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8章 躲在安全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30本章字数:7304字

    第348章躲在安全的地方

    相信圣女!

    “你似乎非常镇定,难道你认为自己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紫袍中年人目光惊诧的说。

    忽然,圣女轻笑一声,淡淡的说“对,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有资格和你讨价还价。”

    站在一旁的欧阳刘云虽然沉默不语,双耳却仔细的倾听着两人的对话。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然的非但保不住这小子,就连你自己都会死在我的手上。”

    紫袍中年人的话越说越凌厉,到了最后目光中的杀机清晰的浮现,即使一向冷静的欧阳刘云也不由的暗暗心惊。

    “我知道一颗陨星的下落,不知道这能不能作为我和你谈条件的资格……”圣女的话还没有说完,紫袍中年人呼吸明显急促起来,仿佛听到了绝世珍宝的下落般,双眼流露着强烈的炙热。

    陨星!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欧阳刘云心中同样震惊。

    星辰之力正是从陨星中吸收而来的,准确的说陨星是欧阳刘云强大的根基,帮助欧阳刘云从一个废物到现在拥有了强大的实力。

    假如能够再吸收一颗陨星,实力定能再次飙升到骇人的地步。

    “快告诉我陨星的下落,我一定会放了你们两个。”紫袍中年人语气急促的说,能够清晰的听得见声音中的激动和颤抖。

    “放我们离开这是基本条件,除了这之外你还需要答应我另一个条件。”圣女掌握着主动,说起话来也是漫不经心,显然是吃定了紫袍中年人会答应。

    果然,紫袍中年人不假思索,迫不及待的说“说,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只要你说出陨星的下落。”

    听到这里,站在一旁的欧阳刘云心中升起了困惑。

    陨星仪式制造出了陨星,曾经在上古宝塔中欧阳刘云破坏过陨星仪式,对于陨星仪式的作用也算是非常了解。

    这一点正是欧阳刘云想不通的地方,陨星仪式具有毁天灭地的威力,虽然没有真正见过陨星仪式展现出恐怖的威力,不过即使无法毁灭整个世界,最起码也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也不知道是谁布置了陨星仪式,意图给这个世界带来恐怖的灾难。

    “我想知道鸿蒙遗迹的入口。”圣女缓缓的说,然而这个条件却大大的出乎了欧阳刘云的预料。

    一开始圣女承认是救人的,现在却突然间改变了主意,一时间欧阳刘云也摸不透圣女真正的目的。

    什么!

    紫袍中年人听到这个条件后,脸色陡然间大变,控制不住的惊呼一声。

    一旁的欧阳刘云当然不知道鸿蒙遗迹是什么地方,不过看到紫袍中年人的反应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应该是非常重要。

    “我明白了,你知道这小子已经暴露了,故意将破绽露给我,怪不得我出现在这个房屋中你如此的镇定,原来早已经算计到这一切。”紫袍中年人越说脸色越难看,到最后声音冷的吓人。,

    欧阳刘云目光中也闪过了一丝惊色,脸色渐冷。

    圣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绝对是不择手段,欧阳刘云没有任何的怀疑,一直被蒙在鼓里,要不是紫袍中年人出言点破,欧阳刘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圣女耍的团团转。

    他娘的,老子真被人戏耍习惯了,竟然被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给又骗了一次。

    欧阳刘云越想心中越气,不过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发怒,深吸一口气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紫袍中年人站在原地,威严脸上被犹豫的神色完全的占据,显然内心中正在进行着艰难的抉择。

    圣女到表现的非常平静,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紫袍中年人不会答应。

    “行,我答应你。”过了足足一会,紫袍中年人咬着牙抬起头,终于答应了圣女所说的条件。

    欧阳刘云心中一动,现在不是和圣女清算的时候,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必须想办法离开,而不是留在凶险重重的黑色战船上。

    等离开以后再清算一切也不迟。

    “你先出去等我。”圣女冲着欧阳刘云使了一个眼色,虽然欧阳刘云很想知道陨星和鸿蒙遗迹的具体细节,但是现在他只能算是一个局外人。

    说难听点是圣女的棋子,继续留在这里即使圣女不开口,紫袍中年人也会出手驱赶的。

    想通了这一点欧阳刘云面无表情走向外面,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将房门关上,房屋中只留下圣女和紫袍中年人两个人。

    陨星和鸿蒙遗迹的下落完全可以从圣女的口中问出,现在最重要的是暂时先离开黑色战船。

    相比于紫袍中年人,天人境七重的圣女要好多付多了,当然欧阳刘云没有忘记寻找黄丽,只是现在时机不合适,继续留在这里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对了,神奇面具!

    忽然,站在门口等待的欧阳刘云双眼流露着惊人的亮光,下一刻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神奇面具,戴在脸上后瞬息间幻化成了一张陌生人的脸。

    做完这一切后,欧阳刘云迈步前进,打算找一间房屋躲起来。

    然而当欧阳刘云走到大概三四百米的时候,一个人迎面急匆匆走来,欧阳刘云起初没有在意,正要低着头走过去,谁知道这个却在这一刻抬起头。

    两人四目相对,欧阳刘云吃惊,对面的那人更是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足足愣了一会,欧阳刘云率先反应了过来,目光流露着凌厉无情的寒芒,骤然间前冲,眨眼间的时间出现在这个人的面前。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刘云在飞向黑色战船空中所碰到的幽黑青年。

    欧阳刘云变幻他的面容正是担心会被盘查,谁知道事情偏偏这么巧,黝黑青年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与欧阳刘云面对面。

    幸好欧阳刘云反应不算慢,在幽黑青年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迈步冲了过去,一掌拍向幽黑青年的胸口。

    幽黑青年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惊恐的扭转身躯,幽黑青年速度快,欧阳刘云速度更快。

    这一掌只是幌子,欧阳刘云没有使用太大的力量,主要是为了让幽黑青年闪躲,果然幽黑青年上当,做出了惊慌闪躲的动作。

    突然,欧阳刘云低喝一声,掌风一顿,改为抓向幽黑青年的肩膀。

    始料不及的幽黑青年被欧阳刘云一下子抓住了肩膀,面色冷酷的欧阳刘云趁机迈步,不可思议的绕到了幽黑青年后背。

    正是一拳无情砸向幽黑青年后脑的欧阳刘云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忍,拳头改为手背,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击在了幽黑青年的后脑上。

    幽黑青年闷哼一声,身躯发软,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上。

    欧阳刘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随后谨慎的望了望四周,见没有一个人后欧阳刘云快速的扛起昏死过去的幽黑青年。

    过了一会,找了一间没有人的房屋走了进去。

    将幽黑青年藏在了床铺下,坐在床上的欧阳刘云露出了一抹苦笑。

    应雄说的没错,有的时候自己的确是太心软了,如果杀了幽黑青年绝对能长久的待在黑色战船上,避免可能被人识破。

    偏偏欧阳刘云不忍心下手杀死一个毫无瓜葛的人,虽然明知道日后很有可能留下隐患,但是欧阳刘云还是将昏死过去的幽黑青年藏了起来,而不是将他杀死。

    黝黑青年两三个小时内是不会苏醒过来,欧阳刘云皱着眉头想了想,必须趁这个时间找出黄丽,或者将黑色战船彻底的摸清。

    离开房屋,将房门关上后,欧阳刘云深吸一口气朝着远方走去。

    不一会,欧阳刘云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圣女和紫袍中年人所在的房屋外。

    这个时候,房屋中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贱女人,你竟然敢骗我,我要将你扒光,在战船上任所有的男人肆意的凌辱。”紫袍中年人恼羞成怒,恶狠狠的说。

    “想要杀了我你还不够格,还有谢谢你告诉我鸿蒙遗迹的消息。”圣女轻笑着说,随后房门猛然间被撞开,一道白色窈窕的身影从其中飞掠而出,这个人正是圣女。

    躲在门口的欧阳刘云怎么也没有想到圣女会突然间冲出来,一时间措手不及下也来不及逃走,不过一想到自己已经变幻成了幽黑青年的模样,欧阳刘云瞬息间镇定了下来。

    下一刻,紫袍中年人怒吼着冲了出来,当看到欧阳刘云的时候,紫袍中年人暴怒的嘶吼道“给我拦住她!”

    这个时候,圣女已经冲到了三四十米外的位置,欧阳刘云心中一动,现在正是骗取紫袍中年人信任的好机会,如果利用好的话长时间待在黑色战船上绝对不成问题。

    “给我站住!”欧阳刘云冷着脸速度没有提升到最快,紫袍中年人在一旁盯着,过分的暴露速度绝对会被人怀疑,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圣女犹如一抹白色闪电,几乎在眨眼间的时间冲出了上百米,欧阳刘云故意隐藏了速度,因此根本不可能追上圣女。

    紫袍中年人的速度虽然快,然而他追出的时候圣女已经逃到了很远的位置,除非圣女自动将速度放慢,因此后方的紫袍中年人气的哇哇大叫。

    擎天巨人

    欧阳刘云装作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紧紧跟在紫袍中年人的后方,追向逃向远方的圣女。

    “所有人听令,击杀入侵者。”这个时候,响起了欧阳刘云初登上黑色战船的时候所听到的威严声音。

    砰砰砰!

    声音还未落下,一时间无数房门打开,一个个武者从中冲了出去来,刚刚逃到了战船中央的圣女陷入了众多武者的包围圈中。

    看到一个个武者聚集,欧阳刘云忍不住暗暗的心惊。

    幸好自己伪装成幽黑青年的模样,不然的话和圣女一起很难活着离开黑色战船。

    “哈哈,你被包围了,看你还怎么逃出去。”紧随而来的紫袍中年人哈哈大笑,目光阴森的讥笑着。

    欧阳刘云不动声色的站在人群中,特意的挪移到前方,目光毫无波动的望着站在中间的圣女。

    圣女一袭白衣,圣洁脱俗,精致的面孔犹如最完美的艺术品,足以令任何男人都为之疯狂。

    渐渐的,每个房屋中的武者都走了出来,足足上万名武者聚集在站船上,将圣女重重包围。

    里三层外三层,现在别说是圣女,就算是仙人境的强者都有可能葬身在黑色战船上。

    欧阳刘云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圣女,这个女子白衣飘飘,一尘不染,俏脸上面无表情,整个人表现的出奇的镇定。

    咦,不对劲啊,圣女现在已经处于死亡的边缘,怎么还会表现的如此镇定,难道她还有什么后招?

    欧阳刘云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圣女镇定的原因。

    原本欧阳刘云打算趁乱的时候救下圣女,再逃离黑色战船。

    圣女知道陨星和鸿蒙遗迹的下落,欧阳刘云对这非常感兴趣,当能救下圣女做好,实在不行的话欧阳刘云当然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战船上强者如云,寻常仙人境强者都不敢冒险闯入战船上,原本我还有点不相信,现在看来传言一点也不假。”圣女冷冷的说,声音中听不出任何一丝的慌乱。

    紫袍中年人冷笑一声,讥笑着说“现在知道怕了吧,可惜晚了。”

    面对处于暴怒中的紫袍中年人,圣女微微一笑,淡淡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怕了,实话告诉你吧,这点力量还不足于让我感觉到害怕。”

    “狂妄的贱女人,现在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当着上万名武者的注视下,紫袍中年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屈辱,望向圣女的目光也充满了冰冷凌厉的杀机。

    眼见着一场围攻即将上演,欧阳刘云悄然无声的后退了几步,大概退到了人群中间的位置这才停了下来。

    圣女已经将黑色战船上的武者彻底的激怒,欧阳刘云心中明白如果再妄想着救圣女的话,就连自己都有可能搭进去。

    因此欧阳刘云决定置身事外,放弃救圣女的打算。

    杀!

    下一刻,站在原地的紫袍中年人怒吼一声,做出了一个进攻的手势,上万名武者开始气势汹汹的逼近。

    望着一张张杀气腾腾的脸,聚集在一起惊人的杀气,即使站在后方的欧阳刘云也忍不住暗暗的心惊。

    谁知面对如此凶险的局面,从圣女的脸上仍然找不到一丝的慌乱,平静的站在原地,怎么看都有点像是装腔作势。

    欧阳刘云却不这么想,女人天生比男人要胆小,即使心里再坚强再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圣女绝对不可能表现如此的镇定。

    因此从这一点能够断定,圣女还有应变眼前凶险局面的后招。

    “你们这群自大的家伙,以为现在就能解决我吗,好,现在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圣女冷冰冰的话刚刚落下,轰轰轰,伴随着惊人的巨响黑色战船的整个船体在剧烈的摇晃,仿佛有某个庞然大物正在疯狂的撞击黑色战船。

    巨大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一时间黑色战船上绝大部分武者都陷入了慌乱中,有的身体不稳跌坐在地上,有的在惊恐的大叫,场面混乱到极点。

    忽然,战船倾斜,欧阳刘云眼疾手快,第一时间抽出黑刀狠狠的插在战船的地面上,勉强这才稳住了身体。

    其他人大都狼狈的倒在了地上,还能够保持站立姿态的人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圣女已经飞到了半空中,这个女子显然是早有准备,在战船晃动的那一刻,圣女早已经提前动了起来。

    下一刻,战船上武者也反应过来,全都飞到了空中。

    一双双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圣女,即使飞到了半空中,圣女仍然没有脱离包围圈。

    欧阳刘云原本也打算飞到半空中,不过当他想要动起来的时候,突然间心中出现了一丝强烈危险的警兆,因此欧阳刘云这才停留在了原地,借住插在地面上的黑刀来稳住身体平衡。

    “贱女人,去死吧!”飞到空中的一个个武者愤怒的扑向圣女,圣女淡淡一笑,白衣飘飘,出尘脱俗的停留在在空中,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

    稳住身体的同时欧阳刘云双眼一直都在观察着空中,当看到圣女再次陷入包围中的时候,欧阳刘云目光一眨不眨,静等着圣女的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几十丈的手臂呼啸着从下方袭来,像是一座小山般将刚刚冲到圣女面前武者给无情的撞飞。

    狂暴的气流声令人骇然,即使早已经算到圣女有所准备,欧阳刘云也被这条惊人粗长的手臂吓了一大跳。

    巨大的手掌连续的拍击,伴随着一声声惨叫,飞在空中的武者一个个被粗长手臂无情的扇飞,仅仅眨眼间的时间,空中除了圣女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武者。

    好险啊!

    幸亏没有飞到空中,不然的话将会和众多你武者一样被扇飞。

    能够第一时间飞到空中的都不是弱者,粗长手臂却肆无忌惮的一一扇飞,就连天人境九重的紫袍中年人也不例外。

    恐怕也只有仙人境的强者才能挡住粗长手掌的威势。

    欧阳刘云自认不是紫袍中年人的对手,当然也挡不住手臂的攻击,因此没有飞到半空中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

    “擎天巨人,你我井水不犯河水,竟然敢来这里撒野,简直是不知死活。”这个时候,之前出现过两次的威严声音再次出现,一下子叫出了这条粗长手臂的来历。

    擎天巨人?听到这个四个字欧阳刘云心神震撼,光是从几十丈长的手臂不难判断出,威严声音所说的擎天巨人绝对能够配得上擎天这两个字。

    这恐怕是圣女的底牌!

    “哈哈,红毛鬼,你当老子会怕你吗,有种的话出来和我一战。”黑色战船的下方传来了一个巨大的声音,像是滚雷般响亮,

    战船上勉强稳住身躯的武者被这个声音震得脑袋嗡嗡直响,实力低的武者甚至爆发出一声声惨叫,双耳中流出了鲜红色的血液,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欧阳刘云脸色同样也不好看,单手死死的抓住黑刀,浑身微微的颤抖着,双眼中流露的痛苦之色清晰可见。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现在就成全你。”威严声音再次响起,相比擎天巨人几乎能刺穿耳膜的声音要温和了许多。

    下一刻,黑色战船不可思议的停止了晃动,一个个武者呲牙咧嘴的从地面上爬起来,欧阳刘云也拔出了黑刀,趁人不注意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哈哈,想要挡住我,做梦!”正当所有人以为可怕的灾难即将过去的时候,黑色战船再次出现了剧烈的晃动。

    战船像是被可怕的力量拉扯着,快速的下沉,仅仅过了一会重重的摔在了高山之巅上,战船上的武者又一次的哀声载道,惨叫声不绝于耳。

    哈哈!

    随后伴随着一声大笑,一个骇人的身影缓缓的升起,站在高山之巅,粗略了估算了一下足有上百丈。

    落在高山之巅上,像是擎天柱子,支撑着整片天地,庞大的黑色战船在擎天巨人的脚下就像是一个玩具般可笑。

    而站在战船上的众多武者只能用惊骇的眼神仰望着擎天巨人,有的人甚至在瑟瑟发抖,满脸惊恐的模样。

    这个时候,圣女轻身而起,稳稳的落在了擎天巨人的肩膀上。

    擎天巨人目光凌厉的望着战船上的众多武者,忽然抬起了右腿,欧阳刘云脸色大变,身躯一纵,拼命的向着远方冲去。

    也有不少武者反应了过来,明白擎天巨人要做什么可怕的事情,吓得不要命的四散逃去。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擎天巨人的右腿缓缓落下,向着战船上武者聚集最密集的地方踩去。

    像是高山落下,几乎笼罩了船头三分之一的范围,幸好欧阳刘云反应的快,第一时间逃出了擎天巨人右脚笼罩的范围。

    轰!

    黑色战船一阵剧烈的摇晃,欧阳刘云吃惊的停住了身体,亲眼所见擎天巨人这一脚的威力欧阳刘云一向平静的心境在这一刻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太可怕了,仅仅一脚,看起来极其普通的一脚,然而破坏力绝对不亚于任何灾难,成千上百的武者惨死在这一脚下,化成了肉酱,场面绝对能够称得上触目惊心,让人不忍直视。

    如果擎天巨人想要杀死战船上的所有武者,绝对不会耗费太大的力气,仅仅几脚就能轻松的完成。

    惊天之战

    擎天巨人,欧阳刘云从未听说过这个世界中还有这种可怕的生灵,简直像天生的破坏者,随意一动都能轻易造成山崩地裂的灾难。

    “休得猖狂!”

    威严声音在这一刻响起,随后虚空中出现了一丝裂痕,像是被人暴力的撕开了一道大口子,下一刻一个人从裂缝中走出,稳稳停留在虚空中。

    这是一位老者,身躯健壮,童颜鹤发,活脱脱一个老神仙的姿态,浑身散发着温飘逸的气息,感觉到这股气息的武者心境逐渐平和,仿佛进行了一次心灵上的洗涤。

    欧阳刘云的目光中闪过吃惊的光芒,这个鹤发老者是仙人境的强者,给欧阳刘云的感觉上比凌天候还要强。

    他应该是黑色战船上真正的领头人,凌天候说不定屈居于这个鹤发老者之下。

    鹤发老者在空中犹如闲庭信步般前进,当来到了与擎天巨人双眼平行的位置停留了下来,目光凌厉的盯着站在高山之巅的擎天巨人。

    高山之巅,云雾缭绕,处处流露着神秘的气息,擎天巨人身躯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却丝毫不减弱擎天巨人的威势。

    任何人类在他面前都显得无比的渺小,仿佛一只可笑的蚂蚁妄图去搬动高山,是那么的不自量力。

    然而鹤发老者却给人不同的感觉,即使没有高大的身躯,浑身的气息也是平淡出奇,但是在面对的擎天巨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觉得鹤发老者是不自量力。

    接下来将有一场惊天之战,欧阳刘云心中暗暗的想道,双眼中流露着兴奋的神光,两位绝世强者的战斗,能够站在一旁观看的话绝对是受益匪浅。

    说不定能够领悟无法言明的奥妙,对日后的修炼也有着显而易见的帮助。

    战船上不少武者显然也抱着同样的想法,虽然明知道继续留在这里无比的凶险,但是仅有少量的武者躲到了船尾,绝大部分武者都留了下来。

    一场惊世之战只要是个追求强大的武者都会选择观看,而不是像是一个懦夫般贪生怕死,躲在安全的地方。

    鹤发老者停留在擎天巨人的面前,健壮的身躯显得无比的渺小,但是能够清晰的看到擎天巨人的眼中闪过了凝重警惕的神色。

    显然鹤发老者的实力已经能威胁到了擎天巨人,即使拥有着上百丈骇人身躯的擎天巨人,同样也不能忽视鹤发老者的存在。

    “放我离开,我没有要招惹你的意思。”这个时候,站在擎天巨人肩膀上的圣女轻轻的说道。

    鹤发老者温和的笑了笑,红润饱满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动怒之色,平静的望着圣女缓缓的说“圣女,我尊重你的功劳,但是既然交易了就必须进行到底,说出陨星的所在,我自会放你们离开。”

    听到鹤发老者的话,欧阳刘云心中大惊。

    圣女和紫袍中年人的交易竟然早已经被鹤发老者洞察,相信自己黑色战船上的一举一动也是无所遁形。

    想到这里,欧阳刘云心中一咯噔,之前伪装成幽黑青年的模样不知道鹤发老者有没有注意到。

    要是真注意到的话,现在自己相当于处于危险的漩涡中,看似没有任何危险,然而一旦危险爆发,自己将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