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4章 脱口而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8040字

    第264章脱口而出

    “你……你这个变态!”欧阳小素兰脱口骂了出来。

    “为你变态也值得!”杨麒东轻笑了下,便走开了。“不过,我不会给你留后门的,一切看你自己了。”

    不远处的方可可正在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忽然看到他们俩咬耳朵的一幕,心里又不平衡了起来。后台强悍真是好啊,可以省去很多力气呢。

    自己如果有机会,一定也要找个高层当后台。不过,不能是杨麒东这样,见一个爱一个,对女友的宠爱从来没超过一个月的。

    就在每个人都想着各自心事的时候,机器灯光都已检修调整完毕。拍摄正式开始。

    欧阳小素兰抽了个靠后的签后,立刻寻了个有利的地形,好方便掌控全局,及时了解三个小组的拍摄情况,哪边最优秀,最值得借鉴……

    摄影棚里除了摄影台上,其余的地方站满了人。不过此时都屏声静气地观看着,现场的气氛严肃得近乎凝重。

    最先开拍的是一男两女,三个人因为是头一批上场,都是紧张地连动作都做不好,表情也是僵硬得很,完全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三个摄影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串的英文,翻译不停地根据他们的意思在一旁指导着,“艾伯先生让你先深呼吸,对,先把平时的自己找回来。再联系主题,自然地做出表情和动作。”

    “不要含胸驼背,要自信张扬的感觉,懂吗?库鲁斯先生说你的身材很棒,应该自豪地展现给大家呢。”

    “杰克先生说,如果实在摆不好动作,不如加入些道具吧,像墨镜之类的就可以。”……

    经过一番交涉,那三个人稍微放松了些,勉强按着摄影师的指导做着动作。

    那男孩长得有些瘦弱,胸口的肋骨一根根历历可数。所以拍摄起来总是有些畏缩不自信,肢体动作空泛,眼神也飘忽不定。只拍了一刻钟就被喊停了,只能垂头丧气地走下台去。

    “真残酷啊。短时间找不到感觉的就直接被放弃了。”欧阳小素兰不由咂舌。

    “看到摄影师的表情了吗?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呢。好像这几个练习生多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想想也对,他们该拍过多少大明星啊,那些人简直算的上为镜头而生,经验、感觉和我们必定不可同日而语。两相对比,自然难以接受我们的拙劣技巧了。”一边的方可可闻言说道,“对了,欧阳小素兰,你是怎么构思的呢?”

    “我?构思?”欧阳小素兰立马苦了脸,“想不到呢。大牌么,应该就是耍耍酷吧。”说着又凝神望向摄影台,这个时候得抓紧时间学习和积累才行啊。

    很强。“大牌”写真(2)

    其中一个女孩拥有傲人的双峰,熟悉了摄影环境以后,便大胆地摆起动作来,神情也与动作相匹配,时而冷艳,时而妩媚。可奇怪的是,她也很快地结束了拍摄。下台时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

    哇靠,已经很放得开了,还不满意!欧阳小素兰看着摄影师不停地摇着脑袋,心下惊呼着。

    很强。阎越归来,欧阳小素兰出丑

    “嗯,这两个小美人都不错的很,值得培养。”某色魔总裁左手托着右手,右手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过,中间的那位有些碍眼啊,应该换成我才对。”

    欧阳小素兰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那什么,您的脸确实美到雌雄难辨的地步。可是,这身材嘛,呵呵。”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嫌弃的表情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得清楚明了。

    “身材怎么了?人要讲究一种匀称美。你想想,我这样俊美无匹的脸配上个肌肉虬结的身体,那不成了活的金刚芭比了么?”杨麒东很不以为然地说着。

    “再说,你以为我叫他们不穿衣服,是为了显示身材?看来,你这个小呆瓜是无法理解我的用意了,哎,伤心。”一副失望沮丧的口吻。

    “好啦,您可是海天的总裁,每做一个决策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其中的用心如果那么好猜的话,岂不是显得您很没水准!”嘿,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和他保持安全距离的同时,还是得套好关系的。

    “不过,您也太来无影去无踪了些吧。不是做评审吗,每个人的表现都要一一看过的?”

    “如果我说,我是特意赶来观摩你的表现的,你会不会很受宠若惊?”杨麒东略低了头,凑近她的小脸。

    欧阳小素兰赶紧小退一步,双手紧了紧身上披盖着的薄毯子,“您可真会说笑!”

    真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女孩呢。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纯粹的女孩子了。

    杨麒东的脑海里显现出另一个娇美的倩影。她也是如此,即使身上已经光环围绕,耀眼程度早已超过自己,但本质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可惜,她再也不会把这样的自己显露人前了。

    想到这里,心上似乎突然被针扎了一下,尖锐地疼。

    这是怎么了?杨麒东的脸色瞬间有些挫败茫然,难不成自己真的爱上她了?

    不会的,自己是谁,全世界最自由的人,身体自由,心也如是。没有人能绊住自己的脚步,自己也不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何况那人,对自己,有爱吗?还是另有目的?

    思及此,不由苦笑出声。

    “杨总?杨总!没事儿吧。”欧阳小素兰眼见着他在一瞬间失了神,丢了魂,一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不由出声询问。

    “没什么。”故作轻松地一笑,忽然眼角瞥见尹菲菲的身影,刚才自己和她一起去迎接的阎越。他们俩一见面就是个深情的拥抱,然后彼此无所顾忌地倾吐着相思之情。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

    现在,尹菲菲又朝这边比划着,似乎在向身边的阎越解释着今天公司里针对练习生的培训活动。

    不管怎么暗示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心里还是泛着陌生的酸涩感觉。

    “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欧阳小素兰顺着杨麒东的视线向左后方望去,只见人群后,一对极致靓丽的男女正言笑晏晏地交谈着什么,神态暧昧,举止亲密。

    脑袋顿时“轰”地一声,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唯独那两个耳鬓厮磨的身影占据了全部的视线。

    阎越,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自己竟然不知道!

    正看得出神,那般配的一对似有所觉,也一同看向了这边。尹菲菲微微一愣,然后朝着欧阳小素兰笑了笑。而阎越只淡淡地瞟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拉着尹菲菲的手,走到了靠近摄影机的地方,显然,他对杨麒东这次的策划是很感兴趣的。

    “原来我们是这样的关系,雇佣者和被雇佣者而已。不平等的是,我必须顺从你,如有违背,就要遭受雷霆般的暴力惩罚。而你,不管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我都无权过问。甚至连你的背景、身世,我也无从了解。我们仅仅是这样的关系而已。”欧阳小素兰怔怔地想着,突然感觉眼睛酸涩难忍,似有眼泪夺眶。赶紧低下头,状似不经意地揉着,“鼓风机开了吗?怎么感觉有沙子呢?”

    “是呢,我也感觉眼睛里进了东西。”杨麒东呐呐地说着。

    随后两个人的身体都是一震,同时意识到了什么,都悄无声息地向对方看去。目光碰在一起后,又触电似的快速移开。

    两个人的心里都是一片了然。

    杨麒东,看着尹菲菲的眼神很痴迷呢,奇怪的是,平常的时候都掩盖地不露丝毫痕迹。

    欧阳小素兰,果然是阎越的人。不知道他们两人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起码从欧阳小素兰的眼神看来,不是单纯的交易那么简单。

    “oh,it’sperfct!amzing!”摄影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着下场的方可可三人迭声称赞。欧阳小素兰这才从沉思中惊醒,赶忙丢下了杨麒东,走到他们的面前,真挚地表达着祝贺之意。

    余杰无所谓地说着,“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case。怎么样,见识到我的魅力了吧。等会你上场的时候,我也可以去当绿叶的啊。”接着又四处张望了一下,“对了,我刚才明明看到师父出现了,他回来了吗?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谁去接风的?”

    欧阳小素兰的眼神一暗,“确实回来了。应该是……尹菲菲接回来的吧。”

    “也是,我们的通讯工具都被暂时没收了,师父肯定联系不到我们。对了,你不会笨到把你的特工手机交给他们了吧?”

    “没有啦,我才不笨。特工手机一直在家睡觉呢。”欧阳小素兰不满地嚷道。

    “嘘,你想死啊。让师父知道你最近还是消极怠工,一事无成,我也救不了你了。”余杰一脸的恐吓威胁,还把欧阳小素兰当成一个好吓唬的孩子一般。

    “我这不是刚回公司两天吗?放心吧,会正式开始特工调查的。”欧阳小素兰不以为意地说着,“不过,这次倒是无意中肯定了一件事。杨麒东和尹菲菲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呢。”

    欧阳小素兰对自己的失神倒没觉得有什么。面对着公司的大股东,特聘作曲人,还有地位显赫的一姐,发下花痴,感叹羡慕一下,也很正常的吧。杨麒东没理由怀疑自己的身份和目的,而对她有所戒备。嗯,总算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欧阳小素兰,欧阳小素兰在哪里?”翻译小姐朝着人群喊着,“轮到你的拍摄了。”

    “这里。这里!”欧阳小素兰有些慌张地举着一只手,一边拨开人群,走到了台上。

    围观的人一看她身上披着的薄毯上,动画明星灰太狼正在猥琐地咧嘴笑着,好像在说,“小羊们,这次还不到我的锅里来?”不由都是一阵忍俊不禁。

    欧阳小素兰看到了大家一脸憋笑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待意识到了的时候,又囧红了脸。呃,这算是披着狼皮的羊吗?

    “acting!欧阳小素兰,把毯子拿下来。”翻译在一旁指示着摄影师的要求。

    欧阳小素兰赶紧答应一声,可是解毯子的动作却是慢的很。

    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裸露身体啊,这跟以前拍的三级有什么区别啊,果然社会真是越来越腐化了。

    “动作快一点行不行,要不要我帮你?”明显不耐烦了。

    欧阳小素兰看到外国摄影师一脸不耐的样子,马上乖乖地除下了毯子。丰胸翘臀的柔润身躯便彻底地暴露在聚光灯下。

    接受着或赞叹,或狂热,或不以为然的目光,欧阳小素兰恨不得立马打个地洞钻下去,也好过在这里丢人现眼。

    本来看别人拍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轮到自己上场了,竟然连头都不敢抬。想想方可可旁若无人的表演,欧阳小素兰不由得一阵汗颜。

    “还愣着干什么,开始啊!”

    “哦,哦,马上开始!”欧阳小素兰慌张地应着,开始无规律地摆着些俗气至极的动作,最可笑的是,她居然把写真当做大头贴来拍,对着镜头很二地比了个剪刀手。

    现场顿时传出一阵哄然大笑,外国摄影师更是疑惑地望向了翻译,“what’sthemeaning?”

    余杰本来一直在底下为她打着气,用口型对她说着,放轻松。可看到这一幕,也是无语地摇了摇头,这个傻孩子是在干什么啊?可算丢尽自己的脸了。

    照这样的情形,不出三分钟就可以结束了。很强。爆发吧,小宇宙

    “cut!欧阳小素兰,你可以下来了。”忐忑中,还是迎来了这句最不想听到的话。

    结束了吗?自己从头到尾都干了些什么?对面墙上的壁钟显示着,整个过程只有短暂的十分钟。自己真是创造了今天的耻辱之最。

    今日过后,公司里厌恶自己的人更有料可说了,像玫婷,黎小曼之辈,甚至是方可可,也坐实了自己是靠后台“上位”的事实。练习生们都会瞧不起自己,同时也会嫉妒自己的好运,无尽地排挤之。

    以后还有什么脸留在海天呢?

    一念及此,欧阳小素兰的整个人反而放松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步伐款款地走到了摄影师的面前,诚挚地鞠了一躬,“I’mterriblysorry!i’moutofthestuation!”

    然后又转头对着翻译说道,“请帮忙转达一声,请再给我十分钟,只要十分钟就好。我会尽力展现出全部的自我。绝不会让各位失望的。”

    翻译叹了口气,说道,“原本看你的条件不错,签号又很靠后,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不知道为什么表现得如此糟糕呢。这几位摄影师的时间很赶,必须搭乘今晚5点的飞机回去。你看,现在已经4点了,他们总还要去用饭的。你还是等下次机会吧。”

    正说着,摄影师已经起身,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装备来。

    欧阳小素兰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翻译的手,“我去哪里等机会?您也知道的,练习生的训练有多艰苦,淘汰筛选的时候又是多么残酷。所以,每一次的机会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看在我一片诚心的份上,就再给我十分钟时间吧。十分钟,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后悔的。”

    欧阳小素兰一直以来就有着站上舞台的梦想,前世看似遥不可及,却在今生得偿所愿,可以进入最大的娱乐公司进行出道前训练。

    倒霉的是,这一段时间经历了不少受伤的事件,大部分时间耗在了调养身体上。练习生的很多课程都没有及时学习,对于镜头甚是陌生,所以完全无从着手。只能对着黑洞洞的摄像头发愣。

    可也正是这样的打击让她明白了这个梦想对于自己的分量到底有多重。自己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般渴盼,渴盼自己能够和镜头交上朋友,打成一片的朋友,心灵相通,默契十足的朋友。

    艺人,只有把镜头当做最亲密的伙伴和朋友,才能无所顾忌地表现自己的每一面。

    欧阳小素兰很强。欧阳小素兰,她不适合演艺圈?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跑进来一人,没看台上的情况,便径直到了摄影师的面前,说了一连串的英文,大概的意思就是,已经快到飞机起飞的时间了,还请先生立刻停止拍摄。不然会影响到早已订好的档期。

    杰克这才如梦初醒,叫了声cut,然后不等欧阳小素兰下了台,就激动地直接上了台,毫不吝啬地给了个大大的拥抱,“youarenumber1!number1!”一边迭声说着,一边向着欧阳小素兰竖起了大拇指。

    欧阳小素兰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心里腹诽道,口亨,刚才还不太情愿给机会来着,现在又这样故作亲热,本姑娘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呢,今天真是亏了血本了。

    “我也要美人抱抱。”杨麒东厚着脸皮也贴了过来,却被另一个裸男阻挡住,“哎,我发现我们合作得很有默契啊。不介意的话,抱我吧。”杨麒东顿时冒出了一脑门子的黑线。自诩为护花使者的人都是预谋着自己采花来着。可惜,那丫头心里已经有人了,你丫的再一厢情愿顶个屁用!

    一大群人或发自真心,或出于假意地对着欧阳小素兰说了一大箩褒扬和祝贺的话。方可可恨得折断了无名指的长指甲,却还是满脸堆笑地说着,欧阳小素兰,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尹菲菲和一些在旁关注的艺人也都纡尊降贵地说了不少勉励她的话。毕竟从今天欧阳小素兰的表现来看,的确是个难得的好苗子,说不定不久就可以出道,甚至达到能和自己分庭抗礼的程度也未为可知。

    所以现在建立良好的关系基础是很必要的。

    欧阳小素兰本人却丝毫不以为意。一下场就认真地搜索着一个人的身影。可惜,始终没有再看到他。

    看来他还是不关注自己啊。稍微回想一下,都有点不相信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个程度,不免生出些骄傲自得。他却连一句“做得好”之类的话都没有。

    不对,他认为对的事情只是替他做好交代过的事嘛,自己如何又与他何干?

    ……

    整整十五天了,阎越自打从英国回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公开场合对欧阳小素兰视而不见就算了,就连去找余杰商谈事情或者拜访乳母乔桑的时候,也不曾顺道探望。倒是和尹菲菲打得火热异常。

    随意地走在公司的某个角落,都有可能听到关于阎越,尹菲菲和杨麒东陷入三角恋情的传闻。

    “我们公司的两大风流公子啊,以前好得可以同睡一个女人,现在的关系却僵得很呢。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海天的一姐,很强。,从来不会为哪个女人停留住脚步。捧她的时候宠幸之极,出现新目标的时候,立马弃若敝履。你想想看,孟娜明明先于尹菲菲出道,却一直被压一头,就算她对杨麒东没有爱情,心中能舒坦吗?平时碍于他的当家身份不好翻脸,一旦等到了合适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看,她八成是要站到阎越那一边的。”

    “嗯,有点道理。叶纪筠一直喜欢阎越,估计也要站到他那边。男明星嘛,林玉堂、沐昂几个大概都会保持中立。瞧这形势,尹菲菲的态度很关键啊。按照她近日的表现,似乎真的移情阎越了。这样的话,杨麒东的处境就很不利。不过也难说,这个圈子里的真真假假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到时候自然见分晓。……”

    “你们两个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叫你们给我拿一下化妆包也要这么久!”一道略带威严的呵斥声打断了两个女人的谈话。“对不起,我们上了趟洗手间,耽误了。”两个人神态惊惶地倒了歉。孟娜的脾气可不算好的,千万不能招惹。

    欧阳小素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又偷听别人的讲话!不过这也不能全怪自己,是她们讲八卦不分时间地点,躲都躲不掉。

    讨厌!真的很不想再听到这三个人的名字了。不胜其烦!

    那个家伙爱就爱吧,夺就夺吧,可为什么一定要闹得满城皆知呢。还有杨麒东,明明就很属意尹菲菲的样子,为什么要将感情深藏于胸,表面上对她只是朋友之谊,反倒跟别的女艺人暧昧不断,名声都搞臭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公司里的传闻一向都不是空穴来风的,这几个人也许就是高处不胜寒,寂寞孤独了,寻些刺激好玩的爱情游戏打发时间来着。

    可悲的是,自己也成了他们手中把玩的一个木偶,有着控线的制约,无从逃脱。不仅如此,木偶被操持得久了,竟然把主人当成了生命里的一切,灵魂也渐渐失去了自我。这可如何是好?

    哎,欧阳小素兰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叫阎越的家伙会不会是某个神秘星球的来客啊,做什么事都很不合常理。现在也不知道躲在哪个阴暗的角落,审视着自己领域里的全局呢。

    自己静静地,低调地过活,他便不出现。可真的出了什么纰漏,他又会以霹雳手段惩之,对他真是又敬又畏。

    算了,多想无益。眼下还是先找到尹菲菲再说。

    昨天明明说好今天去西城区的A大校园里取景来着,不是说MV的制作拖了很长时间,周期很紧张么?怎么一大票人等了两个小时也不见人影呢,电话无人接听中。身边亲近的经纪人,造型师也不知她的去向。但是大门保全却说尹菲菲一大早就已经到了公司,并且没有出去过。

    没办法,只好去她的工作室找一下了。

    这些人也真是,喝茶的喝茶,闲聊的闲聊,就派自己来请她大驾。

    自从上次自己拍完“大牌”写真后,人缘真的是一落千丈,比之以前的萧条来说,现在简直就是凄清至极。

    本来一鸣惊人后,示好的人有一大堆,连不少艺人都对自己另眼相看,公司里有些资历的幕后人员也对自己青眼有加。可是十天半个月后,自己既没有出现在lizza新一周的杂志上,也没有接到为其拍摄一个月封面写真的邀约。

    如同向一汪深水里投入了块巨石,虽然激起些不同凡响的浪花,终究还是石沉大海。

    并且公司也没有给予过特殊关照以表重视,出道更是暂时想都不要想。

    身边的练习生同伴很显然都发现了这一点,所以速度极快地疏远了自己。有些心胸狭窄的甚至暗地里嫉恨着她,有事没事地排挤一下。好在自从进了海天,经历的事情多了,脾气竟奇迹一般地好了起来。看不惯的人和事直接无视,洒脱自由得多。

    余杰私下里告诉过她,可能是有掌权人刻意在打压自己,也许跟公司各方势力的较量有关。

    欧阳小素兰听了只是苦笑。自己当真是最底层的蝼蚁啊,再怎么努力也是翻不了身的。索性继续埋头训练,一边等待着尹菲菲关于专辑MV拍摄的指令,一边为即将到来的练习生三个月一次的季度考核做准备。

    没有好运加身,就让实力来说话吧!

    很强。欧阳小素兰,你是最棒的!

    话说,这一层楼到底多少个房间啊,少说有一二十吧,每一间都如此空间广阔,设备齐全。竟然都只服务于一人。

    自己刚才已经把十二层的尹菲菲工作室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看到她的一片裙角。听人说她好像在八楼的尹菲菲练功房里。可是练功房竟也有这么多,还都是她专属的,上哪儿找去?

    大牌啊大牌,这才是当红大牌的真实写照啊。不管她的为人有多亲和,也不妨碍她占用公司的大量资源,自己的认知还是太狭隘了。

    舞蹈室,器乐房,运动厅……

    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拥有这些该多好啊。不为炫耀什么,只求实现自己的明星梦啊。

    想想看,再能干活的人,如果整天吃糠咽菜,也有体力不支难以为继的时候。没有粮食和工具,又怎能只靠双手创造精彩?

    拥有了丰富的资源,再加以最大限度的利用,个人勤勉上进些,想不红都难。

    尹菲菲的成功的确与公司的巨资投入是分不开的。能看到的是这些有价之物,看不到的如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造势宣传,为她邀请最实力派的制作团队等,真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叮咚……”正在欧阳小素兰为眼前的一切所震撼,止不住想入非非的时候,楼层的中段忽然传来了一阵钢琴声,仔细听来,好像是《献给爱丽丝》?琴声温柔优雅,如同飘荡在空气中的一缕怡人的甜香。让人的精神一下子清爽起来,陷入了美妙音符的世界里。

    驻足片刻,待琴音消尽,欧阳小素兰信步朝着钢琴练习室走了过去。

    “怎么样啊?哎呀,别这样看着我行不行,是不是弹地很烂?快说话啊。”一道清泉般的动人声音蓦然响起,比之平日里的清淡略略多了些人情味,听起来倒像是在懊恼地撒着娇一般。

    欧阳小素兰一怔,尹菲菲可是很成熟很御姐的呢,谁能让她以这种亲近的口吻说话呢?

    是个男人!这是她的很强。推掉lizza邀约的幕后黑手

    “嗯,这个欧阳小素兰有些不简单哦。”尹菲菲若有所悟地说道。“能让阎大公子这样地看重!”

    阎越心里一震,心说女人的直觉竟真的这么准么?面上却不露分毫,颇为诧异地说道,“你怎么这么说?何以见得呢?”

    “上次拍写真的时候,本来你不太在意的。好像是看到欧阳小素兰后,才兴趣倍增,拉着我到了摄影机前认真观看。可现在呢,对她虽然各种贬低,但却给了我一种别样的感觉。”尹菲菲故意停顿了一下,“你猜是什么?”

    阎越没来得及防备,急切地脱口问出,“是什么?”

    尹菲菲了然地一笑,“你想要保护她!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