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0章 偶遇山中老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7本章字数:6888字

    第290章偶遇山中老人

    那个时候的夏侯小蕊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人,因为她拥有了姐姐的爱,姐姐在那时候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爱,夏侯小蕊都有深深的记在心里。夏侯小蕊再次看着眼前的情景,深刻的体会到物是人非这个词的含义。多么讽刺的画面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夏侯小蕊甚至有在怀疑此刻自己的存在是否是多余的。或许此刻的她在姐姐的眼中是眼中钉肉中刺吧。恨不得自己快点消失才好。

    神情落寞的夏侯小蕊独自走到沙发边上,一件件的拿起沙发上的那些衣服与小礼物,准备拿进房间,虽然姐姐已经将这些东西视为废物了,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们在夏侯小蕊的眼中也是废物,她对姐姐感情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一点变化,只是目前她单方面的对姐姐的爱并不能维持他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他们之间需要的还是夏侯小韵对她的误会得到化解。

    夏侯小蕊闭上眼睛,像是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一般,此刻的她看上去不再像原来那样那么脆弱,却很是坚强一般,夏侯小蕊的心中在暗暗的下决定,她坚信,总有一天,姐姐会理解她的会对她冰释前嫌,姐妹关系会和原来一样的好。只是这一切或许会来的晚一些。中间的挫折或许会多一些,只要自己熬过去就好了,“恩,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夏侯小蕊在给自己暗暗的打气。

    希望自己的心中充满阳光,总有一点乌云会消散的,那一天就是她夏侯小蕊重见阳光的日子,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我爱你游乐园

    只是夏侯小蕊黎明前的曙光来的有点儿慢,不知道她是否可以支撑的住。不过只要心中坚定,不气馁那么那一天总会到来的。

    今天又到了要去司徒先生那看病的日子,夏侯小蕊把在家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司徒。对于司徒她没有隐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司徒在她的心里就像是一位亲切的大哥哥,可以尽情的诉说心中的烦恼。

    “司徒,我感觉我都快奔溃了,姐姐仍然一直误解我,也不听我的解释,我们姐妹俩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恶劣了……可是……”夏侯小蕊呜咽着,不再说下去。

    司徒拍了拍下蕊的肩膀,像是照顾亲人一般,安慰着说道,“怎么会呢,那都是因为你姐姐被假象所欺骗了,她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自然会误解你,你要相信我,事实总归是事实就算那个男人再怎么曲解还是事实,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司徒给了夏侯小蕊一个坚定的眼神,以此给她信心。

    看着司徒那充满信任的眼神,夏侯小蕊再次站立起来,“是的,事实总归是事实,刘云不会一直得逞的!!!”夏侯小蕊回应了司徒一个甜美的笑容。

    “恩……今天想去哪里玩呢,我想S市你还有好多地方都没有去过吧?”司徒岔开话题说道。

    夏侯小蕊故作思考状,沉默了一会之后便点点头,虽然从小到大都生活在S市但要说起来还真的没有好好玩过一次呢,小时候生活在孤儿院,那里是她童年所有的回忆,稍稍长大一些之后便被姐姐照顾,但迫于生活压力姐姐一直把她放在寄宿学校,不擅长与人交流的性格使得夏侯小蕊朋友很少也没怎么去玩过。

    司徒看着夏侯小蕊的反应满意的点点头,虽然司徒待在国外好几年,但好在S市也是他长大的地方,充满了他美好的回忆,当然还有一场非常痛苦的回忆,对于这一点他一直不愿意提起,被深深的埋藏在心里。只要没有太过巨大的变化他对于S市还是很熟悉的。

    “恩……好,我看今天天气也很不错,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夏侯小蕊对于司徒是百分百的信任,在她的面前自己总是那一个被照顾的人。目前,夏侯小蕊觉得也只有在司徒的面前才发觉到她存在的必要,原来自己不是遭人唾弃的垃圾,也是会有疼会有人关心的。嘴角抑制不住的幸福的笑容流露出来。她的笑容暖暖的,就像是冬日里暖暖的阳光,夏侯小日里清凉的泉水一般,凉凉的,温润了司徒的整颗心灵。

    在此刻司徒在心中暗暗做决定要好好保护这个柔弱的女子,不希望她再次受到任何的伤害,她家里的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她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烂苹果乐园。

    “哇……这里好好玩喔。”夏侯小蕊见到如此欢声笑语的乐园情不自禁的感叹着。

    烂苹果乐园算是S市游乐设施最齐备的一个游乐场所了,还记得小时候司徒跟着爸妈一起来这里游玩,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不过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了。想到这里司徒的眼神闪过一丝暗淡冷漠的眼神但仅仅是一闪而过,随即换上那温柔的眼神。

    “蕊蕊,这次我带你来补过一下你童年时期所缺少的美好回忆,希望当你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还是有许多值得快乐的事情的,你知道吗,你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这么美的笑容老是藏着多可惜啊。”

    夏侯小蕊腼腆的笑了笑,但并没有说什么。

    “那记得喔,以后要经常笑,我最爱看我家蕊蕊笑起来的样子了。”司徒像是宠溺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般,眼角流露的是无尽的温柔。看的夏侯小蕊很是不好意思,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脸颊上抹上了两片绯红。看着夏侯小蕊害羞的样子司徒不但没有感觉不好意思反而觉得心里特别开心。拉着夏侯小蕊的小手,怂恿着她去做旋转木马。

    “这……不太好吧,我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去做旋转木马,我怕……”夏侯小蕊很是难为的表情。

    “没事的,有谁规定大人就不能玩这个了吗?快去,别顾虑太多了,再说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玩啊,还有我呢,我不是陪着你嘛。”

    夏侯小蕊犹豫了一会之后,坐上了旋转木马,而司徒和夏侯小蕊坐的正是同一个木马。当木马旋转的那一刻司徒,夏侯小蕊的发丝随风飘动,弗在了司徒的脸上,可以清楚的问到那一阵阵的独属于夏侯小蕊的香味。这种香味不像是大街上大多数女人那种庸俗的香水味,却有一种淡淡的果香,很是清新,让人仿佛置身于果园。

    “哈哈哈……呵呵呵……”夏侯小蕊欢乐的笑声一阵随着一阵。我爱你惊天的秘密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这一个欢乐的下午过的很快。时间在悄悄中流逝。又到了告别的时候。

    “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么?!是遇到什么好事儿了?!”刘云看着灿烂笑容的夏侯小蕊他有一刻的惊呆,从她搬到这儿之后就从来没有见到过她有笑,曾一度以为她从来不会笑,原来它……也是会的,而且笑起来这般的阳光灿烂,灿烂的让人晃眼,真的好美好美。

    夏侯小蕊心情的确很不错,毕竟和司徒在游乐园度过了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下午,这个下午拾起了她童年所缺失的回忆。

    “恩……我下午和朋友出去玩了,有事吗,没事我先回房了,今天玩的好累。”说着打算走进房间。

    而一直在等待夏侯小蕊回家的刘云哪会让她这么快就会放,看着她对自己满是敷衍的语气,心中便充满了怒火。

    “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么,我有这么不堪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刘云已经走到了夏侯小蕊的面前,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夏侯小蕊,捕捉她每一个神态动作。

    如此之近的距离让夏侯小蕊心中充满了慌乱,“你……你……想干什么??”夏侯小蕊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明显的颤抖,那一晚的痛苦回忆还没有消退,清晰的印刻在脑海中,仍是心有余悸。

    刘云神秘的笑了笑,“我想干嘛,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需要我提醒你吗?你这算不算是明知故问,你知道明知故问的后果是什么吗?”说着刘云更加靠近了夏侯小蕊一步两人已经要脸贴着脸了,夏侯小蕊一直在不断的后退而刘云一直在不断的靠近,步步紧逼,一直到夏侯小蕊退到紧贴着墙面无路可退。

    刘云沉重的气息呼在夏侯小蕊的脸上,火辣辣的,似乎可以听到他平稳而有规律的心跳声,而夏侯小蕊却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杂乱无章,她好痛恨自己,为什么这般没有用,当刘云一靠近,心就会止不住的狂跳。脸颊早已经绯红,两人的鼻尖已经互相碰触。

    夏侯小蕊尴尬的把脸往边上侧去,紧闭着双眼,希望不要再看到眼前这个恶魔,可是刘云确把她的脸一把扳过来。

    “看着我,就有这么难吗,还是……你心虚了,姐夫?”这一句刘云说的极其的,是紧贴在夏侯小蕊的耳边说的。温热的气息呼在夏侯小蕊的脸上,有种酥麻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夏侯小蕊很是难受,心慌,害羞,已经让夏侯小蕊根本听不清刘云具体说了什么。直到一阵女人尖锐的呼喊声。

    “贱人!!!你还真的是不要脸了!”夏侯小韵本想早些回来给墨哲民做一顿他最爱的晚餐,可是没有想到却撞见了这一幕。一进门就看见两人的姿势,更为过分的是还在耳边窃窃私语,这样的举动在她的回忆里,刘云是从来没有做过的。

    此刻的夏侯小韵对夏侯小蕊已经深恶痛绝,“真是一个贱人,不知道是耍了什么鬼把戏,竟然可以把他的未婚夫迷得如此神魂颠倒。这一切让夏侯小韵又是羡慕又是痛恨。而她正好把这一切的不满与怨恨通通加倍的奉还到夏侯小蕊的身上。

    夏侯小蕊惊慌的转身,引入眼帘的是姐姐那张已经气的变形的脸,她知道姐姐此刻已经是被怒火迷失了理智。

    “姐姐!不是这样的,不是像你看到的这样子的,一切都是误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尽管夏侯小蕊不断的解释着,但她也知道此刻的姐姐根本不会听进去什么。

    “姐姐?!你还有脸面叫我姐姐??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这张脸皮到底是有多厚,夏侯小蕊你是想深深的拿刀子捅我一刀,然后再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再来安慰我么。你是把我当做傻子了么。呵呵呵……夏侯小蕊,你未免也把我想的太善良了,你也太单纯了吧。真是一个贱人,想不到你的父母是那般的善良却生出你这么一个!!”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夏侯小韵已经完全迷失了理智,口不择言完全是她此刻的写照。已经不管说出的话有多难听。

    听到夏侯小韵这样的话夏侯小蕊楞了,“我的父母?我的父母?这是什么意思??姐姐,我的父母不就是你的父母吗,难道我们之间的父母还不是同一个吗??”一连串的疑问充斥在夏侯小蕊的脑海里。

    夏侯小韵也知道秘密终归会有一天会被识破的,再加上夏侯小蕊竟然做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还需要顾及什么姐妹情分。“哈哈哈,都到这一地步了,我也不想再瞒你什么,实话和你说吧,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亲姐妹,当时我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出来说是你的姐姐纯粹是为了报恩,你的父母对我有恩,从小我便失去了父母,无依无靠还是你的爸妈好心收养我,当时还没有你,一直到我五岁那年你妈才怀上了你,从此我有了你这个妹妹。呵呵呵……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守着这个秘密没有告诉你,本以为我们之间的姐妹情分足以胜过那些亲姐妹,是否是同个爸妈生的已经不重要,想不到,不是亲的总归不是亲的,你看你竟然就连你的姐姐的未婚夫都要强,你还有脸吗??”

    夏侯小韵的这一番话深深打击了夏侯小蕊的心灵,“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你不要再说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夏侯小蕊一下子难以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突然间告诉她,她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唯一的一个亲人也不在了,这是多么大的打击。

    “呵呵呵……你是不想听了吗?可是我说的这一切都是事实,就算你不想听我也要告诉你,你其实根本就不是我的妹妹,我们之间没有一丁点儿的血缘关系,我抚养你纯粹是为了报恩,现在你做到这个地步了都,我也就不需要再顾及你是他们的女儿,从此你记住我和你都是陌生人,喔不,是敌人!”夏侯小韵的神色泥泞。

    我爱你心中开始质疑

    站在一旁久久没有说话的墨哲天也惊呆了,想不到在复仇的路上竟然还揭露了这样一个事实,“难怪当夏侯小韵知道她妹妹与自己有染的时候竟是那般的不顾情面,心狠手辣,原来都是不一家人……”刘云恍然大悟,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看来这一出戏更加精彩了。

    看向角落蹲着的夏侯小蕊,刘云却没有了刚刚那种想要看好戏的冲动。

    此刻的夏侯小蕊一个人惊慌失措一般的蹲在角落,不断的抽泣声从角落传来。这样子的夏侯小蕊看了让刘云的心有了一丝丝的涟漪,开始在心底质疑,“他这么做,还是正确的吗?”这一路来,他成功的看到了夏侯小蕊惊恐的眼神,这一些都是在她的计划之内的可是唯独自己的心情却没有背掌控在计划之内,从来预计过自己的心还会偏离他所计划的轨道。原本坚定不被感情所困扰的心却也气了一丝丝的涟漪。

    “夏侯小蕊,你究竟是不是我命中的劫数,为什么你的一出现就完全打破了我的计划。”

    不由自主的刘云走到了夏侯小蕊的身边,扶起她的身子。最终却并没有说任何的话。

    扶着身体虚弱的夏侯小蕊,刘云我爱你烫伤

    “啊……”厨房内发出夏侯小蕊的一声惨叫。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侯小韵故意假惺惺的道歉着。一边还装作焦急的样子观察夏侯小蕊被烫伤的地方,之间手臂一块是通红的。

    夏侯小蕊的脸扭曲着,她正在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刚刚烧开的开水就这么直接烫在皮肤上是有多么的痛。原本美丽的一张小脸已经因为痛苦而扭曲。嘴角不断的发出一声声的低吟。

    夏侯小韵很早以前便知道烫伤之后的急救处理需要用冷水去冲洗,来减轻刚刚烫去的痛苦,或者可以用一些精油涂在伤处会避免烫去之后产生水泡,而夏侯小韵在此刻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假惺惺的在问夏侯小蕊痛不痛,要不要紧等等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夏侯小蕊看着自己已经被烫去导致通红的手臂,皱着眉头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是一个人独自默默的忍受。看着夏侯小韵脸上“焦急”的表情。夏侯小蕊也不好责怪什么,只是说道,“没事,没事只是小小的烫伤而已,我自己可以的。”说完之后便一个人悄悄走到房间内,想要处理伤口。

    ‘嘶……嘶……“看着手臂上的红肿越来越明显,夏侯小蕊有些不知所措。

    而此刻的夏侯小韵正在厨房内暗自得意,终于报了一点点的小仇,“哼!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下场,这仅仅是开始而已,只要你待在这个家里就有的你受的了。”夏侯小韵的嘴角露出一丝丝邪恶的笑容,此刻的夏侯小韵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恶毒的妇人,曾经善良的她早已经被仇恨迷失了理智,那个美丽温柔的女子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刘云今晚特地早早的回到家,他想昨晚夏侯小蕊经历那样的事情,心情一定不好受,再加上家里还有一个夏侯小韵的存在,两姐妹这么同时存在一定会闹出什么乱子的,便早早的交代了剩下的工作给助理,自己回家。

    一进家门,里面什么人也没有,“小韵??小韵??”刘云先是呼喊了夏侯小韵的名字,但一直没有人回答。

    “夏侯小蕊?夏侯小蕊……”还是没有人回答,刘云有些恼怒,直接打开了夏侯小蕊的房门,只见夏侯小蕊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挽着手臂不知道在干什么。

    明明人就是在的,却不应声自己,这一点让刘云很是恼怒,“你们都是聋子么,没听到我在喊么!?”刘云用最直接的话说出了心中的气氛。

    只见夏侯小蕊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来看,一件是刘云,眼神没有一丝的波澜,只是静静的说道,“喔,不好意思,我刚刚太专注了。”说完又开始专注于自己的手臂。

    刘云满怀着好奇靠近了夏侯小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原本白皙的手臂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红了一大块。

    刘云抓起夏侯小蕊的手,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这是怎么弄的!?”

    夏侯小蕊看着刘云惊讶中带着关心的表情有些不敢置信。

    刘云突然这样子反倒有些让他不习惯。

    “没怎么,我倒开水的时候不小心烫伤的。”

    夏侯小蕊随便找了个借口给糊弄了过去。

    她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再去破坏姐姐和刘云的感情,尽管她已经知道姐姐和刘云之间的感情已经破败不堪了。但还是不想因为自己再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引起什么风波。

    看着夏侯小蕊忽闪逃避的眼睛,刘云半信半疑,但此刻的他也不想追根刨地的去问受伤的原因,进行紧急处理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还是避免不了会去损上下蕊几句,语气中虽然带着责骂,但也有毫不掩饰的关心,心疼,“你怎么这么笨,倒杯水还会把自己烫伤,你长着脑子是干嘛的!!”

    夏侯小蕊对于刘云的责备皱了皱眉头,不想予以理会。

    “我这不是不小心嘛,谁还没有歌犯错的时候,再说了,我烫伤的是自己的手,我想没干你什么事情吧。”

    “都把你自己给弄伤了,还嘴硬!!”刘云的语气很是强硬。

    夏侯小蕊带着些恼怒的看着刘云,只是他的眼神很是复杂有些恼怒但大概是因为无处可发泄其中又带着些心疼。不禁在心里怀疑,“这……还是那个她认识的刘云吗??”

    刘云也不管夏侯小蕊的反驳,理智告诉他夏侯小蕊的伤口需要进行紧急的处理,不然一定会留下伤疤。在那么白皙的手臂上留下红红的烫伤疤痕还真是刺眼,想想都可怕。

    抓起夏侯小蕊的手就想要冲出了门外。

    “喂……你干嘛啊?!”夏侯小蕊被刘云这么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着了。

    “带你去处理伤口!!”刘云只是抛下了一句冷冷的话,话语中还带着命令的口气,不容她反抗。

    夏侯小蕊皱着眉头,她不想去医院,从小到大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就是医院了。

    “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我自己就可以处理。”她挣扎着,想要挣脱刘云的手。

    刘云带着嫌弃的表情往后瞥了一眼很是不情愿的夏侯小蕊,“啧,女人就是麻烦。”顿了一顿。

    在刘云犹豫的那一刹那,夏侯小蕊把自己手从刘云的手里收回,心里在暗暗喜悦,“终于逃脱了恶魔的手掌。”

    “啊……你想要干嘛。”一阵惊呼声从夏侯小蕊的房间传出。

    夏侯小韵在客厅听到夏侯小蕊的房内有很大的动静,很是好奇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正在这时看见刘云打横抱着夏侯小蕊的身子走了出来。

    她很是好奇,好奇中带着更多的是愤怒与嫉妒。凭什么夏侯小蕊可以受到那样的待遇,抱着她的人不是自己的未婚夫么,怎么目前的状态却像是她是一个旁观者,而夏侯小蕊却是刘云的未婚夫一般。

    “我带她去看医生,她烫伤了,伤口需要紧急处理。”刘云朝着夏侯小韵抛下一句话就往大门走去。

    夏侯小韵眼冒火星的看着刘云离去的背影,她的怒气正在燃烧,本以为报仇成功却没有想到让她赚了更大的便宜。

    我爱你擦药

    夏侯小韵的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又没处。

    “啊!!!夏侯小!!!蕊!!!”随后屋内传来杯子落地破碎的声音。

    “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夏侯小蕊就这么被刘云抱着走很是不习惯,他不要脸她可是还要脸的呢。光天化日之下自己这么大一个人竟然就被刘云这样子抱着,多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