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1章 无法达到的目的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8本章字数:8115字

    夏侯小蕊的手不断的拍打哲刘云的口。而她的拍打对于刘云来说就像是按摩一般,更确切的说就是按摩,丝毫感受不到一丁点儿的痛苦。

    刘云不管夏侯小蕊的反对仍然自顾自的走着,并且走的很快。

    “你别反抗了,医院是必须要去的,夏侯小蕊你难道还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么,有病不看还要家长逼着你去看才行。”随后使了一个坚定的眼神给夏侯小蕊。

    夏侯小蕊知道自己的反抗是徒劳的了,深深的叹了口气,也不再做反抗。

    看着怀里的人不再拼死的反抗,嘴巴也不再说什么,刘云低头看了一眼满是无奈表情的夏侯小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在他的心里夏侯小蕊其实还是那个十年前的小孩子一般,没有长大,其实是需要人来照顾的。

    早在十年前,当刘云我爱你原来你是这般恶毒的女人

    医院的走到虽然是很短但因为刘云真的走的好快,夏侯小蕊一路小跑下来,累的气喘吁吁。

    “你就不能慢点吗??”

    刘云看了一眼身后喘着大气的夏侯小蕊,想笑却又不笑,那个表情甚是搞笑。

    夏侯小蕊看了一眼墨啧哲明的表情感觉到他像是梓嘲笑自己有些气恼,“笑什么笑!”

    当两人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吃晚饭的点。

    桌上摆满了一大桌子的菜,刘云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活的夏侯小韵,便裂开嘴笑道,“这么多好吃的啊,看来今天可以一饱口福了。”

    夏侯小韵看到刘云的身影满嘴的笑脸,“你终于回来了!!,快来,我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并招呼着刘云快点做下。

    把夏侯小蕊冷在一边,让她很是尴尬的样子。一根人站在门口好一会,不知道该不该做在那里和姐姐一同吃饭,不知道自己的出现会不会招来姐姐的唾弃。

    正在夏侯小蕊进退两难的时候夏侯小韵朝着夏侯小蕊一声招呼,“还愣在那干嘛呀,快过来一起吃啊。”

    姐姐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夏侯小蕊很是意外,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怎么姐姐的态度和之前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难道她是在为了之前烫伤自己而感到愧疚吗,算是赔礼道歉??夏侯小蕊满腹疑问。

    “还傻愣着,不过来吃饭?”夏侯小韵再次的招呼道。

    “喔!好!”

    三人同时坐在餐桌前一起吃着晚饭。这样的情景是有多久没有发生过了。多么温馨的场面前些日子却一直没有出现。

    夏侯小蕊好想好好珍惜这一切,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只要姐姐可以原谅她。就算她受再大的委屈也是值得的了。眼眶不禁有些许的湿润。

    对于夏侯小韵今天的反常刘云也很是惊讶,前些天还是看着他们姐妹俩闹得不可开交,夏侯小韵对夏侯小蕊的态度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没有想到今天她竟然对夏侯小蕊的态度这般的友好热情,不敢置信的看着夏侯小韵。

    夏侯小韵也感觉到了刘云和夏侯小蕊异样的表情。

    傻笑着并说道,“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嘛呀,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都不吃饭?”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的脸,继续补充到。“没有啊!”

    “喔!没什么,只是我看你今天有些反常而已,不过这样也挺好。”刘云首先开口说道。

    就这样三人一直坐着一起吃饭,整个晚饭期间充满着一种怪异的气氛。

    夏侯小蕊虽然很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温馨,但看着姐姐的态度转变实在是有些大,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饭菜也是没吃了多少,便借口说是累了就回了房间。

    这下便只剩下了刘云和夏侯小韵两人还在继续吃饭。

    夏侯小韵把一大块红烧肉夹到刘云的碗里。

    “怎么?今天这么做是另有原因的吧!她的伤是因为你么?”刘云说的很冷。

    夏侯小韵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明显一颤,还想假装糊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说的是什么啊,什么伤口,什么是因为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来继续吃饭。”说着继续低头吃着碗里的饭。

    “不用装了,如果不是你还有谁。”口气很是肯定。

    夏侯小韵把碗筷往桌子上一放,“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还过来问我干什么,你想为了她来惩罚我么?”夏侯小韵深知瞒不过去,就把一切交代了出来。

    “呵呵,果真是你,我就说么,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还会笨到倒杯水都会烫伤,又不是三四岁的娃娃。”

    “难道不是她像你抱怨的么,哼……果真是个会男人的女人!”夏侯小韵的眼神中充满着鄙夷,满是不屑。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我还真的没有发现原来你是这样一个充满心机的女人,我以前怎么一丁点儿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妹妹都下得了手。”

    刘云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喔,不,她已经不是你的亲妹妹了,不过我想你们就算不是亲妹妹但二十几年的姐妹情分还是不假的吧,想不到你这般的不顾念旧情,竟是这般的绝情。”

    夏侯小韵一阵冷笑。

    “呵呵,难道我现在在你的心目中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么,我承认我不如她美丽,不如她年轻,可是我这么做有错吗,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我爱你?为什么你就一点都没有感觉?刘云如果可以我好想扒开你的心看看里面的颜色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怎么可以这般的冷心,铁石心肠。”

    夏侯小韵心中对夏侯小蕊的仇恨嫉妒正在一点点的加深。

    她夏侯小蕊是凭借了什么能够让刘云这样的对待她,她受伤,紧张的送她去医院,回家自己做这么一大堆的饭菜,只是在表面上这么应和着,在夏侯小蕊不在却这般的对待自己。人一走就是一个不一样的态度。

    夏侯小韵慢慢的捏紧自己的手掌,指甲似乎快要掐进肉里,但她毫无知觉。此刻的夏侯小韵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嫉妒在她的心里蔓延。

    刘云起身不再吃饭,“我饱了,还有,我希望你以后做事有些分寸不要太过分了,万事还是给人家留点后路的好,不要做得太绝了。”

    一大桌子大菜却没有人来吃,夏侯小韵本计划的好好的,希望可以借此机会在刘云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贤妻良母的一面,想不到竟然闹成了这幅样子,此刻的她真的是恨的牙齿痒痒的。

    往碗里夹满了菜,“你们不吃我自己来吃。”说着大口大口的往嘴里送饭。

    “呵呵呵……”凄凉的笑声在屋内传来,夏侯小韵的眼角还是留下了晶莹的泪水。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无奈,但却都是因为自己误解了事情的真相,把事实想象的太过复杂最后苦的也是自己。只是有的人一旦走上了误解事实的这条道路就很难以再自拔。

    夏侯小韵便是如此,此刻的她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误解这条扭曲的道路之中,她的心里对夏侯小蕊的仇恨正在一点点的加深。

    我爱你野营计划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这些天刘云都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出差了。家里只剩下夏侯小蕊和夏侯小韵。

    “蕊蕊,你这几天有空吗?”夏侯小韵走到夏侯小蕊的门口好声的问道。

    夏侯小蕊好奇的看了一眼门外的姐姐。满是疑问不知道姐姐又想做什么了。这些天他们姐妹俩到也是相安无事,生活过的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剧烈的波澜,姐姐也没有像前阵子那样对自己针锋相对。

    “没事儿?怎么了,姐姐有什么事情吗?”

    “喔,要说具体有什么事情倒是也没有,只是,最近我的一些朋友邀请我去野营,我想邀请你也一起参加,有兴趣吗?”

    “野营?”夏侯小蕊很是惊讶姐姐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去野营了,从小到大倒也是没有出去过野营,对野营的了解一直都是电视上或者是书上的内容。

    犹豫了一会不忍心拒绝姐姐难得的好意还是说道,“好的,那我就和姐姐一起去吧。”

    夏侯小韵的眼角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

    “恩……那好,你准备准备路上需要的东西,我们明天早上六点出发。”

    “恩,好的。”夏侯小蕊回应了夏侯小韵一个灿烂的笑容。看上去就是一个阳光的女子。

    “喔,对了,我们要去的野营目的地的路上可能比较复杂,你最好多带一些吃的,喝的,以备不时之需。”夏侯小韵假装好心的提醒道。

    看着姐姐难得的关心夏侯小蕊的心里很是感动,难道姐姐和自己真的要和好了吗,是因为这几天自己最近和刘云保持一定的距离,姐姐已经开始对自己冰释前嫌了吗。

    如果是真的,那么她感到很欣慰。

    这一晚夏侯小蕊早早的便把明天要去野营的东西准备好,然后打算养精蓄锐好好的睡上一觉,希望明天有足够的体力可以跟随大伙一起野营。

    早上六点。

    夏侯小韵便已经早早的都把野营需要的一切准备好,并做好了早餐在餐厅等着夏侯小蕊起。

    一见夏侯小蕊出了房间门,便热情的招呼道,“快来吃些!不然路上饿了可不好,待会还需要怕上很大一段的山路,没有充沛的体力可不行喔。”说着还把满满的一大杯牛奶和面包等一些早餐推到夏侯小蕊的面前。

    看着夏侯小韵如此热心的状态,夏侯小蕊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现在的她就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姐姐的态度转变太快,这幸福来得也太快。

    夏侯小蕊悄悄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深切的感受到了疼的感觉,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哎,蕊蕊,几日下来,你好像变傻了啊,还不快点吃?”夏侯小韵看着夏侯小蕊呆呆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

    夏侯小蕊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早餐忙说道。“恩,谢谢姐姐。”

    “对我还客气什么呀。”我们是什么关系。

    夏侯小蕊由于姐姐太过迅速的态度转变,只是匆匆的吃着眼前的早餐具体吃了点什么也不知道。

    很快夏侯小韵带着夏侯小蕊来到了她口中一起野营的朋友们。

    一群朋友来到了一座很高的山脚下。

    “看,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了,今天我们的任务是爬到半山腰,在那里驻扎一晚上,明天继续向上攀登一直到山顶。”带头的一个高大的男子朝着身后的队友说道。

    夏侯小蕊看了一眼山的高度,心里有些质疑,就一天可以爬到半山腰么,更何况在来的路上已经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快十一点了,而且正是烈日当空的时候,看这座山应该是座荒山,一路上需要穿过众多的荆棘。

    夏侯小蕊有些怀疑自己的体力是否可以跟的上大部队。她也不希望自己在最后拖了大部队的后退。

    夏侯小蕊有些惊慌的眼神看了看夏侯小韵。无法达到的目的地!

    夏侯小韵看着面色犹豫的夏侯小蕊知道她的担心是什么,抓紧她的手安慰道,“怕什么呀,还怕会出什么事情吗,有姐姐在呢!别怕!”并且拍了拍夏侯小蕊的肩膀以此来鼓励。

    看着姐姐坚定的眼神,夏侯小蕊胆怯的心稍稍的平复了一些。

    野营的大部队开始向山里出发。带头的高大男子不时的往后提醒大家注意跟上领队,以免掉队了。

    夏侯小蕊走在夏侯小韵的前面。夏侯小韵说是要看着她走在前面才放心,生怕她脚扭去了或者是受什么伤,夏侯小蕊知道姐姐的担心之后很是感动,久违的姐姐的爱又回来了,满满的幸福感涌上心头。

    单纯的夏侯小蕊有时候真的是太过于相信别人了,单纯的人往往会被假象所迷惑,当别人稍稍的献些殷勤便感动的痛哭流涕,到时候别人家卖了都还不知道。

    今天的天气很是晴朗,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路上都在不断向上攀登的夏侯小蕊被烈日的照射有种晕乎乎的感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

    “哎哟……”夏侯小蕊正在一步步攀登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惨叫。转头看去之间姐姐手扶着脚,很是痛苦的样子。

    一件姐姐这副样子,夏侯小蕊的心便揪了起来。神色焦急。

    “姐姐,怎么了?要紧吗?”

    “我……我……好像是扭伤了。”

    夏侯小蕊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那……还能走吗?”

    说着走到夏侯小韵的身边想要扶起夏侯小韵,就这么扶着她才走了一步便又听到了姐姐的惨叫。“好痛……”

    夏侯小蕊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姐姐,那怎么办,今天我们驻扎的地点是半山腰,可是现在离一半的路程还有好久,要不我去和领头的大哥说声吧,好让他先停下来。让我们休息一会。”

    “他们这么多人会等我吗?我这会不会拖累了大家?”夏侯小韵皱着眉头表现出很是痛苦的样子。

    “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不然我总不能丢下姐姐不管。”说着夏侯小蕊一路小跑走到领头的大哥面前,说道,“大哥,我姐姐脚扭了,可以先暂停一下吗?”

    那位领头大哥看了一眼身后的受伤的夏侯小韵,皱了皱眉头,继而说道,“那好吧,大家都休息下吧,一会继续赶路,我们需要在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

    一般来说天黑了爬山的路就会更加的难以把握,因此他们为了自身的人身安全需要在天黑之前到达今天的目的地。

    “姐姐,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夏侯小蕊一边说着一边把夏侯小韵扶到一块稍微平坦些的石头上坐下。

    夏侯小韵作势伸出了那只“受伤”的脚踝。

    “这里吗?”

    “不是。”

    “这里?”

    “恩。”

    夏侯小韵故作很是痛苦的样子。

    夏侯小蕊撸起夏侯小韵受伤的那只脚的裤子,小心的替她按摩着。

    “姐姐,这样好些了吗?”夏侯小蕊抬头看着姐姐那张痛苦的脸。

    “恩……”夏侯小韵点了点头,并表示很欣慰的样子。

    一行爬山的人都各自找了空地在那做着稍稍的休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好多人都已经休息充足了。

    夏侯小蕊看着大家有的像是要抱怨的样子,她不想被人家认为是弱不禁风的女子,女孩子有时候也还是很坚强的。

    “姐姐,好些了吗,现在还能走吗?”

    夏侯小韵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试试吧!”

    “恩,好,那我跟那个领头的大哥说一声,毕竟大家都还得赶路。”

    “好了,大家都继续赶路吧,大家都小心别再把脚扭伤了,到时候麻烦就大了。”领头的大哥好心的对大家说道。

    夏侯小韵和夏侯小蕊并没有说什么,两人搀扶着在路上行走。

    走了还不到五分钟,夏侯小韵表示脚疼的不得了。

    “蕊蕊,你看我的脚伤成这样,看来我在天黑之前肯定是不能到达目的地了。”夏侯小韵表示非常愧疚的样子。

    夏侯小蕊思考了几秒钟之后。

    “那……姐姐要不我和那个大哥说他们先走,我们随后赶上?”

    “那也只能是这样了。”

    当大部队往前走时,夏侯小韵和夏侯小蕊两人再次找了一个空地歇息。

    夏侯小韵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像是在计划着什么。

    “蕊蕊,要不我们现在赶路吧,我想再不走天就快要黑了。”

    “可是,姐姐你的脚……可以吗?”夏侯小蕊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姐姐。

    夏侯小韵给了夏侯小蕊一个坚定的眼神,“恩,我可以的。”

    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两人继续向前赶路,一步一个脚印,夏侯小韵故意装作很是艰难的样子。

    谁也没有发现,在这片树林之中,有一只手正在树干上悄悄的做着记号。

    眼看着天渐渐的变黑,夏侯小蕊为还没有赶上大部队感到焦急,在这荒山野岭的,又是两个女子当然是很不安全的。

    在小说中夏侯小蕊时常会看到在深山野林里发生什么意外,譬如是被野兽袭击,山鬼什么的,一想到这里夏侯小蕊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但为了让姐姐安心,她并没有把心里的担心说出来。

    “姐姐,你的脚怎么样了。”

    “还好吧,你不用担心我,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尽快赶上大家。”

    我爱你受伤

    看着姐姐坚强的样子夏侯小蕊的心里也是由衷的佩服。

    望着一个交叉口的位置,夏侯小蕊迷茫了,她不知道该往那边走才是。转身看了一眼夏侯小韵希望可以在她的眼神中得到答案,不过令人失望的是姐姐夏侯小韵似乎也并不清楚。

    “姐姐,我们该往哪边走呢。”

    夏侯小蕊的语气有些焦急,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角滑落,这一路上为了让姐姐减少负担,她便执意一个人扛起了所有的负担,两只重重的包裹一前一后都背在她的身上,把她累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但还是需要坚持。

    夏侯小韵的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故作犹豫了一会儿,指着一条道说道,“就这条吧,我相信我的预感没有错。”

    夏侯小蕊看了一眼眼神充满坚定的姐姐,抓紧她的走应声道,“恩,好的,我相信姐姐。”

    夕阳在慢慢落下,天空渐渐的变黑,夏侯小蕊知道他们需要尽快的赶上前面的队伍,不然晚上可就会有麻烦了。

    “蕊蕊,我口好渴。”夏侯小韵装作苍白无力的样子,表情很是痛苦。

    夏侯小蕊看了一眼姐姐之后迅速寻找包里的水壶,当她拧开盖子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水已经空了,心陡然凉了下去。

    小声说道,“姐姐……我们……我们没有水了。”夏侯小蕊的眼神充满着无奈。

    这一切早已是夏侯小韵计划好的。她故作四处查探的样子随后说道。

    “刚刚我看见在来的路上山沟里有山泉,我想那个泉水似乎可以解我们一时之急。”

    夏侯小蕊往身后往往,表情甚是为难,“可是,姐姐你的腿脚不方便,再倒回去我怕你会受不了。”

    “没事的,就这点小伤你要相信我,走……我们一起去吧,一路上没有水可不行。”

    夏侯小蕊犹豫了一会还是说道,“不行,姐姐你就在这儿等我吧,我去去就来。”

    说着把姐姐扶到一块稍稍平坦的草堆上,把身上的两只大包卸下来放到夏侯小韵的身边。

    “姐姐,你等等啊,我去去就会。”

    “你路上小心点啊。”

    “恩。”夏侯小蕊的身影渐渐消失。

    就在夏侯小蕊消失的同时,夏侯小韵突然从草堆上站了起来,起身拍拍身上的杂草,一脸得逞的样子。

    她迅速的翻找包里的山势地图开始寻找方向。

    很快走到了刚刚那个岔路口,而这次不同的是她选择的是另一条路,刚刚给夏侯小蕊指的那条路边意味着永远都找不到大部队。

    夏侯小蕊拿着水壶一路小跑的赶来,当回到原地时,她慌了,并没有看到姐姐的身影,地上只有一只背包剩下。

    “姐姐!!!姐姐!!!姐姐……我给你拿水来了。”夏侯小蕊拼命的呼喊着姐姐,可是除了山里的鸟声与回音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回应她。

    “姐姐……你去哪里了。”夏侯小蕊的声音已经充满了哭腔声。

    此刻荒山野岭的,夏侯小蕊对于这里一点也不熟悉,姐姐却突然间消失了,心里的恐惧感一下子蔓延开来。

    “咕噜噜……咕噜噜……”肚子发出的叫声在此刻安静的环境中显的额外的刺耳。

    “姐姐……姐姐……”夏侯小蕊还是不死心,希望可以得到姐姐的回应。在一边又一边的呼喊仍旧没有回应的时候夏侯小蕊的心彻底死了,姐姐消失了。

    她不敢去想象姐姐消失的原因。她的腿还受着伤,应该走不远才对。

    坚强的夏侯小蕊背起行囊,继续往前走着。

    可以想象已经是在昏暗的天气之下,一个小姑娘家的对于地形又不熟悉,而且是在荒山野岭这样子的气氛有多么的恐怖。

    夏侯小蕊极力的压制着心里的恐惧感。现在不坚强又要何时才坚强。

    而此刻的夏侯小韵已经赶上了一起野营的大部队,今晚她需要和群体生活在一起,不然一个人生活在这荒山野岭她可保不准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

    领头的大哥看着赶上来的只有夏侯小韵孤身一身,便好奇的问道,“你的妹妹呢?”

    “喔,她突然有点事先下山了,就不和我们一起。”

    领头大哥若有所思的恩了一声,之后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晚夏侯小韵在集体帐篷中睡去,而在山的另一边的夏侯小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没有帐篷,没有同伴,一个人在荒山野岭。

    整座山极其的安静,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有的只是风吹动树叶的哗哗声。在这安静的气氛中,树叶的吹动显得极其的恐怖,有种怪异的感觉。

    夏侯小蕊的心里感觉毛毛的,恐惧之感在心头开始弥漫。

    孤独的她开始想要爸妈的依靠,眼眶有些湿润,但那滴泪水却始终没有留下来。她需要坚强,不能哭,不能哭,夏侯小蕊极力的遏制住想要留下来的泪水,把头抬高希望眼眶的泪水可以回去。

    有时候越是坚强越是让人心疼。

    天一亮夏侯小韵便借口要回去寻找妹妹,和大部队脱离了队伍,独自一人按着来的那天的记号寻找到了下山的路。

    当夏侯小韵刚刚回到家的那一晚,正好是刘云出差回来。

    “夏侯小蕊呢,我怎么没有看见她?”

    刘云一回来就开始寻找夏侯小蕊的身影可是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见到。

    而看见刘云这般的担心夏侯小蕊,夏侯小韵心里的嫉妒心又开始燃起,并且心里暗自庆幸把她成功的丢在了山里。那么以后她就不会再在这个家里出现,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她想只要夏侯小蕊不在这个家里,那么以后便也没有了竞争对手,刘云长时间的没有见到夏侯小蕊,便也会慢慢将她淡忘,最后他唯有是属于自己的。

    夏侯小韵压抑住自己心头满满的不满之情,说道,“喔,她和她大学时期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了,才走没几天吧,我想她这次出去也需要点时间。”

    刘云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一眼夏侯小韵。

    这样的眼神看的夏侯小韵心里有些发毛,毕竟她这是欺骗他的,作则心虚的情绪也难免会是有的。

    “刘云若有所思,”喔……我知道了。”

    夏侯小韵看着刘云似乎不是很相信自己,便又继续补充道。

    “蕊蕊自从搬过来之后还没有好好和她的朋友们出去玩过,这次难得的游玩,我还嘱咐她要玩得尽兴。”

    我爱你偶遇山中老人

    刘云并没有看夏侯小韵,随手把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扔,解了一解脖子上的领带,满是疲惫的样子。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把。”

    夏侯小韵眼角闪过一丝失望的光芒。

    刘云一回家先问的不是自己的状况,她那么疲惫的样子没有一句话的关心,反而写蕊不见了便着急的问。

    夏侯小韵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还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未婚夫,心情感到一阵阵的冰凉,就像是跌落在了悬崖的底端。

    当然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与夏侯小蕊的责任,是她来刘云,才会让他对自己这般的冷淡。对于夏侯小蕊的误解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在逐渐的加深。

    “奶奶,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们的照顾,我一个人在荒山野岭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夏侯小蕊对着一个慈祥的老奶奶满是感激的说道。

    那一晚,正好那位老奶奶的老伴要去山上打猎,恰巧碰到了孤单一人的夏侯小蕊躲在一棵大树底下颤颤的发抖,却没有留下一滴眼泪,老伯看得出这位姑娘很是坚强,便上前去问道,才了解了夏侯小蕊的情况。

    一般农夫的心肠都特别的好,见到夏侯小蕊这样一个弱女子一个人在荒山野岭的无依无靠,再加上她又不认识路,好心的老伯便把她带回了家。

    那位慈祥的老奶奶笑道,“能遇见你我和老伴儿也很高兴,这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