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2章 收拾山河再出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7本章字数:12323字

    第282章收拾山河再出发

    结束之后,他仍旧是停留在她中,不同于先前的态度,他此刻安静的看着她。他用纤长有力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潮红的面庞。

    这一秒他的眼神是温柔的,但是这样的温柔也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停留,转瞬间便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的毫无踪迹。

    然而只是这一秒的温柔,夏侯小蕊还是仔细的扑捉到了,她愣了愣,这样温柔的眼神,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见到了吧。

    心猛烈的震颤。

    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你们——你们居然!夏侯小蕊!”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间传入夏侯小蕊的耳畔,仿佛惊动了这整个宁静的清晨,弄得鸟儿都从树上惊慌的飞起。

    是姐姐!

    夏侯小蕊迅速的离开刘云的身体,但是已经晚了!

    夏侯小韵此时已经迅速的跑到了她的面前,夏侯小韵的眼中,仿佛有两团愤怒的火焰喷出!!

    “啪!”愤怒的夏侯小韵一个耳光打在了夏侯小蕊的脸上。

    夏侯小韵因为愤怒,根本想不起收敛力道,好像要把自己的妹妹千刀万剐一般!

    “呵呵!夏侯小蕊,原来你是想要勾引刘云,所以才劝我离开他,是不是?!”夏侯小韵愤怒的指着夏侯小蕊,逼问道。

    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一晚不在,竟然看到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未婚夫赤、裸纠缠!白费了她一直照顾妹妹的一片心!

    夏侯小蕊受了这么一掌,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双腿一软,好无征兆的瘫软在水池边。

    姐姐的掌印清晰的印在她的面庞上,脸上的火辣,远比扭伤的脚踝更痛。

    夏侯小韵愤怒的指着夏侯小蕊,喊道:“你别以为你装哑巴我就不会追究你了,难道你忘了我是怎么把你从孤儿院里带出来,供你吃穿供你读书的了?

    你说你要报答我,这就是你的报答吗?家贼难防!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对我!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带出来!”

    夏侯小蕊望着怒极的姐姐,神情有些恍惚,姐姐是什么意思,是骂她?

    她只是不停的摇头,姐姐到底在说些什么,她越来越听不清楚。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聋了。

    夏侯小蕊看着姐姐愤怒的眼神和口型,知道姐姐一定是在骂她,一定是的,姐姐恨死她了吧?

    “姐姐……事情不是你想的……”

    “你别狡辩了!”夏侯小韵根本不停夏侯小蕊的解释,向前一步紧紧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我哪里做的不对?哪里做的不对?我供你吃穿供你读书,你却这样对我?”夏侯小韵咆哮着。

    她们姐妹二人从小就是孤儿,是她一手将妹妹夏侯小蕊拉扯大,她本以为自己现在有了好的归宿,可以让妹妹过好日子了,可是没想到,妹妹竟然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自己的未婚夫!

    夏侯小蕊强忍着眼泪:“姐姐,你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是不得已的。”

    要不是为了报答姐姐,让姐姐幸福,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个魔鬼的。

    夏侯小韵面目狰狞,用锋利的长指甲嵌着她的皮肤,说道:“我已经亲眼看见了,你还要狡辩什么?你这个贱人!忘恩负义的贱货!滚!你给我滚!”

    夏侯小韵被气得要死,颤抖着身子不停的喘着粗气,虽然她的心中对这个被自己从小带大的妹妹仍旧不忍心,但是这是她的未婚夫,她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妹妹从小就懂事,妹妹很漂亮,学习成绩也很好,她原本以为她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夏侯小蕊就是世界上最听话的妹妹,可是今天这一切,打破了她的想法!

    刘云的眼中泛起一丝得意,嘴边勾起一抹淡笑,走向夏侯小韵的身边。现在的场面显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他要适时的添油加醋才是。

    “好了小静,你气坏了我多心疼。”刘云搂住夏侯小韵,温柔的说道,不过目光却仍旧是停留在夏侯小蕊的身上。

    真是可笑的女人,还真以为和自己上就能够逃脱此劫了!

    难道当初自己从他们家那里得到的灾难,真的能够这么简单的就抹平了?

    夏侯小蕊看着刘云眼中得意的笑意,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对自己。她紧紧攥着小拳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说她必须服从他,不然他就要伤害姐姐,他说她不能说出他们的关系,不然他就要姐姐好看。

    她要保护姐姐,她就必须接受这一切,她只能成为他的囚宠。

    可是这时候,他为什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为什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是她的错一样?难道这一切,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吗?

    “刘云!你别想用这样的方式赶走我!”

    她不能走,她不能留姐姐自己在这里孤苦无依!

    不过这句话正好顺了刘云的心思,他顺势在夏侯小韵的耳边说道:“宝贝儿,你听见了吧,是她一直缠着我。”他的话,明显是在说,自己完全是被夏侯小蕊勾引的。

    这句温柔的话就像一把利刃一般,毫不留情的插入了夏侯小韵的心中。

    刚才下夏侯小韵还对夏侯小蕊抱有姐妹亲情,不忍心过分责难,但是现在听了刘云这句话之后,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理智了!

    她不愿再想什么姐妹亲情,此刻她只想尽情的教训这个大胆到敢勾引她未婚夫的贱人!

    夏侯小韵逼上前去,又是一阵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夏侯小蕊的脸上!

    这一次夏侯小蕊的肿的更严重了,鼻血从火辣的鼻子中流出,滴落在纯白色的t恤衫上,仿佛是寒冰中挣扎的烈焰。

    夏侯小韵看到留着鼻血的夏侯小蕊正用乞求的目光可怜的看着她,她更加怒火中烧,喊道:“贱人,就会装可怜勾引男人!”

    夏侯小蕊忘记了还在流血的鼻子,拼命的摇头。第二章姐妹反目

    不,姐姐绝对不是在骂她,绝对不会,姐姐不会这样骂自己的!

    她没有做对不起姐姐的事情,不是自己勾引的刘云,而是刘云在姐姐不再的时候强行爬上她的,并用姐姐的安危来威胁她服从的!

    父母早亡,她一直和姐姐相依为命,姐姐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她不可能害姐姐啊!

    “姐姐,不要赶我走……不要……”夏侯小蕊挣扎起来拽着夏侯小韵的裙角求道。

    “滚!你不是我妹妹!我没有这样的妹妹!”夏侯小韵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

    夏侯小蕊捂着小腹,觉得腹内翻江倒海,一股酸水不住的上涌。

    她无助的蜷缩着身体,痛苦得默默垂泪。

    她真的不是要故意抢她的姐夫,她这么做都是为了姐姐,真的!

    夏侯小蕊抬起朦胧的泪眼,看着姐姐,她不知道该如何向姐姐解释,如何让姐姐知道事情的原委,如何让姐姐相信自己。她绝对不能让姐姐受到伤害!

    刘云此时已经悠闲的擦拭了头发,然后点燃一支烟,站在泳池边闲适的吸了一口,不过他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冰冷的,仿佛是一头已经吃饱了但是还是想要折磨猎物的猛兽一般,疯狂的享受着强者。

    对,他就是要让她们自相残杀,要看着她们姐妹相互,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公平。

    我一定要带姐姐离开这里,一定要!不能再让姐姐和这个恶魔待在一起,不能让姐姐受到任何伤害!

    夏侯小蕊不再看刘云,而是对姐姐苦苦哀求道:“姐姐,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吧,别赶走我,我这么做真的是有原因的……”

    夏侯小韵根本不停夏侯小蕊的话,现在她只要听到夏侯小蕊的声音就觉得火冒三丈。

    夏侯小韵上前一步,蹲下来一把揪住了夏侯小蕊的长发,狠狠的说道:“你别想背着我杰明!我是他的未婚妻,他爱的只有我!”

    夏侯小韵仿佛忘记了这是自己的妹妹,她按着夏侯小蕊的头,狠狠的将它撞击在泳池边。

    现在的夏侯小蕊,对她而言,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她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夏侯小韵恨的,不仅仅是夏侯小蕊刚刚和刘云在一起,她恨得,更是妹妹对自己的背叛!

    “碰——碰——”几下撞击的声音向来,好像榔头的敲击一般。

    夏侯小蕊想要挣脱,但是她太瘦弱了,根本无法和夏侯小韵抗衡。

    她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被姐姐得和头皮分离了,而且额头被撞击的仿佛要炸开一般。

    “姐姐……姐姐……”

    夏侯小韵却听不见夏侯小蕊求饶般的呼叫。

    几下之后,泳池边晶莹的白色瓷砖上流下了蜿蜒的红色血液,这怒放的鲜红分外妖娆。

    夏侯小韵的身上也沾染了鲜血,但是仍旧是觉得愤愤难平,竟然向着瘫软的夏侯小蕊狠狠的踢了一脚,将她踢到水中。

    水中浪花突起,伴随着哗啦的声响,夏侯小蕊挣扎了几下,沉沉的落在了水池中心。

    一阵可怕的安静之后,夏侯小蕊面朝下,漂浮在水池中心……

    她额头上流出的鲜血,仿佛是水中怒放的玫瑰一般,蜿蜒着然后了整个水池。

    淡淡的鲜血味道飘散出来,惊动了这个宁静的早晨。

    夏侯小韵呆愣愣的站在水池边,看着一动不动的自己的妹妹,随着头脑的渐渐清醒,身体不住的战栗着。

    妹妹从小就懂事,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而且上了大学之后就勤工俭学,不惹事生非,也不和男生过分亲近,她,不可能这样吧!

    突然之间心揪得生疼,一定是自己误会妹妹了,一定是的!

    如果换做是别人转述的话,她一定会把这个污蔑妹妹的人给骂的狗血喷头,但是现在是自己亲眼看到的,是亲眼看到的事情,不能不相信!

    夏侯小韵仍旧是愣愣的看着夏侯小蕊。

    她想起之前妹妹劝她一起离开别墅的事情。如果妹妹真的想要勾引刘云,为甚么要说和自己一起走,又为什么不在刚才干脆和自己摊牌,气走自己之后,不是正好可以霸占这个位置,顺理成章的和刘云在一起吗?

    夏侯小韵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来得太过蹊跷了,如果夏侯小蕊真的是被迫的,那么自己……

    深深的自责袭来。

    夏侯小韵疾步冲上前去,却不敢大吼大叫,试探着问道:“杰明,你……真的是蕾蕾勾引你吗?”

    刘云吊儿郎当的叼着烟,一只手来回把玩着打火机,一副坦荡荡的样子,说道:“那么你觉得呢?”

    就在刚才,一股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冲动,被自己狠狠地抑制住,而她那天赤脚跑进他房间,为了她的姐姐,在自己面前褪去衣衫的样子,却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那一晚,她成为他的女人,看着单上的处子之血和她的眼泪,他原本以为的复仇的快感,根本就没有出现。

    池水平静了,她也是这样平静。

    她……千万不要出事!

    眼神扫过泳池中漂浮着的毫无生气的夏侯小蕊,刘云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然抽痛了一下。

    然而,这一瞬间的怜惜很快就被强烈的仇恨所覆盖了!

    她是仇人的女儿,这是她应得的惩罚!当初她们的父母害他家的时候,就没想过这一天吗?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刘云看向夏侯小韵,原本就魅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说道:“十年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认识了,当时她还缠着我,让我带她一起走。”

    “你说什么?”夏侯小韵惊讶不已。

    妹妹从来都没有和她说过这件事情,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刘云邪笑一下,说道:“怎么,难道她没和你说过?看来,她真的是不想让你知道啊!”

    他知道夏侯小蕊一心想让姐姐幸福,她是不可能说出这些事情让姐姐担心的,他就是要利用这一点,让夏侯小韵更加怀疑。

    夏侯小韵紧紧的咬着牙关,没想到从小和自己无话不谈的妹妹,真的有事瞒着自己,这样看来,在自己带她见刘云的时候,她就已经想要抢走自己的未婚夫了!

    夏侯小韵越想越生气,刚才的怜悯全然不在了,只恨夏侯小蕊太有心计,只恨自己太傻,这么轻信妹妹!

    十几分钟已经过去,但是夏侯小蕊,还是毫无生气的漂在泳池中。

    夏侯小韵的恨意渐渐换为了恐慌,她,会不会死……

    如果夏侯小蕊死了,她是要去坐牢的,怎么办?!她不想去坐牢!

    夏侯小韵用害怕的眼神求助的看向刘云,她来不及为杀死妹妹而自责,因为在她的心中,此刻的夏侯小蕊,就是一个抢走她心爱男人的小三,是下贱的女人,早就不是自己疼爱的妹妹!

    初秋清晨微凉,刘云拿起一条毛毯披在自己的身上,像是刚刚看完一场好戏一般,顾自的回味其中的情节。

    夏侯小韵求助的拉着刘云的胳膊,说道:“杰明,怎么办?”现在的她是,剩下的只是害怕、。

    刘云定定看着夏侯小韵,眼神不带丝毫温度。

    他的唇角魅惑的勾起,邪魅的令人窒息,但是眼神却是冰冷可怕的。

    “去,看看她死了没有?”刘云吩咐夏侯小韵,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恐慌。

    夏侯小韵惶恐的点头,颤抖着走进淡红色的水池。

    含盐量不低的池水,冲刷着夏侯小蕊的额头,她的伤口阵阵刺痛着。

    她缓缓睁开眼睛,觉得刚刚莫名失去的听觉好像又回来了,只剩下耳边残留的嗡嗡声。

    夏侯小蕊此刻只是如同一个机械一般,不停的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呢喃着:“姐姐……”

    “谁是你姐姐!我才没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妹妹!”听到夏侯小蕊的声音,夏侯小韵放下了担忧,再一次将她的头按到了池水中,仿佛是要生生的憋死她!

    血水混合着池水向夏侯小蕊的鼻腔和嘴里冲涌,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力气。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但是她被埋在水里的眼睛却是狠狠的盯着刘云的,都是这个魔鬼,是他造成了这一切,总有一天,她要加倍的还给他!

    眼中的刘云渐渐模糊,夏侯小蕊的身子更加飘忽,完全失去了知觉。

    看到她的眼神,他的心猛然抽痛了一下!

    “装死?我让你看看欺骗我的下场!”夏侯小韵说完,猛然抬起手臂,想要打醒已经昏厥的夏侯小蕊。

    然而她的手却被一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

    “好了!”刘云捏着夏侯小韵的手,没有丝毫怜惜,他冷冷说道:“再打下去她会死的。”

    “痛……杰明……”夏侯小韵轻呼。

    刘云松开夏侯小韵,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愤怒。

    平静下来,他说道:“你不仅是不相信我,也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夏侯小韵摇头:“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刘云又点燃一支烟,吸了口,“我说过马上要和你订婚,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今天我才发现,你倒是挺泼辣的。”

    刘云冷笑一声,好像是要重新考虑和夏侯小韵的关系。

    “杰明,我不是这样的,你知道我从不打骂人的,只是蕾蕾今天太过分了。”

    她以为刘云喜欢的就是她的温柔可人,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在刘云心中的形象破灭。

    “呵呵,是吗?”刘云冷笑一声,深吸了一口烟。

    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第三章初识之时

    黄昏时分,阳明孤儿院在夕阳的笼罩下显得有些落寞。

    院内,一个小女孩儿无助的躲在角落里哭泣。

    小女孩儿的脸上有些脏,而且手臂上明显有着一条血迹,这是她刚刚和那群讨厌的男和人打架的“战伤”。

    “我有姐姐,我不是没人要……”女孩儿仍旧坚定的说着。

    “来孤儿院的都是没人妖的孩子,你说谎,哥们儿们,给我打!”

    一群可恶的男孩儿许是因为嫉妒她有亲人在,她越是这样说,越是围着她拳打脚踢。

    小女孩儿虽然长得十分瘦弱,但是却是不服输的性子,面对这样的围攻,她像一头发了疯的小母狼一样,和他们拼命的厮打着,连抓带咬。

    但是毕竟她年龄太小了,和这些男孩儿比起来,根本就不是对手,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胖小子狠狠推了她一把,她就倒下了,这些男孩儿又有机会围住她狠狠打她了。

    “说,说你没有亲人,我们就放过你!”一个男孩儿说道。

    可是她却偏不说,她就是有亲人的,姐姐一定会来接她过好日子的!

    “住手!”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响起,制止了这些可恶的孩子。

    她抬头看去,是一个比自己大五六岁的男孩儿,穿着干净的黑色小西服,即便是在还没黑天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已经如同星星般璀璨。

    大男孩儿又命令道:“放开她,听到没有?”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别以为你大几岁就了不起了!”五个男孩子中的胖男孩儿说道,说着便要和他动手。

    刘云的神色明显和他的年龄不相符,显得有些超然的成熟,他熟练的闪过身子,躲过了胖男孩儿的拳头,然后抬手就还给胖子一拳头。

    胖男孩儿受了这么一拳,后退了几步还是没有支撑住,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看到刘云这么容易就打到了胖子,其他四个男孩儿都不敢上前去了。

    刘云现出一抹邪邪的坏笑,加上眼中放出的光芒,让他看起来仿佛是一头饿狼,看的人不寒而栗。

    他不屑的说道:“要打就一起上,别一个个吞吞吐吐的浪费时间!”

    这胖男孩儿摔了这么一跤,觉得丢了面子,挣扎折起来,愤怒的吩咐:“愣着干嘛!给我一起上,让他看看咱们的能耐!”

    这小子不知好歹,竟然敢轻视他胖墩儿的兄弟!

    不过这些小子哪里能使刘云的对手,刘云不过是三五下的功夫,就将这四个男孩儿全部打到在地。

    男孩儿们挣扎着站起来,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刘云的对手,也不敢再打下去,灰溜溜的跑走了。

    男孩儿们走远之后,刘云走向小女孩儿,她的瘦弱的身子都要蜷缩成一个并不丰满的小球了,这小球儿中的一双眼睛又大又惹人怜惜,她正怯怯的看着自己。

    刘云神兽将她扶起来,双目交会的瞬间,女孩儿楚楚动人的双眸仿佛叩击了他的灵魂,让他的心骤然一颤。

    看着女孩儿伤痕累累的小身子,他关切道:“你还好吧?”

    女孩儿揉了揉伤口,心中不再害怕,有这个大哥哥帮助自己打跑这些坏孩子,自己以后就安全了。

    “没事,我很快就会好的。谢谢大哥哥。”小女孩儿说道,声音婉转动听,让人听了心生向往。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刘云问道。

    小女孩儿娇嫩的唇瓣开合着:“我明明有亲人,可是他们非要我说没有,我不说,他们就打我。”

    男孩儿问:“那你的爹地妈咪去哪儿了?”

    “修女嬷嬷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很美好。”小女孩儿睁着盈亮的大眼睛说道。

    男孩儿心内生起了怜悯之情,因为从这句话看来,小女孩儿的父母一定已经过世了。

    “大哥哥,你别为我担心,虽然爹地妈咪去了远方回不来,但是我还有姐姐,她会接我回家的!”小女孩儿看到他眼中的黯然,说道、。

    “你一直在这里等姐姐来接你吗?等了多长时间了?”

    “我……我都等了两年了……”小女孩儿说着,眼中已经泛起泪花。

    两年都没来,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我叫刘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侯小蕊。”

    “夏侯小蕊,你愿意和我走吗?”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要带她走,只是觉得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被她所吸引,就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夏侯小蕊的睫毛翕动着,目光明净的看着刘云。

    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说到:“我愿意跟着大哥哥,大哥哥,你一定会对我很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男孩儿就是让她有种安全感。

    刘云点了点头,意思是他一定会对她很好。

    “明天这个时候你带着行李来这里,我在这里等你,我们离开这里。”刘云说。

    “嗯!不见不散!”夏侯小蕊高兴的说道,眼中充满希望。

    和刘云分别之后,夏侯小蕊独自回到孤儿院。

    这孤儿院死气沉沉的,周围围着的铁栅栏更让它显得如同监狱一般,让人看着就讨厌。

    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夏侯小蕊就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了。

    她很想家,很想爸爸妈妈,还有姐姐……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姐姐可以带她离开这里,但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她的希望一点一点的被磨灭成失望。

    姐姐是不是已经忘了她了?是不是不会来找她了?

    夏侯小蕊抱着姐姐送给自己的布娃娃,默默的独自垂泪。

    她小心翼翼的收好布娃娃,让它安静的躺在包裹里,她决定要和刘云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自己唯一的亲人——姐姐。

    夏侯小蕊躲在上默默的擦干眼泪。

    修女嬷嬷来敲门,喜气洋洋的说道:“夏侯小蕊,你姐姐来啦!快点儿出来!”

    秋天的落叶堆积在孤儿院门前,更加显的这里十分萧条,枯黄的落叶随风飘荡,仿佛是每一个在孤儿院中的孩子在诉说着自己的悲伤。

    每一个孤儿院的孩子,都是世间孤独的存在,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有一天可以有人带着自己离开这里。而夏侯小蕊自然也是如此,她等这一天,整整等了两年。

    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姐姐夏侯小韵,她终于要带自己离开这里了。

    修女嬷嬷帮夏侯小蕊收拾好东西,把夏侯小蕊带到了院长办公室。

    只要签了同意书,她就要和姐姐离开孤儿院了。

    夏侯小蕊看着一脸疼爱的姐姐,缓缓的在离开孤儿院的同意书上面前了自己的名字,这原本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但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

    夏侯小蕊水润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窗外,觉得自己心中堵得慌,又说不出到底为什么。

    夏侯小韵走到夏侯小蕊面前,温柔的摸了摸夏侯小蕊的头,说道:“怎么了蕾蕾?要离开孤儿院和姐姐生活了,你不高兴?”

    夏侯小韵今年十七岁,梳着俏丽的短发,穿着红色的皮衣和超短裙,看起来高挑美丽,时尚大方。

    她现在有固定的工作,虽然只是酒店的服务生,但是也算有了固定的经济收入了,完全符合孤儿院领养孤儿的标准。

    夏侯小蕊只是用这双会说话的眼睛眷恋的看着院子里,总觉得有什么不舍。

    从办理离院手续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天,可是妹妹夏侯小蕊到现在一直没有任何高兴的表现,今天更是一直望着窗外。

    夏侯小韵也随着夏侯小蕊向窗外望去,但是窗外除了瑟瑟的晚风和飘扬的落叶,没有任何其他的事物。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大哥哥是不会来了吧?

    夏侯小韵并不知道夏侯小蕊和刘云的这个约定,只是觉得妹妹也许是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就独自留在孤儿院,对这里有感情是应该的。

    夏侯小韵走到夏侯小蕊身边安慰道:“走吧,蕾蕾,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要是想这里的小朋友,姐姐有空带你回来玩儿好不好?”

    夏侯小蕊眨着大眼睛,心中想着:“明天这个时候你带着行李来这里,我在这里等你,我们离开这里。”

    大哥哥答应过她,不见不散,他一定会来的,一定会!

    夏侯小蕊突然跑向后院儿,他一定要见大哥哥一面,就算不能跟着他,她也要再见见大哥哥!

    “蕾蕾,蕾蕾!”夏侯小韵跟着妹妹一起跑了出来。

    孤儿院的后门,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年站在车外寒冷的可能勾起中,看着这个安静的孤儿院,仿佛已经等了好久。

    老者虽然已经是一头银发,但是头发剪得很短,而且面色红润,看起来神采熠熠。他身上穿着得体的燕尾服,衣服的前绣着标志家族身份的图案,他的下身穿着同样黑色的长裤和光亮的皮鞋,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中的老管家一样。

    老者身旁的男孩儿有着一张好看的脸,身上穿着的小西装十分得体,西装的前绣着和老者一样的家族图案,他的眼睛十分锐利,透着和实际年龄不符的成熟,他双手插着裤袋,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成熟稳重。

    老管家安德烈看了看手边,轻声凑近男孩儿,说道:“少爷,那个女孩儿不会来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这几天老爷带着少爷来这里见一个老朋友,由于少爷一直懂事,于是就放任少爷自己玩儿,没想到他竟然认识了一个孤儿院的女孩儿,还要带她离开这里。老爷虽然并没有反对,但是明显老爷心中是不愿意的。

    刘云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他的身影在加长林肯的衬托下,更显得修长。

    夕阳已经渐渐的沉入地平线,眼看天就要黑了。

    她应该不会来了吧?是自己太傻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相信一个孤儿院的女孩儿的话。

    刘云回身向轿车处走去,明显很不高兴,随脚踢起了几粒石子!被踢起的小石子砸到旁边的树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

    刘云在太阳落山的同时,沉稳的迈进了车门,一双眸子仿佛如死水一般。

    小路似乎承受不住加长林肯的豪华,扬起一阵阵飞扬的尘土,转瞬有平息,好像这个车子从未来过一般。

    夏侯小蕊赶到这里的时候,完全看不见车子的影子了!

    她看着原本约好的地点此刻空荡荡的,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孤独的站在路边。

    大哥哥一定是等不到她才走的。

    空气静谧的令人窒息,道路两旁水杉树整齐的排列着,好像是两排训练有序的士兵,即便是听到了夏侯小蕊的哭声,也丝毫不动容。

    夏侯小韵追上夏侯小蕊,关切的问她到底是怎么了,可是她只是一直抿着嘴,什么都不说。

    她倔强的擦去眼角的泪水,这个让自己感到很安全的大哥哥,她再也见不到了吧?

    夏侯小蕊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让她日夜牵挂的可以给他安全感的大哥哥,竟然在十年之后和姐姐一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第四章再次相遇

    那是一个平静的午后,炎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弄的空气仿佛如同沸腾的水,冒着阵阵滚热的白烟。

    夏侯小韵的黑色别克停在白色的别墅前,“咝”的轻微刹车声过后,车门被打开,穿着白色T恤的夏侯小蕊和穿着红色套裙的夏侯小韵走了下来,展现在她们面前的,是这幢豪华大气的别墅。

    “姐姐,这里就是了?”大学刚毕业的夏侯小蕊,脸上带着学生特有的稚气。

    她原本是不愿意住在姐姐的男朋友家的,但是姐姐说他们感情很好,一定会结婚,而且姐姐也不放心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自己租房,于是她也只好跟着姐姐来到了这里。

    “对啊,就是这里了!”夏侯小韵隔着墨镜,看着这豪华的别墅,说道。

    夏侯小蕊跟着姐姐走进别墅,排列整齐的佣人和质地优良的红色毛毯彰显着这里的尊贵。

    这里的一切都让夏侯小蕊感到震惊,但是姐姐夏侯小韵却十分平静,仿佛对这个阵势司空见惯一样。

    夏侯小韵的话语难言喜悦之情,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气派?”其实夏侯小韵也没有想到,刘云竟然会主动让姐妹两人到他家来住。

    夏侯小蕊震惊的简直说不出话来。

    姐姐的男朋友到底是做什么的?这样的别墅,该是多么有钱有势的人啊!

    菲佣们帮她们把行李带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客厅中,来到这里,夏侯小蕊惊讶之情更盛了!

    她在大学中是学艺术鉴赏的,抛去这个房子本身的价值不说,单说这个别墅的主人摆设的这些东西,就已经可以看出他不但是一个奢侈讲究的人,而且是一个有着高贵品位的人!

    夏侯小蕊仿佛是一个游客一样观赏着这个别墅的布置,只见这个别墅的走廊两边放着的,都是古老的油画,壁橱中放着的是精致的古董花瓶和玛瑙艺术品,整个格局古典和现代相结合,但是却十分协调。

    别墅中一尘不染,光线恰到好处,看起来要比博物馆还明亮整洁。她害怕弄坏这些艺术品,不敢伸手去摸,只是静静的欣赏着。

    夏侯小蕊对姐姐夏侯小韵这个很有品位的男朋友越来越好奇了。但从这里的古董花瓶说来,这是清代的花瓶,如果不是很有能力的话,是弄不到这些东西的。

    正对姐姐的男朋友好奇者,只见姐姐已经挽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从扶梯上走了下来,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夏侯小韵脸上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笑容,这一刻她笑的样子,夏侯小蕊永远不会忘记。

    “蕾蕾,这就是我男朋友,黑氏集团的主席——刘云。”她的语气甚至是抑制不住的带着些许炫耀。

    夏侯小韵从没想过,有着这样身家,而且又是比自己小三岁的刘云竟然会看的上自己,如今带着妹妹正式介绍,她才感受到这一切是真实的。

    可是夏侯小蕊脸上的喜悦却顿时尴尬在这里。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刘云微微点头,说道。

    “刘云……刘云……”夏侯小蕊在心中反复的咀嚼着这个名字,怔怔的看着他。

    这三个字像是一个毒瘤一样,一直长在了她的心里,没想到十年不见,他竟然以姐姐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真的就是当初的那个大哥哥吗?会不会只是重名而已?

    可是她记得他前的徽章,她知道自己不会记错。

    心猛烈的抽痛这,仿佛是有人强行的用尖锐的刀子割开了她的心脏,非要抢走她心里不愿意放弃的东西。

    这通来的这么突然,撕心裂肺却又无可奈何!

    “蕾蕾,蕾蕾?”夏侯小韵看到自己的妹妹呆愣愣的,有些尴尬的急忙向刘云掩饰着,“你看你,就不能再温和点儿,把小姑娘都吓到了,我妹妹胆子可小着呢!”

    夏侯小韵笑容残来,优雅的向耳侧挽了挽头,顺势悄悄用手肘顶了顶夏侯小蕊。

    这个傻妹妹可真是的,见了这么一点儿阵势就被吓傻了,真是在刘云的面前丢了脸了!

    她完全没想到,此刻夏侯小蕊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痛苦。

    夏侯小蕊被姐姐这么一提醒,不得不缓过神来,但是却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刘云,说道:“黑先生,对不起,我失礼了。”

    “黑先生?蕾蕾呀……”夏侯小韵听了这个称呼可是十分不满的,难道她不知道,她应该叫一声“姐夫”吗?哎,真是学习学傻了!

    刘云淡淡笑道:“没事的,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怎么顺口怎么来嘛。”

    夏侯小韵听了这话,心内顿时起来,刘云这个人真的很好,无论是什么场合,总是这么善解人意,能和他在一起,真的是自己莫大的福分。而且她对妹妹这么包容,一定是因为喜欢自己吧,爱屋及乌嘛!

    夏侯小韵觉得上天真是太厚待她了,让她能和自己最爱的人还有最亲的人生活在一起!

    不过夏侯小韵怎么也没想到,“爱屋及乌”是不错,可是时日久了,难免会变了性质!

    这一天,是她以为最幸福的一天,但是,却是一整个悲剧的开始。

    这个恶魔亲手拉开了他自己导演的悲剧的序幕,正得意的微笑着!

    “姐姐。”夏侯小蕊跟着前面相拥着向客厅走去的恋人,小声的唤了声。

    “什么是?”夏侯小韵温和的回头,“怎么了,蕾蕾?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哪里不舒服?”

    刘云也回身看向夏侯小蕊,却没有多停留目光,而是转身看向夏侯小韵,“不然吩咐管家去请医生?”

    “啊?”夏侯小蕊没想到刘云会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但是转瞬一想,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因为自己是他女朋友的妹妹,一切都是因为姐姐,是因为姐姐自己才能得到他的关心。

    一股莫名的酸涩感红上来,她急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只是因为这些天搬家有些累了而已啦!”

    “这样啊,拿你快回房休息去吧!”夏侯小韵说道。

    夏侯小蕊觉得自己的眼泪马上就要不争气的流出来了,不行,她绝对不能哭!绝对不能哭,姐姐幸福,她也要高兴才对!

    夏侯小蕊如获大赦,“我还真是困了,那我先去休息一下,好吗?”夏侯小蕊不是在向自己的姐姐请示,而是向这里的主人,刘云说话。她知道这是谁的家,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客人。

    刘云看向她,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立刻转过去看向自己的姐姐。

    她不敢和他相视,他的眼睛还是如十年前一样深邃,仿佛看一眼就会沉沦下去!

    夏侯小韵笑道:“快去吧,别这么多规矩,好好睡一觉儿,可别累坏了!一会儿我叫你吃饭。”

    夏侯小蕊点了点头,再不敢多停留一刻,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在转过身子的一刹那,泪如雨下。

    她以为只要背对着这对甜蜜的恋人,自己的心痛就不会被发觉了,她没想到,这一切都被那双仿佛可以洞穿世事的眼睛收纳了进去。

    刘云拥着夏侯小韵的腰,嘴角扬起一抹深意的笑,夏侯小韵还以为,他是在对自己微笑,她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双眸其实一直注视着夏侯小蕊的背影。

    刘云拥着夏侯小韵走出别墅,十分绅士的替她拉开车门,将她小心的扶进车子。

    “晚上陪我去个宴会?”刘云说道。

    “好啊!”听了这句话,夏侯小韵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因为和他交往这么久,虽然他总是带她去很高档的场所,给她买很多名牌东西,但是却从没带她出席过任何一个宴会。

    和他一切出席宴会,是夏侯小韵一直渴望的,因为她觉得这代表着他对自己的认可!这代表着他已经开始着手让她走进他的人生,她,也许就要成为黑太太了!

    夏侯小韵这么想着,心里像是开出了一朵花儿,根本没有看到刘云眼底的一抹异样之情。

    刘云笑了笑,打量打量夏侯小韵,说道:“不过,这个宴会很重要,你可不能这样去啊!”

    “那我该做些什么,我听你的。”夏侯小韵顺从的说着。

    刘云转身和司机说了几句话,回身对夏侯小韵说道:“我和老康交代好了,你跟着他走就是了。”

    刘云看了看手边,说道:“还好,时间富裕,你可以好好准备准备,不用着慌,准备好之后,老康会直接带你过去的。”

    刘云说完便关上了车门,夏侯小韵急忙拉住他的手,问道:“怎么?你不去吗?”

    刘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这边还有几个重要的文件还要看,打扮的事情,我今天就不陪黑太太了,宴会的时候我会在门口恭迎黑太太的。”

    “讨厌,就知道耍嘴!”夏侯小韵甜甜的笑着。

    刘云看着司机老康带着夏侯小韵驶出了别墅大门,渐渐走远,嘴角的笑容也随着车子的消失而凝固住。

    他的面容,转瞬间变为了深沉阴暗。

    他冷冷的看向身后的别墅,将目光锁在了一扇窗子上。

    那是夏侯小蕊房间的窗子。

    夏侯小蕊回到房间的时候,所有的行李都已经被佣人们摆放的十分整齐了,她关紧房门,蹲在门边,泪如雨下。

    这么多年,唯一一个可以让自己感到安全感的大哥哥,竟然要成为自己的姐夫了!

    大哥哥是自己多年来支撑下去的希望,她的努力都是为了能够以更好的姿态再见到他,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变了!

    她一下一下的抹去眼泪,但是眼泪却还是不间断的流出。

    她想象过无数个和他冲锋的画面,每一种可能都想过,可是,却独独漏掉了这一种!

    她知道这个现实是无法改变的,而且她也不想改变,她只想要让她的姐姐幸福!这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必须要让姐姐幸福!

    她打开柜子,想要拿出行李箱离开,却发现行李箱轻飘飘的,原来衣服都已经被整齐的挂在了衣柜中了。

    夏侯小蕊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衣柜门全部打开,将衣服一件一件的拿下来,重新堆在箱子里面。

    泪水滴在衣服上面,晕开淡淡的水渍,看到这些水渍,她才意识到自己仍旧是在流泪的!

    从没有过这样难以抑制的心痛!

    当年他说过要带她走,可是她却迟到了,因为她的迟到而错过了他,她一直都很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