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7章 何必在乎形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7252字

    “放手?你现在让我放手?”男人的声音里充满着狂躁与愤怒。“你是记性不太好还是怎么的?忘了当初怎样对我投怀送抱的啊?现在说什么放手!”

    “啪!”一声脆响,不用想也知道外面的男人正在使用暴力。

    “你!”女人恨声道,“我只想好聚好散,彼此留下点念想而已。你为什么就无法成全我呢?以你的能力想要什么样的不是手到擒来,何必执迷不悟苦苦纠缠,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哈哈……我以为我已经足够无耻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要更胜一筹!”男人显然愤怒到了极点,说出的话带着满满的讽刺与挖苦,“方可可,好好地回想一下,当初你是怎样,哭着喊着要我成全你的心意的?!”

    方可可?!欧阳小素兰闻言如遭雷击一般,呆立当场。

    很强。

    “呵呵,此一时彼一时,你非要拿过去的事情来说,我也没有办法。”女声冷笑着说道,“大家既然都是成年人,索性把话说的开些。以前我的确崇拜过你,一心一意地想要陪在你的身边。可现在呢,我长大了,成熟了。思想和感情也起了变化,对你再没有当初的感觉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平静地接受这个现实,年纪也不小了,赶紧找个合适的女人娶了吧。”

    是的,赶紧娶了吧。呵呵。

    “是吗?以前喜欢过,现在没有感觉了?什么感觉,你告诉我你需要什么样的感觉,嫌弃我老了吗,不能带给你满足感?”男人嗤笑着说道,然后是“哧——”的一声撕裂布帛的声音。

    “啊,你干什么?”女人的声音顿时惊慌了起来,“这里是公共场所,你不要乱来!我们有事好商量。”

    “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A城的混世魔王,的龙头,有我不敢干的事儿吗?信不信,我叫几个兄弟守住洗手间,在这里就把你给凌迟了!嗯,我给你的已经够多了,不在乎这点牺牲,不过新鲜感而已,给得起!”说着又大力地扯着她的蔽体衣物。

    女人先是迭声地咒骂着,后来见无法阻止他的动作,便低声下气地哀求起来,“明宇大哥,明宇叔叔,求求你,别这样!从前我怎么做错事,你都会原谅我的不是吗?这次就让我再任性这最后一回不行吗?”

    窸窣的衣料摩擦声戛然而止,“你,知错了?”

    “嗯,我错了,大错特错!但是,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你就不要强求我回头了,随我自生自灭,消失在你的生命里吧!”

    “你!”男人重燃的希望被迅速浇灭。

    “说,究竟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四年前的你去哪儿了……你把她藏哪儿了,快把她还给我!”

    “唔,不要,不要这样!”女人似在用力地挣扎着,“我知道你喜欢那种朴实中带点倔强的小姑娘。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或者你从来不曾见识到真正的我。你从头到尾都错爱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呢。”

    “真正的你?那是怎样的呢?让我撕开你的心来看看好不好啊?”

    “啊——”女人的声音凄厉地骇人。周围迅速汇聚了一些脚步声。但并没有人出面制止。

    想来,那个男人丝毫没有夸大自己的能力。

    洗手间里除了欧阳小素兰以外恰巧没有了别人,此时不由得纠结地在不大的空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怎么办?该不该出去调解一番?

    话说,可可怎么就招惹了这样一个手段通天的男人呢?在西餐厅里都能胆大妄为地上演着霸王硬上弓的一出?

    不行,可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朋友,不能眼看着她在公开场合受到这种侮辱。

    这样想着,直接迈步到了门口,握住门把便向右边扭去。不想,门刚开了一条缝隙,还没看清楚外面站着几个人呢,就被一股大力重新关上,任凭自己怎么捶打都无济于事。

    “开门!你们这些目无王法的混蛋!这么多人合力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禽兽,狗娘养的!快点放开可可!”

    “怎么,里面的是你认识的?哈哈,想不到啊,方可可也会交到知心朋友呢?你特么也配吗?不过,这样也好,让你朋友看看你究竟是怎样龌龊的一个人,早早地离开你吧。我今天就算积德行善了。”

    欧阳小素兰的嗓子都快喊哑了,外面的人也没搭理她。

    该死的,离开座位时慌慌张张的,手机也没带,不然就能向余杰求救了。哎,那个家伙,不会这么大的动静都不知道吧?不过也难说,以他的淡漠性格,肯定只会袖手旁观的!

    欧阳小素兰正暗自气恼,外面渐渐传来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一时没留意,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不会是来真的吧?这……这还是个人吗?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什么物种都有!可可,要怎么办?!

    时间突然过得分外缓慢,欧阳小素兰也不喊了,红着个脸躲到了最里面,心里却一直担忧着方可可的情况。这样的经历对谁来说都会是个噩梦吧?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刻钟,也许半个小时,外面再度传来了人语声。

    “聂明宇,我们从此两清了,谁也不欠谁!”方可可的声音沉凝得可怕。

    “可可,跟着我到底有什么不好?你十六岁的时候就是我的人了,我供你吃香喝辣,让你念名校,过上等人的日子。后来你说想做万人瞩目的明星,我为了成全你,花费了多少金钱和精力才买通了关系,让你顺利地进了海天。”男人话音一顿,“嗯,难不成你又钓上个凯子了?能让你踩着爬的更高?”

    男人抬起手,想帮她理理弄乱了的头发,却被方可可一个闪身让了过去,“别碰我!”娇柔的身体蓦然一抖,似乎还没从震惊和恐惧中苏醒过来。

    “好好好,我不碰你了。阿强,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吧。”男人扭头对着其中一个背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

    临走时,又眼光复杂地看了看瘫坐在地的花龄女孩,“方可可,别以为这样我们就可以撇的干净了。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要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你好好想清楚,是要在我身边好好地活下去,还是顽抗到死,留给我一具尸体。”

    很强。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大队人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欧阳小素兰呼出一口浊气后,还是忍不住连打寒颤,嗯,以前常常在私下里称呼阎越是魔鬼的化身。现在拿来和刚才那叫什么聂明宇的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嘛,说成天使也不过分呢。

    对了,不知道可可怎么样了?

    欧阳小素兰赶忙打开了洗手间的木门,着慌地四下张望着。只见一个青丝凌乱,身披黑色西服的女孩跌跌撞撞地向着餐厅出口的方向走着,样子极尽失魂落魄。

    “可可!”欧阳小素兰试探地喊了一声。那身影似乎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固执地头也不回。忍不住心下泛酸,抢步上前拦住了她,“你,还好吧?”

    方可可慢慢转过了头,看着她的眼神没有焦距,空空洞洞的。继而又准备往前挪动脚步。

    “别急着出去。你看看你,作为女孩子,怎么能这样不爱惜自己?”欧阳小素兰指了指她被撕裂的下裙道。

    方可可的身体轻微一震,眼眸渐渐凝实,嘴角扯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来,“我就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女人,那又怎样,你管得着吗?”

    “我,”欧阳小素兰以为她会哭会闹,却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反应,瞬间一股冷意渗透到了骨髓中,不由得一阵语塞。

    聂明宇的话开始在脑中盘旋,可可,到底是怎样的女孩呢,看来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她啊。

    “可可,没事的,都过去了。啊。”搜刮了一下构造简单的大脑,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劝慰之语。酝酿了半天,只笨嘴笨舌地说出了这么一句没技术含量的话来。

    “过去了?”方可可看着她哂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欧阳小素兰不由暗叹,看来这个打击着实不小,现在已经多说无益了。

    想着,不由分说拽住了她的胳膊,道,“总之,我不会让你这样子出门的。”说着,拖着她往洗手间的方向回转。

    “不,我不要回去!”方可可使劲甩开了她的手,再次向餐厅的出口跑去。

    不想,半路突然冒出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回去,照欧阳小素兰说的去做!”

    余杰!欧阳小素兰一喜,看到他以目光向自己示意,便跑上前去,把呆愣着的方可可拽回了洗手间。

    两个人都是一阵默不作声。欧阳小素兰细心地查看着她身体的片片淤青,脑袋里很认真地回想着哪一种药膏比较快速有效,倒也没觉得气氛冷凝尴尬。

    忙活了好一阵,直到用自己亲手编织的红绳手链扎好了方可可的头发,才满意地拍拍手,打量了她好几眼,然后把她推到了镜子前,“快点看看,方可可还是这么的漂亮妩媚。什么都没有改变的!”

    方可可推拒了几下,口中说道,“你不用刻意提醒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说着,自顾自地走到了门口,“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把今天的见闻告诉别人好吗?”语气稍微缓和了些又道,“有些东西是见光死的。我暂时无法向你解释清楚。希望你能理解。”

    “哦,理解,完全理解!我欧阳小素兰今天就在此发誓,这件事情绝对不会从我这里泄露出去。否则就叫我嘴巴长疮流脓,一辈子做个能听不能说的哑巴,活活急死!”欧阳小素兰闻言立刻举手向天,信誓旦旦地保证着自己对朋友的忠诚。

    方可可看着她清澈见底的眼睛,一时间有些百感交集的感觉。

    这样的人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自己如果可以像她一样,活得简单热忱该有多好呢!

    向她微微点了点头,“谢谢你!”然后迅速地开了门,如一阵风般地离开了这个噩梦发生地。

    “以后离她远一点!”余杰看着方可可远去的背影,转而对着跟出来的欧阳小素兰说道。

    “喂,你这个人有没有同情心啊?再怎么说,我们几个也是海天同期的练习生,怎么着也得顾忌些同窗之谊吧。何况,可可还是我身边唯一能称得上朋友的人呢!”

    欧阳小素兰气呼呼地瞪着他,忽而想到了什么,眼睛故作危险地一咪,“你知道了什么对不对?刚才你就在不远处观察着是不是?为什么见死不救?你这个冷漠的怪物!”

    余杰无所谓地耸了耸自己的直角肩膀,“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招惹上门的,与我有什么相干?”看着她傻气的模样,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脑门,“也就是你这个笨蛋,每次帮忙不成,反惹一身臊。说不定,你现在已经上了她的黑名单了呢。”

    “什么黑名单?又不是恐怖组织在寻找下一个偷袭目标?你呀,小小年纪的,能不能积极向上点,没事儿别长那么多心眼好不?帮助困难中的人们,总是没错的……”

    余杰赶紧给自己戴上了耳塞,微闭双眼,朝着门外走去。

    心里腹诽着,这样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的女人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她也不想想看,聂明宇是什么样的人,方可可既然能和他扯上这么深的关系,又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

    现在莫名地撞破了人家的秘密,还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帮助了朋友。没救了啊没救!看来,就算以后自己想要放开她的手,现实也不会允许了。

    “对了,杨麒东和尹菲菲怎么结束的啊?你怎么没跟着他们啊?”两个人上了阎越提供的专用跟踪车辆,欧阳小素兰才想起了这关键的一茬。

    余杰无语地望了望嵌在夜空里钻石般闪闪发光的满天星斗,“缠绵之后,各自分道扬镳了呗。我倒是想跟着他啊,可你呢,去一趟洗手间也要那么久。真是个麻烦的女人,我只好过去找你了。”

    “这样啊。”欧阳小素兰喃喃应着,飒飒的夜风吹得她昏昏欲睡。最后的一抹意识,特工真不是个好差事啊,每窥破一个秘密,负担感就直线上升呢。

    很强。方可可的倒霉二三事。

    A市很强。欧阳小素兰和阎越的怪异相处模式。

    方可可一直和尹菲菲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这不,此时行程那般忙碌的她竟也在接到消息后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医院,当然,身边少不了护花使者阎越阎公子。

    欧阳小素兰默默地站到了角落里,落寞地看着他们对方可可嘘寒问暖的样子。

    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有所停留呢。

    犹记得那天自己要向他汇报尹菲菲和杨麒东的非凡作态的时候,他还在会见着一位相当有知名度的导演。

    欧阳小素兰站在他座驾的不远处,看到他送导演出门时,满脸的欣慰之色,“菲菲的事情就拜托了,能做上赵导的女主角,她一定会努力进取,不辜负了这份荣幸,更不会让你的期待与信任落空。这样,等她的专辑面市以后,就立马抽出时间,去演艺学校补课。赵导请放心,菲菲虽然是歌手,但对演技一直很感兴趣,很早的时候就有挑战的想法呢。”

    顿了一下,眼睛里露出些欣赏赞叹之色,“不过,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在没有接触和准备的情况下,怎么都不愿轻易尝试。所以,这次的MV女主角她都把机会让给了同公司的练习生。这样的艺人真是难得的很。”

    那位姓赵的导演闻言呵呵一笑,“能让阎公子都赞不绝口的女人,绝对可称得上奇女子了。我相中她,肯定也是认可她的质素和潜力的。虽然她目前还没有接触到这一领域,但前景必然是锦绣一片。不是我自夸,干这一行这么多年,这点识人断相的本事还是有的。我可是迫不及待来这处女地挖很强。欧阳小素兰和阎越的怪异相处模式(二)

    哎,那天是哪根经搭错了呀,惹怒他就算了,竟然就那样丢下他跑掉!神啊,就不能让自己的脑袋正常点?

    欧阳小素兰靠在病房的墙壁上,一声不响地轻撞着头颅。好似在报复它的愚鲁一般。

    余杰走到她的身边,小声说道,“我师父就在这里,想不开也得挑个日子不是。”

    “我去,你不开口没人当你是哑巴。”欧阳小素兰冲他瞪大了水杏般的眼睛。

    “哎,我不是提醒你来着,好心没好报!”余杰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不知道从来摘了棵狗尾巴草,直接送进嘴巴里,无聊地嚼着。

    “脏死了!”欧阳小素兰立马露出一脸的嫌弃模样,“你是来探病的,麻烦注意下仪容仪表!”

    “脏?”余杰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有多脏?有床上躺着的那位脏吗?”

    “你!不可理喻!”欧阳小素兰正想发作,突然想到病房里还站着这么多人,也就作罢。只用目光狠狠地剜着他,“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有苦衷的!”

    说完,兀自推开他,走到了阎越的身边。

    阎越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又淡然地移开了目光,看向了正在说着话的尹菲菲。

    即使明知此时不该是吃醋的时候,她还就不自觉地吃了。

    那天自己赌气走掉,余杰送完赵大导演后,应该也是汇报了跟踪成果的,尹菲菲和杨麒东的亲密作态可是他们亲眼所见,断断不会有假。怎么,他好似全不在意的样子呢。依旧陪伴在她身边,默默地为她保驾护航。

    阎越,你竟真的痴情如斯吗?

    “……你好好养着身体,不要胡思乱想。原定十天后举行的练习生考核已经被顺延到了一个月后,那时你定然已经康复,可以全力以赴地争夺出道的机会呢。”

    “真的?”方可可的眼睛里顿时放出惊喜的光彩来。

    “呵呵,菲菲姐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倒是你,为什么被伤成这样,也抵死不愿意报警呢?”尹菲菲疑惑道。

    方可可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但很快就被寻常之色掩盖,目光在欧阳小素兰的身上转了转又移了回来。“我不想我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既然没出什么大问题,不如低调地让它过去吧。”突然又有些激动地捉住尹菲菲的手,“菲菲姐,你说,我的身上会不会留下疤痕啊?那样我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没事的可可。越哥哥有从国外带回来的特效药,只要是新疤,涂上一个月必然丝毫痕迹也无。你只要平时忌着些口就行了。”说着,捋起自己皓白的手腕,“呐,我上次在舞台上滑倒时,倒霉地划伤了胳膊,现在不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了么?”

    欧阳小素兰听了,也下意识地抚向自己的腕处,他的特效药倒真是用途广泛呢。似乎能治愈所有的女人。

    怔忪间,只听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原来是经济人在催促着尹菲菲大驾。

    “可可,一个月后,是海天联合云天的大型交流会。练习生考核也是盛会的一项内容。到时候会有数不清的业界名流参与进来,所以,不要说你们练习生,就连当红的公司签约艺人都很重视。往年一般都是在保密的状态下进行,今年轮到云天主办,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似乎有邀请主流媒体的加入哦。”

    尹菲菲关照道,“这次不同于上次的十周年庆典,可是实打实的机会!你们几个都要好好抓住,即使无法顺利出道,至少给业界和媒体留下些许印象也好。好了,我今天有一档电视节目和几家电台要录制,这就要去赶场子了。你好好静养着吧,好得快的话,说不定还能赶上我的MV录制呢。”

    说着,微笑着起身,看着阎越道,“要不要一起?”

    “嗯,我今天就不陪你了。你还不了解我吗?除非必要的公司宣传,我一般不轻易接触电视媒体的。”

    尹菲菲听了呵呵一笑道,“谁叫你那么优秀呢?苹果台的台长每次跟我见面结束的时候都会让我带个话,‘阎公子和杨公子两位中的任何一个要出道的话,我们这儿的所有节目任其挑选啊’,看看,你们的光芒都盖过我了呢。”

    “哪有的事儿!就你会瞎编排!”阎越好笑地看着她,又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快去吧。晚了又要被说耍大牌了。”

    “哼,我本来就是大牌!”尹菲菲笑道,突然想起周围还站着几个人,立马收起了嬉笑的神色,重新端上了御姐的范儿,步伐款款地走出了门去。

    房间里还站着四个人,却似一下子失去了中心一般,陷入了沉默尴尬的氛围。

    “小奈,麻烦你去医院食堂给我买一杯香菇稀粥吧。我有些饿了。”方可可适时地出声,“欧阳小素兰,我等下想出去晒晒太阳,请你给我找找看,医院有没有那种可以平躺的安乐椅,好吗?”

    “可是你现在的身体,能动吗?”欧阳小素兰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不妨事儿的。叫医生搭把手,不挣破伤口就行了。你知道我的,那么好动的人,在床上怎能呆得住!”方可可有些勉强地笑着。

    “那好吧。我这就去。”欧阳小素兰说着,站起了身。

    “我和你一起吧。”

    “我和你一起吧。”

    大眼瞪小眼,两个男人竟同时开口,刚刚开始改善的气氛又迅速地降着温。

    余杰心中暗叹,再怎么都不能跟师父叫板不是,“算了,……”

    “那就余杰和欧阳小素兰一起去吧,我……我想单独对阎总说声谢谢。”方可可无奈地道明了原因。

    阎越眉头一皱,“谢意只要表达了就好,何必在乎形式?”

    方可可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

    欧阳小素兰不由急道,“人家只是想郑重些嘛,有什么不对的。您应该尊重病人!”

    阎越转过头,瞳孔缩小地看着欧阳小素兰,考虑到这里是医院,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自己一见到她就容易发怒的心情,可半晌的努力终究以失败告终,“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嘛。还不快滚出去!”

    很强。阎越—欧阳小素兰,你就交了这样的朋友?

    欧阳小素兰咬了咬牙,扯着余杰的衣袖道,“还杵着干嘛?阎总让我们立马消失呢!”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愣住了的方可可,不甘心地又道,“可可,有些人根本就是食古不化的铁石心肠。帮助你也好,伤害你也罢,全凭他一时高兴。你可不能以正常人的心态来衡量之。我现在就去给你找安乐椅,你自己小心点。”

    “欧阳小素兰……”方可可还想说些什么,欧阳小素兰却已经气哼哼地夺门而去。

    原本只是想支开不相干的人,却没料到会是这样不欢而散的结果。

    阎越的个性有点难以捉摸啊。平日在公司里见到的时候,都是温文尔雅的君子形象,虽然不像杨麒东那样亲和,却也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

    刚才面对尹菲菲的时候,分明是春风和暖,百花盛开的嘛。嗯,大约只是和欧阳小素兰有些不对盘而已。想必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儿。

    哼,欧阳小素兰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丫头,自己的命运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还不懂得逢迎讨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