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8章 故作惊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6本章字数:5105字

    第288章故作惊疑

    虽然是一司之总,美女环绕的身份,但从来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呢,特别是桃一类。以后娶了谁,就是谁的福气吧。只可惜自己是无福消受了。

    弋天眼见着她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里。弯弯淡淡的眉毛微微蹙着,一副纯真无邪的模样。正兴起地想要抚弄一番,猛然察觉到身侧有一股狂风卷着什么在向着他们快速地袭来。

    欧阳小素兰傻呆呆地毫无所觉。

    只是下一刻,便被弋天紧紧地拥抱入怀,然后随着他一起调转了个方向。

    “啪啦”一声脆响,一个不小的瓦片在撞到了障碍物后停止了移动,摔碎在了地上。

    “快走!风越来越大,这片瓦房不安全!”弋天话音刚落,又一个瓦片携着一往无回的气势再度砸了过来。

    欧阳小素兰被弋天搂地紧紧的,倒也没受到什么伤害。

    “你怎么样?”心脏跳得飞快,连懊恼的时间都没有了。就是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昏,非要挑这么危险的天气选择出门散心,还是大晚上的。

    “放心吧,我没事!”直到走出了旧式建筑群,弋天才松了口气回答道。

    两个人再不耽搁,飞快地奔到了A大的正门,说明是滞留在校的娱乐公司人员,留下了姓名后,倒也顺顺利利地出了门。

    安然地坐到了加长林肯里,欧阳小素兰竟有种劫后余生的刺激感。

    扭过头,兴奋地看向了弋天,“很像拍电影有没有,很大片的那种……呃,你,你不是说没事的吗?”

    看着他布满斑斑血迹的白衬衫,欧阳小素兰心悸地陡然变了音调。

    “没什么,就是被一些碎片给割到了。”弋天无所谓地笑了笑,瞥见了她眼中的心痛后,又突地喜悦了起来。

    拉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口,“看看,心脏跳动地沉猛有力,死不了的。”

    看着她,眸光温柔如,“再说,你不是没事嘛。值得的……”

    很强。不知如何偿还的情债

    “你!”欧阳小素兰怔怔地看着他,片刻后猛然推了他一把,“我够烦的了。别这么玩我!承受不起!”

    “咝——”弋天疼得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想了想她的话,突地语气黯然,“玩你?呵,怎么会呢?明明灭灭的,抹不去忘不了的是记忆,跌宕起伏的欢喜悲哀,难以自控也平复不了的是每次见你的心情。反反复复的,我在玩我自己啊!”

    欧阳小素兰闻言,心头微颤,如此骄傲的他,竟这样坦率而无奈地向她剖白着自己。

    两相对视,久久无言。

    “想听吗,关于我们的曾经?”弋天把握着时机开口道。

    欧阳小素兰心里一惊,一股难以言说的惧怕瞬间袭上心头。

    曾经?

    必然是和他相熟的,甚至还有阎越。或许还远远不止普通朋友的程度。

    他们对她的态度让她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关于从前的蛛丝马迹。

    重生以后,很强。与爱无关的关心

    “欠?”欧阳小素兰彻底地愤怒了,“我他妈穿越来的,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好不好?真的论起来,也是上天和命运负了大家啊。”

    以前也受过类似的侮辱,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般身无寸缕地面对着施暴的男人。

    手被捉住,腿也被他紧紧地压着,羞怒交加的她面绯红,像极了等待品尝的成熟的蜜桃一般。

    身下迅速地抬了头,弋天快速地脱了自己所有的蔽体衣物,然后不由分说地沉下身来。

    “啊,不要!”欧阳小素兰使劲地摇着头,“阎越都不曾强迫于我,你怎么可以?弋天,你如果真敢侵犯我的话,我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嗯?阎越都不曾强迫?什么意思?

    听到了此生最大的敌人的名字,弋天混沌的脑子里蓦然一清,要进入她身体的动作戛然而止。

    “我这是在做什么?”仇恨给他的望添了浓重的一把火,浑身上下绷地死紧,忽略伤痕,整个人都是红彤彤的一片。

    欧阳小素兰哭得梨花带雨,迅速地爬出了他的身体覆盖,紧紧地缩向了车窗边。趁着他愣神的工夫,使劲地扭动着门把,无果后又扯着有些沙哑的嗓子喊道,“救命啊——”

    弋天一怔,看着她赤裸的美丽胴体,眼神再度燃烧了起来。

    努力地下压再下压,深呼吸一次接一次,总算熬过了火难当的时刻。

    “别喊了。A大地处郊区没什么人的。再说了,这是林肯车,不要怀疑它的隔音效果。”弋天开了口,声音竟又平淡了下来。

    有些犹疑的样子,“你刚才说你和阎越还没有……没有过亲密接触,对吗?”

    欧阳小素兰回过头,有些害怕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你说的什么呀?”

    “就是你们不曾……这样!”弋天指着她和自己的身体,做了个简单的手语。

    欧阳小素兰猛然明白了过来。脸羞红地像一只烤熟了的大虾。“你管不着!”

    “是吗?”弋天无谓地笑了笑,再度欺身而上,“那我们试试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欧阳小素兰的头摇地像个拨浪鼓一般。

    正恐惧着,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一件事。“总之,你不可以碰我!你忘了吗,就在个把小时前,你还答应了不会违背我的意愿,侵犯于我呢。否则自断一指,自断一指啊!”

    弋天闻言恍然。

    错了,都错了!

    今天的所作所为完全偏离了自己的预设轨道。

    用苦肉计小胜了一把,就忘了自己的终极目标了么。

    如果欧阳小素兰就此对他戒备起来,那他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

    根本无异于无形中,把她向阎越的身边推了一大把。由此,打击他,赢过他的筹码将会大大减少。也就是所谓的得不偿失。

    眉头渐渐隆起,弋天表情复杂,隐隐带着一丝后悔。

    沉思了一会儿,终于暗叹一口气,捡起车厢地面散落的衣衫,一股脑儿地扔到了欧阳小素兰的身上。

    欧阳小素兰一喜,忙迅速地穿戴了起来。

    弋天默然地穿好了西裤,手里拿着白衬衫却终究没有穿到身上。

    站着身子,又转到了驾驶座。翻开一只鳄鱼皮的公文包,掏出一把三寸长的精致小匕首来。

    “欧阳小素兰,是我违背了诺言。既然已经起誓,自然不可儿戏。看好了,我这就自残谢罪!”弋天说着,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锋利匕首,就要向自己的尾指切去。

    “慢着!”欧阳小素兰心胆俱裂地看着他,大声喝道。

    “你你你,你真是不知所谓!”欧阳小素兰急地舌头打颤,话都说不利索了。“不是还没做吗?亡羊补牢,及时就好啊。”

    “不,你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这样粗暴地对待你,即使是情之所至,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弋天轻忽一笑,“而且经过了今天,你想必再也不会相信我了吧。”

    语音黯然,难掩失落,“就像下棋一样,一步踏错,满盘皆输!我再也不可能得到你的心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让我永生永世地记住这个令人痛悔的时刻。”

    说完,凄伤地看了她一眼,手上的匕首就落了下来。

    欧阳小素兰瞅准了时机,运足了力气,猛地从后方窜了起来,一把推向了他手里的尖锐武器。

    “扑哧”一声轻响,弋天搁置手掌的座位靠背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

    “啊,你怎么样?”欧阳小素兰眼见着他的手指溢出了鲜血,心里一下子着慌了起来。到底晚了一步吗?

    扭亮了所有的车灯,心急地蹲下了身子,四处搜寻着什么。

    “这叫什么事儿啊?早知道老老实实回家多好。每次赌气的结果都是横生枝节,惹了一身的腥臊麻烦!”欧阳小素兰的心里简直要悔透了。“他是个疯子吗,怎么比阎越还要变态。手指啊,可不是韭菜,割了还能长!”

    前面的座位都找遍了,也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荒芜地一瞬间长满了野草,空虚潦倒。

    过了时间,神仙难续,他一个堂堂的云天总裁,A市十大杰出青年,从此就成了个失去尾指的残缺之人!

    欧阳小素兰的眼泪一瞬间涌了出来,“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净遇到这些难缠的怪人!伤害不了别人,就拿自己开刀……”

    明明是心里想的一句话,竟然信口说了出来。听得弋天一阵皱眉。

    “别找了!”弋天把她拉了起来,扳过了她的身体,“你看看,这两只手指是不是一样长?”

    将两只手并拢,突出呈现着小拇指的长度。

    嗯?是呢!没短呀!

    欧阳小素兰惊喜地一把抓过来,又大力地拍了拍,脸上还挂着泪珠,眉眼,嘴角却带上了笑。“嘿嘿,没断,没断,这真是太好了!”

    高兴地蹦跳了几下,忽然间垮了脸,“你这个坏蛋,我实在不想见到你了。让我下车吧。”

    弋天一怔,随后机灵地痛呼道,“啊,好痛,全身都好痛!怎么办?我会不会死?”

    “哪里哪里?快别乱动!”欧阳小素兰慌乱地说道。

    窗外夜旖旎,预料中的台风到底没有来。乌云掠过A市的上空,匆匆一瞥,很快又是月光普照。

    很强。阎越与尹菲菲的街头拥吻

    车厢里安安静静的。

    弋天专注地开着车,欧阳小素兰将脸扭向了窗外,怔怔出神。

    “在想什么呢?”弋天瞧了她一眼,光影浮动间,侧颜精致动人。

    “在想你会不会失血过多,直接挂在驾驶座上,而我直接变成了行凶杀人者。”欧阳小素兰没有转过脑袋,说话的语气也是百无聊赖。

    没办法,谁叫她重生之后都遇到些变异的怪种呢,受了伤的都能不药而愈,医院啥的都成了摆设。

    “呵呵,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真的有可能哦。”弋天淡淡地笑着,“先双手合十,虔诚地为我祈祷吧。”

    “切,才不要呢。”欧阳小素兰回瞪了他一眼,“你呀,死掉也是活该!A市的警察叔叔嘛,我是相当信赖的,绝不会诬赖我一个弱女子!”

    “嗯,弱女子。”含笑地瞥视着她,“确实够弱的,那身材啊,啧啧……”

    “你!”欧阳小素兰猛地坐直了身子,羞怒地盯着他的眼,“还要旧事重提是不是?再这样的话,我就直接跳车!”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弋天收敛了嬉笑的神,重新恢复了淡然,“欧阳小素兰,我向你保证,这样冲动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希望你也能够将它忘掉。”

    手里漂亮地旋转着方向盘,拐了个弯道。

    从后视镜里凝望着她的脸,“至于从前,忘就忘了吧。我也会试着重新开始。至于你和阎越,我……我表示衷心地祝福。不过,如果,我是说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他负了你,让你伤心绝望,你可以随时到我的身边来。”

    说着,嘴唇轻抿,似乎在进行着颇为激烈的思想斗争。

    眉头一挑,整个人显出一股傲然的气质来。“当然,我不是要你退而求其次。感情的世界里,我宁愿自己是失败者,也不愿接受任何形式的施舍。”

    转过头来,再次看向了她的脸,“不过,欧阳小素兰你是个有文艺天赋的女孩。如果真正踏上演艺之路,必然会大放异彩。所以,我的云天公司随时欢迎你的加入。”

    欧阳小素兰心头颤动不已,却故作无谓地转过了头,淡淡地答道,“谢谢你的谬赞,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的。”

    会吗?说完这句话后,又在心里拷问着自己。

    真的有那么一天,大概也是对阎越彻底绝望了吧?

    一念及此,心毫无征兆地猛烈痛了起来。

    “阎越!”弋天突然发出一声疑惑的低呼。

    “我们说话,就不要提他了好不好?”欧阳小素兰烦躁地摇了摇头,可刚将视线调回窗外,看到了一幕她永生都无法忘记的画面,心脏就疼地一抽,咽喉处也似被一股大力扼住,一时间呼吸凝滞。

    前面不远处的大楼灯火辉煌,门前聚集着一大票的车辆和人流。

    现在是11点半,距离MV的拍摄完成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欧阳小素兰竟在这里遇到了早早离场的阎越。

    “把车子开慢点,跟着他们的脚步。”不知道为什么,仅仅片刻后,欧阳小素兰就变得冷静自持,古井不波。

    玉龙宾馆几个霓虹大字已经遥遥在望,加长林肯车却猛然减了速度。

    隔着一条郁郁葱葱的绿化带,和一对相依相偎的人影并排而行。

    阎越搀扶着一个披肩长发,步伐踉跄的女人,看方向,竟也是朝着玉龙宾馆而去。

    是尹菲菲吧?似乎喝醉了?

    不过即使是失礼的醉态,她也是这般地迷人啊。

    一袭红抹短裙衬得她的身材格外玲珑动人,她一手搂着阎越的腰,嘴巴不时地张张合合,似乎正在吟唱着什么。

    欧阳小素兰心中一动,应该是公司举办的庆祝宴会吧,再过几天,完成了紧张的后续制作,她的专辑就可以正式面世了。所以,她一时高兴贪了杯,作为护花使者的阎越,自当随侍左右。

    没什么奇怪的?不一直是这样的么?有什么关系呢?他最看重的人永远是她,只是她。

    嘴角不自觉地带起了凉凉的笑容。

    “嗯,那是海天的一姐?不是和杨麒东好过吗?”弋天故作惊疑地问。

    “瞧你,又在胡思乱想了吧,他们兴许只是出来散散步的,朋友之间也没什么大不了。”弋天眼见着他们就快走到玉龙宾馆的门前,状似无意地替阎越辩解着。

    “哼,阎越啊阎越,你真是左拥右抱,好不惬意!”弋天愤愤地想着,看向窗外的目光陡然变得犀利无情。“夺了我的心上人,又这样昧着良心去糟践?呵,等着吧,你会付出代价的。”

    “嘀嘀——”后面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喇叭声,林肯车内的两人一惊,知道自己的行为影响了别人的正常出行,立刻加大了油门,向着宾馆的泊车位拐了过去。

    正在此时,后视镜里的男女猛然抱在了一起。接着,尹菲菲闭了眼睛,踮起脚尖,痴迷地吻向了阎越的嘴。阎越迷瞪了一会儿后,伸出一只手,将她的帽檐往下拉了拉,遮住了引人注目的玉容。随后,揽上她的后腰,轻而柔地回吻着。

    欧阳小素兰只觉得“轰”地一声,整颗心脏猛地炸开,她的灵魂也随之飘了出来,跟随着地心引力,一步步地向着黑暗的深渊堕落而去。

    四周围都是无遮无拦的,来来回回,欢喜与悲戚,到底只有她一个人。

    “……欧阳小素兰,”弋天一连唤了好几声,也不见欧阳小素兰有丝毫的反应,只好抱起了一旁的吉娃娃狗,舔向了她的脸。

    “送我回家吧,我累了。”欧阳小素兰一把搂过了小狗,把脸埋到了它的茸毛中,疲态尽显。

    “回家?!”弋天抚着她的背,眉头紧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配合你,不必保持被抛弃者的姿态。”

    “被抛弃者?”欧阳小素兰闻言抬起了头,笑笑地问道,“你看出来啦?如果我说,我们从来没有交往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