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5章 神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9本章字数:7754字

    第325章神王

    “你输了。”当僵尸们又一次用这样的一种眼神对看着自己的是,就是这样的说,不是大家都是这样的呢,但是就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状况,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种想法的说,不就是因为自己都是这样的一种表现。

    “很多的东西不就是因为自己都是被羞辱了?你觉得僵尸是非常邪恶的存在,你已经是邪恶了,可是我就是要这样的说,但是就是因为你自己,不就是那么点点的事情吗?你何必就是这样的执着呢。

    “都是一切就要结束了,说着就是把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的好起来,不就是因为这样的说吗?你还是就是要这样的去面对的是,不是很开心吗?我现在继续让你开心。”说着就是这样的说。

    “你自己都是这样的说,说的太多就是没有什么用处的,所以我们开始吧,不就是因为这样的一种表现吗?大多数情况下的都是这样的说,还是要这样的去面对的时候就是很好的呢。”僵尸也开始跟我废话,其实废话说的多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但是就是因为这样的说,不是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字而已。

    “现在我们玩够了,你可以去死了,说着就是这样的说,不是就是因为要这样的说,你很多时候就是要好好的去面对的呢。”说完,要是很久就是这样的呢,还是要怎么的滴,但是就是不知道要怎么的做,但是我知道要是没有人来帮忙的话,就是会死的很难看了。

    要是咬我我是不会怕的,但是就是怕她不咬人,直接就是弄死了,那可是就是不怎么好的了。我的小命还是很值钱的说,很多时候就是要这样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就是要这样的做。

    “你们开始吧,我是不会去反抗的说,要是很多时候就是要好好的做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都是不知道要怎么的去抉择的呢。”我总是就是这样的坑爹的行为的说,不就是因为这样的去面对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的所,大多数的期刊都是要这样的呢,还是就是因为自己都是不可思议的情况发生,就是我开始不住的开始祈祷,你们快点来救我。

    要不然就是要变成了一个坑爹的情况了,不就是这样的说,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黑市你说什么都是不知道要怎么的做,还是就是因为要这样的去看待的时候,很多的人就是这样的说,但是要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是不知道的呢。

    大多数就是这样的呢,还是要怎么的,真是就是要这样的说,但是就是要这样的说,不知道要不要怎么的去做,就是很着急的说,不知道要怎么的去办,我知道了,我就是要死的节奏了。

    “住手,我们在这里你就是要怎么的滴,就是不知道要这样的说,要是这样的你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你,要是你自己都觉得是不靠谱的我们都是来了,你的战斗力呢?”柳柔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之后,我就是不想说了。

    你自己试试,你要是被五个僵尸王围住还可以如此镇定的说话的话,我真是佩服你了,真心的五体投地了的说,不就是那么的一点点事情的说,还是说人即使帅哥才是很好的一种状态,你就是不害怕了。

    “又多来了几个,真是不错啊,今天可以个痛快了,早知道就是要多找几个孩子来这里然后就可以很淡定的去面对了,不就是这样的说,大多数的情况的说,你要是很淡定的去面对的话,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的说,大多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呢,还是就是要好好的去解决的。”

    僵尸貌似对于这样的好的对手就是很开心的样子啊,不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还是就是因为自己对于很多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的很多时候。

    “我们不是来送死的,是来收拾你们的,真是一群自不量力的僵尸,你们要是识趣的就好好的去做事把这些僵尸都收拾了,真是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这样的了,但是就是因为很想僵尸,就出手吧。”柳柔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的说,就是要这样的去实现很多事情的说,还是要好好的面对的说,就是因为这样的你。

    你不要搞笑了,就是你这样的去僵尸,开玩笑吧。如果是你的话,那就是很快的被弄死了,真是的不就是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吗?要是你自己都这样了,我还是要去救你,你知道这样很有挑战性的说,不就是那么的回事的说,可是就是不想做什么。

    其实面对这些僵尸真的让人很无语无论发生什么将是永远都学不生不死,永远都不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而我们必须面对的却是生老病死我们每一次做的决定都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之后,我们都会没命,。

    最后都会死亡其二是死亡的时候我们就会真正面对的才是什么?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不去面对死亡尽量的避免伤害,但是在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去估量这些伤害到底有多么深,力度有多么强大。

    “我说你能不能速战速决快点把我从他的魔爪之下就出去被僵尸踩在地上让人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是不是说不定我就被踩死了。”我这样说着希望他们能够听见我说的话,然后并且能够很快的来救我,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死在僵尸的魔爪之下,人生出现了新的亮光,那就是我的朋友们。

    “不是我们不叫你是我的根本进不了你的身啊,他们这几个人完全就是在把你包围在一起我们根本帮不了你,但如果说我们要接近的话必须跟这些教室做战斗,把这些僵尸的解决掉了,我们才可以来救你。”这个时候还能来,记得说出分析的话的,不用猜就知道,马如龙。

    他对于很多事情进行了分析他的分析永远是那么的正确。这孩子无论做什么都是个人才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无论面对什么都要真正的做回自己,真正的用冷静的头脑去分析而不是意气用事一些事情无论发生在什么时候,都要冷静客观的去看待去面对。

    “话说我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闲聊了,就算你们想闲聊回去再说好吗?这些僵尸的不得些解决掉,实在是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这五个教室都把我们给解决掉了,我们完败。”宋宇说完这句话非常冷静地拉开自己的攻击范围。

    他做事情一向也是很谨慎的,所以这次既然把我保护我拉开的怎么去的而且检查了后都看样子应该是要一场恶战,而这些僵尸的实力我才刚刚了解了一点点我的定身咒和其他的符咒对于他们的身上只有五成。

    在这个时候我就非常的蛋疼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确定有多少伤力不是应该看我的,功力有多深厚吗?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取决于它的级别,这个就让人很蛋疼,级别越高的僵尸,在我手底下见吃不着的时间就越短。

    “我对他们定身咒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如果你不能在五分钟之内把它解决掉,那我就觉得无所谓了。”

    僵尸已经挂了

    我就是想起他们快点把我从这里救出去啊,我说五分钟其实还是太多了时间应该只有三分钟的样子。

    “足够了无论发生什么这里的三个周就已经足够了,我们可以掉一个僵尸,记得一定要用手里的桃木,把这个狠狠的敲击,刺穿他的心,这样才可以让它完全死掉,在这个世界上完全不存在最后他的尸体化成一阵青烟,散在空气当中。”

    话说这些台词不都是一跟我来说的吧,怎么现在变成马如龙了,这不科学,好吧,我承认我现在,这一个人都被僵尸踩在脚底下,想要说也根本没有办法,浑身好像过得像个粽子,到底他们在新疆时还是我是僵尸。

    “我们开始行动吧,我说要删我发出的定身咒,然后你们开始把他们死记住时间只有三分钟,如果三分钟之内你没有死他记得快点跑。”我这样说吧,就开始默默的在内心画符咒,而没有从嘴上说出来。

    “你们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我们,太天真了,不要说三分钟了,就是给你们三百分钟你们也不了我,因为我们的身体完全就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且如果你们要用这种叫做桃木的东西,做梦吧,这种小孩可怜我的皮肉都只差不了。”

    僵尸貌似对他们的肉体感觉很得意还以为自己真的是非常帅的,世界上的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教师未必有自知之明,的事情千万不要跟女人和讲师讲道理他们是根本不会理解你。

    你想说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的时候?最大僵尸,我们应该拿出12分的耐心给他们曾经也是一个人。

    就开始把我的嘴堵上,然后开始移动,好像他们觉得自己一步步跳跳的移动开来就不会被停职照,所控制,但是他们好像忘了一个事情,一般设置符咒的时候不需要,你也出来定身咒是不需要的。

    所以我在心里面默默地开始接着咒,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知道很多事情,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了,这个时候,绿色的泥土已经慢慢的向他们倾斜过来,就好像一个小小的浪潮一样在地板上慢慢的涌动。

    这些绿色的泥土无论是对什么生物都能够融化掉,就算是很简单的一些小小的金属块都能够融化掉,腐蚀掉,还有就算是将是这样,刀枪不入的,可是面对着绿色的小东西,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

    “注意了,不要让这些小东西转到你们身上,这些绿色的东西都是有毒的,它会侵蚀到你的整个身体,记住了吗?”看样子那个领头的人还是有一点点学识的吗?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够很支持你的这样说话,还是不错的,但是事实上。

    你知道了,那么怎么办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有这样,大多数情况下僵尸的思维可能性就比较低一旦进行了很多大量的思考的时候他就会面对自己很少的是意识。

    “是大哥,我们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就快死了。”顿时觉得这两个僵尸好傻站在那个地方难道就不知道动一下的吗?如果你动一下的话你不就不会被,侵蚀到了吗?

    他们的脑子都是用来看的完全不在道上果然脑袋不够使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他们是帮摆设的不是用来用的嗯,说僵尸的脑子根本就是个摆设,我以前还不相信现在终于明白了。

    这话说的是真的应该大多数的僵尸能够很好地自由活动就算走在路上都跟常人差不多不会想到他是僵尸,除了肤色略微白皙一些而这几个僵尸都长得特别帅,所以无论如何怎么看都不像?

    如果是小柳柔这样的花痴女一旦遇上了,估计就是非常开心的对他不走了怎么吃掉都不知道!僵尸这种生物我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书上讲的应该没有错,僵尸,其实对于大蒜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是免疫的,他们有些骑着还挺喜欢吃大蒜这种味道的。

    所以无论怎么样打算给他们,嗯不会,却没惧怕的东西他们真正怕的,诗人的气息才对啊!这几个僵尸非常的厉害我刚刚食完定身咒,他们就直接,顶住了三分钟,甚至还不到就在这三地的三分钟之内,柳柔竟然有桃木剑钉死了一个,僵尸,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竟然就在眼前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我还没闹明白的时候又听到一声惨叫红莲竟然也解决掉一个僵尸,我以为一定会经过一场恶战,双方打得你死我活惊天动地,然后就是两败俱伤,最后僵尸占了上风,还要求要挟我们,一定要为他们服务。

    或者就是把我们都弄死可是现在貌似显然都不是,这究竟是要怎么样的一个状况,自己顿时觉得很明要是变成这样一种状况的话大家都不用活了,可是现在这个,简直就是让我哭笑不得这是什么个情况?我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一切就感觉虎,晕晕乎乎的就怎么系出了?这完全不靠谱啊,而且真不可能掉僵尸的人,竟然轻松地把僵尸干掉了,而且一下子就干掉两个,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算了吧!要比较弱小,也有自己的长处吗?

    阿桃命的生活变得开心起来,红莲呢在我们受伤的时候可以给我们智商,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用处了也是最好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得这样,好好的面对生活面对自己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很多情况下我们队的僵尸的态度,还有很多的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说的一程情况。

    就是因为这样的意外出现,所以才让我们的逃避,让我们的沙堤,让我们更怪我做战斗的时候,能够非常的开心,勇敢的去面对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太计较我们可以为了救对方而豁出性命,这几个僵尸算什么?

    听到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就算我现在躺在地上被困住了起不来,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们在我就觉得有希望一定可以好好的,一定可以出去的,就这么几个教室而已怕什么公认的僵尸什么的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一定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果断的一切事情就是这样面对分分合合,我们只要坚守自己的信念和岗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不计较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执拙,我呢?

    如果可以我们一定会面对自己,人的生活非常的开心跟着一群小伙伴在一起,就算是被僵尸踩在脚底下我也心甘情愿因为没有他们的生活一定会很无奈,很无聊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显得是那么的干净澄澈,就算删几个僵尸见几滴?

    可是这几个僵尸确实很难对付,马如龙受伤了,他的手臂被划了一道然后他突然发狠把手里的那一把很精致的,桃木小剑直接就插进了,这个僵尸的心,就在这个时候僵尸就不懂,死去,教师的生命其实很短暂,它是他们拥有的时间却很多。

    他们拥有的时间是无尽,没有尽头的是永恒但是现在貌似没有办法去做因为他们只要被插进心,而且这种桃木剑是特制的但被插进心就很难拔出来就算她想拔出来也是不可能,他们一共解决了四个僵尸还剩下最后一个这是留给我的吗?

    其实我想说和你们不用给我留着这一个我根本就起不来打不死他,这个教室貌似看到情况不对自己好多弟兄都已经在地上躺尸了,所以他决定,36计走为上策,可是当他刚刚推开窗的时候背后就被一只桃木剑直接刺穿了心的位置。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什么情况?我们都可以不去计较的时候就会这样,变得非常的无奈,如果可以大家一定会装作没有看见没有发生什么都不去计较?那样才是真正的队长,好的一种状态,可是现在没有办法不去计较。

    大家对于很多事情都会发生一定的改变,只是观念上的很正常,也很自然。当初一旦说起僵尸都会害怕的人现在面对教师可以面不改色,直接一刀插进他的心,这样就是一种改变。

    所以我们无论面对什么事情只要好好的去利用这一个时间空间,经过时间的磨练我们一定能够变得更好,更出色。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也可以活得更长久,这就是我们想说的,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请记得身后有我们在。

    当我还在躺在地上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庆祝胜利了,难道他们没有发现我根本起不来吧,如果等他们发现的话,我估计应该是明天早上了,但是如果你们觉得我起不来可不可以把我放到床上去让我躺着也行啊,地板实在是太凉快了。

    我应该对这深深的天空喊一句,“你们给我回来。”

    我终于可以起来了

    无论发生什么,我现在还是躺在了地上这个是事实的说,不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态的吗?还是要怎么的去做我才可以爬起来,真是的,不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态吗?还是说,你自己都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

    你们都走了,每次都是样的说,但是就是要把我留在这里的说,不知道要怎么的说,还是不少的呢,但是就是要这样的去做,我要你们下回也试试一个人被留在这里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也是非常的坑爹的,我就是要你们试试这样的滋味。

    这样的一伙人真是太可恶了,要是我没事,没有躺在地上起不来,我绝对是会要他们很好看的说,不就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状态,我不就是被你这样的一种对待吗?

    果断的就是应该可以好好的睡一下了的说,不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吗?话说很多年以后我要是还能够回想起来你们今天对待我的这样的做法我一定是会让我的儿子好好的对待你们的,真是,不就是这样的一回事吗?

    对于这样的一场僵尸的大战我算是侥幸的活下来了,真是的,不就是这样的说,还是就是因为你对于我的没有什么的说法,大多数的情况我都是北打得很严重的那个,但是不就是因为自己对于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说。

    我一点点从地上开始爬起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一个关键的一点,不就是因为自己都是这样的说,你说自己就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状态。还是因为你,我就是不知道要怎么的去做,就是去把我丢在这里的那几个人都给我找出来,真是。

    “你们貌似很悠闲吗?但是我现在心情很是不爽怎么办?你们觉得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让我心情舒爽一点吗?真是的,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一种很开心的时候说这个!”我就是斜着眼睛的看着他们,但是他们貌似就是这样的很淡定的说,不就是因为自己的都是这样的说。

    我就是要看你们怎么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是要看看你们的说话,不就是很简单的说的话,但是就是因我在这里,但是就是因为你的话,我就是要这样的说,但是你们都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就是要这样的说,还是要这样的去面对。

    不就是你们自己做的事情吗?为什么要这样的对待我,不就是因为这样的说,大多数就是因为自己都是不知道要怎么的说。

    “你们倒是给我一点解释的说,不就是在这个时候应该给一点解释的吧,可是你们这样的表情算什么?”我很奇怪,为什么都是看着我的身后,我想说我的身后有什么?为什么要是这样的一个表情就是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就是不知道你自己都是怎么的去做的,但是就是因为这样的表情就是好像是我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存在,每次都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总是在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要这样的说,你要是这样的说话,要是你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的去面对的说。

    我不敢回头,我感觉到一点点的热热的气息给我的面前,但是就是因为自己都是说,你自己都是这样的,但是就是因为这样的去面对的,要是我就是这样的去做的事情,但是就是不知道的说。

    “你最好不要回头,我说的是真的,你还是真的不要回头,我说的是真的,说完就是这样的说,不知道的说,大多数的情况就是要这样的说,你自己一定是不会愿意去的,不就是要这样的去面对的,我说的是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柳柔就是这样的说,但是他越是这样的说,我越是要往身后看,就是知道我的性格所以才会这样的说。

    “我没有想往后看,但是就是因为很多时候我实在是不行,就是这样的说,就是要这样的说,要是你自己都是不知道要怎么的办,大多数就是这样的说,不就是因为你自己的东西的说。”说完就是这样的说,但是就是因为自己的东西就是这样的呢,大多数就是因为我自己作的说。

    “你就是不回过头来,你也就是死定了的说,不是我吓唬你,这个是事实,你们最好是做好准备的说,都是因为这样的出现,所以我就是因为你妹都是这样的说,大多数就是这样的呢。”说完就是一个温热的口水开始在我的耳边滴落下来,真是的,好恶心,有一种粘腻的感觉。

    我一直忍受着不要吐出来,真的,就是不要呕吐出来的说你妹啊,就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结果我是很不忍心的说,就是要这样的做,大多数不就是因为你说的很多时候我都不想这样的说。可是没有办法人生总要面对几个挫折几个困难甚至几个怪物这样才能够真正的有可能长大成为一个战神。

    其实成不成为站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怎么去看待自己怎么去面?现在就想现在背后站着一个怪我啊,我必须要面对呀!背后这个怪物是什么情况?不都是这样的说吗?我都是不敢回头也是不敢贸然出手的说。

    但是就是要这样的一种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都会好好的生活下去,但是就是这样的不知道要怎么的去,还是就是要好好的去面对,这样的不知所措。

    但是坚持就是一个胜利,大多数的情况下,就是要这样的说,不就是简简单单的去面对的事情,但是就是要好好的去整合,但是就是一个拯救者的出现是很让人担心的,因为每次怪物都是自称自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拯救者。

    我默默的无语了不就是这样的一回事吗?你要是这样的说的话,我不就是因为这样的一种节奏吗?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的说,如果可以绝对是不要这样的去面对这样的一个大怪物的说。

    “但是我是可以死你的,但是我不想赢得这样的没有挑战性,说着就是这样的说,但是不知道你自己都是这样的去面对的说,可是就是要这样的去做什么?你要是很淡定的去做,我就是不会对你怎么的。”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是觉得自己的手心里面都是汗。

    “呵呵,真是好笑,你这样的水准还是要跟我来斗,真是开玩笑,就是不知道要怎么的说,要是你自己都是这样的好好的面对自己的,都是很好的一种感觉呢!我好久没有吃过人肉了。”说着表示很馋的舔舔自己的嘴角。

    我想说,你的嘴唇可不可以离我远点,不要凑的这么近,真是的,我都是可以闻到了你的口气了,真是不知道要怎么的说了,真是就是这样的说,要是你自己都是这样的呢。

    “吃我,你是不是想多了,就是你这样的一个样子,我就是不愿意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