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9章 难以隐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8本章字数:7197字

    终于她最后退到了无路可退,整个身子靠在了墙上。

    最后她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刘云说道,“你不要过来,我求求你了!”

    虽然她此刻的身体有一种很大的寂寞空虚感,好像急需要一个男人来慰藉,可是当她想到之前刘云所说的话。

    竟然要她去服侍一个从未接触过的高大威猛的男人,对于这一点,夏侯小蕊心里想想就可怕,那种恐惧之感一下子弥漫上来。

    身子也是颤抖着,说话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哭腔,“求求你了,不要过来!”

    眼泪从她的脸上流了下来,那晶莹的泪珠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晶体,格外的闪耀。

    “我说,你现在是不是感到身体有种燥热感,你难道就不想要一个男人的慰藉吗??呵呵,你就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现在继续男人的抚……”

    听着刘云的话,夏侯小蕊感到很是可耻,可是他正是说着事实,此刻的自己身体的确是有一种难忍的燥热感,而且她的确也是感到需要一个男人来慰藉自己。

    “不要……不要……你走!!你走!”

    夏侯小蕊慌乱的在自己的面前用手胡乱的挥打着,此刻的她已经快要丧失了理智。

    “我一会儿会让我的手下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到时候你说要都还来不及,就怕你求着他给你,不要现在装成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其实你也就是一个普通人!”

    刘云一字一句冷淡的说着。他就不相信,夏侯小蕊还能够忍受所带来的作用,刚刚他给夏侯小韵的是一种具有强效的春,只要是一般的人吃了都会是忍不住的,此刻的夏侯小蕊已经吃这么久了,还能保持这样,理智还没有完全迷失,这已经是很出乎他的意料了。

    “什么……你的手下……”

    当夏侯小蕊听到刘云要他的手下来对待自己的时候,感觉不可置信,他竟然还是要他的手下来对待自己,这未免也有些太过于残忍了。但她甚至她在刘云的面前是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道的,在他的面前只有默默忍受的分。

    绝望的心情涌上来,想象着她被他的手下的样子,夏侯小蕊就感到心灰意冷,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生的,好想要在这个时候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呜呜呜……”

    夏侯小蕊由于太过于绝望,在角落低低的哭泣着,整个身子软瘫在哪里,眼神中是那种绝望的感觉。

    刘云看着夏侯小蕊的表情,有些心疼,心疼这个倔强的姑娘,他这么说也只不过是为了虎虎她罢了,只是没有猜到她真的会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真是一个天真的女人。不过此刻的他倒是很想要得到她。

    想象哲夏侯小蕊在自己的身下被自己征服的样子,刘云就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每一个男人看着身下的女人被自己征服那种满足感都是不言而喻的。

    想象着这个倔强的女人也会有被自己征服的样子,刘云就忍不住露出了几丝丝笑容,他真的很希望尽快看到夏侯小蕊被她征服的样子。

    况且此刻的刘云已经被夏侯小蕊勾起了,身体涨满着强烈的需要。

    夏侯小蕊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晚上究竟是被了几次,只是知道最后自己已经被累的昏睡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是什么都不清楚了。

    由于太累,夏侯小蕊这一睡便睡到了中午,醒来后的她看着杂乱的房间,便回想起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她很是悲伤。

    为什么记忆就要一直这么存在自己的脑海里,那些残忍的记忆她多么想不去回忆,只是这或许有些不太可能。那些残破的记忆仍然充满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看着上欢爱过后留下的痕迹,身边的男人已经早早的离去。突然想起刘云在昨晚所说的话,她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心陡然就如死灰一般的疼。

    她想着自己最爱的身体竟然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全部窥视了,这种羞愧之感,有些难以忍受。

    眼泪不知不觉的从眼角流下,但是她却全然没有感受到,因为她由于心里上所带来的疼痛早已经忽视了身体上的酸痛。

    起身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身体上充满着淤青,那是后留下的痕迹……

    夏侯小蕊颤抖着双手,上自己身上那一片片的淤青,眼神是那种绝望的感觉。

    整个人看上去惨不忍睹,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本以为,自己的泪水早已经流干了,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坚强,还是被击败了。

    想不到刘云那个男人终究是这般的残忍还是对自己做了这样正常人无法直视的事情。

    生的在此刻夏侯小蕊已经消失殆尽,完全没有那种想要再继续生存下去的感觉,一种想要死去的冲动突然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或许在这个时候死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方式,死了之后便也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思想,也就不会被那些烦恼的事情所控制,心情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的疲惫。

    这么想着便也去做了。

    有时候生死就是在一念之间的事情,要努力的存活下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就不是一件那么不容易的事情了,想要死去也就是在一念之间的事情。

    或许在自己脑海中就是那么一刹那的想法闪过,那么生命也就随之而去了。

    想着,夏侯小蕊从家仆哪里找来了炭炉,把房间门紧紧的关上,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来打扰。

    当点燃了炭炉之后,她拿起了一只藏在头柜的安眠,全数倒在手心一口气全部都吞下了。

    效还没有这么快就发作,她用着最后仅存的几丝丝力量躺到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正常人,只是安静的睡去了。

    脸上甚至还带着微微的笑容,的确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睡去很安静的女子。

    几分钟之后夏侯小蕊便失去了理智,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的睡了多久,只是知道当自己醒来之后便已经躺在了上。

    当刘云从公司回来之后,看见没有夏侯小蕊的身影,便急急的想要见到,昨天晚上夏侯小蕊的表现很是让她开心,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子主动的夏侯小蕊,虽然他也知道夏侯小蕊这么表现也都是因为她吃了春的结果。

    尽管如此刘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那样子妖娆主动的夏侯小蕊是他认识了她十年以来一直都没有见到过的。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可以再次见到那样子的夏侯小蕊。真的很让她喜欢。

    主动的女人永远是最迷人的,夏侯小蕊也是不例外。

    想到这里刘云都忍不住脸上绽放了那种迷离的笑容,他像是在回味,那天晚上的情景,其实他多么想能够在今晚再次重温一下,只是不知道那个瘦弱的女人的身体是否承受的了,他今晚在一次次的冲击。

    “夏侯小蕊!夏侯小!”

    刘云在屋子里一遍遍的喊着夏侯小蕊的名字,只是一直都没有得到夏侯小蕊的回应。

    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他已经料到了会有一种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想着加快了寻找夏侯小蕊的脚步,走到她的房间,重重的敲门,只是一直都没有人应。

    我爱你医院

    这般重重的敲门可是夏侯小蕊都一直没有反应,这更加加深了刘云的疑虑。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干出了什么名堂,刘云的心里有些许的恼火,这个女人总是这样,让他担心,让他忧虑。

    “夏侯小蕊,你再不出来,我就砸门了!”

    刘云的说话声很是气恼,他在气恼夏侯小蕊怎么会这般的不理人,他已经这样子重重的敲门了可是还是没有反应。

    “砰!砰!”

    刘云已经把锁给弄坏了,整个人破门而入,房间内很是整齐,昨晚上欢爱过后的痕迹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了,一点没有那晚上留下来的那种杂乱的感觉。

    看着房间内好像并没有夏侯小蕊的影子,刘云有些着急了,房间门明明是反锁的,照理说夏侯小蕊应该是在屋子里的,可是怎么就是没有见到人呢,刘云真的是有种又气又恼的感觉。

    在房间内四处寻找着,不知道是因为夏侯小蕊的身子太过于弱小还是因为刘云太过粗心,一个人躺在上他都全然没有发现。

    终于……在刘云转身的那一刹那,他见到了夏侯小蕊的人,她看上去很是安静,面带微笑着躺在上,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刘云看到这样子的夏侯小蕊之后心里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这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不然夏侯小蕊也不会这样子,刚刚他一直在重重的敲房门可是都没有人来回应。

    若是睡觉也应该不会睡得这般的死,不好的预感一下子涌上刘云的心头。

    他冲到夏侯小蕊的身边,呼喊着夏侯小蕊的名字。

    “夏侯小蕊!夏侯小蕊!你怎么了!”

    从声音中还是可以听到刘云那种慌张的感觉,当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当他知道自己将要失去夏侯小蕊的时候心里竟然是这般的担心,忧虑,还是很是不舍得的。

    刘云剧烈的摇晃着夏侯小蕊的身子,可是任凭刘云怎么摇晃,夏侯小蕊终究是安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那样子的一个睡的很是安静的样子。

    看着这样子不说话的夏侯小蕊,刘云真的慌了,心里的焦躁恐惧感弥漫而来,他颤抖着双手上夏侯小蕊的鼻孔,打探着她是否还是有呼吸声。

    他生怕夏侯小蕊在这一刻就突然停止了心跳。没有了呼吸。

    庆幸的是,他还是感觉到了夏侯小蕊那微弱的呼吸。

    刘云我爱你无尽的等待

    刘云心情极度的郁闷,本来是一个好好的心情回家的,想不到一回到家就遇上了这种遭人头疼的事情,还真是恼人。

    不一会夏侯小蕊便被推进了抢救室。

    刘云手足无措的徘徊在抢救室门外。一个人来来回回的在门外走着,他很是苦恼,进去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真的会除了什么事情么。

    抬头看着抢救室那几个大字闪闪发光着,显得格外的耀眼。但也很是让人头疼。

    刘云的手机铃声一遍遍的响着,他看也没有看就按下了拒接按钮,此刻的他不想知道外界的一切事情,只是希望夏侯小蕊可以尽快从抢救室中出来。

    打电话的人好像还很是顽强,被拒接了之后再次打来,铃声一遍遍的响着。

    刘云有种抓狂的感觉,不知道是谁这么不知道好歹,挂了还是一遍遍的打来。

    气氛的他直接拔下电板把手机扔在一旁。这下手机终于安静了,那一遍遍的恼人的铃声也终于不再响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夏侯小韵拿着手机听到里面传来那种格式化的女声她知道,夏侯小蕊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刘云刚刚也不会那般着急的跑出去。而且她现在打电话竟然也是没有人接,最后竟然是直接关机了。

    一系列的事情都表明着夏侯小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自杀!这种恐怖的想法突然冒上夏侯小韵的心头。

    但是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当一个人再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之后,受点刺激想要自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是这一切来的太过于突然,还不能够让夏侯小韵接受。

    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妹妹,可是还没有到那种想要她死去的地步,毕竟她的心就算是再狠也没有心狠到如此歹的地步。

    此刻由于没有手机铃声的打扰,抢救室外却显得格外的安静。医院里的安静总是显得格外的恐怖,有种死亡的气息在弥漫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刘云就这么一直在门外焦急的等待,没有离开一步,他生怕他一走开就错过了医生出来报告的时间。

    可是看着那扇大门一直紧紧的闭着,刘云心里那种气氛的感觉真的是无处可。

    “夏侯小蕊,你个死女人,一定要给我活着,你要是现在死了,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刘云的眼珠子有种充血的感觉,那是因为太过悲伤么。

    其实他到现在都没有承认夏侯小蕊对于他来说的重要性,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活生生的在他的脸上表现出来了。

    若不是因为夏侯小蕊在他的心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那么他也就不会那样的着急夏侯小蕊的安危了。

    刘云就这么一直眼巴巴的望着那扇大门可以尽快的打开,这种等待别人告诉自己结果的感觉真的是太过痛苦了,他不知道里面躺着的夏侯小蕊究竟是死还是活,这一切都还是一件未知数。

    未知数!未知数!刘云生来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词。

    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只要他想做都是要做那种有确切答案的事情。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抢救室的大门被推开了。期间等待的痛苦也就只有刘云自己知道。真的是酸甜苦辣咸都有。

    他看着大门一直紧闭着都有种想要冲进去责问医生的冲动了,怎么进去这么久都没有消息,这些医生的办事效率也真的是太低了。

    “医生!医生,她怎么样了!”

    刘云一见到医生出来了就急急忙忙的赶上前去着急的询问着。

    不过医生可没有像刘云那样的心急火燎的,她还是很是淡然的缓缓的摘下口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后才说道。

    “病人得救了,手术很成功,一会可以转到加护病房就可以。”

    听到这句话,就是刘云最好的安危,刚刚在抢救室门外等候了那么久,这一切也就都值得了。

    刘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好像是在感谢着老天爷给他带来的幸运。

    其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一直都不迷信,不相信老天会主宰命运的他竟然有一天也会感谢老天的怜悯,感谢老天的不杀之恩。

    看着被推出来的夏侯小蕊静静的躺在上,刘云有种心疼的感觉,他很心疼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子自己。

    难道这段时间真的是因为他对她太过残忍了吗,以至于她都没有了生的。不过很快就被刘云那仅存的理智给掩盖了。

    报仇是他接近夏侯小蕊的目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想要报仇,那么夏侯小蕊就算是遭受再大的,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他要做的就是让夏侯小蕊受到当时自己所受的挫折,也让她深深切切的感受到那种眼睁睁的看着最爱的亲人失去的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要是夏侯小蕊不是他所生,要是她不是出自那个残忍的家庭,那么或许他还真的会爱上这个让人一看见就会喜欢上的女孩。

    夏侯小蕊天生就长着那种柔柔弱弱的脸,看了就很是让人心疼,她的皮肤白净的像是能够滴出水来一般,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那原本很好的肤色已经不知不觉的变成了惨白。

    让人看了很是心疼。

    尽管刘云在嘴上还是说着,一旦这个女人醒来就会要狠狠的责罚她,怎么可以违背自己的要求,不过在她昏迷的那段时间都是由他来照顾的,甚至因为夏侯小蕊的病情他已经有一连三天没有去公司上班了。

    医生见到如此痴情的男子都以为他是她的男朋友。

    一个热心的小护士看着刘云竟然这般的贴心,一连几天都在照顾着夏侯小蕊,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又长的这般的帅,很有男人味,很是羡慕。

    我爱你苏醒

    “你对你女朋友还真好哎,看来天底下的男人还是没有绝迹。”一个小护士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是哎,是哎,这样的好男人的出现,又让我相信爱了,唔……要是我以后也能够碰到这样的好男人就好了……”

    两个小护士脸上满是那种羡慕的光芒,看着刘云那张帅气的脸庞不免又犯了花痴。

    这一切都被刘云听到了耳中不过他并没有反驳他们她并不是她的女朋友。

    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像是没有听到两个小护士说话一般,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夏侯小蕊的身边,眼睛紧紧的看着夏侯小蕊那张惨白惨白的脸庞。

    他在思考,在想,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才会醒来,虽然医生已经说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可是都已经好几天过去了,夏侯小蕊都没有那种想要醒来的迹象。

    这么多天的她双眼一直都是紧紧的闭着,就连眨都不眨一下。

    看着夏侯小蕊竟然如此的安静,不再与自己斗嘴,不再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而是一直都是这么静静的躺着,刘云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

    犯贱的人类就是这样,一旦身边不再有那个一直和自己争吵的人之后反而不习惯那种安静的感觉了,此刻的刘云就是这样,此刻的他正在怀念夏侯小蕊与自己处处作对的时光。

    怀念她用那种有时候不屑一顾,有时候又是充满恐惧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光。

    他在祈祷,祈祷夏侯小蕊可以尽快醒来,这么多天下来了,刘云一整天闭上眼睛的时间都能够用一只手数过来。

    就连小护士都佩服他惊人的毅力,都在暗地里佩服这个男人的体魄,在怀疑这个人还究竟是不是一个正常人,不然怎么可以忍受三四天竟然还没有睡足五个小时。他们看着都很是心疼。

    “先生你还是睡一会吧,你女朋友醒了我们会通知你!”

    一个好心的小护士不忍心看着如此帅气又好心的男人会体力不支而倒去,好心的提醒道。

    刘云并没有领那个小护士的情仍旧是一言不发。

    在夏侯小蕊病的日子里他除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夏侯小蕊的脸和她说话之后再加加上和医生询问下蕊的病情他还真没有说了什么其他的话。

    本就说话不多的他变得更加的冷言寡语。

    看着刘云并不搭理自己,那些识趣的小护士便也知趣的离开了,只是偶尔路过还是不禁会感叹,他们真的是很羡慕夏侯小蕊拥有这样子一个好男人,恐怕这样的男人已经绝迹了。

    只是他们看到的都仅仅是一些表象罢了,看人不能被他们的外表所迷惑,要是有一天当他们知道刘云究竟有对夏侯小蕊做过些什么事情之后,他们还是否会这样羡慕夏侯小蕊拥有一个好男人呢。

    恐怕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夏侯小蕊如此看似弱不禁风却骨子里坚强的女孩,都被刘云给逼的自杀了,那么要是换做是别人不知道还是否能够忍受那一拨又一拨的打击。

    或许要是其他的女子早就崩溃了。

    这几天刘云一直都没有回家。

    墨宅也只是留下夏侯小韵一个人孤单的生活着,在那个什么都不缺的家里,夏侯小韵却感到了那种孤单寂寞之感。

    曾经贫穷的她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得到足够多的金钱,可是当她衣食无忧的时候却丢失了那最初的一份快乐。

    有时候越是简单的生活却越是幸福,幸福就是在简单中寻求的。

    当一个人不再为温饱忧愁的时候却失去了最关心自己的人,那也该是有多么的悲哀。

    看着偌大的墨宅,夏侯小韵却找不到一个能够说心里话的人,那种悲哀孤单的气氛就此弥漫开来。

    她突然开始怀念起来和夏侯小蕊无话不说的日子,虽然那个时候的他们生活过的并不富裕,但却很快乐很充实,每天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晚上姐妹两可以互相交谈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那个小小的屋子里,虽然家具不够珍贵,只是普普通通的家具,但是却吃得很香,住的很快乐,他们的生活一直都是充满着欢声笑语。

    那样的日子是多么的温馨,多么的快乐,夏侯小韵好怀念好怀念那段快乐而短暂的时光。

    可是那段快乐的时光却再也回不去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永远都成为了回忆,也只能永远都把它深深的埋藏起来,只能当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次揭开来,独自细细的品味。

    刘云一直在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刘云正好有些昏昏欲睡,有种坚持不住的感觉,想要睡过去。

    但也就在那么一瞬间,他看到了夏侯小蕊的睫毛动了一动,这对于她来说不免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他盼星星盼月亮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有一天夏侯小蕊能够苏醒过来,能够再次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他的脸就算她有多么的不喜欢自己,他也希望她能够睁开眼睛。

    他渴望看到夏侯小蕊眼里那种复杂的眼神,充满着让人探究的意味。

    “医生医生她醒了,醒了”

    刘云几乎是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看着夏侯小蕊醒过来那种激动的感觉真的是掩藏都掩藏不住。

    急急忙忙的跑到门外喊来医生。

    “恩,看来病人都已经没有大碍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好好照顾她,不要再让她受到任何的刺激,病人真的是一点刺激都不能再受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一位年老的医生好生的劝告着刘云。

    此刻的刘云并没有把医生具体说了什么听进去,只是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夏侯小蕊的一举一动。

    刚刚醒过来的夏侯小蕊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

    只是深深的感觉到很是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