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1章 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30本章字数:6475字

    第341章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

    “对了,兄弟,你的寿礼准备好了吗?”这个时候,苏谈笑着说道。

    “早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与苏家相比恐怕是太寒酸了。”欧阳刘云客气的恭维了苏谈一番。

    苏谈显然十分的受用,笑容满面,谦虚着说“哪里哪里,兄弟既然是阴少爷的朋友,身份一定也不简单,贺礼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两人边走边说,眼看着天道联盟驻地近在眼前,忽然五个人毫无征兆从一侧低洼地冲出,似乎是埋伏了多时,一上来就是无情的攻击。

    苏谈四人毫无准备,陷入了惊慌中,虽然欧阳刘云也没有想到会遭遇到埋伏,不过这种事情也经历的不是一次两次,第一时间固然吃惊,不过很快欧阳刘云冷静了下来。

    “不要慌,他们的境界不高。!”埋伏的五人一身黑衣打扮,脸更是遮盖的严严实实的,显然是担心暴露了身份。

    欧阳刘云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五人的境界,清一色的天人境六重,连忙高声的提醒着苏谈四人。

    苏谈身为长辈,明显比苏家的三个毛头小子要沉稳的多,当听到欧阳刘云提醒后也冷静了下来,至于苏家三个小辈却仍旧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下。

    啊!

    忽然,一声惨叫从左方响起。

    欧阳刘云脸色大变,闪躲的同时抬头望去。

    一个苏家子弟惨死在黑衣人的剑下,凄惨的倒在了血泊中一动不动,显然是已经断了生息。

    该死,是杀手!

    如果是普通的武者,即使没有苏谈四人,欧阳刘云有自信在五个黑衣人的围攻下脱身,甚至能击杀一两个黑衣人。

    但是是杀手的话,欧阳刘云能够脱身的把握不大,甚至可能会死在围攻中。

    “不要慌,你们两个快来我身边。”苏谈急切的高喊声还未落下,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又一个苏家人倒在了血泊中。

    五个杀手显然将天人境七重的苏谈当成了最难缠的人物,两个黑衣人缠住了苏谈,剩下三个黑衣人各自对付一个苏家子弟。

    而欧阳刘云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被晾在了原地。

    啊!

    没等欧阳刘云下定决心要不要帮助苏谈,忽然又一声惨叫响起,最后一个苏家子弟也惨死在黑衣人的剑下。

    苏谈呲目欲裂,神色疯狂,不要命的冲向最后一个苏家子弟,两个黑衣人当然不会放任苏谈过去,挡在了苏谈前冲的道路上。

    苏谈虽然在拼命,一招一式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但是一时间想要突破两个黑衣人的围攻根本不可能。

    “求求你,救救苏寒。”还活着一个苏家弟子名叫苏寒,实力还算不错,虽然无法占据半点上风,但是也能勉强的支撑下去,一时半会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不好!

    正当欧阳刘云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黑衣人冲向苏谈,另一个黑衣人则冷冷的逼向苏寒。

    苏谈境界高,即使面对三个黑衣人的围攻勉强还能支撑你一时半会,而苏寒境界仅有天人境五重,同时面对两个黑衣人顷刻间绝对会变成一具尸体。

    算了,就当是做好事吧。

    再说到时候寿宴上陷入混乱,苏谈到时候一定会站出来证明我的身份,这样说起来的话也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迅速的下定决心后,欧阳刘云目光坚定冷静,身躯一纵,速度骇人,眨眼间冲到了苏寒的身边。

    欧阳刘云特意从一侧绕过,刚好挡在苏寒的身前。

    “退下!”欧阳刘云低喝一声,苏寒露出感激的神色,随后也不迟疑的退到了远方。

    下一刻,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的逼了上来,两人身上所散发冰冷凌厉的杀气令人心惊。

    感觉到苏寒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欧阳刘云打起精神,目光变得极其的凝重。

    同样的境界,杀手的战斗力要远远的超出武者,要是两个普通的武者,欧阳刘云绝对不会如此的谨慎。

    杀手擅长杀人,哪怕是最简单的攻击也是致命的,稍有大意的话绝对会害死自己的。

    突然,左方的杀手手中白光一闪,像是天际间划过的闪电,欧阳刘云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一丝警兆在心中强烈的升起。

    欧阳刘云本能的扭动着身躯,伴随着刺啦一声,胸口上的衣服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这下子欧阳刘云惊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躲闪的及时,不然的话就毙命在这一击下。

    好快的速度!

    欧阳刘云暗暗的警惕下来,这个时候右边杀手手中同样闪过了一道白光。

    高度紧张的欧阳刘云注意力前所未有的专注,强大灵魂在这一刻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

    视线中多了一道模糊的痕迹,向着胸口飞快的逼近着。

    看清了黑衣人的攻击后,欧阳刘云面色冷酷,一扭身,轻易避开了这次近乎隐形的攻击,同时一拳砸在了黑衣人的肩膀上。

    这个黑衣人闷哼一声,吃痛之下手中的剑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另一个黑衣人浑身巨震,似乎没有想到欧阳刘云竟然能够避开这一击,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战的欧阳刘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疾步向前,速度在眨眼间提升到最快,丝毫不给另一个黑衣人反应的机会。

    一记嗜血拳像是陷入狂暴状态中的野兽,发出滚滚的咆哮声,无情的朝着前方砸出。

    血气翻腾,这一拳威力诡异而又强悍。

    不一般的寿礼

    “撤!”

    忽然,一个黑衣人低呼一声,围攻苏寒的三个黑衣人抽身离开,向着远方冲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好不容易占据了上风,欧阳刘云岂会让黑衣人轻易离开。

    右边的黑衣人也在同一时间冲出,五个黑衣人只剩下一个被欧阳刘云死死缠住,无法脱身。

    “混蛋小子,我要杀了你。”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欧阳刘云头一次听到对手的声音。

    嘶哑不清,像是被开水烫坏了嗓子,十分的诡异尖锐。

    欧阳刘云目光凝重,四个黑衣人毫无半点要救援同伴的意思,几乎在眨眼间消失在远方的密林中。

    而被欧阳刘云缠住的黑衣人仿佛也放弃了逃走的想法,浑身散发着冰冷可怕的杀气,显然是打算要拼命。

    “杀了他!”稍微喘上一口气的苏谈从不远处冲来,欧阳刘云深吸一口气,也回过神来,也开始朝着黑衣人闪电般的逼近。

    一前一后,欧阳刘云和苏谈的实力皆都在黑衣人之上,面对两人的围攻,黑衣人死亡的结果是注定的。

    谁知道明知要死的黑衣人非但没有慌乱的逃走,反而异常的凶悍,手中的剑快如闪电,无声无息。

    苏谈也不敢靠近,欧阳刘云出于谨慎的原因也选择在游斗。

    “给我躺下!”瞅准了一个机会,面色冷酷的欧阳刘云突然发难,黑刀一挑,准确的挑在剑身上。

    下一刻,伴随着激烈的碰撞声,黑衣人手中的剑脱手而出,落在了远方地面上。

    黑衣人失去了剑,就像是凶悍的老虎没有牙齿,威胁减小了三分之二,怒火被压抑的苏谈总算是也找到了一个释放的机会。

    怒吼着扑向黑衣人,欧阳刘云收起黑刀,神色如常的退到了一边。

    黑衣人杀死了三个苏家人,让苏谈亲手了解了黑衣人的生命之最好的结果。

    欧阳刘云正好也做一个顺水人情,相信苏谈日后一定视欧阳刘云为生死相交的朋友。

    仅仅过了一会,苏谈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打得黑衣人狼狈不堪,只能被动的防守。

    照这个趋势下去,只要不出意外,苏谈杀死黑衣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趁这个机会,欧阳刘云朝着远方望去。

    天道联盟所在驻地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看到这一幕欧阳刘云皱起了眉头。

    这里距离天道联盟所在地方顶多有半里,中间又没有太高大的遮挡物,视线不会受到半点阻挡。

    别说是武者,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能轻易望到欧阳刘云这里所上演的战斗。

    谁知道,从战斗开始一直到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查看。

    “我们苏家已经不是从前,在王都中挣扎着生存,谁还会在乎我们苏家的生死。”正当欧阳刘云疑惑不解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苏寒的声音。

    欧阳刘云神色微微的一怔,随后明白了苏寒话中的意思。

    并不是远方的人没有看到,而是他们认出了苏家的人,所以视而不见,不管不问。

    想通了这一点,欧阳刘云心中莫名的叹着气。

    不管是天玄大陆还是幽冥界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的话只能在夹缝中生存,忍受别人歧视的目光。

    想要得到足够的尊重,首先要拥有强大的实力。

    苏家是王都一个小势力,当然不会有人在意一个小家族的生死存亡。

    当然欧阳刘云没有后悔出手相助苏寒,只是心中有点感叹,想到曾经自己在仙道宗饱受欺辱的日子。

    “对了,这五个黑衣人是什么来历,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们?”这个时候,欧阳刘云猛然间想到了心中的疑问,缓缓的开口问道。

    苏寒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了苏谈的声音“他们是天字第一楼的杀手,攻击我们恐怕是为了寿礼。”

    望着面色哀伤,缓缓走来的苏谈,欧阳刘云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有点不明白苏谈话中的意思。

    “苏家曾经在幽冥界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势力,掌控着通天殿,可惜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苏家一夜之间精英死伤无数,到了现在沦为了三流势力。”

    苏谈停住了步伐,首先哀伤的看了地上两具苏家人的尸体,随后深吸一口气,整了整神色继续说道“苏家虽然落魄了,不过却留下了一件奇异的宝物,谁知道这件宝物的存在流传了出去。

    无数势力来苏家索要宝物,没有办法我们只得将宝物当做贺礼献给天道联盟。”

    原来是这样。

    听完苏谈长长的一番话后,欧阳刘云总算是恍然大悟,心中也渐渐明白寿宴举办的原因。

    明面上是长老的寿宴,实际上恐怕是为了掩人耳目,将苏家的宝贝以贺礼的方式归为己有。

    当然欧阳刘云也非常吃惊,苏家竟然和通天殿有关系,由此也能看出这件宝物的不简单。

    “这是什么宝物?”欧阳刘云心中好奇到极点,下意识脱口而出,当话说出去以后欧阳刘云心中苦笑。

    这件宝物关乎着苏家的生死存亡,苏谈怎么会轻易的说出来。

    “你自己看看吧,我也说不清楚。”出人预料的是,苏谈竟然将宝物直接拿出,毫无顾忌的扔给了欧阳刘云。

    欧阳刘云愣了愣,不过很快的冷静了下来,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手中的东西。

    这是宝物?

    仅仅看了一眼,欧阳刘云心中升起了怀疑。

    这东西太不起眼,像一个铁疙瘩,而且表面凹凸不平,假如将这东西扔在了大街上,绝对是无人会问津。

    不过相信苏谈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谎,这东西既然能引出天字第一楼的杀手前来,而且还吸引了天道联盟等众多势力,相信也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说不定其中暗藏着玄机。

    摇摇头,欧阳刘云心中虽然想弄清楚这东西中隐藏秘密,不过这东西是属于苏家的,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因此欧阳刘云也懒得将时间浪费到这东西上。

    将铁疙瘩重新扔过了苏谈,谁知道苏谈又出人预料的扔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下子欧阳刘云彻底的愣住了,心中怎么也想不通苏谈的目的。

    “唉,这东西留在苏家始终是个祸患,再说你救了我们两个,这东西送给你就当是答谢你了。”苏谈语气哀伤的说。

    说完,凄凉的目光望着远方天道联盟的驻地,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欧阳刘云叹了一口气,明白苏谈心中所想。

    一定是远方众人的见死不救让他的心彻底冷了,也放弃了将宝物交出来交好天道联盟的想法。

    即使交出了宝物,也无法去改变苏家的现状,甚至可能给苏家带来灭族之祸。

    因此苏谈在这个时候将宝物交给了欧阳刘云,绝对是转移众人注意力最好的办法。

    欧阳刘云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心中倒也不责怪苏谈,毕竟这东西即是麻烦,同样是天大的好处。

    通天殿神奇欧阳刘云已经见识过了,这件宝物很有可能与通天殿有着某种关系,别说是带来了麻烦,就算是冒着与所有势力对抗的风险欧阳刘云也不会放弃。

    “好,我收下了。”欧阳刘云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后再也不犹豫,将铁疙瘩慎重的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苏谈神色明显一松,随后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充满歉意低声的说“对不起,为了苏家我不得不……”

    不等苏谈将话说完,欧阳刘云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没什么,我这人一向命大,再说你们不说谁会想到东西在我的手上。”说着,欧阳刘云突然神秘一笑。

    苏谈怔了怔,迟疑的说“可是不说的话苏家如何向天道联盟交代?”

    “这很简单,只需要将一切推到天字第一楼杀手身上就行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将我供出来,苏家也能免除一场灾祸。”

    “是啊,这是个好办法。”苏谈兴奋的点点头。

    “你们现在最好返回苏家,这件事情让我去说。”欧阳刘云心中叹了一口气,帮人帮到底,就当是得到一件宝物应有的偿还。

    苏谈感激的望着欧阳刘云,语气略微激动的说“谢谢你,你对苏家的大恩大德我们永远铭记。”

    欧阳刘云无所谓的笑了笑,只所以还要冒着风险帮助苏谈,并不是说欧阳刘云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原因非常简单,欧阳刘云只是想让自己的心中舒服一点。

    随后欧阳刘云两人商量了具体的细节,免得说出的话互相矛盾,让人产生怀疑。

    过了一会,苏谈和苏寒带着两具尸体原路返回,欧阳刘云目送着两人消失在远方,这才转身迈步朝着远方走去。

    不久后,欧阳刘云来到了天道联盟驻地的大门前。

    正当欧阳刘云想要走进里面的时候,却被一个中年人给冷冷的拦了下来。

    “小子,站住!”

    欧阳刘云皱起了眉头,停住步伐淡淡的说“怎么,有事吗?”

    “苏家人怎么离去了,是不是你说了什么对天道联盟不利的话,速速道来,不然的话我让你好看。”

    一上来,中年人气势汹汹,目光倨傲,语气上更是将自己摆在居高临下的姿态。

    欧阳刘云目光渐冷,语气也变得冰冷无比。

    “想要盘问我你没有这个资格,让阴力出来见我。”

    门口聚集了上百人,当听到欧阳刘云的话后,一片哗然,望着欧阳刘云目光闪烁不定,显然都在琢磨着欧阳刘云的身份。

    买你的命

    中年人听到欧阳刘云敢直呼阴力的名字,也陷入了吃惊中,一时间也无法猜测出欧阳刘云的身份。

    因此在语气上明显弱了许多,不那么盛气凌人了。

    “你是什么人?”

    欧阳刘云神秘一笑,正是因为中年人的刁难让欧阳刘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强势出场,前来祝贺的众人留下神秘的印象,到时候这个身份在不管是在幽冥界还是天玄大陆中都能利用,完成一些欧阳刘云这个身份无法完成的事情。

    下定了决心后,欧阳刘云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不管容貌如何的变幻,欧阳刘云性格始终没有变。

    现在或许没有人能连联想出什么,但是日后必定是一个隐患,万一碰到了熟悉的人,比如醉老头、应雄,说不定能从欧阳刘云现在的身份中看出端倪。

    对了,不仅容貌要变,性格也要转变。

    正好,眼前是一个竖立众人心中印象的好机会。

    “我说过,你没有资格见我,让阴力出来见我。”欧阳刘云神色平静,语气平淡的说。

    你!

    中年人被欧阳刘云近乎藐视的话气得不轻,颤抖着身躯,目光怨毒的指着欧阳刘云。

    “让开!”

    欧阳刘云低喝一声,十分嚣张的向前走去,直接撞在挡在前方中年人的身上。

    中年人是天人境八重的武者,实力当然不弱,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欧阳刘云会直接撞来,顿时一个不防备,被撞得踉跄的差点没有坐在地上。

    上百人瞪大了双眼,一开始欧阳刘云语气上还算客气,然而猛然间却嚣张霸道起来。

    要知道现在是在天道联盟的驻地,即使天玄大陆的其他三个势力也要克制一二,免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像欧阳刘云这样毫无顾忌的硬闯,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这家伙身份不简单啊。”

    “是啊,谁敢在天道联盟的地盘撒野,我真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不一定,这小子说不定背后的势力比天道联盟更大。”

    众人议论纷纷,言语上皆都在猜测着欧阳刘云的身份。

    爬起来的中年人面色扭曲疯狂,目光怨毒,死死的盯着欧阳刘云,喘着粗气,就像是一只被彻底激怒的野兽。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敢在天道联盟撒野只有死路一条。”

    面对恶声的威胁,欧阳刘云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是吗,可是我现在怎么还活的好好的,为什么没有人来杀死我。”

    “混蛋,我现在就杀了你。”中年人嘶吼一声,正要扑过来的时候,忽然从远方响起了一个不满的声音。

    “什么人,敢在天道联盟大呼小叫,是不是不想活了。”

    听到这个时候,欧阳刘云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阴力总算是来了,要是他不来的话只能与中年人战斗,到时候也只能被迫的改变计划。

    只有阴力出现,计划才能顺利的展开。

    过了一会,阴力沉着脸从远处走来,当看到欧阳刘云这张脸后明显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笑容。

    笑着说“兄弟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出来迎接。”

    什么!

    阴力的态度令人门口众人一片哗然,中年人脸色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目光中甚至闪烁着恐慌。

    “我也想通知,只不过被人给拦了下来,而且还打算出手教训我,我正在考虑着要不要参加寿宴,刚好你来了。”欧阳刘云淡淡的说。

    一听欧阳刘云的话,阴力的脸色沉了下来,忽然目光凶狠的望着一旁的中年人,冷冷的说“是不是你将我兄弟挡在了门外?”

    “少爷,我不知道他和你的关系。”中年人十分恐慌,哆哆嗦嗦的说。

    “下次注意,要是在狗眼看人低老子打断你的腿。”阴力显然没有打算将这件事情闹大,随便在言语上训斥了中年人几句。

    别过头去,阴力重新露出了笑容,笑着说“兄弟,我们进去吧。”

    “等等!”

    欧阳刘云摇摇头,并没有离去,而是将冰冷目光盯在了中年人的脸上。

    “兄弟,怎么了,难道这种处理结果你不满意吗?”阴力不是傻子,一眼看出了欧阳刘云的目的。

    “不满意,他冒犯了我,必须死!”欧阳刘云的话虽然是轻描淡写,平淡无奇,但是足以让所有人陷入难以置信的吃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