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4章 史无前例的恐怖竞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6本章字数:6106字

    第284章史无前例的恐怖竞争

    “……凌娜姐……你看我,都没来得及抽时间去看你呢……你倒自己来了!”不自然地伸出手臂,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欧阳小素兰表情讪讪,相当地不自在。

    “嗯,想你这个傻丫头了呗!”凌娜笑着点了点她的头。

    欧阳小素兰接口道,“我也一直牵挂着你呢。呵呵。”

    两个人寒暄了一会儿,竟渐渐没了话题。

    本来都不是扭捏作态的人,现在却因同时爱上一个男人而气氛尴尬起来,念着从前的情谊,虽然没到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地步,但想回到执手倾谈的往昔是不太可能的了。

    “昨晚……”

    “昨晚……”

    两个人一起坐到了树荫下的藤椅上,沉默了半晌,才思量着开口说话。不料,竟已相同的开头撞在了一起。

    “丫头,好久不见怎么这样拘谨了,不喜欢凌娜姐的话,我会立马消失在你面前的哦!如果不是,想说什么,想问什么,就尽管开口。”凌娜豪迈地说道,大姐大的气势一览无余。

    “……没什么,我只想问你,昨晚睡得好不好?现在已经进入秋季了,白天虽然没多大感觉,但晚上确实怪冷的,昼夜温差比较大。我怕你挪了个窝……睡得不好。”

    欧阳小素兰说完,嘴角扯起一抹自己都不想看到的笑容。

    心里的一个小人儿对自己比着中指,强烈地宣泄着鄙视的情绪。

    “欧阳小素兰啊,你也进步飞快嘛。现在编瞎话,说假话,眼都不带眨的,已经进入炉火纯青的境界了。真是可喜可贺!祝福你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好永远无法回头!”

    “你是良知就了不起啊。人不说谎能生存地下去吗?”欧阳小素兰委屈地辩解着。“再说,天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有多痛!呵,睡得不好?着凉?怕是另有原因吧。”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放着昨晚于门外听到的情事缠绵,自己真是太天真了!凌娜不是能日夜陪伴在阎越身边的女人,她便无意识地忽略了。甚至一厢情愿地以为,他们的伴关系已经终止在不久前的过去了,阎越虽然没有向自己承诺过什么,但点滴的关爱还是让她对这点深信不疑。

    只没想到的是,两个人的正式爱恋还没有超过一个星期,就要面对着残酷现实的考验。

    凌娜听完她吞吞吐吐,有些嗫嚅的说话,心中更加疑惑起来。紧紧压抑着的不快也似再也控制不住了。

    “嗯?你要说的就是这个?”真的很想扳过她的小脸,直接劈头盖脸地问她,昨晚和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到底用什么俘获了他的心?

    想自己一个富家女,虽然因为家庭内部的问题而选择离家出走,浪迹于社会最不堪的底层,但总落得个潇洒自在。

    自从遇见了他,什么都不一样了。她从一个大女人,一只自由翱翔于苍穹的鸟儿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他在转,为了他的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讨取他的欢心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都可以毫不计较地给他,却从来没妄想过得到他的真心。

    凌娜一直是个敢于同命运抗争的女人,却在生命的某一时刻突然信了命,爱上那个风一般的男人,她身不由己。

    同他交欢,忘情地缠绵。半夜梦醒,她的身旁却依旧空无一人。

    经常会患得患失,连自己都认不得自己。而他到来的时候,她却依然努力地笑着,无所谓着,不给他丝毫的压力。

    这就是她的爱,唯一所求不过是待在他的身边而已。

    可现在呢,欧阳小素兰的出现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感。自己好不容易挣得的一点感情分正在悄悄地流逝着,仅有的立锥之地也是岌岌可危。

    “嗯,凌娜姐这么漂亮有气质,我可不忍心你伤风感冒呢。再说……他也会心疼的!”欧阳小素兰点点头,肯定地说道。只是说到“他”的时候,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

    “哦对了,今天一直没看到他呢,就是阎上啊。你知道他去哪里了么?”避而不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与其这样被云里雾里地糊弄着,倒不如直接面对面地问清楚。

    昨天,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奇怪的举动?

    因为酒精过敏,欧阳小素兰在阎越脱光她衣服的紧要关头,竟然直接晕了过去。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清早醒来的时候,她好端端地躺在自己的上,仍旧穿着最爱的hellokitty的宽大睡衣。除了一身的中药味,并无其他不适。

    她将昨晚的事翻来覆去地冥想了很多遍,也理不出任何头绪。搞不清阎越那个家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呵呵,他去哪里了,你很想知道?”欧阳小素兰看着自己的眼睛亮晶晶的,纯澈动人。凌娜痴痴地看了一会儿,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自己略带鱼尾纹的眼角,吐出来的语言不经意地侵染上了冷意。

    “额,凌娜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请示下他……今天可不可以请假……身体有些不舒服,好像无法训练或者执行任务了!”

    很强。大家都关心的“昨晚”

    “是吗?”凌娜轻笑着,化着浓妆的脸顿时显得妖异万分。

    欧阳小素兰心里一悸,口中说道,“凌娜姐,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这样,我害怕!”

    凌娜闻言,索性哈哈大笑起来。整个身体从藤椅里直立了起来,手扶着藤椅的椅把,前倾后仰,笑得花枝乱颤。

    正在欧阳小素兰越加莫名其妙的时候,凌娜突然眼神一凛,“小丫头,知道什么是做贼心虚吗?偷了东西的人看到警察就以为是来抓自己的,于是不由分说,拔腿就跑。你说,这不是不打自招了么?”

    伸出纤长的双手,蓦地捧住欧阳小素兰白玉一般的小脸,逼着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诚实地告诉我,你爱上他了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欧阳小素兰慌乱地不知道如何自处才好。

    凌娜爱着阎越,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她也爱着阎越,想必凌娜也是知道的吧?毕竟有那么多耳目通天的手下。

    可是就这样坦言相告,她们两个人还有平心静气,相对而谈的机会吗?

    凌娜具体是个怎样的人,她不清楚。唯一能肯定的是,她对阎越感情深厚,对待自己也算得上真诚坦率,这些让她根本无法狠下心来,直接亲口承认,他们相爱了。

    “哈哈……”就在欧阳小素兰矛盾纠结,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凌娜再次狂笑了起来。

    捧着她脸的双手顺势揉捏着她粉嫩的脸蛋,说出来的话也是语气欢快,“瞧瞧你哦,还是个纯情的小兔子啊!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看你囧的。”

    “凌娜姐!”欧阳小素兰这才松了一口气,杏眼一瞪,也双手齐上,捏住了她的脸蛋。

    气氛突然和睦了起来。两个人你闹着我,我捣腾着你,在藤椅上玩得不亦乐乎。

    “你们?”一个男声的突然介入,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这才心照不宣地放下了手来。

    “没什么。我和欧阳小素兰好久没见了,这不,开开玩笑,叙叙姐妹之情呢。”凌娜见到来人是余杰,心里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只是无所谓地解释着两人刚才的作态。

    “余杰,你今天要去公司吗?你的伤?”欧阳小素兰见他一副穿戴整齐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问道。

    “你有资格关心我的伤势吗?”余杰气势汹汹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目光里满是压抑着的愤怒和不安。

    “怎,怎么了?”欧阳小素兰是个简单的小女生,最见不得人摆谱耍酷,或者对别人施暴,行使霸权。眼见着余杰毫不客气地向着自己兴师问罪,心里虽然堵得要命,面上却是怂到了极点,嘴巴也不受控制地磕巴了起来,好像自己真的干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怎么了?”余杰看了一眼凌娜,伸手便把欧阳小素兰揽到了一边,“你昨晚做的好事儿!”

    昨晚?怎么又是昨晚?昨晚自己是最倒霉悲催的好不?

    欧阳小素兰昂起头来看着他道,“昨晚怎么了?难不成我趁你伤病未愈,强暴你了?”话一出口,脸不期然地红了起来。心里更是恼闷不已,“疯了疯了,早晚非得被你们这群人给逼疯了不可!”

    余杰闻言眉眼一颤,看着她的目光里透着一种难以置信。“你!”

    怒火直冲脑门,余杰撇过头,围绕着那棵粗壮的松树,一连转了好几个弯。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现出前一晚自己已然忘记的一些香艳片段,脸瞬间红了一大片。

    趴在欧阳小素兰的身上吻着她的秀颈和香肩!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不对不对,这应该是个梦,嗯,只是梦而已。现下还是解决眼前的事要紧。

    猛地停住了脚步,后背却被一个重物撞了个结结实实。原来欧阳小素兰竟然一直傻愣愣地跟着他,也在不懈地转着圈圈。

    余杰皱着眉就要发怒,却被欧阳小素兰抢了白。“余杰,我觉得你变了!”眼神诚恳,语气认真。

    “嗯?什么意思?”余杰奇怪地问道。

    “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是个很冷酷的人,不容易动怒,也不会轻易欢喜。你不在意任何事,也不在乎任何人。怎么现在的你,这样情绪化,这么讨人厌呢?”说到最后,声音陡然尖利了起来。成功地刺激地余杰倒退了好几步。

    欧阳小素兰抱着胳膊,得意地瞧着余杰不停变换的脸,无声地说着,“看你还敢不敢随意地朝我发火,哼!我也不是任谁都可以随便捏捏的软柿子!”

    余杰看着她带着浓浓孩子气的表情,一瞬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变了?或许吧。

    可除了自己,只有天知道是为了谁而变!

    这个小家伙就像个刽子手,杀人犯。不同的是,她伤了人,却一无所觉。反而无知无畏地沾沾自喜着,真搞不懂她的脑回路是怎样构造的!世间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更加该死的是,自己像是被驴给踢了,竟然时常为她牵肠挂肚,甚至达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

    “哎!没事儿吧你!”欧阳小素兰凑近他的脑袋,伸手在他的双眼前挥了挥。

    余杰下意识地一把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里似乎正酝酿着风暴一般,沉凝冷酷。

    “你!你被你师父附身了啊?”欧阳小素兰吃了一吓,控制不住地惊呼了出来。“凌娜姐,快过来!余杰,他,他要打我!”

    凌娜笑着答应了一声,便起身走了过来。

    昨晚?有谁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或许他能说出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小杰,有事说事,千万别动手啊。大家都是为越做事的人,千万不能伤了和气……”凌娜轻柔地劝慰着,却被余杰一个瞪视的目光给堵了回来。

    余杰愤愤地丢下她的手道,“欧阳小素兰,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下次再让我发现你偷饮白酒的话,当心我替师父剥了你的皮!”

    嗯,原来是这个啊?欧阳小素兰一怔,心里渐渐被一股暖流覆盖,余杰啊,这个孩子,总是不擅于表达关心呢。

    “你知道,我师父为了你,一夜没有合眼吗?你这个不长心肝的家伙!”

    很强。风一般的男子

    一句话震得两个女人同时僵在了当场。

    余杰的心里虽然也是酸溜溜的,但两相比较之下,更多的是对欧阳小素兰不知道爱惜自己的气愤。

    “你真的有20岁吗?为什么我觉得你还不如一个2岁的奶娃娃呢?不能喝白酒,医生没有告诉过你吗?上次的惨痛教训你忘了么?好了伤疤忘了疼,特么地犯贱是不是?”

    余杰情绪激昂地痛骂着,完全没有考虑到有其他人在场,或许该给她留些颜面的问题。

    “我师父自己还是个病患呢,还要给你搜集草药,抱着你,不断地给你调温,泡澡消炎。你说你配么,完全是自作自受的好么!”说着伸出双臂摇晃着她的肩膀,“我昨晚真该拦住他,不让他救你!”

    欧阳小素兰呆呆地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摇晃着,似乎成了个控线木偶般。

    凌娜本来笑意盎然的眼睛也渐渐失去了光彩。整个人无力地靠到了树上,眼眸微闭,强自忍着急冲而来的心酸泪。

    原来是这样的,昨晚的真相!

    两个女人同时在心里喃喃。不同的是,一个震惊中带着欢喜与感动,另一个却是完全的绝望和伤心。

    “余杰,你不要这样了。我想欧阳小素兰,她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了!”半晌,凌娜涩涩地开口说道。

    接着又把复杂的目光投到了欧阳小素兰的身上,“我还有事,这就走了。你们还要去海天公司吧,好自为之!”

    说完,便踩着十多公分的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向着大门处走去。

    “凌娜姐……”欧阳小素兰急忙叫住了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呐呐了片刻,才继续道,“我不知道你在为他做些什么,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地保护住自己。希望我们很快就能再见!还有,再见之时,依然是好姐妹,好朋友!”

    “嗯,知道了!”凌娜顿了一顿,便再也没有停留。

    回过头来,懊恼地看着余杰,终究说不出什么怨怪的话来。毕竟错的只有自己而已。最后只好脚一跺,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

    一个礼拜过去了,欧阳小素兰都没有再见过阎越,他总是像一阵风一样,猝不及防地来,又悄无声息地离开。只留下他身上独特好闻的味道和让人无法承受的感念和相思。

    拾起这处疮痍满地,那处繁花似锦的支离破碎的心情,继续心甘情愿地做着他忠诚的棋子。

    海天公司的繁盛似乎永远不会到头一样。最近更是因为一场娱乐盛事的即将到来,而上上下下忙得炸开了锅。

    练习生们近乎疯狂地训练着,因为练习过度,跳舞扭伤腰的,唱歌哑了嗓子的比比皆是。欧阳小素兰在这种情形下,也随着大流,没日没夜地将大把的时间耗在了练习室里。

    当明星才是自己的终极目标。

    欧阳小素兰坚定地想着,每个肢体动作都极尽用心,每个音符都用尽全力地hold住。可结果却常常换来训导老师毫不留情的斥骂声。

    “我原来以为你是个有天赋,值得培养的孩子。怎么现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反而越发地趋于平凡?跳舞的时候,不要将神经绷得那么紧,要柔软灵动,别人看了才能体会出美不是?”

    “毁了毁了,唱歌的时候要着眼于歌曲的感情,懂么?把字咬得那么紧,尾音也收地很不自然。听起来真是匠气极了。不成不成!唉,看来,指望你在交流会上一飞冲天似乎不太可能啊!”

    欧阳小素兰每天拖着疲累的身体躺在自己的睡上,却只能眼神空洞地看着自家的吊顶和宫灯,想完了阎越,就开始回想着训导老师的恶毒评语。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睡。

    即使睡着了,也会被各种怪异的噩梦和幻听惊醒。

    不多天下来,整个人清瘦了一大圈。

    这一天,杨麒东终于露了脸,看到欧阳小素兰正在练习室里挥汗如雨,不由分说地上前,一下子把她揽到了怀里。

    “哇咧咧,不得了啊。几天不见,你怎么瘦成了个小猴子啦?想心疼死我吗?”大呼小叫着,丝毫不介意周围或讶异或不屑的眼光。

    “你神经呀,快放开!”欧阳小素兰吃了一惊,腾出一只胳膊肘,奋力地捣向了他的小腹。“好多同仁看着呢,别让我下不来台!”

    杨麒东闷哼一声,然后轻笑道,“闺蜜,你可真是无情无义啊。几天不见,就把我俩的出生入死忘得一干二净了?下这么重的黑手!”

    说着放开了她的身体,拖起她的手,就朝着练习室的门口大步走去。

    “别累坏自己啦,亲爱的!我请你吃饭去!”

    欧阳小素兰扭过头,看着身后各种各样的复杂眼光,脸腾地一下燃烧了起来。“我好不容易能在海天有了个相对稳定的人缘,请你不要破坏它好吗?”声音近乎哀求。

    杨麒东闻言,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她,“当明星就得那么累吗?他们其实都错了。我看你就是个无与伦比的好苗子。你放心,我们几个主事的每个人都有一个保荐名额,到时候我就推举你了。所以,别这样劳心劳力地好么?陪我吃吃饭,说说话吧。”

    “额……”欧阳小素兰倒没料到这一节,有心想走一回后门,却又担心着公司里的唇枪舌剑。再说,不经过努力,没通过竞争,天上掉下来个馅饼,她还真是没有胆量吃。

    索性当回坦坦荡荡的正人君子好了。

    “才不要!我欧阳小素兰怎么可能是那种一心想要走捷径的人呢?你太小看我了!”欧阳小素兰义正词严地回绝道。思量了片刻又道,“至于那个保荐名额,如果可以的话,你给了方可可吧。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也没时间参与训练了。我们之中,又属她最想当上明星,所以你就成全了她吧。”

    “方可可?”杨麒东眉头一皱,“她可以吗?”

    很强。杨小雪的庆生嘉宾

    又是一个礼拜过去了,海天公司的气氛几乎达到了整个年度中的最高沸点。

    每个人都是既着急心慌,又期待渴盼。

    下个星期的此时,全国最大的两家娱乐公司就将联合召开一年一度的交流汇了。届时将上演巨星云集,惊喜不断的举世盛况。

    方可可在这一天回归到了欧阳小素兰她们的身边,令人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如大家预料中的加倍拼命,反而懒懒散散地,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欧阳小素兰虽然担忧她的状况,却终究没能说出劝慰的话来。只是不断地给着她一些生活上的照顾,还有类似一个眼神,一次拍肩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