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9章 无法控制的升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6本章字数:7600字

    第279章无法控制的升级

    鲁兆亚叹息了一口气,有些疲倦地挥了挥手,“算了吧,已经打草惊蛇,他们有了防备,不是那么好抓的了。打电话通知翔仔他们,撤回来算了。反正木已成舟,计划已经到渠成,跑了也就跑了!我们现在该好好招待下邹兄才是!”

    邹莱站在一边,垮着个脸道,“我只想好好休息下,别的没有兴趣了。还望鲁兄见谅!”说着,没有看他的眼光,就直接走到里间,躺在了床上。

    “可是,”一个模样稍微深沉的中年人期期艾艾地说道,“刚才他们似乎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如果我推测的不错,他们应该正在偷听鲁爷和邹爷的谈话。

    偷眼看了看鲁兆亚和陆康的脸,又接着说道,“那时,陆将军正好去上厕所,门虚掩着,走廊上也没什么人,他们如果刻意偷听的话……”

    蓦地顿住了言语,其意不言而喻。

    “说下去!”鲁兆亚面罩寒霜,声音冷得没有丝毫的温度。

    中年人打了个寒噤,低声说道,“根据乐天的汇报,那个小白脸大概二十分钟前就已经逃脱了。陆爷正好上了一刻钟的厕所。所以,我估摸着,他们大概十多分钟前就已经站在了这扇门外。”

    “该死的!”鲁兆亚听到这里,已是怒不可遏!

    冷酷的双眼向着周围扫视了一圈,很快就将目光定格在了倒霉鬼陆康的身上。

    当下使足了力气,向着他的脸就是一脚。“都是你做的好事儿!”

    深呼吸了几口,才平复了猛烈上升的血压,“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去找!一定要把那个可恶至极的女人给我找回来。还有那个小白脸!”

    嘴上声俱厉,内心却突然被一阵恐惧占领。

    看来那个女人已经知晓了自己是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者。如果她一怒之下,捅到了弋天那里……想想已是不寒而栗。

    很强。逃亡中的小插曲—偷腥的情侣

    欧阳小素兰眼看着快要甩掉那帮子乌合之众,顺利地与杨麒东汇合了。

    只要逃出后宫锦城的大门,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这是她很强。饿狼也是会挑食的!

    “哟,还打情骂俏起来了。”那女人娇笑着,转身向卧室走去。裸露的后背和丰臀,曲线玲珑火爆,令人热血喷张。

    “啧啧,真是个尤物……唉哟——”杨麒东的一声赞叹还没有表达完全,就猛地被人揪住了耳朵。偷眼一看,只见欧阳小素兰正横眉怒视着,似乎想要用目光杀死自己。

    女人啊!心中叹息了一声,赶紧举手投降,向着陌生男人说道,“你放心,外面一没了动静,我们就马上动身离开。”

    “哦,不妨事的!”男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边热切地说话,一边从散落在地的西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我是舞台灯光师邓辉辉!这是我的名片!不知道你的身份,方不方便透露呢?”

    灯光师?邓辉辉?好像给菲菲做过一次舞台灯效呢。就是上次的演唱会!

    不错,挺有才华的一个人,很有掌控舞台的能力!

    “嗯,我只是个娱乐公司的打杂人员,不过有些家底而已。”杨麒东回答道,“算起来嘛,也就和阎越阎公子有些交情,如果你有进入海天的意愿,我倒可以为你牵线搭桥!”

    “真的!凭我的资历,可以进入海天这样的大公司!”邓辉辉惊喜地说道,“上次误打误撞地替代了一位大前辈,当了尹菲菲的舞台顾问,还以为可以一鸣惊人,从此声名大噪。可惜啊,到现在也没人注意到我!真是富贵全在天啊!”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杨麒东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觉得你还是没发挥出真正的实力!记住,永远别带着过分的名利心去工作,否则难以得到想要的结果。抱的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保持心境平和,一些东西反而唾手可得!”

    “你!”邓辉辉猛地一惊,只觉得面前的男人如山岳如大海,深沉不可测。其身份断然不是普通公司职员那样简单。特别是他竟然和大名鼎鼎的阎越交情匪浅!许是不方便真实相告吧。

    “如果我能顺利地进入海天,从此大展拳脚。你就是我的造业恩师!”邓辉辉猛地鞠了一躬,状极诚恳地说道。

    “辉,恭喜你!”他的女人穿上了一件肉的真丝吊带裙,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欧阳小素兰一阵无语向苍天。这性感程度,比起刚才也丝毫不差。存心勾引人么?

    还有杨麒东,这样的情况下,竟也能发掘出人才来,真叫人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我回去会同阎越说的。你静待我的好消息吧。”说着,将耳朵贴到了门上,细细地听着门外的动静。

    “怎么,你们还要走?”那女人显然有些失望和不安。“这个套房足有一百平,虽然只有一个房间,但也足够我们四个人凑合一晚上的了。我还想好好地倾听下你们的动人故事呢。”说完,眼睛不断地往杨麒东身上瞟。

    邓辉辉也发现了她的异状,虽然有些不快,却也不便当场发作。女人不过是可以随时换洗的衣服而已,这个世界上,谁离了谁不是活?唯有前途和事业是值得奋斗与拼搏的。男人拥有了事业,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其他的一切。

    “似乎已经风平浪静了。”杨麒东完全无视性感裸女的热情挽留,兀自盯着欧阳小素兰说道。“我们走吧。”

    “嗯,好!”欧阳小素兰干脆地点了点头。这个香艳的地方,自己可无福消受!

    “呃,不知道你方不方便留下联系方式呢。事成之后,我好当面酬谢!”邓辉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脱口问道。

    杨麒东心中了然,毕竟是口头承诺,叫别人如何信以为真。当下也不说话,直接拿出自己的金钻钢笔和便签纸,留下了一串号码。

    “你好自为之!”说着,搂了欧阳小素兰的腰,就打算开门而去。

    “等一下。你们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好歹,认识了一场嘛。日后见到可以打招呼的!”那女人情急之下,猛地拽住了杨麒东的一片衣角,嘴上说道。

    切,真是勇猛顽强!欧阳小素兰继续无语问苍天。这回就连杨麒东也是微皱了眉头。

    美人儿,还是含蓄点的好!太热情可不是自己的菜!

    “我叫崔梦灵啊,崔梦灵!”女人慌不迭地推介着自己。“请一定要记住我!”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针对杨麒东说的。

    两个人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都果决地踏出了房门。

    “呼——”欧阳小素兰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眼见着四周再也看不见一个追踪者,不由得一阵畅快淋漓。

    可惜,夜已经很深了,越和余杰肯定会担心自己的安危吧。手机丢了,现在的处境也容不得她打电话报平安。只能尽快赶回家去了。

    “可以走大门了吧?”欧阳小素兰看着仍然谨慎戒备着的杨麒东问道。“哎,既然这么害怕,刚才就不要走了嘛。那个男的明显被你说得动了心,一高兴把那个女人送给你也不是不可能呢。”

    “你,吃醋了?”杨麒东看着她,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来。

    “切,我有空吃你的醋吗?不过是为你可惜罢了。难得佳人主动投怀,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不会是擒故纵,假正经来着吧?”

    “你!”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在你心里就如此不堪吗?虽然我俩只是闺蜜的关系,你好歹留点面子嘛。记住,就算是头饿狼,也是会挑食的!”

    “好吧!我们都别说了!早点回家倒是真的!”欧阳小素兰歪着脑袋道。“不过,那个崔梦灵,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似的,似乎也是个小明星呢。”

    “管她的呢。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不足为奇!想要上我杨麒东的床,还得掂掂自己的分量!”杨麒东极有骨气地说着。然后抓了欧阳小素兰的手,涎皮一笑,“最起码得像我闺蜜这个级别的,才能让我动心不是?”

    “滚开!刚才明明盯着她的……”突然害臊地说不下去。脑子里却是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她是一名艳星,鲁兆亚家的所谓花旦!”

    很强。刚离虎口,又入狼窝!

    “又是鲁兆亚?怪不得同样地令人作呕!”杨麒东皱了下眉头,顺口答道。

    突然意识到现在处境堪忧,便再也不敢耽搁,握紧欧阳小素兰的手,继续朝着走廊深处快步走去。

    “前面没有路了!”欧阳小素兰提醒道,“为什么不走正门?”

    “你不明白的!鲁兆亚为人生性多疑,肯定已经猜到我们偷听了他的所谓商业机密。必然不可能轻易地加以放过。我看,这一整夜甚至是明天,我们都很难从正门光明正大地出去。为今之计只有走这条特殊通道了。”

    话说着,已然走到了尽头,接近无路可走的地步。

    “现在怎么办?”欧阳小素兰嘟起小嘴,埋怨地看着他。

    “看见那扇天窗了么?”杨麒东指着廊壁问道,“看那稀疏的星光。尽管走廊里点着暗灯,也无法淹没这天然的夜呢。”

    “搞了半天,你让我爬窗?!”欧阳小素兰瞪大了眼睛,质问道。“我又不是女飞贼!”

    “瞧你说的,这不是情势所逼么?乖,听我的话,会安全着地的!那边是幢五层小楼。天窗通着的是二层的阳台。只要我们上去了,很好下去的!”

    “可这实在是太高了啊。我们怎么上去?”欧阳小素兰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山人自有妙计!”杨麒东神秘一笑,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了一小截尼农绳子和一个抓钩,三下五除二地将二者紧紧地绑住,然后一甩手,钩到了天窗的外侧,大力地拽了几下,确认安全无误才扭过头,笑看着欧阳小素兰,“可以出发了!向着夜空的奇妙之旅哦!”

    欧阳小素兰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疑惑地问道,“难不成你还有个很强。杨麒东的不传之秘

    “啊?救命恩人?在哪儿?”欧阳小素兰闻言,用热切的目光将四方逡巡了个遍,忽而一嘟嘴,“骗子!明明连个鬼影都没有!”

    “呐,下方的那些不就是!”杨麒东挑起嘴角,邪邪一笑,然后用修长的食指指向了梧桐树下。

    “汪汪汪……”院子里群犬狂吠,似乎在回应着他的话一般。

    “不会是……”欧阳小素兰的双眸瞬间睁大,带着些畏惧和难以置信看向了楼下那一双双绿油油,泛着凶狠光芒的眼睛。

    “别怕!跟我走,我会保护你的!”杨麒东说着,豪迈地扯起她的手,就要向楼梯口走去。

    “不要啊!”欧阳小素兰惊恐地叫了一声,死命地把他往后拽。“我们会变成那些狼狗的盘中餐的!不是有绳子和抓钩嘛,直接在二楼找一个房间,从窗户上爬下去就好啦!”

    “欧阳小素兰,我自有主张!你只要相信我就好!”杨麒东回过头来看着她道,样子是前所未有的认真。“知道吗?你和别人不一样!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很高兴!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受伤的!”

    欧阳小素兰心中一震,突然无法直视他坦荡的眼神。幸好月朦胧,掩去了她的慌乱和不自在。只口中呐呐言道,“我们……我们彼此并不了解呢。或许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不是个值得珍惜的朋友……”

    “哈,我做什么事都是跟着感觉走的。才不要想那么多,自寻烦恼呢。”杨麒东揉了揉她的头,“总之,我已经是你闺蜜了,于危难之时,挡在你前面是理所当然的。”

    忽而将眼光抛向了院墙处,“爪牙兄和他的小崽子们都在外面候着呢。我们走窗户会自投罗网的,眼下也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说着,牵着欧阳小素兰,毫不犹疑地迈下了台阶。

    楼道里没有月光的照耀,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小心翼翼地往下踏着步子。

    欧阳小素兰在心里默数了二十二阶后,双脚终于踩上了平地。

    “汪汪汪……”又是一阵猛烈的狗吠声。

    先前游走在院子各处的狼狗似乎汇聚到了一处,在离他们近在咫尺的地方狂叫着。吓得欧阳小素兰一转身就要往回逃。

    杨麒东猛地将她拉了回来,“没事儿的,闺蜜。前面有扇门!”

    欧阳小素兰一愣,怀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莫非来过?”

    “笨蛋!如果没有门,它们不直接扑过来啦!还给你时间逃跑?别忘了,狗也会爬楼的!”杨麒东解释道。

    “那要怎么办?”欧阳小素兰于黑暗中苦了一张脸,“不行的话,就牺牲小你,完成大我吧。这样,你先冲锋,我退上去,做你坚强的后盾?”

    杨麒东的脑门子上顿时多了数条黑线,心道,怪不得人家都说朋友是用来出卖的,果然啊。

    “看好了啊,我的不传之秘!”杨麒东高调地宣扬道。

    “汪汪汪……呜呜呜……”

    一连串的犬吠声近在咫尺,欧阳小素兰差点管不住自己的腿,再次落荒而逃。等反应过来,发现声音的来源就是自己身边这位仁兄,不禁有些苦笑不得。

    杨麒东搞什么鬼啊?堂堂的海天总裁,竟然在学狗叫,难不成他懂狗语,正在向他们求饶?

    令她大跌眼镜的是,门外的狼狗刚才还野性勃发,狂叫不止,经过杨麒东的所谓不传之秘后,竟在片刻间安静下来,只有偶尔的数声嘶鸣,听声音也似温和了许多。

    “哇唔——”杨麒东不停地变换着声音,学狗叫学得惟妙惟肖,真假难辨!

    五分钟后,他终于志得意满地停下来,喘着粗气说道,“差不多可以了!犬神在此,容不得这群狗崽子们放肆!闺蜜,开门去吧!”

    “……哦。”欧阳小素兰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一边机械地踏出了脚步,一边探出双手,战战兢兢地向前摸索出去。

    杨麒东叹了一口气,霍地跨步而出,三两步便迈到了门前。几乎在同一时刻,老式的木栓被他推到了右方,小门豁然洞开,月光透过茂密的梧桐枝叶,撒进来一地细碎的银。

    杨麒东站在原地等了半晌,也不见欧阳小素兰有所动作。只好望着月叹息道,“闺蜜,你不是一直嫌弃我的身材来着吗?怎么现在对我的腰部如此的爱不释手?”忽而扭过头,用灼灼的目光看着她,“这里可是我的敏感部位呢!你要挑战我的忍耐力吗?哎呀,今晚的月真是迷离醉人,这个院子又空旷无人,不如我们……”

    话还没说完,欧阳小素兰便条件反射性地闪到一边,睁开眼睛,对着他怒目而视道,“你敢!除非你不想混了!”

    “嗯?我就是不想混了,怎样?”杨麒东瞧着她的拘谨憨态,不由起了捉弄之心。蓦地伸出修长的右臂,环住了她的纤细腰身,用力往自己的身前一拉,然后迅速地低下头去,抵向了她的玉面。

    “啊!杨麒东,你人面兽心!”欧阳小素兰赶紧将脸别到一边,奋力地用双手推拒着他。“想想你的菲菲,尹菲菲啊!”

    情急之下,难免口不择言。欧阳小素兰心道,“这招如果不顶用,可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没成想,杨麒东怔忪了片刻后,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股蛮力,竟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然后,如暴风骤雨般势不可挡地吻向了她的嘴唇。

    “唔……”杨麒东的脸忽明忽暗,在月的照耀下,越发地妖魅惑人。欧阳小素兰似被魇住般,竟在一瞬间忘记了挣扎。

    “汪汪汪……”狗叫声突如其来地响起,两个人浑身一震,方才从刚刚的奇异梦境中苏醒。

    杨麒东离开了她的嘴唇,脸上的表情冷冷淡淡,既不欣喜,也不尴尬,更没有丝毫的抱歉之意。

    欧阳小素兰的脸却后知后觉地燃烧了起来,心里又是恐慌又是恼怒。“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下意识地狠狠瞪了他一眼,抬起长腿就打算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只是,眼前的狼狗们却随着她的动作,倏忽地往前聚拢而来,嘴里不断地发出呜呜的低鸣。

    很强。上位者的假面具

    欧阳小素兰猛地收回脚步,修长轻盈的身体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影墙般弹了回来。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紧咬着唇瓣,僵硬地站在原地。

    “你自己醉酒的时候说出来的,不关我的事。”欧阳小素兰揉着衣角说道。意识到自己正在向他辩解,心里不由得更加不平衡起来。

    “嗯。”杨麒东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给了她一个回应。

    “你,你就没什么要说的?”欧阳小素兰拿眼角瞅了他一眼,只见他正痴痴呆呆地向着院墙的一角眺望着,压根没将她放在眼里!

    这个家伙,真是为所为地不像话!

    “喂,你摆这副臭脸给谁看啊?明明吃亏受累的是我好不好……”

    “汪汪汪……”

    欧阳小素兰憋不住气地转过脸,刚冲着他发泄出一句,就听得耳旁狗吠震天,简直炸开了锅一般。立刻身不由己地跳起脚丫,不争气地奔到杨麒东的怀里。

    “双腿夹住我的腰,快!”杨麒东突然急切地说道,然后将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曲成一个弯度放到了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呼哨。

    狼狗们似是得到了主人的命令般,立刻四散开,向着院墙各处奔去。

    欧阳小素兰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更没有根据指示办事的自觉性。等到恢复了一些神智,她的双腿已被杨麒东箍到了他窄紧结实的腰上。

    “你……”一句质问还没有出口,便被一双大手捂住了嘴巴。

    杨麒东低低地说了句“别出声”,便以这种暧昧的姿势抱着她,向着院子的正门跑去。

    “啊,狼狗,别过来!”

    “唉哟,救命啊,别咬我!”

    黑黢黢的院落里,忽然传出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杨麒东却只顾目不斜视地赶着自己的路。眼看就要触摸到正门,一个黑影突然从某个角落冲了出来,“救我,快!我的屁股要报废了!”

    饶是神经大条,欧阳小素兰也意识到鲁兆亚的人已经悄无声息地潜进了院子里,只令他们没料到的是,这个院落里竟豢养着数十条凶猛强悍的狼狗。一时间没了应对,只得抱头鼠窜,四处求救!

    哼,活该!

    “美女,我错了,快点行行好,让它松开口吧!”那个男人看清了眼前的男女,心里顿时明白了七八分。不由分说地先道歉,再恳求救援。

    杨麒东看见他的身后一片鲜血淋漓。一头威武健壮,如同雄狮般的大狗,仍死死地咬着他的一瓣屁股,任凭他如何驱赶恐吓,也无松口的迹象。

    “救你也行!先把你的手机拿出来吧!”欧阳小素兰蓦地开了金口。

    杨麒东心中一动,也附和道,“不错,把手机交给我,我就留下你的屁股!”

    “好好好!我听你们的!”那人哭丧着脸,忍着巨大的痛楚,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款早已过时的手机来。“呐,你们千万别嫌弃呀!”

    杨麒东皱着眉头接过,轻藐地说道,“看来,鲁兆亚待你们也没多好嘛,这么替他卖命,有必要吗?”

    “算了!我就当做积德行善吧。”杨麒东止住了话头,对着狼狗一阵摇头摆尾,那狼狗见了,竟真的了然地松开了口。

    那个男人再次痛叫了一声,然后忙不迭地伸手去摸,虽然染了满手的血,但得知屁股大体上安然存在,也算松了口气。当下便头也不回地向着出口走去。

    “哎,你!怎么来的怎么出去!”杨麒东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那个男人闻言,扭过头,一脸便秘的憋屈表情,“啊?我都这个样子了……”

    “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啊?”的后半句卡在了喉咙口,俗语有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深深地懂得其中的厉害。只好找了一处墙根,然后小心翼翼地攀上去,一跃而下。

    真的是非常的厉害,让周围的人惊吓!

    杨麒东无言地将手机交到了欧阳小素兰的手里,示意她寻找外援。

    “……我没有朋友呢,可以托付生死的那种。”欧阳小素兰思索了一会儿,有心想叫余杰过来,又怕他陷入陆康他们的陷阱。越嘛,还是个带伤的身体,更不在考虑范围。只得出言推辞。“还是你打吧!”

    杨麒东闻言,斜飞的长眉顿时拧成了结。“朋友?我也没有啊!都这么多年了,真是失败!”

    心里慨叹着,脑海中却现出了一个人影,“菲菲,我还可以相信你吗?”

    明明是惆怅着的情愫,嘴角却习惯性地上扬,让人无法摸透他的真实想法。

    “你别这样好吗,我害怕!”欧阳小素兰打量着他的表情,不由自主地脱口说道。“不一直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你如果是条变龙,我可不敢跟你交朋友!”

    上位者都是这样的吗,身上随时准备着好几张伪饰的面具?欧阳小素兰心道,弋天也给自己这种难以触摸的距离感,还有越,虽然已经接受了自己作为地下情人的身份,并且通告了他的过去,但给她的感觉仍然和当初没有什么分别,深沉莫测,遥不可及。

    “什么?你说你怕我?”杨麒东终于舍得拿正眼瞧她了,眉宇间也恢复了几分平日里的慵懒与洒脱。

    你真的不怕我么?我感觉不可理解的!

    “我只不过是个不招人待见的总裁罢了!”明明是自我调侃,在欧阳小素兰听来,却带着些许苍凉的意味。“你知道吗?好多人在暗地里,扯着我的衣裤,想把我拉下马呢!还有更多的人隐藏在角落里,等着看我输掉一切!”

    忽而轻飘飘一笑,“不过,他们懂个屁!我他妈的根本就不在乎!”

    欧阳小素兰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没了言语。只有内心的海洋里,不停地翻卷起层层的滔天巨浪。

    他竟然全都知道?!他竟然毫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那你在乎什么呢?”欧阳小素兰带着探究的意味开口问道。

    “我……我们该走了!”杨麒东忽而改了口,拿出手机,毫不犹疑地拨了一串号码,然后再度拧起长眉,将听筒对准了耳廓。

    仅仅数秒的时间,电话就已然接通。

    很强。帮手赶至,逃出樊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