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5章 来到这的目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6836字

    阎越如同被雷霆击中,半晌不能动弹。是这个女人的观察力太过敏锐,还是自己真的没有隐藏好自己的感情?

    这样想着,面上却是一笑,“你想多了。到海天的年轻人有哪一个不想出人头地,我处处阻挠着她出道的脚步,又怎能说成是保护?她自己知道了,恐怕也不会感谢我吧!”

    “当然不会感谢你!我讨厌你,讨厌死了!”欧阳小素兰在心里大吼着。几乎忍不住怒气,要用手锤捶碎眼前的窗玻璃。

    “这样说来,lizza杂志的邀约是你给她推掉的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尹菲菲疑惑地问着,如果不是想要保护那个像只白兔的女孩儿,他有什么理由要阻止她向演艺圈的进军呢?

    想着,从一边的橱柜里掏出一本水晶相册来。“这是我从麒东那里拿过来的。你要不要看看,或许现在改变决定还来得及。”

    阎越本想一口回绝,但想到凡事都不能做得太过明显,否则反而露了自己的底细。微微一笑,便从她手中接了过来。

    相册中的女孩身穿银色亮片比基尼,身材纤瘦却也玲珑有致。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显得更是肤若凝脂,明艳照人。

    翻开一张张桢页,她的各种姿态便跃然于前。

    女王般地侧坐在奴仆的裸背上,作势要吻得到自己垂青的男人,欢愉时忘情地尖叫,大笑。每一张照片甚至每一个角度都是如此的完美,充满着艺术感和无限的想象空间。

    欧阳小素兰纯然高贵,让人一见忘俗的气质,能镇住流动的空气一般的强大气场,都通过静态的剪影表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早前观看的时候,阎越就已经被深深震撼。此时再看成品图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咝咝地抽着凉气。何止是有天分呢?尹菲菲的话却是不错,欧阳小素兰根本就是和镜头教上了朋友,并且是命中知己的程度!

    这样超绝的品质,怪不得lizza的人再三地向海天公司提出邀约,开出的条件也相当诱人,甚至在自己干预拒绝后,还是保留着合作的机会。承诺一个月内,如果己方更改了想法,先前的允诺依然有效。

    可是……

    “啪”阎越猛然合上了相册,“你呀,就知道关心别人,MV到底还要不要拍了?”

    尹菲菲微微撇嘴,这个男人真是奇怪啊,到底他对欧阳小素兰是怎样的一种看法呢,要这么对待她。“反正肯定已经落了耍大牌的名声了,也没什么要紧。再说加了你给我写的歌,专辑要好好地重新编排一下了。可能还是要推后一段时间才能面市呢。等我再熟悉一下新歌的感觉吧。嗯,‘这一次我依然等在整片的蔷薇花下,只是你还会不会来?’,呵呵,越哥哥心里有一直等待着的人吗?好羡慕那个人哦。”

    “你真是……不要这样读出来,我不喜欢。”阎越板起脸,狠狠地嗔了她一眼……

    欧阳小素兰忘记了自己站在窗外有多久,身上的力气竟似被一寸寸地抽干。心里一个魔鬼在尖声叫着,“是他阻止你登上lizza的!他不想让你出道!他害怕你脱离他的掌控,怕你夺了他心爱女人的位子!都是他,让你在海天成了彻头彻尾的笑柄,众人排挤打压的对象!枉你还心心念念地想着他,不觉得自己幼稚可笑,连个三岁小孩都不如吗?”

    两行清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欧阳小素兰身体蓦地一软,整个人滑坐到地上。一阵恶狠狠的恨意过去之后,软弱无助又一次攫住了自己的心,虽然很痛,却只能捂住嘴悄无声息地哭泣着。

    没人注意到的地方,钢琴房里一片情真意切,交流着音乐品味着人生。钢琴房外却是一个人背着无尽的苦楚在炼狱里漫步。

    欧阳小素兰没想到,不发出声音也能哭到嗓子沙哑,喉咙里一阵难受。突然神智一清,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有他阻挡着,自己怕是不能做上明星了。可这有什么关系呢?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也说不定。不如回归前世的生活吧,虽然庸碌困顿,却也不至于沦为别人的掌中玩物。

    嗯,大不了离开他,反正他也从来没有关注过自己的存在。哪怕是不要尊严地求他一次吧,放过自己,就当少踩死一只蚂蚁好了。

    用手臂胡乱抹了一把眼泪,刚刚站起身子准备默默地离开,却不想一个结实修长的胳膊突然伸到近前,一把把她捞入了自己的怀抱。

    欧阳小素兰惊得一下子止住了抽噎。被发现了?

    忐忑地等了半晌也不见对方有所动作,不由有些惊疑不定地抬头望去。

    杨麒东!竟然是杨麒东!他的身后老远又出现一个短发女孩,温小奈!

    温小奈的脸色有些灰暗挫败,愣怔片刻才迈步走到欧阳小素兰身边,睇了杨麒东一眼,出声说道,“欧阳小素兰姐姐好清闲啊,我们大家都在等你找到菲菲姐,好一同前往A大取景呢。你倒好,竟然在这边谈情说爱起来了。”

    说完这句暗含不满的话,才突然发现欧阳小素兰面色雪白,双目红肿。不由有些奇怪,又被谁欺负了?不对呀,欧阳小素兰被谁挤兑,都从来没有哭过鼻子的。

    正想出声询问,却听到杨麒东猛地喝了一声,“住嘴!你懂什么?”说罢,又怜惜地拍着欧阳小素兰的背,“哭就哭吧,干嘛不敢发出声音?是他欺负的你,你又没有对不起他。哎,真是个傻姑娘。”

    温小奈的脸色瞬间极度难看,却又不好发作什么。只低下头站在旁边,一时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欧阳小素兰怔了怔,看了看杨麒东充满关切的温暖眼神,突然间一股浓烈的酸楚重新袭上了鼻头,泪水再次奔涌而下。这一次她不再刻意地压抑自己,索性放开了声音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不住地往杨麒东的衣领上蹭着鼻涕,到兴头处,甚至伸出了两只粉色的拳头,不住地捶打着他不太健壮的胸口,嘴里迭声骂着一个词组,“坏人!坏人!呜呜……”

    杨麒东皱了皱眉,有些悲戚地看了看自己的衣领,终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把她紧紧地拥在了怀里。

    “看来你们很享受啊。”一道低沉愤怒的声音在耳边乍然响起。

    欧阳小素兰条件反射似的脱离了杨麒东的怀抱,眼泪挂了一脸,豪放的哭声却是戛然而止。自己真是没脑子啊,明明就在他的门外,怎么就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都怪杨麒东那个色魔总裁,都是他叫自己放声哭的。他还不经同意就抱住自己,完了,这下全被他看到了,要死无葬身之地了。阎越说过的,自己的东西绝不能让别人染指,不然宁愿毁掉!

    杨麒东似有所料地转过头,先是轻藐了尹菲菲一眼,然后朝着阎越淡淡一笑,“越,咱们兄弟好久没有这样了。你在里面搂着一个,我在外面抱着一个。说到享受嘛,彼此彼此呀!呵呵。”说完,又伸手拉住欧阳小素兰,不顾阎越似要杀人的目光,再次把她拥紧在怀,挑衅地看着他。

    尹菲菲脸色复杂地看着杨麒东,“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哈,我想象什么了?你们两个郎才女貌,般配的很,在公司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只不过,”说着眸光一凛,“你们好就好吧,平白无故地欺负欧阳小素兰做什么?”

    阎越面沉如水,暗自深呼吸了几口,才忍住将欧阳小素兰从他的怀抱里拽出的冲动。握手成拳,心中恶狠狠地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在挑战我的忍耐限度。好久不曾惩治了,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

    视线从尹菲菲紧咬的嘴唇和温小奈泛着疑惑表情的脸上扫过,才算保留了一丝理智,转而稳定住了语气,“你是怎么知道我欺负她的?以我的身份,犯得着欺负一个刚进公司的新人吗?怕是你做了什么事,惹怒了这位新欢吧,可不要把帐赖到我的头上!”语气嘲讽,明明刺的是别人,可自己的心却是一阵揪疼,她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

    杨麒东听了先是一阵语塞,是啊,自己赶来的时候,欧阳小素兰就已经哭成个泪人了,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伤心呢?难道是因为看到了他们亲密的样子,自己可没忘了拍写真的那天她望着阎越的痴情眼神,再加上她上次被弋天催眠后随口所说的胡话。真是情根深种啊。

    很强。男人间的战争

    不过,就算如此,也不至于这么没出息吧?杨麒东想着,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莫非她也知道了阎越对她的打压,一时才会这么伤心的。

    即使欧阳小素兰是阎越的人,进入海天有着特殊的目的,甚至就是为了对付自己。但有三样却是真实的。

    很强。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我……”

    “我……”

    两个人各怀心事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同时出声。

    欧阳小素兰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自知地绞起了手指,“你先说吧。”又似想到了什么,急切地说道,“哦不,还是我先说吧。我,我知错了,我不是故意偷听偷看的。”

    倒完了歉,笨脑袋瓜才后知后觉地回忆起他们的谈话内容,不禁忿恨又起,却又碍于阎越的强权霸道,一时发作不得,眉头蹙紧,额头上现出了细细的青筋,纠结了片刻,还是气苦地叹了口气,重新鼓足勇气,看着他幽黑的眸子道,“你不计较我,我也不追究你,咱们两清吧。”

    阎越正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撩起她耳边的乱发,却被欧阳小素兰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手僵在了半空,他好像也不记得收回。心里悄然间生出了一丝嫉妒与愤怒相掺杂的不爽情绪,她可以被别人那样紧地抱住,却不允许自己触碰分毫!

    “你说什么?”阎越气极反笑,“两清?怎么,这么着急和我结好旧账,好奔向新生活?杨麒东承诺了你什么呢?明星的地位还是他的很强。欧阳小素兰的首次表白,不仅是喜欢而已

    欧阳小素兰虽然被阎越吻得晕头转向,却也察觉出了他的异样。

    内心蓦然一动,感觉那一刻他虽然与自己紧贴着身体,但灵魂仿佛已经飘飞到了天的尽头一般,有着旷世的孤独感。

    看似健康阳光的余杰都有着那样心酸的故事,他,一定也不是个白纸样的人吧。

    所以才会这样乖戾暴躁,给自己穿上冷酷无情的防护外衣。

    想到这里,突然放弃了没有停止过的挣扎,轻轻地拥住他的后背,羞怯生涩地回吻着他。

    阎越感受到了欧阳小素兰的回应,脑子里迅速一空,所有的纷乱、惆怅与追悔霎时间被全部挤出。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说的欢喜和热望。

    没有多余的情话,却充满了心照不宣的温情。至少这一刻没有其他人的横亘,至少这一刻他们再不彼此敌对,至少这一刻他们的灵魂紧紧相偎。

    唇与齿你来我往,相互追逐纠缠,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浑身发烫的暧昧甜香。阎越控制不住地伸出大手往欧阳小素兰的领口探去。

    欧阳小素兰羞得浑身一僵,只片刻又被一寸寸软化了开去,在他的身下瘫得如同一汪清水。只能紧咬着嘴唇,压抑地轻喘着。

    “越……”轻声的呼唤,充满了意乱情迷的味道。

    阎越却似被兜头泼了盆凉水一般,猛地睁开了双眼,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撑了这么久还是把持不住么?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前功尽弃?不,不可以!所有的计划都是环环相扣的,绝对不能因一时的痛快而毁了全部的心血!

    有些不舍地离开了她的花瓣一样粉嫩的双唇,双手撑地而起。暗自平定了急促的呼吸后,若无其事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条纹状的丝质方帕,漫不经心地擦着脸上的斑斑血迹。

    等了片刻,发现欧阳小素兰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不由瞥眼看去,只见她还是紧紧地闭着双眼,身体似在微微地颤抖,裸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皮肤染上了一层赤红色。整个人像被煮熟了的大虾一般。不由有些失笑,“装睡还是装晕呢?演技实在是太差了。”

    长长卷卷的睫毛不自然地抖动了几下,还是固执地不肯睁开眼睛。欧阳小素兰的心里羞悔交加,感觉到他胶着的视线,囧地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才好。

    阎越蹲下身子,将嘴唇凑到她精致的耳垂边,带着些笑意开口道,“怎么,现在是大白天,而且是在尹菲菲的练琴房,你就亟不可待地想被我生吞活剥掉?嗯?如果是就点个头,我们重新来过。”说着,朝着她薄得近乎透明的耳廓里轻轻呼了一口气。

    欧阳小素兰浑身过了电般的,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来。也不敢看他一眼,直接抬脚朝门里跨去。

    阎越在她身后笑道,“这可是尹菲菲的专属练琴房哦。你想清楚再进去。如果里面的器械有所损毁,卖了你自己也赔不起!”

    欧阳小素兰双眉紧蹙,眉心呈现出一个深深的“川”字,皱着一张脸退了出来。

    心里狠狠地咒骂着阎越,该死的家伙存心等着看她出丑!罢了,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索性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怎么办随他高兴去吧。

    想到此节,不由恶向胆边生,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了阎越,只是一接触他如渊般的眼睛,脑袋里便是“轰”地一声,脸上也不由自主地燃起了连天的火烧云。

    完了,完了,这下子全完了!

    欧阳小素兰纠结苦恼,不知所措的表情尽收阎越眼底,虽然有那么瞬间的窃喜,至少她对自己是有感觉的。但是刚才远离自己片刻的忧愁烦恼又一股脑儿地占据了脑袋里的中央领地。并逐一沉淀了下来。

    “欧阳小素兰,”阎越轻唤了她一声,虽然心有不忍,终究还是换上了漫不经心的表情开了口,“我准许你喜欢我。不过,我得告诉你,我的女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无所谓地笑了笑,“首先自始至终必须绝对忠诚于我,并且不经过我的同意,没有先saygoodbye的权利。其次,我永远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停留住脚步,因此想得到我一心一意的关注基本是一种奢望。所以,如果心脏不够强,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顿了顿,又带着些无奈的口味说道,“刚才的事,就当我们共同做了场春梦吧。明天你依旧是我明面上的名下练习生,暗地里的契约特工。只做好你分内的事就好……”

    “对不起,我可以打断你一下吗?”欧阳小素兰只要一被刺激,就会爆发兔子的小宇宙。

    “首先你的假设就是个错误的命题。所以后来的一大堆陈述说明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实际意义。因此,我不得不澄清几个问题。”欧阳小素兰一本正经地说着,“首先是否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的批准。当然,你拥有接受或者拒绝的权利。其次,我中意一个人时必然绝对的忠诚,毋庸置疑。再次,我只要喜欢了一个人,就必然会使出浑身解数让他也爱上我。这一点你就不用操心了。”

    “哦?”阎越眼睛一亮,这只小兔子什么时候这么有主见了,竟然领悟出这么多自己的爱情真谛。

    “还有一点,我要告诉你,”欧阳小素兰无所畏惧地直视着他的双眼,就像直视着自己真实的内心,“我对于你不仅是喜欢而已,而是爱。爱,你懂吗?因为爱,我说服自己舍弃了自由停留在你身边。因为爱,我心甘情愿地做着你吩咐下来的任何事。因为爱,我总是包容你,不断地想要了解你,甚至想找机会治愈你。”

    深呼吸了一口,继续道,“很奇怪吧?我怎么就突然爱上你了?对不起,只有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那是一种相识已久的信任感、依赖感,我也不知道它从何而来。”

    阎越怔愣了好一会儿,经过欧阳小素兰的一轮直率的表白轰炸,久经情场的他似乎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她爱上自己了?她何时爱上自己的?她,果真爱上自己了?

    悲喜交加的情绪蔓延到了全身。随后溢出了浓浓的苦涩。现在扼杀还来得及吗?

    “呵,你不会是个自虐狂吧,照你说的,我对你的全是狠心伤害呢。”阎越突然神色一肃,“这世上不存在没有理由的爱恨。欧阳小素兰,别再自欺欺人了。怎么,想多买几重保险?担心杨麒东斗不过我,无法让你顺利地进入演艺圈,所以以粗劣的技术打起了感情牌?”

    “我说了,喜欢的自由在我,相信与否、接受与否,就看你自己了。”说着,眼一瞪,“怎么着吧?”

    气氛开始尴尬沉默,空气一瞬间冷凝了下来。

    “师父,欧阳小素兰,你们?”一道惊疑的声音蓦然响起,惹得两个人收回了干瞪着的目光。

    余杰快步走到两个人的面前,嘴巴张成了个“O”型,只见欧阳小素兰的脸上血糊糊一片,额头上也肿着个鸽卵大的红包,一时着急上火,上前一把握住欧阳小素兰的手,“你怎么伤成了这样?怎么就不知道叫人呢?”

    接着把脸孔转了过来,面对着阎越。“师父,我真想不到,你会对一个女人下这么重的手!”语气难掩伤心与失望。听得阎越直皱眉头。

    这个小子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得厉害。认识欧阳小素兰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对她的信任竟然就超过自己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便怒吼道,“那是我的鼻血!”

    余杰被吼得一愣,犹疑的目光一会儿看了看欧阳小素兰,一会儿又细细打量了下阎越。老半天还是处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状态。

    自己的鼻血怎么会流到别人的脸上呢?而且看样子受伤的明明是欧阳小素兰嘛。自己一从温小奈那儿听说了这里的事儿,立刻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就是因为太了解自己师父的暴脾气了。这个白兔羊羔般的女孩儿犯了这么大的忌讳,还能落得个好?不过也难说,欧阳小素兰有时还真是个难得的例外。

    “算了,具体的不用你明白。”余杰怀疑的目光显然令他严重不爽,挥了挥手不耐地说道。“你来得正好,我正有话要对你说。”

    看了欧阳小素兰一眼,道,“从明天开始,你们两个人给我一齐盯着杨麒东。练习生的来去,公司一向不会过多干涉。只要他出了门,你们就必须寸步不离。如果我的直觉不错,这几天就会有变故发生。无论如何给我带回我要的情报,明白么?”

    欧阳小素兰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带着些气恨的语气说道,“他上厕所我也得跟着?还有啊,你到底要什么鬼情报啊?”

    这女人!真是胆子渐肥啊!余杰呵呵傻笑了一声,抢在阎越之前答道,“你真是笨的可以呢。上厕所的时候不是有我嘛。还有,师父叫我们进入海天的重要目的,你忘了?”说着朝她挤了挤眼睛。

    “欧阳小素兰,如果你能在练习生考核前贡献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我保证到时候不会特意为难你。”阎越压住了怒气,平缓地说道。“以后也是如此。只要不耽误我的事情,我便不再阻止你踏入娱乐圈的脚步。”

    罢了,只要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应该无碍的吧。她那么想要的,给她就是。

    欧阳小素兰听了这话,立时美眸一闪,消去了所有的不痛快。

    很强。杨麒东的小情人

    装潢考究,格调风雅的法国西餐厅内,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相对而坐,高高的台烛微微跳曳着金黄色的光芒,穿着笔挺礼服的小提琴手正面带着微笑,沉醉地演奏着浪漫温馨的轻音乐。

    “来,小雪,张开嘴巴,啊——”一个酒红色长卷发,面目极其俊美的男人正带着一脸温柔和煦的笑容,将切好的小块牛肉喂向了坐在烛火对面的小女孩。

    “唔,我不要吃肉肉。”小女孩别扭地将头转向了另一边,“我要吃生菜,还有胡萝卜!”看也不看,就用手指着旁边的配菜,脆生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