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6章 快放开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7798字

    第266章快放开我

    “哎呀,我的小情人,光吃菜蔬,你就长不大啦。乖,就吃一点点肉肉好不好?”男人不死心的循循善诱着。

    “不嘛不嘛,小雪不要吃。”小女孩的圆脑袋顿时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强烈地抗拒着吃肉的建议。

    “这么说,小雪不想长大啦?记不记得爸爸跟你说过,只有等你长大了才能嫁给爸爸,到时候就能天天和爸爸在一起了。这样,你也不喜欢吗?”男人伸长了手臂,摸了摸她的头,“你看,都过了半年了,你还没有长高呢?这样下去,爸爸头发白了,变成了个老爷爷,你还是个小孩子呢!到时候我就再也抱不动我的小情人喽。”

    “必须吃肉肉,才能长大吗?”小女孩将倔强的小脑瓜转了过来,玉雪可爱的脸上充满了迷惑不解,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了眨,“可是,妈妈告诉我,女孩子应该吃素食的。就像小白兔那样,吃青菜,萝卜。那样才能瘦瘦美美的呢。”

    男人的眼睛里蓦然闪过一丝愤怒的神采,哼,好好的一个孩子,都被她教坏完了。这么小吃什么素啊,还学小白兔,怎么不干脆学羊,直接去啃青草得了。这样我他妈的得省多少钱。

    想归想,视线触及到可人儿的瘦小身体,还是忍不住泛起疼惜的柔光。

    “唉哟,小雪只相信妈妈,不相信爸爸了。爸爸好伤心呀。”说着假模假式地擦起了眼泪。

    小女孩信以为真,一下子从椅子上蹭下来,噔噔地跑到男人的身前,踮起脚尖,伸高着小手为他擦脸,“爸爸不哭不哭,小雪错了,小雪愿意吃肉肉了,吃一大块好不好?”说着,拿起了桌上的刀叉,戳着一块牛排就朝樱桃般的小嘴里塞去,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爸爸,快看,小雪吃了好大好大的一块呢,小雪好能干哦。”

    男人这才恢复了笑容,兴高采烈地蹲下身,一把把她拥进了自己的怀抱里。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嘴里不自主地念叨着,“我的小冤家哎,爸爸好爱好爱你啊。所以一定要健康成长哦。乖宝宝!”

    他们身后斜刺里的一张桌子上,欧阳小素兰赌气似的摘下了老花眼镜,嘴里抱怨道,“这叫什么事儿嘛。都跟踪了一个礼拜了,啥线索都没有。整日里,他吃饭我们也吃饭,他去会美女,我们也时刻守着。等到他睡觉了,我们还得蹲点到半夜。我的神啊,这日子叫人怎么过下去啊?”

    再次朝斜前方看了一眼,好一副慈父孝女的感人场景呢。不由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说你师父怎么想的呀,他自己倒好,天天陪在尹大美女的身边,却叫我们这些无辜的人为他善于猜疑的小肚鸡肠埋单,真是冤枉死人了。”

    余杰换了个姿势,状似不经意地继续啃着手里的面包,“你这语气听上去怎么一股酸味啊?说,是不是羡慕嫉妒恨了?”

    “哈哈,嫉妒?嫉妒谁?你师父?我吃饱了撑的,又闲着没事干,外加神经失常了,才会浪费精力去嫉妒一个变态!”说着,又向前方示以眼色,“瞧瞧杨麒东吧,隔三岔五地泡夜店,抱美女。不然就是宅在家里,一觉睡他个海枯石烂。今天呢,突然从机场接回来一个小美人,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好了么,现在又能毫无保留地宣泄着无边父爱。哇塞,他才是真的强悍啊,应对各种情境无压力。跟踪他这段时间以来,我真是越来越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余杰瞄了她一眼,心说,“你就装蒜吧,明知道我指的嫉妒对象是尹菲菲,能得到我师父的守护,其他所有的女人都会不平衡的吧。可是师父爱她吗?以自己和他心有灵犀的默契度也没有感觉得到呢。”

    余杰正默默地在心里分析着,突然觉得脸上一阵瘙痒,原来是易容装扮的假发太过长短不一,不少都戳到了自己的脸上,再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身宽大的黑色休闲装,不由眉头微皱,瞪视着欧阳小素兰道,“你这女人的脑袋是浆糊做的吧?不然就是进水了!”

    抬头环顾四周以示意,“来,你好好看看,这环境,这就餐的人群。这里是西餐厅啊西餐厅。到处都是温馨的烛光有没有?你说你打扮成什么样儿不好,偏偏整两个老年人造型,还包裹地这么紧!本来是隐藏的目的到最后却适得其反了。真不知道你那几个月特训的知识都跑哪儿去了!”

    欧阳小素兰闻言傻呵呵地一笑,“对不住啊。我怎么知道原来这里的光线这么黯淡呢。早知道就不用打扮得这么夸张了。不过,你也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真是个没有主见的傻孩子!还有哦,阎越负责培训我的,却没有教给我各种场合的特点和应对要素,所以要怪,只能怪他这个不负责任的师父了。”

    这样说着,脑中又浮现出了那一张英俊之极,又冷酷之至的面孔来。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些什么呢?呵,一定还是围绕在尹菲菲的鞍前马后吧。他还记得那天自己所说过的话吗?做……他的女人。

    脸上蓦然一红,兀自摇了摇头,“我欧阳小素兰要么不介入他的生活,要么只能做他的唯一。没有其他任何的可是!”

    余杰看着她又一次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欢喜与忧愁似乎都离自己很遥远,不由得心下黯然。

    很强。杨小雪的杀手锏

    自从一个礼拜前,自己撞见了练琴房中的诡异一幕,有些东西便悄无声息地改变了,并且无法凭借自己的意志逆转。

    就像现在,自己该怎样越过这一道天堑壕沟,和欧阳小素兰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哎,余杰,你师父除了板着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一笔债款似的;或者歇斯底里地发怒咆哮外,还有别的表情没有?”

    “你师父为什么一年四季都带着个白手套啊?他不会有什么皮肤疾病吧?”

    “你师父……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啊?额呵呵,这个我知道,漂亮高贵型嘛,看尹菲菲就知道。”

    “他在英国当贵族多好,干嘛要跑到中国来做一个商人呢?”……

    不管余杰说到什么话题,她总能轻而易举地扯到阎越身上,并且自然无比地提出了自己关于他的种种好奇,最后,余杰只能无语凝噎,耸耸肩摊摊手,示意“我哪儿知道”。欧阳小素兰往往还要吼上一句,“什么都不了解,你怎么做人家徒弟的?!”

    哎,只能感叹一句,女人蛮不讲理起来能把人活活气的吐血。

    “啪—啦——”正在两个人各藏心事,放松了警惕时,斜前方的位置突然传来了碗碟落地而碎的声音。在温馨和融的氛围内显得格外刺耳突兀。

    什么情况?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往那边望去。

    “呜呜……”粉雕玉琢的小人儿被吓得一愣,很快回过神大哭了起来。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提你妈妈的事儿。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呢?”杨麒东敛尽了慈祥之色,一脸的怒不可遏。看着杨小雪的目光似要吃了她一般。吓得小孩一边哭一边挪动着小身子往后直退。

    “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做‘小雪’吗,就是因为当初她把你丢弃在我家门口的日子正是雨雪纷飞的时候。特么的要不是我那天发了神经起了个大早,你还没来得及看到太阳长得什么样,就要重新回炉重造了。现在还跟我妈妈长妈妈短!”

    “呜呜,爸爸坏,坏爸爸!”小雪显然不明白他的话意,只知道爸爸在凶自己,爸爸不爱自己了。

    “妈妈,我要妈妈!呜呜!”

    “是她不要你的!你是个没人要的孩子,知道吗?”杨麒东一想到那张美丽绝情的脸蛋,就忍不住恨得牙根痒痒。从前离开得那么决绝,现在竟要利用孩子来要挟自己重新接纳她吗?哼,只怕为的还是自己的金钱和地位吧?去与留,理由都是一致的!这个无耻的女人!她休想!

    欧阳小素兰看着小可爱哭得伤心欲绝的模样,忍不住母爱泛滥,就要冲上前去痛骂杨麒东一顿,却被余杰大力拽住。他的脸色蓦然一沉,“你疯了么?忘了师父是怎样教导你的?特工本来就是一项摒弃私人感情的工作。你现在这样意气用事,万一暴露了身份和目标,我们该如何自处?我师父的计划要怎么办?”

    哎!欧阳小素兰一个激灵惊醒了过来,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

    只是没有想到啊,杨麒东那样的人也曾有过被甩的经历呢,简直难以置信。

    当初通过阎越提供的资料,就已经知道了他未婚先育,膝下有一个四岁半的女儿。可用脚趾头想,也觉得是他不负责任,玩弄了别人的身体和感情后又无情地抛弃。不肯就此奉子成婚。却不想其中另有一番周折。自己真是太想当然了。

    周围的就餐顾客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侍者也走到了杨麒东的身边,“尊敬的先生,请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好吗?谢谢配合。”说着望了望正哭得不住抽噎的小可爱,脸上现出一丝不忍来,“请原谅我多嘴一句,小孩子嘛,哪里懂得大人的恩怨。哄哄也就算了。”

    杨麒东这才稍微找回了一丝理智,深吸一口气蹲下了身子,挤出一抹干涩的笑容,“小雪乖,小雪不哭。走,跟爸爸回家哈。”

    说着就要拉她的手,没想到这小娃娃人小鬼大,好像知道大人都是要面子的这条真理,哭得越发大声起来。

    “真不知道这人怎么做父亲的?对着小孩子凶什么,大人间的恩怨没能力处理,拿小孩子撒气算什么本事?”

    “长得倒是仪表堂堂,对小孩子却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呢。不会教,就不要生养嘛。”……

    杨麒东虽然自诩是个活得潇洒恣意的人,但这样的评论也实在让他颜面无存。哎,半年没带过孩子了,怎么竟忘了她的脾性了?平时乖巧伶俐的很,只是一旦哭起来却是怎么也刹不住车。就算强硬地抱她出去,她也会没玩没了地一直哭到声音沙哑。

    这下可怎么是好?

    脑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只是……杨麒东面色一苦,斜飞的长眉微微蹙紧,有心不再麻烦她,可眼前的小孩儿哭得这样撕心裂肺,实在无办法可想了。

    “还记得白雪公主姐姐吗?上次在你生日上出现的那个啊?我叫她来陪你玩好不好?”

    杨小雪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接着完成自己未竟的伟大事业去了。只不过哭声明显小了很多,似乎默许了杨麒东的话,正在翘首期待着。

    缓步踱到走廊里,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犹豫了数秒还是拨通了那串号码。

    “喂,你好,麒东啊,有什么事吗?”轻灵灵的声音即使经过了音波的转换,还是丝毫不减动人心弦的魅力。

    杨麒东怔了怔,勉强让自己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在忙什么呢,可以出来一趟吗?”

    “现在啊?我正在录制越哥哥给我作的新曲,可不可以等我一个小时呢?”那边的声音似乎含着某种抱歉的意味。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杨麒东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面对着她,一时有些婆婆妈妈起来。

    “那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吧。”那边的人似乎很了解杨麒东的性格似的,自己主动提了出来。

    “今天是半年到期的日子。你知道的,我把小雪接了回来。可是小孩子真的好难哄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平日里呼风唤雨的总裁此时彻底地蔫了。

    “好吧,我马上来!”说着,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嘟嘟的忙音。

    很强。老少咸宜的尹菲菲

    杨小雪还在努力地大声哭泣着。西餐厅里的好些情侣不胜其扰,都早早地离开,去看电影或者逛夜市了。餐厅经理和几位漂亮的女服务员一齐过来,好话说尽地哄着她,却丝毫不见奏效。

    搞到最后,那小屁孩竟冒出了一句,“走开!别烦我!”然后继续之。

    杨麒东早就气得浑身抽搐,这小家伙学会了这招后真是天下无敌了。这以后可怎么制得住她哟。

    欧阳小素兰也暗中捏了一把汗,谁家养了这样的小孩,还不得当个活菩萨供着啊,完全伤不起好么。

    刚才看到他在走廊里打电话,看神色,似乎是在搬救兵?

    真是个奇怪的人。直接抱起那个小娃娃离开不就行了?

    正在纳闷着,一个侍者引进来一个高挑婀娜的女人。那女人头上一顶铆钉鸭舌帽,带着一副超大镜片的墨镜,耳朵上坠着两个超大的耳环,黑色风衣,赭色紧身小脚仔裤。看起来时髦干练,充满着都市女孩的气息。

    “这是谁呀?怎么看着这么面善呢?”欧阳小素兰眯缝着眼睛看了半天,又戴上老花镜,却发现眼前更加朦胧,不由出声问向余杰。

    “呵呵,正主终于出现了。”余杰轻笑道。

    “什么正主啊?快说清楚点嘛。”

    “你忘了我们为何而来吗?跟踪这么久,他们总算会面了。”余杰说道,“她是尹菲菲啊笨蛋!看人家多会玩变装!”

    尹菲菲?!竟然是她!

    “你是白雪公主姐姐?”杨小雪给自己按了个暂停,仰起沾满泪珠的小脸问着尹菲菲。

    “是呢,我刚刚参加了个化妆舞会。别人都认不出我来呢,你可真聪明。来,过来,”温柔如水的声音立马赢得了小孩儿的初步认同,当真乖巧地迈步走到她的身边。

    尹菲菲蹲下身子,凑到她的耳边说道,“现在游戏还没结束,姐姐不能让他们认出我,不然会被恶毒的王后抓住杀死的。可我们是好朋友呀,所以只悄悄地让你看一眼好不好?”说着面对着她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张精致绝俗的脸容,脸上泛起的柔和笑意更是让她容光焕发,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杨小雪出于小孩儿的本能,伸出柔嫩的小手摸上她的面颊,然后撅起小嘴重重地“啵”了一口,然后才说道,“白雪公主姐姐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了。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哦。”

    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一张小脸苦巴巴地皱了起来。小鼻子气得直哼哼。

    “我不喜欢爸爸了,我今后都不要理他了。”然后示威性地朝着杨麒东望了一眼。

    杨麒东一时哭笑不得。心里不停地问着一个问题,这是自己的女儿吗?老天爷没有搞错吧。这往后还有太平日子过吗?

    有些歉然地朝着尹菲菲笑了笑,“你那么忙,还把你叫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啊。小雪因为家庭的原因,脾气总是和一般的小孩有些不同的。必须耐心地引导她才行。不要强行灌输一些她不愿意接受的东西。”

    尹菲菲说完,直接抱起她来,“你真的不要爸爸了,那可不可以送给我呢?姐姐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爸爸。所以经常被人欺负,没有人站出来保护我。后来还差点被恶毒的王后害死呢,你说可不可怜?”

    “嗯,那就送给你吧。”杨小雪不假思索地说道。杨麒东听得嘴角一抽。这倒霉孩子!

    “哦。那以后小雪睡着的时候,如果有大灰狼或者夜猫子出来寻小孩子吃该怎么办呢?谁帮你打跑它们啊?”尹菲菲顿了顿,又道,“你不知道哦,大灰狼只比一间房子小一点点,‘啊呜’一声就能把小雪一口吞下去了呢。”

    “啊——”小雪吓得赶紧把头缩进她的怀里。“爸爸给我赶大灰狼。我不把爸爸给你了。”

    ……

    欧阳小素兰眼见着尹菲菲几句吴侬软语的乱弹,就将小孩子的情绪稳定了下来,甚至有些欢喜地一手拉着一个大人重新回到了座位上,不禁露出些艳羡神往的神色。

    “美人的魅力真是大的无边啊。男女通杀就算了,连小孩子也吃得死死的呢。”

    “所以啊,你得加油才行。不然师父怎么会拿正眼瞧你?”女人啊,什么时候这么爱和尹菲菲比较了,索性刺激她一下。

    “是啊,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她的脚后跟的,阎越没有说错。”欧阳小素兰想也没想地接口道,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什么,不由憋红了小脸,一脸懊恼地伸出纤纤玉手直接往余杰搁在桌上的手臂狠狠捏去。

    “啊”小声地痛呼着,“你还是个女人吗?下手这么重。快放手!”

    “说对不起,还要保证以后不这么说话。快点,不然绝不放手!”欧阳小素兰恶狠狠地说着,脸上努力做出狰狞的表情。

    “啥?我又没说错什么,凭什么向你道歉啊?”余杰眉毛一挑,表情桀骜。“我会被你这么个小女人制住吗?真是笑话!”说着,另一只手带着手劲握住她柔若无骨的手腕,“自觉地放手,不然,嘿嘿!”

    “啊—”欧阳小素兰疼得惊呼起来,吓地余杰触电似的放了手。餐厅里不少人都向这边投来疑惑的目光。看着似乎是两个老年人啊,嗯,懂得浪漫是好事情,可也不用这么激情吧。还有,老太太的声音一点都不显老呢。

    过了好一会儿,余杰方才低低地吼道,“你疯啦,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还说,还不都怪你!”欧阳小素兰揉着被捏红的手腕,抬起了头。接着脸上的气愤全都化为了讶然之色。

    斜前方的餐桌上,那一双极其登对的男女竟然在接吻,而且吻得极其投入,一旁的小家伙眼都不眨地看着这少儿不宜的场景,甚至又蹦又跳地鼓起小手掌来。

    这样的尹菲菲,他见了会不会伤心难过呢?

    很强。欧阳小素兰的假想—她不适合你,入我的盘子吧

    余杰看着欧阳小素兰惊疑不定的神色,也疑惑地朝着那边桌子上望去。

    只见杨麒东正一手搭在尹菲菲的香肩,另一只手托着她小巧的后脑,极尽忘情地吸吮,很有节奏地逗弄着那一双艳丽的红唇。而那位美人也无比娴熟地回应着他,只奇怪的是,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也能看到她双眉不展,脸上隐隐带着些愁容。

    呃,怎么有点不情愿的样子?这么默契的“合作”,明摆着两人的历史不算清白嘛。

    余杰举起高脚杯晃了晃里面的红色液体,眼睛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尹菲菲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跟着师父这么久,早就不是从前的眼界和见识了,一时间竟也无法看透她的真面目呢。总之直觉告诉自己,她肯定不是水性杨花四个字可以笼统概括的。

    这么年轻的女人,有着令人眼红的一切财富:倾城的容貌,娱乐圈一线女星的显赫地位,快要上亿的庞大身家……她还想要什么呢?这样辗转在海天高层的男人之间?

    正咋舌间,忽见邻座一对膘肥体壮的男女也开始了互咬嘴巴的游戏,接着是身后的一张桌子。不由疑惑地推了推欧阳小素兰的胳膊,“哎,女人,今天难道是情人节?还是所谓的明星效应?不对嘛,应该没人认得出他们才对呀。”

    欧阳小素兰没有搭理他,反而迅速地垂下了螓首,用刀叉随意地戳了个刚送上来的点心就往嘴里塞。

    余杰一愣,以为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便赔上笑脸,俯下了身子,“别这么小肚鸡肠嘛。呐,我胳膊就在这里,你随便捏,只管尽兴就行!”

    说着豪迈地捋起了衣袖,将手腕放在了她的面前。

    等了片刻,还是没反应。只闷头闷脑地继续着海吃海喝。

    “你这个呆瓜,几天没吃饭啦?咦,脸怎么这么红啊,发烧了?”余杰正想往欧阳小素兰的前额探出手去,却见她“霍”地一声站了起来。

    “那个,我有点不舒服,要去洗手间一趟。你先盯着啊。”说着,迅速转身,一阵风似的逃离了现场。

    怎么了这是?余杰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突然灵光一现,忍不住大力地拍了下脑瓜,真是迟钝呐。那只小白兔什么时候见过这样香艳的场面了!害羞着呢。哈,有意思。

    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股绮思,可惜啊,刚才没有抓住机会好好逗逗她。

    啧,瞧瞧这些高调张扬的男男女女,真是腐败啊腐败!余杰一边怨念着,一边无奈地举起酒杯,自斟自饮起来。

    欧阳小素兰低着头,快速地穿过沉浸在风花雪月中的人群,一直到角廊的盥洗室,不由分说地一头扎了进去。

    脸好烫啊!

    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接一捧的水不断往自己的脸上泼去。也顾不得这样会洗掉临出门时精心打造的老年妆了。

    “我的神啊,怎么会这样?”

    折腾了老半天,玻璃镜中的姑娘还是一脸羞赧懊恼的红霞,圆圆润润地像极了熟透的番茄。

    太丢人了!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点出息呢。那种场面在电视电影里看得还少吗,看看人家四岁的杨小雪都见怪不怪,满面欢欣了。矫情!

    “仅仅是这样吗?你明明是想到了上次和阎越的销魂一刻了吧!”心里的一个声音突然嘲讽地开了口。

    “呸呸呸,什么销魂?乱用词语,我告你诽谤啊!”另一个声音赶忙辩解着。

    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上面仿佛还残留着阎越令人迷醉的男人气息。

    霸道的,温柔的,好像还有一点点怜惜呢。他终于开始在意自己的感觉了么。

    欧阳小素兰的嘴角泛起些甜蜜的笑意,清丽的脸容泛着柔和圣洁的光辉,着实美艳不可方物!

    这张脸其实也不比尹菲菲差嘛,欧阳小素兰又莫名其妙地开始了与假想情敌间的较量。嗯,眼睛嘛她大些,但是自己胜在有神灵动。鼻梁嘛,两人一般的高挺秀气,嘴巴也都是按照樱桃的模样长的,不过自己的嘴唇稍微肉感些,看上去更加丰盈润泽。

    还有,尹菲菲拥有标准的美人尖瓜子脸,而自己呢?欧阳小素兰细细端详观摩了一番,得出了鹅蛋脸的结论。

    哎,似乎差上一截呢?不知道他是喜欢瓜子呢还是鹅蛋?

    哦对了,自己笑起来的时候,颊边会现出两个清晰的梨涡,还有,眼角下长着一颗小小的褐色泪痣。嘻嘻,尹菲菲貌似没有这些哦。

    所以嘛,很多人都赞过自己是越看越美,养眼得很呢。

    “小子,尹菲菲脚踏两条船呢。她不适合你,还是快到我的盘子里来吧!”欧阳小素兰自恋地对着镜子眨了眨眼,做了个颇为风骚的勾引手指的动作。

    正当她得瑟地觉得自己的爱情战争会旗开得胜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口突然传来“咚”地一声,好像什么人或物体猛然撞在了上面似的,唬得她一下子从自我满足的状态中跳脱出来,戒备地瞧着紧闭着的豪华木门。

    等了好半天也不见有人进来,便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口,不想,右手刚刚触及门把,就听到门外再次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呃,什么嘛?大晚上的,不会有人在恶作剧吧?

    “放手!快放开我!”一个女人的声音隔着木门传了进来,有一丝不真切,却又带着些熟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