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7章 一场完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6本章字数:3999字

    第287章一场完胜

    “说话啊,老是这么捉摸不透的深沉模样。你们男人真是令人费解呢!”欧阳小素兰等了一会儿,仍不见他有所动作,顿时有些不耐烦了,小嘴撅得老高。

    弋天这才回过神来,瞧着她的娇憨情态,竟生出了另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唉,心里默然一叹,“为什么时至今日,你还是有能力遮蔽我所有的视线呢?因为你,别的女人再美再好,我都看不见了。”

    想着,大步向前,赶到了她的身边。

    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个懵懂无知,一个情深似海。

    弋天看了一会儿,突然蹲下了身体。在欧阳小素兰诧异的眼光中,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为她系着运动鞋的鞋带。

    即使对他有诸多戒备和不理解,欧阳小素兰的心中也在刹那之间,流过了一股春般感动的暖流。

    他是谁?云天公司的总裁。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手指加上脚趾也数不过来。何以这样卑躬屈膝,小心谨慎地对待一个敌对公司的小小练习生。

    ……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欧阳小素兰心里一震,不敢再深想下去。

    系了两个漂亮的蝴蝶结后,弋天才满意地站起了身,“女孩子,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哦。”

    “呃,知道啦。”欧阳小素兰面上一红,娇嗔地答道。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吧?seeyou!”微笑着伸出小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就抬起脚丫,再度预备开溜。

    弋天这次可没有丝毫懈怠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猛地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跟我回宾馆吧!”

    很强。自断一指的誓言

    “啊?什么什么?”欧阳小素兰诧异地望着他,所有的感动和愧疚情绪顿时烟消云散。“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声音也陡然冰寒了起来。

    这个关键时候谨慎无比的女人啊!

    弋天暗叹一口气,明白了自己的情急之语让她产生了自己到头来只为图的理解。

    “不是你想的那样!”弋天戳了戳她的小脑袋瓜,“我是说,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再说,现在的风越来越大了,最新的天气预报说今夜凌晨会演变成八九级台风呢。我订的宾馆就在附近……”

    “哼,说来说去还不是一个意思!”欧阳小素兰怒瞪着他,“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别以为送我一条小狗,帮系回鞋带,我就要以身相许了!快,马上放开我。不然我告你……告你强抢民女!”

    弋天还在细细体会着她的搞笑之语呢,一个个挠痒痒般的粉拳就已然招呼到了他的身上。

    “哎,可不可以听我把话说完啊!”弋天轻松无比地握住了她的双腕,笑笑地看着眼前的一张俊俏怒容。

    “我看起来那么像衣冠禽兽吗?知不知道,我每年都会入A市十大杰出青年呢。”弋天颇为理解不能地说道。“听好咯,你这样的小辣椒送给我,我都会消化不良呢。我邀你同去宾馆是没错,可没说让你陪睡之类的话哦。我是不才,不过好歹也是一司之总,不至于连开两个房间的钱都没有吧?”

    欧阳小素兰听完了他的话,又仔细地瞧了瞧弋天颇给人正义感的面容,再微微回想了一遍他的话,呃,果然是自己小人之心了么?

    脸上一红,欧阳小素兰小声地强辩道,“那可说不准。万一我到了你的地盘,你兽性大发,想乱来的话怎么办?”睨了他一眼,“可不是没有先例的哦!”

    “……”弋天无语了,“都跟你解释过上次的事了,你怎么还忘不了啊?”

    将她的小身体拔出了自己的怀抱,故意坏坏地说道,“如果我想怎么样,你认为我现在就没这种能力吗?看过新闻没有,暴徒都是在这样无人的野外作战的。”

    说着,就拉着她的手,把她拽向了茂密的树丛。

    “啊,救命——”欧阳小素兰一惊,下意识地喊了出来。不过,下一秒就被一只大手堵住了嘴巴。

    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猛然间被一股大力掼倒,只不过倒下来的瞬间,一只手快速地垫在了她的脑后。

    弋天随后覆上了她的身体。

    欧阳小素兰的身体立刻僵住了。完了完了,心里一瞬间凉了半截,这些让人摸不透的坏男人啊,怎么每个人都是变脸如同翻书啊,刚才还将自己描述成正义的化身呢。

    自己真是该死啊。眼看这鬼天气,也是魑魅魍魉横行的好时候啊。早知道跟永远纯真的小余杰一起回家该有多好。

    嗯,余杰,只有余杰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呢。

    弋天瞧着她变换不停的神,慢慢地欺上她的芙蓉般姣好的脸孔。

    欧阳小素兰恐惧地看着他,“弋总,我错了。你是个君子,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我今后再也不会信口胡诌,来破坏你的名誉了!A市十大青年嘛,我坚定地相信着党和政府!”

    弋天久久无言,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的脸。

    多少有机会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啊,那个人却随时可以看到!不过,貌似他不懂得珍惜呢。嗯,这样很好。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会更痛。

    “阎越,不久的将来,我要让你好好地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切肤之痛!”

    弋天想着,眼神隐隐地露出一丝凶狠。随即伸出手,抚弄描摹着欧阳小素兰的眉眼,嘴唇和鼻梁。

    欧阳小素兰眼见他不说话,心里更是惊慌失措。无奈被他压迫着,手脚都动弹不得,想打手机求救都不得。

    良久,脸上的五官都快被他捏熟了,却不见他有下一步的动作。

    欧阳小素兰忍不住吼道,“你特么的有恋脸癖啊,干嘛一直揉我的脸?我整个人都是有魅力,超迷人的好不好?”

    只是想逼他住手,可说出口的话却怎么听怎么怪异,倒像是一种主动的邀请!

    果然,弋天眼神一黯,声音也有些哑了起来。“怎么,刚才还是贞洁烈女,现在竟然等不及要和我亲密接触了么?”

    “滚!才不是呢!”欧阳小素兰真想抽出一只手,大力地抽向他洋洋自得的脸。

    弋天却先敛了神,“欧阳小素兰,除非有一天,你真心实意地想跟我在一起,否则的话,我是不会碰你一根汗毛的!否则,我自断一指!今晚夜黑风高的,本来不是起誓的最佳时刻。可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和你相遇的机会那么的少。”说罢,脸上蓦然染上了一丝忧伤。

    欧阳小素兰心里一跳,道,看吧看吧,又变脸了。不过幸好,是往好的方向转变。

    相遇的机会?嗯,确实不多。

    经过了这一次偶遇,今后再难碰面了吧。想伤害也伤害不了了。

    不过,鉴于他这么认真的份上,先假装感动了一把再说。

    “当真?”欧阳小素兰凝视着他的眼眸里写满了喜悦与欣慰。

    弋天凝望着她,郑重地点了头。

    “那你还不起来?”欧阳小素兰立刻足了底气。

    弋天笑了笑,“就是想吓唬吓唬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自以为是。”说着,自己先站起了身,再一把拉起了欧阳小素兰。

    “真的不愿意跟我去宾馆的话,我送你回家吧。”弋天看着她道。

    “不用了,有人在等我!”欧阳小素兰猛地一拍脑袋,“很晚了吧。他该等急了!我得赶紧走了。”说着,再度抱起了吉娃娃,抬起纤长了腿迅速地飞奔而去。

    弋天却是嘴角微挑,心道,“只怕等你的人已经走了。”

    信步跟在她的身后,果然看她张皇地到处寻找着。

    教学楼,实验楼,科教楼,甚至是夜深无人,他们拍过戏的图书馆。

    余杰,竟然走了么?!

    欧阳小素兰失望地坐在了台阶上,任夜风撩拨着她的脆弱神经。

    很强。被认领和保护的小孩

    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电话簿。

    上面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寥寥无几。

    阎越?他被自己出人意表的“壮举”激地不轻吧,该喜还是该忧呢,喜的是他在乎才会生气,忧的是他那样高傲的性子,要怎么才能讨回他的欢心呢。

    “不,不对。为什么总是要让我向他低头呢?他自己左拥右抱,脚踩几条船还有理了!”

    欧阳小素兰赌气地自言自语着,又无奈地向下翻去。

    余杰?唉,为什么会先走呢,真是纠结。

    难不成也开了窍,正在生自己的气。算了吧,他现在肯定不想正面面对着自己,让他静静地想清楚也好。

    方可可?呃,不予置评。

    杨麒东?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几天没见了,不提也罢。

    尹菲菲?可不敢劳她大驾。

    ……无人认领,总结完毕。

    欧阳小素兰耷拉着头坐了一会儿。脑中的灵光闪了闪,又快速地熄灭了下去。

    找弋天?可怎么好意思呢。刚才自己可没少误解他的好意。

    无奈地抬头四顾,打算先在校园里找一个落脚点。

    哼,反正自己是个没人关心的人,索性放任到底,今晚就不回去,随那些人自由自在好了。

    嗯,多媒体教室似乎没上锁啊,溜进去先。

    欧阳小素兰眼睛一亮,立刻站起了身体,猫着腰迈上了台阶。

    “嗯哼……”耳边突然传来惊雷一般的声音,被发现了?

    傻兮兮地回过头,“我不是贼……”

    刚开口解释着,眼睛就分辨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身姿挺拔,面容俊逸,正是每次相遇都让她心情复杂的弋天。

    “你怎么还没走啊?”呐呐地指着他问道。

    弋天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等你呀,你走了我才能安心呢。”

    讨厌!干嘛非要让自己感动啦。

    欧阳小素兰嗔怪地想着,脚步却毫不犹豫地迈向了他的身边,此时心中唯一可以依靠的港湾。

    两个人并排走着,相互间竟没了言语。

    “哎,”欧阳小素兰忍不住开口道,“你还没告诉我,今晚为什么会在A大呢?”

    “一定要说嘛,这可是商业机密呢。”弋天故作神秘地说道,“你来干什么的,我也大差不差的喽。”

    “拍MV?!”欧阳小素兰大呼小叫着,“你要出道?嗯,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长这么帅,可别浪费了国家资源!只可惜了我们家那两位了!”

    “扑哧”,弋天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片刻后便恢复了沉稳的样子。看着欧阳小素兰傻兮兮的无知样,心里漾出了别样的温柔。

    “好久没有人能让我笑出声了呢。你真是个弥足珍贵的小呆瓜!”

    弋天想着,伸出大手,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国家资源?我可不敢以这个词组自居!再说了,我是人生父母养的,连求学都是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国家可没有花费过投资。”

    顿了顿又道,“不是很快就要举办两家的交流汇吗?借着这股风,云天打算给林薇安出新专辑呢。今天也跟你们一样,是来取景的。不过,你们在西区,我们在东区而已。呵呵,还好A大是百年老校,面积够广阔,风景够多。”

    “啊?是这样啊。难怪了。”欧阳小素兰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打消了疑虑,对弋天笑得越发真了。

    “看啊,这边竟然还有砖瓦房呢,A大啊怎么也不拆掉重建?”欧阳小素兰指着前方的一处低矮建筑惊奇地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纪念意义的吧。”弋天正说着,猛然觉得风势又长了一些,下意识地把欧阳小素兰拉到了身边,小心翼翼地护着,一步步向着正门方向走去。

    如果阎越有他的一半体贴……这个想法随着他的动作诞生在了欧阳小素兰的脑海里。

    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它就被女主人果断地掐灭了。

    不用做这种假设。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如果的。打这种比方,还不如直接说,当初没有遇到阎越,或者没有爱上他的话,自己会怎样怎样。

    弋天,除了神秘高深一点,真的还蛮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