肯定是为了大家好,才这样煞费苦心的。再说了,现在是提倡解除束缚,弘扬个性的年代。夏天的时候,大街上多得是穿着清凉的人们,甚至裸奔的人也是屡见不鲜呢。姐姐们可真是保守啊。”小奈对她们的抗拒颇有些不以为然,随便开导了两句,便先出去了。

    呃,不愧是最年轻前卫的豪放派温小奈啊。看她日里不羁的打扮,也知道这对于她根本就不算个问题嘛。反倒是自己,前世就是个土到泥巴里头的草根丫头,什么时候接受过这种美学洗礼了?

    如果阎越在这里,肯定又要笑话自己窝囊蠢笨了,梦想很远大,却束手束脚什么都不敢做,也不肯付出。

    不行,不可以让他看扁,打起精神,振作起来!

    突如其来的的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直冲霄汉,欧阳小素兰猛地一点头,也开始动作利落地除起衣衫来,随后跟着方可可一起昂首挺胸地步出了更衣室。

    “哟,美人……”杨麒东眼睛一亮,就要发表他的欣赏感想,却不料欧阳小素兰理都没理他,径直走到了练习生中间。

    杨麒东愣了愣,用手摸着下巴笑了。“你真的是阎越派来调查我的么?呵,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可不行哦,我可是一次次地给你机会呢。”

    嗯,该选什么辅助道具呢?礼帽,贵妃扇,面具,连手绢都有呢。欧阳小素兰现在的脑子里装着一团浆糊,就算是清醒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分析过自己的优势和缺陷在哪里,没有对自我的全面认知。临时又哪能生出什么奇思妙想,吸引住视线,甚至是得到名流摄影师的青睐与首肯。

    主题是什么来着,“大牌”?大牌该是怎样的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气场强悍,气度俨然?哎呀,讨厌死了。也不解释清楚一点,搞什么神秘主义啊。

    “嗨,女人,怎么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啊?”一个戏谑的声音打断了欧阳小素兰的思绪,“嗯,你这么穿也挺好看的。”

    欧阳小素兰想都没想便答了句,“穿成这样都算好看,那不穿岂不是要美呆了。”说完立刻噤声,以手掩住小嘴,有些脸红懊恼,自己真是昏头了,说什么下流的话啊。

    转眼看向余杰,只一眼便止不住的心头一跳,接着瓷白的小脸上红霞漫天。这个被自己看成弟弟的男孩竟也像个男人了呢。

    心形的喉结,宽肩窄臀,虎背蜂腰,修长绷直的双腿。整个身体的线条流畅优美,极具视觉震撼。难怪听人说过,人体的本身就是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不穿肯定是美得无法言说喽。不然,你这个女人怎会看我看得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呢。哎,我这样被你看光光,很吃亏的也。”余杰瞧着她的反应,一阵止不住的欣喜与得瑟。

    “去死!”欧阳小素兰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快点去挑道具啦。准备工作做完,就要开始拍摄日程了。三四十个人呢,也不知道要拍多久。”

    参加此次写真拍摄的练习生总共33个人,分为三组,三个外国摄影师正好一人带一个11人小组。

    余杰撇了撇嘴,“你真是个傻女孩。没有听杨麒东说吗,思绪要放灵活点,要知道什么叫做融会贯通。都已经告诉你主题是‘大牌’了,你还整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最后只会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顿了顿又道,“‘大牌’的大字就是名气大,有知名度的意思,牌是品牌,象征着高品质,高信誉度。以人来说,就是要表现一种超凡脱俗的气度,一份不同凡响的感觉。”说完,看着欧阳小素兰似有所悟的样子,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脸蛋,“跟我学着点吧,女人。以后不许再以我的姐姐自居。”然后转身去了洗手间。

    欧阳小素兰没好气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心里腹诽道,不干,弟弟就永远得是弟弟,自己认准了就绝不会回头。这个小子也真是不识好歹,得了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姐姐,竟不知道知足。

    “我的美人儿,不错不错。虽然不是很劲爆,但也算玲珑有致了。”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欧阳小素兰汗毛一乍,几乎是下意识地闪开身,捂住胸口的春光。

    “哎,看都看了,现在挡住又有什么用?再说,”杨麒东忽而将头靠了过来,“等一下我做评审,会更细致入微地观察的。用目光将你吃干抹净。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