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3章 不会有好下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6本章字数:5726字

    男人身染绝症,临出口的表白生生地吞咽了下去。

    临死之前,只能用这种方式虔诚地膜拜着他梦中的恋人。

    曾经的欧阳小素兰虽然也有感动到,但直到现在才算完全体会了男主角当时的心情。

    郊外的天空格外地清朗开阔。清风阵阵,绿树婆娑。

    逍遥津公园因为地理位置和人文景观不多的关系,前来游玩的人倒是不多。

    阎越一路走走停停,在竹林里抚摸过竹节,在花架前凝视过一朵普通的月季。

    在一座汉白玉砌成的小桥上,观察过里灵动的各金鱼,甚至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他柔和的时候,美得如同天使!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贵典雅的气息,举手投足犹如应和着某种音律般,令人迷醉!

    欧阳小素兰只恨自己少长了一对眼睛!

    很强。足球的意外攻击

    斜阳暮,草坪上多出了一群嬉笑着踢着足球的孩子。

    阎越许是走得累了,索性坐在一条石凳上,面无表情地观看着。

    欧阳小素兰悄悄地隐藏在他身后的灌木丛里。

    夕阳照在他的左脸上,一半灿烂一半阴郁。

    欧阳小素兰歪着头颅,想尽力看清他的表情。却又一次为他完美的面孔所震慑。那高挺秀致的鼻梁啊,简直比女人丰满的脯还要傲人!还有那睫毛,隔这么老远都能看得到!

    欧阳小素兰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巴,呃,怎么一副馋涎滴的相?

    切~~自己对帅哥是很有免疫力的,越嘛,只是稍稍出众了些罢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欧阳小素兰在心里为自己的花痴辩解着。

    正分心着,阎越突然扭转了头,朝他身后扫视了过来。欧阳小素兰一惊,连忙趴倒在地,啃了一嘴的泥巴也浑不在意,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发现了么?会不会过来痛骂自己一顿?还是直接打包扔走?

    欧阳小素兰惊疑不定地想道,只是等了许久,也不见那位冤家有所反应。

    第273章不会有好下场

    “哈哈,小帅,你不行了哦。跑不过我了嘛。”一个10岁左右,身穿12号白球衣的小孩欢声笑着,抢在另一个跟他并肩赛跑的孩子前,伸脚夺下了对方球员的足球,转身向着自家的球门跑去。

    “拦住他,你们赶紧的啊!包抄啊快!”被唤作小帅的小孩一边奋起直追,一边招呼着四周围的同伴们。

    “放心吧,头儿。看他怎么突围出去!”两个稍显高大的少年应和着,分别从一左一右冲了过来,速度飞快。

    “阿皓,你往哪儿跑!”少年们很快撵上了他,语气得意张狂,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喂,你们这些家伙,怎么不拦着他们点儿啊?”阿皓眼看情况危急,连忙使出吃奶的力气,奋力地向前跑着。“哼,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给点厉害的尝尝吧!”

    阿皓呼喝着,又超前两步,然后猛地站定,直接对着球门,大力地将足球踢飞了出去。

    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却离球门相去甚远。

    阎越本来就疲惫到了极点,坐在石凳上休憩着,虽然基于自己的干练形象,不曾躺倒,或者被瞌睡折腾得东倒西歪,但也处于放空冥想的状态。

    此时,只觉得劲风扑面,什么东西正直直地向着自己的面门袭来!

    瞳孔猛然一缩,想躲避已是为时已晚!

    欧阳小素兰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现身相见,诚恳地向他认错,就听“啊”的一声短促闷吼。

    越?恐惧瞬间袭上了心头。怎么了?

    当即决断地探出了整颗脑袋,惊惶不安地朝着阎越望去。

    如果不是仅有的一丝理智控制着自己,几乎想直接拔腿朝他奔去。

    只见阎越双手捂着脸,慢慢地摇晃着上身,从左到右,又从右晃到左。状似喝醉了一般。

    稍远处的孩子们全部一窝蜂地向着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跑在最前面的才10岁左右,顶着利落的板寸头,小小年纪就透着股英气。

    只不过现在却是一副英雄气短的模样。带着些女孩子的扭捏在阎越面前站定。

    “阿皓,都是你啊!惹祸了吧,快些道歉啊!”小帅又将他向前推了一把,说道。

    “我,”阿皓偷眼打量着阎越,似乎伤的不轻的样子,只不过掩着面看不清晰。

    “嘿,有什么好怕的,我家就在这儿附近。大不了叫我爸妈送他上医院,赔点医药费营养费啥的就是了。”阿皓想着,鼓足了勇气,开口道,“哥哥,你还好吧?”

    等了片刻,呃,没有回音。

    “哥哥?”阿皓试探着又问。

    还是没有回音。

    “不会是被球给撞傻了吧?”小孩心虚地想道。

    “哥哥,你不出声。那就代表你没什么事儿喽。”阿皓再次开口道,“那我可走了啊。”

    说着,转过身就想逃跑。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回转过来,冲着阎越道,“哦对了,我爸妈说过,不管做过什么事情都要负起责任。回头你要是不舒服了,可以上医院去看的,我爸是很强。请佛容易送佛难

    “你,你就是为了逼我出现,好赶我走?”欧阳小素兰呐呐地问道。

    “一半对一半错!”阎越看着她道。

    欧阳小素兰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希望我出现,但不会赶我走?”

    “全错!”阎越忽而冷冷答道,“你现在最好立马消失,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至于这个小鬼嘛,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我必须让他尝尝苦头!”

    欧阳小素兰面一白,心道,“我就知道不能对你有所期待!”

    转而愤愤道,“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正所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凭什么管我的来去自由?还有,本来这件事我没看见就算了。既然现在你欺负个小孩子被我抓了个现行,就休想我坐视不管!”

    “欧阳小素兰,你什么时候能收敛一下你那所谓的正义感啊?终有一天,你会因为多管闲事而自食苦果的!”阎越不以为然地答道。“我只是想对这个小鬼略施惩戒而已,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无理指摘了?你忘了,你不过是我的手下,棋子一颗而已!”

    欧阳小素兰闻言,身子一震。心里渐渐泛起一丝苦涩,“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幼稚、不堪吗?棋子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你能平安,快乐而已啊。像个正常人的样子,而不是刻意地伪装成一个冷漠狠毒的魔鬼!”

    深吸一口气,淡定地走到阎越的身边道,“总之,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你要砸就砸我吧。”

    说着躬身捡起了地上的足球,拍拍泥土塞进了他的手里。挥手让那个闯祸的小孩离开后自己后退了数步,道,“可以动手了!”

    一股无名邪火一下子涌上了阎越的心里,嘴里冷笑道,“欧阳小素兰,你当我开玩笑?不敢?”

    “棋子而已。不敢心有邪念,妄加揣测上意!”欧阳小素兰刻板地回答着,却也难掩无奈之意。

    只是话音刚落,就看一个球体朝着自己飞快袭来。

    “砰!”面上一片麻木。原来真的很痛啊,欧阳小素兰使劲忍住,没有叫喊出声。只兀自捂着脸,蹲下了身体。

    阎越只是一时气急,丢出手就已经后悔了。

    眼见着那个娇俏的女孩疼得蜷缩起身体,即使掩着面看不清楚表情,但充满温情的眉却是紧紧皱着,清晰可见。

    心里霎时间痛楚难言。

    “你这个笨蛋!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而已!你来凑什么热闹,非得激我动手!”阎越恼火地想着,“不过,这样也好,看清楚了吧,我只会伤害你而已,伤你的身体伤你的灵魂。趁早离开我,去寻真正的良缘吧。”

    “突然觉得我不再需要你这样的棋子了。”阎越的声音犹如寒冬腊月里最冷冽的风,一下子吹进了欧阳小素兰的脖颈里,寒意直达心底。

    “任何时候都想着要和主人叫板的棋子,我不需要了。”阎越重复着说道,尽管每一个字都让自己心如刀绞。

    心里无尽地叹息着,长痛不如短痛!早点了断了也好!

    她对自己已经上了心,再加上无意之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实在无法拖下去了。

    “你走吧,我放你自由!”

    欧阳小素兰站起身体,走近了他的面前,直直地凝视着他,这个如神祇般的男子,为什么自己就无法看进他的心底!

    两行鼻血意外地流了下来。阎越一惊,随即下意识地要伸手去擦。忽而意识到不妥之处,又急急地收回了手。

    索性别开脸不看这个一再让自己心烦意乱的女人,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递给她道,“你流鼻血了,赶紧擦擦吧。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说得很对。从今以后,我们就各走各的路吧。”

    欧阳小素兰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去接他的手帕,只是紧咬着嘴唇,定定地看着他。

    为什么呢?那眼神明明压抑着浓浓的关切和不忍?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肯定,他也爱着自己,并且不比自己爱的少。

    甚至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从他和弋天,和乔姨的言谈来看,很可能是自己穿越前就已经……

    不愿意这样深究,自己的爱情刚刚萌芽,还没尝到丝毫的甜蜜,真的不想考虑这些令人烦忧的问题,特别是自己对前世今生了解甚少的情况下。

    有一个问题终究是要问出口的,但起码不是现在。

    如今两人的最大障碍是他的心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解开。

    “看在你跟随我已有将近半年的份上,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即使不工作,也能吃上半辈子的了。如果你还做着明星梦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吧,那条路不适合你。还有,弋天……虽然我很不待见他,不过看样子对你是真心实意的,你不如……”

    阎越正说得头头是道,冷不防被人抱住了后腰,“越,你在考验我对吗?因为你没有安全感?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请佛容易送佛难’,当初我想要走的时候你偏不让,这回你放我了我又不愿意了。总之,我已经答应过乔姨,癞皮狗是做定了!你用棍子撵,我也不会走的!”

    阎越闻言,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熨斗熨过的一般,温暖平和,舒服极了。

    只是片刻后又幡然醒悟,猛地像被火烫到了似的,掰开了她的手,恶狠狠道,“随便你!不过以后如果完不成任务或者给我找麻烦的话,别指望我会轻饶了你!”

    说完,从石凳上起开,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别再跟着我!”走出老远,突然又回过头说道。

    欧阳小素兰心道,“这可由不得你了!口是心非的家伙!我会给你时间,让你一步步接受现实的!”

    想着,又驱身向前,紧随他而去。

    只不过,这次阎越走得飞快,欧阳小素兰差点跑断了小腿才算跟上了他的脚步。

    已经是夕阳西下,红霞漫天的时分了。他们竟然一前一后,徒步走了十几里路,到达了距离A市最近的一个小镇上。

    很强。情人的罪过!

    开始的时候,阎越还对欧阳小素兰横眉冷对,吹胡子瞪眼睛的。

    到最后却似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只一心融入了小镇安宁祥和的氛围中。

    长乐镇!镇如其名啊!

    A市地处气候温暖湿润的江南,又是海滨城市,风景格外的优美,处处绿意盎然!

    与它相距不过二十里左右的长乐镇更是依着长江的一条支流而建,土地肥沃,源充足,生态环境极佳,所谓鱼米之乡,人杰地灵,就是如此!

    为了方便灌溉以及雨季排涝,镇上的农田边处处都是蓄的深沟和池塘。就连街道上也是如此。河流与拱桥,处处可见浓郁的乡风情。

    居民的房子多数有些老旧,都是祖上遗留下来的老房子,修缮修缮,倒也可以住人。

    长乐镇本来就是一处上佳的旅游景点,古古香的老房子静静地矗立着,无声地向着游人们讲述着交叠在时光的褶皱里,渐行渐远的往事。给人带来无尽的追忆和遐思。是最吸引大都市人群的特之一,因此镇上的人都是小心呵护着的。

    欧阳小素兰身为土生土长的A市人,却从来没有机会到过这里。

    眼下真是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绿柳成荫的河堤,旧式房子的雕花窗,走街串巷的货郎担,摆满一地的精致炫丽的手工油纸伞,穿着短旗袍的少女,所有的一切都让自己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如果不是尚有一丝理智,她早就抛下阎越,自己玩去了。

    那个家伙?

    欧阳小素兰啃着刚买的糖葫芦,瞥见阎越站在一棵老树下,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什么。

    拐了个弯,往前走近了些,才看到,原来是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教一个小孩打太极。那是白鹤晾翅?龙行虎步?唉,什么嘛,真够无聊的。

    天快黑了,这个家伙还要不要回去了呀,忘记了答应乔姨的事儿了?

    欧阳小素兰想着,狼吞虎咽地吞下了最后几颗裹着红糖丝的山楂果,还没来得及倾吐果核,就径直走到阎越的身边道,“不知道阎少侠观摩了半天,学会了几成呢?”

    阎越看都没有看她,默然半晌,突然自语似的说道,“他从前也是这样教我的!他不是中国人,却也将太极打得出神入化呢!”

    欧阳小素兰一怔,微微咳嗽了两声,赶忙侧着身体,将嘴里的果核吐在了地上。

    阎越不自知地专注地瞧着,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容。

    他是?越的父亲?金姆西波尔?

    “我其实并不是那么喜欢太极。却总是表现得兴趣浓烈的样子。”阎越的眼神沦陷在了回忆里。“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愿意付出些时间,跟我待在一起。”

    欧阳小素兰心中一动,接口答道,“也许他也在创造着行使父爱的契机呢。”

    “见我学得好,他会对着我笑。学得不成样子,他也会发脾气呢。”阎越兀自说着,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一对父子。

    欧阳小素兰索性不说话了,就这样听他倾诉也好。

    他的心事那样多,真希望他能统统地说出来啊。

    沉重的回忆,如果多一个分担的人,也就不会那么累了……

    “可惜,那个女人一来,就什么都变了!”阎越的眼神猛然一凛,嘴角的暖意一下子荡然无存。

    “越……”欧阳小素兰心痛地拉了拉他的胳膊,别沉浸在往事之中了。快乐的,悲伤的,仇恨的,都让它们随风散了可好?

    “我讨厌她在我母亲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讨厌她总是摸我的头,说我长得像极了那个男人。她总是强带着我去骑家里最烈的那匹马。眼见着我从马背上重重摔下,她就癫狂放肆地笑,一边笑,一边道,‘贵族子弟中竟有这样差的马术啊,不过也难怪,你没有纯正的血统嘛’!”

    阎越的身体轻微颤抖着,欧阳小素兰一惊,也顾不得许多了。赶紧踮起脚尖,将柔夷般的小手覆上了他光洁的前额。

    似乎又烧起来了呢。

    “可笑的是,她一直口口声声地说她爱着金姆,比我母亲爱得还要深。怎么,金姆死了不到半年,她就另寻了新欢呢。这个虚伪下作的女人!”阎越握紧了拳头,“终有一天,你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嗯,人在做天在看!这样的坏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欧阳小素兰心有所感地道。“越,天都已经黑了,乔姨会担心的。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回家?”阎越终于对欧阳小素兰的话有所回应,眸子渐渐清澈了下来。低下眼睑俯视着面前娇若芝兰的女子。

    欧阳小素兰迎着他的目光,诚恳关切地回望着。

    “好吧,回家!”阎越微微叹了口气,“我累了。好想休息一下呢。”

    欧阳兰精神一松,温柔答道,“来,靠着我就不会那么累了。我们肩并着肩一起走!”

    阎越闻言,当真趋步向前。只不过目光触及欧阳小素兰的瘦弱身板时还是露出了些微的不信任。

    “别用那种嫌弃的眼神看我!我虽然瘦,但是很精干的。呐,我给你瞧瞧我的肱二头肌……哎,别急着走啊……”

    病中的阎越脚步略显轻浮,再加上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疲累,似乎随时会晕倒路边的架势。看得欧阳小素兰一阵心惊肉跳。

    没办法了,只得先打电话向乔桑报了个平安。然后通知余杰开车过来相接。

    阎越不满地嘟哝着,“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麻烦啊?怕走路的话,别跟着我就是了。”

    “……”欧阳小素兰无语凝噎,怎么这人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呢?

    天彻底昏暗了下来,天上隐现繁星点点。

    两个人走到了一处栈边,只见几个工人正在向货船里搬运着货物。其中一个矮矮的身影,似乎还是个小孩子。

    欧阳小素兰眼看这边通着大路,位置又很打眼,便原地站定道,“我们在这边欣赏下河景吧。”说完,禁不住冷意上侵,打了个响亮的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