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6章 我要打败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6本章字数:10981字

    第286章我要打败你

    余杰闻言,含着笑意的眼睛陡然黯了黯。不过一瞬间,又飞快地恢复了正常。伸出一只手掐了掐她润的小脸,“对不住啊,这种事还是你亲自出马的好!唉,谁叫你做事总是以自己为中心呢?”

    “以自己为中心?是呢,我就是这样自私自利的!”欧阳小素兰喃喃地说着,蓦地转过了脸看向了阎越所在的位置。突然发现他也在遥遥地注视着自己。心里顿时被一种莫名的惊喜塞得满满的,满腹的心事立刻清空了一半。

    “越,等着我!拍摄结束后,我就会来向你道歉!在我心里,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强过了你,我也只爱你一个!所以,原谅我的无心之言好吗?”

    余杰看着她痴痴的眼光,心里顿时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吃醋,他是没有资格的。因为他不是她的谁。

    一咬牙,猛地拉着她跑到了操场的一块空地上。

    “你干什么啊?”欧阳小素兰大力地甩脱了他的手问道。

    “干什么,找安静的地方对戏啊!半个小时可过了快一半了哦。你这个女主角却还在想着自己的私事,一点也不重视手头的工作!鄙视之!”

    “哇,是哦!”欧阳小素兰一拍脑袋,赶紧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了剧本。

    余杰哭丧着脸,一把抢过了她的剧本,“哎,女人,你到现在都没发现我今天的变化吗?太不关注我了吧。”

    嗯?欧阳小素兰一怔,赶紧凝神朝他望去。

    只见,余杰直立在头上的桀骜黄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温顺服帖的黑发,身上穿着一件白T,藏青的中裤,李宁的球鞋。搭配上他本来就年轻俊秀的脸,完全是一个大学校草的样子。

    “哇哦,学长哥哥!”欧阳小素兰夸张地做出了祈祷时的手势,向着余杰娇嗲地叫道。

    “咝——”余杰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吧,崇拜了,你又承受不了!”欧阳小素兰放下了交缠在一起的左右手,无聊地撇了撇嘴,“抓紧时间吧,别给一姐的脸上抹黑!”

    “抹了就抹了,反正是她主动找的我!”余杰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拽了一个甜草根,便直接塞到了嘴里嚼着。

    两个人半晌无言,到最后,余杰实在忍不住了,犹犹豫豫地凑到了她的脑袋前,期期艾艾地开口道,“哎,女人,你,你就没发现这剧本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还好吧。就是个简单清新的校园故事啊。不过,貌似简单了点,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哎,这里只有咱俩,我就直言不讳地说了,似乎……不太有创意啊。真不知道尹菲菲怎么想的,那么多好的企划案不用……”

    “你!”余杰有些无语了。青春飞扬的脸上也泛起了桃红之。

    猛然间仰倒下来,然后迅速地翻了个身,“看很强。失策的欧阳小素兰

    “嘻嘻,小朋友,这哪里是神经质啊,只是我的女本性罢了!”欧阳小素兰嬉皮笑脸地说道。“嘿嘿,等着开演时被我吃干抹净吧!”说着,极其夸张地舔了下自己花朵般饱满的下唇。

    额……余杰看着她红艳艳的樱桃小口,嘴里立刻不由自主地分泌出了一大堆的口,慌忙咕咚咕咚地咽着。

    “你自个儿练着吧,我,我口渴,这就先过去了。”余杰说着,屁股沾上的草都顾不得拍,便一溜烟地逃之夭夭。

    “哎——我早就和导演沟通过了,他表示可以借位的!”欧阳小素兰笑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这才说出了她所以为的真相。

    余杰听了却是不置可否,心下暗道,“是吗,你是这样以为的?只怕,到时候要让你失望了!导演跟我说的可是另一番陈辞呢!”

    稍稍臆想下,余杰的心脏便跳地飞快。“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吻你了,只可惜是在这样的场合下。你会怪我吗?”……

    美丽的青春季节里,A大校园里的年轻人们都在勇敢地追着自己的梦想。

    秦熙妍是个喜爱画画的女生,她的性格随性亲和,因此身边总是不乏一大帮子的好朋友。邓明玉,聂如初,万花筒……盛夏的光阴里,她们裙裾飘飞,张杨地炫耀着她们的青春年少。

    是哪一天注意到那个身影的呢?秦熙妍时常为这个问题苦恼着。

    “这又不重要,别自寻烦恼了!”邓明玉总是喜欢轻拍她的头,极其宠溺亲切的样子。

    “不,这可重要了!”秦熙妍不高兴地努努嘴巴,又惆怅地托起了下巴,“他的一切都是珍贵的。我不可以舍弃任何一个认识他,了解他的环节。”

    “切——又来了!”短发的聂如初帮她整理着一张张素描作品。“瞧瞧,你都描摹了多少副他的画像了。秦,是时候表白啦!”

    “是呢,”粗线条的万花筒最近痄腮了,一手捂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还要搀和进来。“表白吧,至于你很强。临时更改的剧本

    “余杰,你神经病呀?”欧阳小素兰在心里叱问着,嘴里却“唔唔”地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现场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他们,耳朵伸长点,甚至可以听到低低的嬉笑声。

    “笑什么?笑我是个傻瓜吗?”欧阳小素兰的脸囧地通红。明明是接吻的重要时刻,却依旧睁大着眼睛,到处乱瞅着。

    那是?越!完了完了!

    有一个男子即使站在人堆里也依旧显示着强大的存在感。昂首挺立,器宇不凡。

    欧阳小素兰曾经看过两个给人无限遐想空间的词语,“瑶林玉树”、“龙章凤姿”,用来修饰他最恰当不过。

    可是现在,他虽然只是静静伫立着,那沉凝如的模样也让她不寒而栗。

    “女生请专心点……”导演从监视器的框框里探出头来,冲着场中的两人喊道。

    训话还没结束呢,欧阳小素兰就已经用行动将它打断。

    “余杰,你竟然敢欺负我!越这下更生气了!”欧阳小素兰想着,立刻咬紧牙关,猛地向着一旁撇过头去。然后看也不看余杰的脸,便挥舞着小拳头向着他的前捶去。

    余杰本来就心怀忐忑,不敢去想欧阳小素兰的反应。虽然潜意识里也盼望她能接受自己的亲密接触,但是他也明白,有些东西不是说变就变的,就像她一直向着自己师父的那颗痴心,就如同她将他看成弟弟的那种惯性思维。

    可是,真当她如此剧烈地抗拒着他的吻的时候,心里还是难以抑制地失望,伤心。

    “男生的表情不对!”导演哪里知道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只一个劲地按照剧本走着戏。“柔情宠溺,还有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不是难过啊!”

    余杰怔了怔,数秒后果然调节到了合适的情绪。

    欧阳小素兰羞恼地捶着他,压根没有停手的意思。正击打地欢实的时候,冷不防被人抓住了两只纤细的手腕,任凭她怎么大力抽回都无济于事,手还是陷在别人的桎梏中。

    “你!”欧阳小素兰怒瞪着他,“你干什么?”

    “我……”余杰竟在一时间不敢看她杀人似的眼光。

    “干什么呢?走戏啊!男生霸气起来,别犹豫!”导演看到势头不对,又在一边高喊着,围观的人们也都疑惑地窃窃私语着。

    余杰闻言,俊脸更是一片飘红。

    现场的练习生们都在看着呢。自己可不能这样丢人。

    男性尊严炙烤着余杰的心,导演事先给他说的戏也在脑子里不停地回响着。

    坚定地迎上欧阳小素兰的目光,眼睛里是漾着春般的温柔。

    “……你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我会这么做?”余杰一改以往张扬不羁,随性自由的腔调,蓦然间变得如同偶像剧里的痴情男主角似的,令人花痴,沉醉。

    欧阳小素兰刹那间中了招,迷迷瞪瞪地看着他,身上也软了下来。

    “他这是?”心里面冒出了问号,种种出人意料的变故早让她将剧本里的内容忘得干干净净。只能被动地跟着他走着。

    “我爱你啊,一直都深爱着你!”余杰略显稚嫩的脸孔上红光满面,细汗涔涔。透着掩不住的真诚和率真。

    “从我很强。阎越的非心相负

    “我……”欧阳小素兰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疑问会招来导演这么大的怒火,一时间搓着手,竟无从辩解起来。

    “我什么我!”导演继续毫不留情地训道,“不就是一个吻吗?这小伙子难道还不够帅气,配不上你?从事娱乐行业,就不要装什么纯情!真不知道尹菲菲怎么选的人!”

    下一场是化妆舞会的戏,同公司的女孩儿们都换好了妆,站在一边等待着。见了眼前的场景,难免一番褒贬不一的评论。

    欧阳小素兰一瞬间成了焦点人物,脸上青红不定地变换着颜。却只能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接受着各种视线的注目礼。

    恰在此时,尹菲菲同阎越一起走了进来。见了这个场景都是一怔。赶忙走到导演面前,低声地询问着情况。

    欧阳小素兰微侧着头,果然看到了阎越略带复杂的眼光。

    “到底还是做不到么?刚才……我还特地出去,给你一个自由的发挥空间呢。”阎越心道。

    该喜还是该悲?一念及此,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

    “霍”地一声,被遗忘在角落里的余杰猛然站了起来,然后在大家错愕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

    “余——”欧阳小素兰心中一跳,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给了他怎样沉重的打击。

    “对不起,我不能!”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述说着,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泛起了泪花。

    “尹小姐!你看看,这还没成名呢……”那位颇具盛名的导演吹着胡子,瞪着眼睛指了指余杰离去的背影,“您看,现在该怎么办吧!我可就这一天的档期,新拍的电视剧还没杀青,上一部电影也快要上档了,得带着一众演员做宣传工作,你看……”

    “嗯,我知道……”尹菲菲蹙着眉头答道。

    “放心吧,我会让他们调整好情绪,全力配合拍摄的。”阎越却抢在她的前面,打了包票。

    导演看着阎越的目光亮了亮,又指着他,疑惑地向着尹菲菲问道,“原谅我眼拙,一时间竟认不出,这位尊驾是……”忽而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说道,“难道是贵公司的双雄之一阎越阎公子?!”

    眼见着尹菲菲肯定地点点头,这位率性的导演立刻一蹦而起,拉住他的手,激动地说道,“久仰久仰啊!果然英雄出少年!海天公司真是不同凡响!就连高层人物都是这样地风华绝代,有你担保着,这支MV我会尽力的!”

    “好,多谢!”阎越扯动着嘴角,礼貌而又疏离地笑了笑。便兀自抽回了手,一把拉了欧阳小素兰向外走去。

    “哇,帅死人不偿命啊!笑的时候!”

    “是呢,虽然欧阳小素兰是要去挨训的,可是,我怎么这么羡慕呢?”

    “废话!对着这样一个极品男人,光花痴都不够,怎么可能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呢?”……

    一群女孩眼冒红心地目送着阎越出门,有几个人甚至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你们,原地待着!”阎越不悦地站住了脚,扭过头来,拧着浓眉说道。口气算得上无波无澜,却立马奏效地吓退了无知少女的脚步。

    A大素心湖边,杨柳葱茂,清风习习。

    阎越自己先停住了步伐,然后胳膊一带,欧阳小素兰依着惯性向前踉跄了好几步才顿住了脚。

    “你……”欧阳小素兰回转过身,下意识地皱起了淡淡的烟眉,有些不爽地瞪视着阎越。

    “怎么,不服气?”阎越扯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哼,你是什么人呐,连知名导演都要礼让三分,海天公司乃至整个娱乐圈鼎鼎有名的绝代双雄之一,我呢,不过一个前途渺茫的练习生而已,在你面前,怎么有资格谈论服气与否的问题。”欧阳小素兰刚才就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终于有机会一股脑儿地宣泄了出来。

    “不错啊,越来越伶牙俐齿了。不过,刚才怎么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呢?”阎越状似惊喜地击了一下掌,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带刺儿。

    “刚才……”两个回合没完,欧阳小素兰就败下阵来,语塞地对不上话。

    “刚才,刚才还不是顾忌着你那尹妹妹的面子么?怕自己的一时意气会让她下不了台。再说,那个家伙,一定不便宜吧。花了钱,总不能给个由头让他白白走人吧?”嗯哼,回答得不错。

    “嗯,是吗?”阎越笑笑地看着她,似乎很强。回归片场,异况迭起!

    “晴儿,我……”下意识地换了亲昵的语气,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呵,算了,不用叫得这么亲热。”欧阳小素兰微侧着头看着他,嘴角挂着凉凉的笑容。“总是变来变去的,我实在跟不上你的步伐。说吧,你想我怎么样,如果是现在让我退出,我乐意的很。如果是让我立马回去拍吻戏,我也会二话不说,奉陪到底。”

    “欧阳小素兰,我希望你一马归一马,不要将工作和感情混为一谈!”阎越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认真地想着措辞。

    “我,我是说过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可有什么办法呢,你不愿意待在我给你的小空间里,甚至……处处防备着我……这一段时间,我安静地想了很多事。你乐意怎样就怎样吧,如果真的有演绎天赋,可以在不日举行的交流汇上大放异彩的话,踏上明星路,我必定成全!”

    阎越说着,不自觉地伸出了修长的手指,想要抹去她的眼泪。却被她轻灵地一闪,堪堪让了过去。

    “唉”,暗叹一口气,收回僵在空中的手,心中酸涩难言。

    “以前是我太自私了。以为把你藏在自己的身边,就能够保证你的安全和快乐。却从来没有想过,那种禁锢的生活会带给你无尽的痛苦。想做明星,想在舞台艺术的领域自由飞翔,那就勇敢地去吧。也许是我太高估自己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了。如果有一天你拥有了一切,却独独失了我,想必也不会太过难过。在这之前,我会陪伴你走很长的一段路,然后永远地站在台下看着你的身影。嗯,两全其美!”

    阎越陷入了交织的情网中,眼神挣扎,犹豫,痛苦。

    “‘处处防备’?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介怀?”欧阳小素兰看着他矛盾纠结的样子,错误地理解道。

    “上次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欧阳小素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解释道。“我当时……”

    “怎么样都无所谓了。”阎越出言打断了她,“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管是生谁的气,还是遇到什么大的困难,都不要轻易地饮酒买醉,肆意地伤害自己。答应我,好吗?”

    欧阳小素兰的心里蓦地流过一股暖流,久违的感动丝丝满溢了出来。

    “嗯,再也不会了。”简短地作了个承诺,便住了嘴。有心想继续解释上次的误会,却终究没有勇气说,自己躲在他的门外,抓到他和别的女人偷情。也不敢告诉他,自己那一夜去找他,就是为了献出自己的身体。

    “那你能告诉我,你和尹菲菲到底是什么关系吗?”女人的心和针眼也差不了多少。欧阳小素兰到底还是过不了她的这一关。

    阎越是半个美国人,随性至极,虽然爱她,却难解那些所谓的小儿女情态。

    当下便不悦地说道,“我和她的关系,你不必再问。这一点和你无关。”

    顿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腕上的金表,“时间不早了,我去找余杰!你赶紧调整好情绪,好参与到拍摄中。还有……吻戏的事,我去跟导演说……”

    “不用了!”欧阳小素兰猛地打断了他,脸上笑容嫣然。“不就是亲个嘴么,没什么大不了。你说得对,工作和感情应对分开的。”

    “你!”阎越浓眉一皱,犀利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终究身形一转,向着拍摄地阔步走去。

    呵,凌娜不算什么,尹菲菲却是心肝宝么?一沾到她,就淡定不能?

    欧阳小素兰的心再次凶猛地痛起来。呆呆地僵立了片刻,终于不情不愿地走了回去。

    嗯?这是什么戏码?

    暗处的一双眼睛将这里的一切尽收眼底,心底复杂的同时,也升起了异样的期待感。

    “欧阳小素兰,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的!阎越,他不适合你!”低低的声音,犹如凌晨未醒时分的呓语。嘴角微微上翘,自信张扬。

    欧阳小素兰回到图书馆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问了保安才知道,为了节省时间,导演已经提前开了下一场的舞会戏。因为这一场的主角是女二和男一,所以欧阳小素兰的缺席显然并不重要。

    余杰,他这么快就投入到拍摄中了?

    欧阳小素兰疑惑地想着,心里压抑着的愧疚也升腾而起。

    “余杰,你……原来竟喜欢我吗?”猛地甩甩头,不敢深入地去想这个问题。

    可眼前还是不由自主地闪现着余杰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捡自己回家;在自己逃跑失败的时候,屡次地放,让其免受惩罚;在自己遭遇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每每挂着彩将自己救出……还有一次次的言语试探,暗示。

    “怎么办?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欧阳小素兰烦恼地想着,竟连去见他的勇气也提不起来。

    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舞会的戏拍地格外顺利。

    这才三十分钟不到,摄制组就带着设备重新回到了图书馆。

    “可可,你表现地真好!舞步轻盈,演技超棒!”饰演聂如初的温小奈拉着方可可的胳膊不住地夸赞道。

    “哪有啊,你们才厉害呢,个个比我强,呵呵。”方可可笑容满面,虽然说着谦词,也难掩春风得意。

    “嗯,可可确实表现得可圈可点。刚刚伤愈就有这样好的状态,前途大有可为啊。”跟她们走在一起的尹菲菲也难得地给予了肯定。

    方可可的笑容愈发地甜美动人。

    欧阳小素兰傻傻地站在那里,一时间拘谨地不知该如何自处。

    “你来啦。准备好了就开工吧。”尹菲菲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开口道。

    “哦!”欧阳小素兰木头木脑地答应了一声,就闷着脑袋向着饮机走去。

    嗯,这是个团队,自己不能因为个人情绪而拖了大家的后腿。再说……不就是个吻嘛……先漱漱口再说。

    正想得出神,压根没留意前方的人。

    “啊!”冷不防撞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瞬间惊呼出声。

    余杰?竟然是余杰!天啊!

    很强。欧阳小素兰的恶意报复

    两个人的视线一交汇,就立马各自移开,气氛霎时间尴尬到了极点。

    “嗯哼……”

    “咳咳……”

    都心照不宣地发出了些声音,试图改善这令人急着想逃走的诡异气场,不想却落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唉,都怪自己太不深沉了啊。余杰虽然心存痛楚,却多数被懊悔和内疚占领。

    明明早就了解她的心,为什么就不能平和相对呢?

    既然给不了她要的幸福,就不要让她徒增烦恼了!远远地看着她,守护她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鬼丫头,跑哪儿去了?真调皮!”余杰鼓足了勇气,拍了下她的头,调侃道。

    欧阳小素兰眼皮一跳,心道,不是一直女人女人地叫么?鬼丫头?呃……

    “死女人,还不赶快去准备?你好意思继续让这么多人等着你一个么?”余杰也意识到了自己说出的话的不妥之处。暗暗骂了句该死,便又调整到平日里的欠抽语气说道。

    “哦!”欧阳小素兰这才顺服地答应着,一溜烟地跑到了饮机前,抱着自己的口杯,“咕咚咕咚”一通狂咽,如同一头小牛犊一般。

    喝完了才后知后觉地冲着余杰的背影说了句“对不起”,余杰脚步未停,身体却明显地轻微一颤。

    呵,感情世界里,不是爱就是不爱,谁又对不起谁呢?余杰自嘲地想着,“我居然也能体会出这种睿智的道理来了。果然经一事长一智啊。”

    有了前面的拍摄,整个摄制组在张导的带领下,对于A大的建筑构造和各种设施都有了一定的认识和掌握。现在装起设备来有条不紊。不消片刻,便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演员们这次没问题了吧?”导演睨视着欧阳小素兰和余杰问道。

    “没有,很OK!”欧阳小素兰想也不想地答道。

    “嗯,那最好了!”导演淡淡地点了点头,“各部门注意了!action!”

    两个人迅速地靠在了一起,欧阳小素兰用极快的速度酝酿出了眼泪。

    视线追着手里的小说,一页翻过一页,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成串地掉落。

    那柳眉微蹙,我见犹怜的样子,连张导看了都要忍不住击节赞叹。心里也完全地认同了尹菲菲的选角。

    脸很漂亮,很有辨识性。整个人的气质也让人一见难忘。果然够出类拔萃!现在还是年轻了点,往后了培养,给她一个成长空间,让她放开,更深地挖掘出自己的潜力,将来必定成就非凡。

    “很好!情节可以推进了!”一边赞叹着,还不忘下达着指令。

    “……闭上眼睛,我来给你擦掉眼泪吧……”余杰柔情不改地说着。

    欧阳小素兰一边伤心地抽噎着,一边拿眼光扫了扫现场的人群。

    他果然站在那里!

    欧阳小素兰成功地找到了阎越的身影,这才志得意满地闭上了眼睛。

    余杰犹豫了数秒,然后慢慢地靠向了她的红唇。

    只是,两双唇瓣快要碰触到一起的时候,他忽然头一偏,遮住了镜头。

    欧阳小素兰紧张地等了片刻,却没有接收到柔软的触感。不由奇怪地睁开了眼睛。

    “唉,借位就借位吧,真拿你们这些纯情的小孩子没办法!”导演这回明显比上次大度了些,只无奈地嘟囔着。“女生请给正确的反应。先是震惊,然后是羞怯地捶打他,就像前一次的自然反应一样。”

    欧阳小素兰暗自叹了一口气,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

    不过,听了导演的话,她还是极其努力地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双眸猛地瞪大,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光芒。然后是急迫的娇羞。

    猛地推开了余杰,然后用疾如雨点的小小粉拳招呼着他。

    “秦熙妍,我爱你!从开始的开始,我想,它也会一直持续到最后的最后。你也许不知道,就算你没有先向我表白,我也会主动出击的。熙妍,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余杰即兴发挥着,颇有些享受佯装恋爱的感觉。

    再次执起欧阳小素兰的手,温柔一吻,然后极力地撇开其他的情绪,状极深情地吻向了她的嘴。

    只是,在快要触及她的双唇,刚打算偏头让过的刹那,欧阳小素兰猛地自己贴了上来,立刻,花瓣般的柔软与芳香的感触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

    余杰身子一震,脑子里更是“嗡嗡”作响。数秒之间,整个人如同被电流穿身而过一般,呈现出一种呆滞着的假死状态。

    “这个木头!”欧阳小素兰在心里骂着,然后故意轻轻地咬了一口他的下唇。

    余杰这才反应了过来。曾经多次因为她而产生的悸动再次蓬勃而发。就如同吃荤腥的馋嘴猫一般,握住了喷香的食物,便再也不愿意撒手。

    两个人虽然有来有往,但是因为全无经验的关系,这个吻显得生涩无比。不过,却恰好符合了故事的要求。

    监控器旁坐着的张导眼见着场中二人的反应,简直快要乐开了花。

    “我看,他俩其实也蛮般配的嘛。”不由自主地向着一旁站立着的人小声地八卦道。

    不过,却没得到丝毫的回应。

    诧异地侧着头望了过去,看到的却是一张英俊之极而又冷酷非常的面孔。

    呃,阎越,怎么这样灭绝一切的愤怒眼神啊?

    纳闷地皱了皱眉,又兀自甩甩头,重新将注意力聚焦到场中。

    余杰的心里前所未有地满足,却是丝毫杂念也无。只双手搂着她,然后一点点地吸着她的醉人芳华。

    欧阳小素兰同样攀附着他的腰,任由他一寸寸地索取着。

    表面上看来深情款款,内心却是另一幅令人意想不到的场景。

    “你既然不考虑我的感受,那我也顾及不到你了。我们都是没有出息的人,既然都无法开口说出分开的话,那索性想踏几条船就踏几条船好了。哪怕最后我们一起拥抱着倾覆,也好过这样莫名其妙的折磨。越,不知道你此时的想法是否和我一样呢?”

    “咔!”张导终于发了一声喊,这个也终于告一段落。

    两个人撇开头,各自红着脸着。

    在场的人都在哄笑着,只有一个松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