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0章 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30本章字数:7170字

    第330章升

    相信很快就能知道到底要做什么,现在我要做的是耐心的等待!

    不知道大师会不会出现,我当然是希望大师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因为只有通过他才能够战找到柳柔,想起柳柔,我冷哼一声,虽然和柳柔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彼此的了解也算是很深,想要欺骗我绝对不可能。

    村子的柳柔是假的,一开始柳柔的出现让我非常的怀疑,但是我不敢确定,随着我们对话深入的时候,我终于能够确定村子的柳柔是假的,至于我为什么要按照他所说坐上公交车到达了是失乐园中,最大的原因是为了寻找真正的柳柔。

    假如我不去的,对方很容易就联想到了我已经察觉,到那个时候柳柔就危险,说不定会再一次的威胁我,到最终我还是必须前往她所说的地方,同样的结果,虽然过程上不一样,但是我还是选择前者,让对方以为我已经上当了,这样的话他们对于我的防备降到最低,相信那个假柳柔在关键的时候一定会再次出现的。

    暂时还不能拆穿她。

    走着走着,脑海中回忆起了锦娘的话,她说我只要恢复记忆后,很轻易的就能看透真相,但是怎么样才能够恢复记忆她并没有说明白。

    锦娘话中的意思只要能恢复记忆很轻易的就明白了,想到这里,我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脑海中以前涌现的记忆碎片断断续续的,但是能够感觉出记忆并不完整,缺少了最核心的部分记忆,想要找寻回来的话无疑是大海捞针,靠的不光光是运气。

    上一次在神界中碰到了锦娘,碰到了阴魂,运气总算是站在了我这一边,成功的逃脱了,回到了修炼界中,这一次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危险,不过锦娘已经见过,心中的恐惧也因为她的改变而消除了,现在唯一能让我恐惧的只有阴魂了。

    不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出现?

    心中到是不担心阴魂了,毕竟我现在实力比那一次遭遇阴魂的时候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相信现在的实力战胜阴魂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以前害怕遭遇阴魂,现在我倒是挺渴望能再次的碰到阴魂,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曾经让我恐惧的家伙。

    当然阴魂能不出现最好,毕竟阴魂能够我带来不小的麻烦,在这个未知的世界,不必要的战斗能避免就避免,不过麻烦来临的时候我绝对不会逃避的,该解决麻烦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你来了!”

    前面有声音?

    我紧张的停住了步伐,惊疑的抬起头,前方站着一个人,距离我大概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望着那张熟悉的脸,我脸色忽然间变得极其的难看,小雯,她竟然也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她也参与了整件事情吗?

    小雯,虽然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对于她感觉完全变质了,但是我还是把小雯当成了一个好朋友看待,当然不希望她会牵扯到其中,可是小雯却出现在这里,让我还怀疑小雯和一连串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小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冷冷的说,心中愈发的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小雯恐怕是真的参与到了其中,想到这里,心中非常的不舒服,甚至是难过,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我来给你指引方向的,帮助你找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小雯面无表情的说,她的神色仿佛在告诉我一个残酷的答案。

    这一刻,我沉默了,过了一会才冷冷的开口道“带路吧!”

    小雯走在前面,我跟在她的身后,一前一后走了很长的时间,一会钻入了森林中,一会穿过了山脉,最后在一座盆地中停留了下来,小雯缓缓的转过身,望着我静静的说道“好了,这次你的目的地是正是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

    等等,这里太熟悉了,好像是熔炼阵中我曾经见过的地方,当然是大致的环境一样,世界上有两个近似的地方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就算真是我曾经见过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又不是没有见到过。

    “这是什么地方?”我冷冷的问道,自从肯定了小雯参与到了其中,对于小雯往日的感情彻底底的消失了,变成了失望,变成了憎恨。

    “你一直想要找的真相就在这里。”小雯面无表情的说,双眼呆滞,找不到往日的神采,看起来好像被人剥夺了灵魂一般,发现了这个细节,我心中一动,难道现在小雯被人控制吗,要不然的话怎么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心中正在奇怪小雯现在的状态,压根没有听清楚小雯在说什么。

    “真相先从我开始!”

    这句话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中,等等小雯在说什么,真相,难道她把我带到这里是为了告诉我真相吗?

    “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虚构的生命体,只能生存在幻境中,他们二十年前创造出来我,让我出现在小村中,与你成为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的确培养出了感情,我以为我们以后会在一起,谁知道柳柔的出现却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

    “我明白我只是一颗最不起眼的棋子,这其中最关键的棋子是柳柔,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你渐渐的疏远了我,对于柳柔的感情却越来越深,我们从小玩到大,培养了深厚的感情,却抵不过你和柳柔仅仅几次的相处。”

    我彻底懵了,这是真相吗?

    你明白了吗?

    小雯在说什么?

    我听到是真的吗?

    这一刻,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脸上表情彻底的麻木了。

    “即使我在努力,即使我投入了全部的感情,可是仍旧无法摆脱他们为了注定好的命运,注定我会渐渐的被你厌恶,我们之间感情太脆弱了,脆弱的禁不起任何的考验,你果然爱上了柳柔,对我的感觉越来越淡,现在你是不是很想死我?”

    小雯神色凄凉的望着我,似乎想要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从来都没有见到如此伤心的小雯,从小到大的记忆一下子涌现在心中,她说的没有错,假如不是柳柔意外的出现,或许我和小雯相爱,结婚生子,也或许……

    摇摇头,假如小雯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计划好的,注定我和小雯不能在一起,因为柳柔的出现改变了所有的一切,等等,难道柳柔一直都在欺骗我,她才是最大的欺骗着,不可能,柳柔怎么会这样呢?

    小雯说的或许没错,但是关于柳柔这方面应该是错误的,或许她也不了解事实的真相,所说一部分是自己的判断而已。

    “你还在相信柳柔,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哪怕是一次也行,付出了这么多我不奢求什么,可是难道你连一个信任都不能给我吗?”

    小雯哭了,流出却是红色的泪水,看起来极其的恐怖,可是我的心中没有任何恐惧的情绪,有的只有伤心,猛然间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错了,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小雯,这个一直都对我很好的女孩。

    我沉默了,一脸麻木的神色,这一刻保持沉默并不是说我不想说,而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忽然,小雯停止了哭泣,脸上爬满了痛苦的神色,身体忽明忽暗的,视线竟然能够穿过她的身体,隐约的看到身后的场景,怎么回事,小雯好像出现了不好的问题,渐渐的,身体出现了透明的状态,仿佛融入了空气中一般。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小雯的气息在飞快的变淡着,仿佛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一般,永远也不会在出现了,想到这里,我脸色大变,小雯的状况非常的不妙,慌忙的来到她的身边。

    小雯忽然冲了笑了笑,一瞬间,仿佛回到了村子中,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看到那个时候天真可爱的小雯……

    无声无息,小雯的身体彻底的融入了空气中,等我赶到的时候小雯已经不见,那一抹笑容不停的闪烁在我的脑海中,可是永远只能成为回忆了。

    “小雯!”

    我吼叫着,可是又能怎么样,笑容永远也不会出现了。

    她曾经说她只能存在虚幻中,却不能存在现实中,难道这是出现在现实中的代价吗?这一刻,恨不得把自己一拳给打死,刚才我也听到了这句话,应该能想到,可是等事情发生了我却想到,早已经晚的不能再晚了。

    面无表情,这一刻我竟然硬起了心肠,小雯的消亡只给我带来极其短暂的伤心,也许是把所有的伤心都深深的埋藏起来。

    “呵呵,小白,你真的变了,变得更加心狠了,连我都有点不敢相信会是这样的变化。”

    忽然,一个声音从我的耳中响起,我面无表情望着声音的来源处,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我第一时间辨别出了声音的主人,是他,他终于出现了,柳柔……

    希望不像小雯所说的一样。

    打起精神,开始面对这个曾经救过我一次的人。

    “如果不变的话,恐怕我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在这个你讹我诈的世界中想要活得更久,前提条件是要更狠,对于每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都要毫不留情的死。”我冷冷的盯着大师,每一次看到他我总会忘记一些事情,现在完全把大师当成了一个陌路人,即使等会动手的话,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死一个陌生人,我的心在产生退缩的话,那么真不配当一个修炼者了。

    “好,你果然不是那个刚刚走出村子的毛头小子了,假如欺骗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话,那么说不定一连串事情会破绽百出,根本无法进行下去就会被你发现,不过现在你即使发现了也晚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铺垫好,就等着你这把钥匙。”

    “只要我想要改变,任何时候都不晚。”

    重重的说出这番话,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咔嚓一声,好像什么破裂的声音,清脆的声音起初让我没有在意,然而仅仅一瞬间,脑海中莫名的涌现了许多的记忆,太多太乱了,一下子把脑袋塞得满满的。

    我抱着脑袋,在原地痛苦的颤抖着身体,刚出现的记忆和原本的记忆互相产生了排斥,两段记忆始终无法融合到一起,仿佛它们原本就不是同属于一个灵魂的记忆,就算是想尽任何的办法也无法融合到一起。

    痛苦扰乱了我的思绪,哪有时间考虑这个细节。

    “呵呵,开始了,放心我不会趁这个时候动手的,我会一直等待你恢复记忆,只有恢复记忆的你才是真正的钥匙。”

    大师微笑着,看那模样似乎真打算站在原地一直等待着我重新的恢复正常。

    记忆!

    忽然,或许是痛苦到达了极致,老天爷也不打算在折磨我了,两段不同的记忆竟然开始了融合,等等,那是什么,脑海中出现了两道身影,忽明忽暗,好像伫立在风中的蜡烛般,随时都有可能失去光芒的危险。

    他们两个冲着我在笑,最诡异的是他们两个身上闪烁着两道不知名的符咒,等等,我看清了他们两个的面容,竟然是和我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灰色光线,他们融入了我的身体中,难道……

    痛苦消散了,记忆开始融合,一切似乎恢复了正常。

    望着对面的大师,我竟然开口说出了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说过的名字。

    “虚无!”

    大师笑着,高兴的说道“你终于想起来了,呵呵,等待了这么漫长的时间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我也在等这一天。”双眼中闪烁着寒光,身体从紧张一瞬间放松了下来,然而却不是真正放松,就好像一只雄狮般暂时的隐蔽下来,暗地里做好了攻击的准备,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最致命的攻击。

    “你在等待着什么?”大师,不,应该叫做虚无,只见他一脸好奇的说。

    “我在等待着归来的那一天,然后死所有的欺骗者,首先从你开始吧,大师,你隐藏的太深了,竟然丧心病狂的欺骗我第二次。”

    暴虐神色几乎让我整张脸都扭曲了,浑身的气无法控制的弥漫四周,虚无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变得凝重了起来,警惕的盯着我,做好了防备的架势。

    哼!

    冷哼一声,我的身体在一瞬间消失了,这一次不是小挪移符咒的作用,而是我现在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这一刻,再强的目力也捕捉不到我的移动速度,而且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快一点,却提不起心目中最理想的速度,因为好像缺少了什么。

    轰!

    空气被撕裂了,一瞬间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一只手,不准确的说是一只拳头从其中冲了出来,速度缓慢到了极致,好像陷入了泥潭中一般艰难无比,目标赫然是虚无的头顶,这样的速度能够成功的轰击到虚无的身上吗,似乎不大可能。

    虚无脸色大变,从表面上看是缓慢的速度,但是虚无心中明白,这样速度不是慢,而是快,快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速度,即使现在反应过来,再躲闪的话也来不及,虚无比谁都清楚这一次攻击的威力,除非是他,要不然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躲过去。

    吼!

    忽然,虚无发出了一声古怪至极的吼叫声,好像是野兽的叫声,痛苦的嘶吼令人能从其中嗅到一丝暴虐的气息,虚无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只庞大大物,看起来好像是吞噬兽,不过能够感觉出来和吞噬兽完全的不一样。

    这是什么怪物?

    该死的,我好像见过这只不知名的兽类,可是始终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兽类,记忆好像不完整,缺少了最核心的部分。

    “让我帮助你恢复最核心的记忆。”

    这只奇异的兽类吼叫一声,咔嚓一声,兽类的身体竟然裂开了,分成了两半,另一只兽类从其中露了出来,这是……

    这是吞噬兽!

    虚无和吞噬兽是什么关系?

    难道虚无的本身就是吞噬兽吗?

    不知道为何,看到这只吞噬兽我心中的某一处似乎被触动了,一段奇怪的记忆涌现在我的脑海中,一个女人,美丽的脸……

    锦娘……

    竟然是她,我和她相拥在一起,好像是,好像是亲密情侣一般。

    画面一转,一只庞大的兽类,不,是吞噬兽,正在痛苦的仰天长啸……

    “该死的欺骗者,总有一天我会光你们!”

    这只兽类好像是我,我似乎是吞噬兽。

    吞噬兽,我竟然是吞噬兽!

    不对,我不是器灵吗?

    啊!

    最核心的记忆恢复了,我猛然间想起了所有的记忆,然而假如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自己永远也不要恢复这样的记忆,因为记忆给我带来的痛苦是难以想象,我宁愿自己一辈子也找不到真相,死后带着遗憾,最起码会这样的痛苦。

    虚无变化而成的吞噬兽呈现一种透明的状态,突然间竟然化作了无数灰色的光线,向着我所在的方向疯狂的涌来,钻入了迷茫在记忆中的我,进入我的体内后,我的身体似乎在发生着诡异的变化,一种我也说不出的变化。

    灰色光线的作用远不止于此。

    渐渐的,我接受了记忆,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我不是器灵,我是吞噬兽,掌控着天地的吞噬兽,现在所处的正是我所掌控的世界,至于世俗界,修炼界之类的全都不存在,只有这个世界才是真正存在的,在世俗界中,在修炼界中所接触的人统统是我要死的欺骗者。

    “我终于想起来了,年轻人,不,神主,我想起来了,我是你制造出来的世界之树,千年前他们背板了你,同时也剥夺了我的记忆,让我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忘记为你复仇,我该死,我不配当你的仆人。”

    是世界之树的声音,现在他恢复了记忆,可是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我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再说他知道的还没有我知道的多。

    神主?

    我苦笑一声,这个名字多么的讽刺,曾经我已经自己已经掌握了所有的一切,时间万物都逃脱不了我的控制,谁知道自信大意的我却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

    “神主,你等着我,我马上去帮助你。”

    “不用了,你去做回自己吧,我后院的一棵大树,别忘了告诉锦娘等我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会尽快回去的。”

    “可是,这个世界怎么办,如果我;离开的话这个世界会崩溃的。”

    “这个你不用管了,到现在我才明白苦心守护的世界竟然不是他们想要的,既然这样就这个世界在我的手中毁灭吧,让一切都结束,或许能够从头开始。”

    “好,我听从你的命令。”

    轰轰轰!

    整个世界在摇晃,世界之树应该是离开了,失去了根基,整个世界会在不久后彻底的崩溃,毁灭了,不复存在。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个世界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希望它存在。

    “出来吧,师傅,我们也该谈谈了。”

    这个时候,我冲着前方冷冷的说道。

    “哈哈!”

    一声爽朗的笑声,无形的空气中渐渐的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逐渐的清晰起来,看到这个人的长相我没有丝毫的意外,因为知道他原本的身份,同样也知道他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果然不出我的预料。

    “小白,我们再次见面了,谢谢你为了寻找我的死亡真相而受了那么多的苦,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一直都在欺骗你。”

    师傅,陆大有,这不是他原来的名字,虽然我知道他原来的名字,但是我不想说,因为我的心中更加认可他现在的身份,陆大有,师傅!

    “师傅,请允许我再叫一声师傅吗?”这一刻,我仿佛还是村子中那个跟着师傅修炼的毛头小子。

    “这样还有什么意义吗?”陆大有阴沉着脸,冷冷的说。

    “师傅!”

    我轻轻呼唤了一声,望着对方熟悉的老人,那张曾经亲切的脸,心中情绪极其的复杂,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小村中,永远停止在那一刻的。

    “哼!”陆大有冷哼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

    “你这样做无非是想到达那个世界,可是你知道那个世界吗,你永远也不会明白到达那里会怎么样可怕的场景,到时候你会明白的。”回忆始终是回忆,现在必须要面残酷的现实,毕竟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谁也不能改变什么。

    神色冷了下来,往日记忆全都被我压制在内心的最深处。

    “难道你知道,你去过,你根本没有去过,你也不知道,那个世界是比这个世界还要高等的世界,你知道吗,假如进入其中的话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我费劲了心机就是为了做到这一步,现在我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了。”

    陆大有疯狂的笑着。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千年前,我手软了,在死陆大有的那一刻我犹豫了,却害死了自己,落到个这个下场,现在我能狠下心来吗?

    不能!

    “你既然想去的话,我会让你去的,现在我就帮你打开通道,完成你的夙愿。”

    听到我的话,陆大有愣了一下,奇怪的说“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你不是一直都想死欺骗你的人吗?”

    “呵呵,你为什么要让我在幻境中重生,为什么要让我经历了师徒之情,友情,感情,难道你不想到关键的时候我能再对你手下留情吗,你可以死没有恢复记忆的我,但是只有恢复记忆的我才能够打开通道,你害怕我会了你,所以才会费劲了心机筹划了这么多的事情。”

    我淡淡的说,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哈哈,我就知道我会成功了,只有改变你的内心才能够完成我一直的目标,千年前决策是正确了,我走了最正确的一步。”

    没有在说什么,双手做出了一个个奇怪的手势,过了一会,一道古怪的符咒出现虚空中,砰地一声,符咒爆炸了,一扇门凭空出现在我的头顶,缓缓的落在了地面上。

    “好了,这是通往那个世界的门户,你进去吧。”我面无表情的说。

    陆大有激动望着从天而降的门户,忽然长啸一声,整个人钻进了门户当中不见了踪影,望着陆大有消失的背影我没有任何的表示。

    “你变了。”

    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耳中。

    我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缓缓的转过身,冲着声音的来源处说道“因为我做了一回人,现在的我更像人了。”

    “可是,这样的你更加的可怕。”她说着。

    “可怕吗?”我自嘲的笑了笑,淡淡的说“可怕的不是现在的我,而是疯狂的你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现在我让他进入那个世界中已经仁至义尽了,难道这样做还不够吗?”

    “我明白你要做什么,但是这是我们应有的下场,没有想到筹划了这么久,那个世界竟然是……哈哈,真是可笑啊。”

    一个人的身影从空气中慢慢的显现出来,望着她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回答道“你明白的太晚了,假如能……”

    她疯狂的打断了我剩下的话。

    “不,我早知道,可是我不能不这么做。”

    “现在说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样的意义,毕竟一切都发生了,你我都不能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