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4章 我为神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32本章字数:8155字

    一步,两步,三步!

    整整半个时辰的时间,欧阳刘云迈出了三步,而这三步却好像是无比遥远的距离,直接耗费了欧阳刘云全身的气力,如果不是他咬着牙在坚持,恐怕早已经虚脱般的累趴下了。

    而阴力却仅仅只迈出了一步。

    欧阳刘云完全沉浸在眼前的山路上,一时间也忘记了身后的阴力。

    这一刻,稍微喘口气的欧阳刘云再次迈出了一步,这一步仿佛耗费了他全部的心神,欧阳刘云身躯摇摇欲坠,勉强的稳住这才没有倒下。

    炼体宗的山路和天道宗的山路大致相同,都能限制住体内的能量,欧阳刘云丹田中的天地元素在迈起第一步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此之前的几步他完全是在靠自己肉身的强度在硬撑,这也是阴力仅仅迈出一步就倒下的原因。

    阴啸虽然使用特殊手段提升了阴力的力量,但是阴力的身躯还是停留在原来差不多的水准,即使有所增强也绝对强不到哪里去,准确的说阴力能够咬着牙迈出一步都已经算是不错了。

    当然欧阳刘云也在四步后到达了一个极限,即使能够硬撑也顶多再迈出了两三步,再多的话欧阳刘云绝对会累直接虚脱的昏死过去。

    能够通过山路的考验,不过需要强大的肉身,同样需要无比坚韧的精神,两个必备的条件缺一不可,这也怪不得没有人问津炼体宗的原因。

    光是这样的考验都足以吓跑绝大部分人,剩下的人即使能咬着牙坚持下来,在没有强大肉体的情况下,也注定无法成为炼体宗的弟子。

    不过由此也能看出炼体宗整体实力的强弱,人数上或许不占任何的优势,但是在整体实力上绝对不是十大门派中排名末尾的门派。

    欧阳刘云摇摇头,勉强打起了疲惫不堪的精神,咬着牙迈出了第五步。

    这一步仿佛抽去了欧阳刘云生命精华,欧阳刘云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萎缩了许多,意识更是模糊不清,甚至欧阳刘云还有种可怕的感觉,距离死亡只差一步之遥。

    身躯摇摇欲坠,看起来欧阳刘云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而最终坚韧不拔的欧阳刘云勉强的稳住了身躯,同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最短的时间来恢复气力,为迈出第六步做着准备。

    该死,这山路也难走了吧?

    休息的同时欧阳刘云的心底出现了另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停的诱导着欧阳刘云,想让欧阳刘云放弃。

    不,我欧阳刘云的字典中从来没放弃这两个字。

    眼前的山路虽然无比的艰难,但是仅仅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小小的考验,如果连这个考验都通过不了的话,还谈什么成为强者,一辈子当一个懦夫还差不多。

    坚持!

    欧阳刘云暗暗的鼓励着自己,随后迈出了第七步!

    第七步刚刚抬起还未落下,欧阳刘云灵魂一阵悸动,一时间好像是来到了死亡深渊的边缘位置,只差一步就掉入异常恐怖的万丈深渊中。

    只要第七步不落下,就能轻易的摆脱绝境重获新生。

    “放弃吧,你何必在坚持,即使不加入炼体宗,你完全可以修炼一段时间将境界提升,然后再加入一个大门派,同样是修炼,你何必吃这样的苦头。”

    这个时候,脑海中邪恶的声音再次出现,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魔力,让欧阳刘云原本坚定的心出现了动摇。

    算了,阴力还在后面生死未卜,我即使要坚持要首先保证阴力的安全……

    不,这样只会让自己一点点变得软弱,既然一开始决定要坚持了就必须坚持到底,半途而废算什么。

    很快,欧阳刘云的心坚定了下来,邪恶的声音似乎明白无法撼动欧阳刘云更为坚定的心,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这个时候,体内的天地元素不可思议的在丹田中滋生,瞬息间将丹田充满,欧阳刘云感觉到清晰的胀痛感。

    拥挤的天地元素不止一种,而是三种,不过三种元素十分融洽的共存在丹田中,并没有相互排斥的意思。

    轰轰轰!

    丹田中的漩涡突然间加快了旋转的速度,虽然丹田中的元素没有丝毫的增加,但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元素的密度明显增加了。

    好像元素经过了压缩,丹田中每一寸地方所容纳的元素比之以前要增加了一倍。

    昏昏沉沉的欧阳刘云哪有时间去注意体内的变化,一直都在努力的迈出第七步。

    突然,欧阳刘云身躯一震,丹田中漩涡的旋转猛然间提升到一个骇人的速度,丹田中的胀痛感更是犹如潮水般强烈,欧阳刘云咬着牙,靠着惊人的意志力硬生生的顶住了疼痛的折磨。

    不过疼痛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让欧阳刘云昏昏沉沉的意识稍微轻松一点。

    啪啪啪!

    欧阳刘云没有时间去观察丹田中的惊变,只能将勉强聚拢起来的心神放在第七步上。

    现在只需要落下,就能彻底的迈出第七步。

    然而正是落下脚步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堵在了欧阳刘云的面前,让欧阳刘云只能望而生畏。

    想要成为强者,这点阻碍是挡不了我的。

    欧阳刘云咬着牙,一张脸上刻满了坚毅,与此同时丹田中响起了一阵阵爆裂声,漩涡旋转的速度缓缓的放了下来,丹田中的惊变也终于归于了平静。

    突破了?

    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已经晋升到仙人境二重,但是欧阳刘云没有时间去高兴。

    啪啪啪!

    下一刻,第七步缓缓落下,而欧阳刘云终于耗费了最后一丝精力,脑袋一歪到在山路上昏迷不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刘云终于有了意识,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竟然躺在一间简陋的房间中。

    欧阳刘云坐起身来,浑身的酸痛让忍不住叫了出来,这个时候脑海中想起了昏迷之前的种种记忆。

    走到第七步的时候我昏迷了过去,现在怎么来到了这个房间中?

    皱着眉头,双眼在房间中巡视着,忽然欧阳刘云目光在不远处墙角的位置停了下来,墙角处非常别扭的摆放了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能够清晰的听到这个人均匀的呼吸声。

    从侧面看床上躺着的人非常眼熟,欧阳刘云好奇的跳下床,走过去一看双眼顿时流露着惊喜。

    床上躺着不是别人,竟然是阴力。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炼体宗中吗?

    欧阳刘云清晰的记得昏迷的地方是山脉的半山腰,附近山脉环绕,毫无人烟,除了炼体宗外欧阳刘云还真想不出什么地方还有人居住。

    看着阴力睡得正香,欧阳刘云也没有去唤醒阴力,深吸一口气,随后迈步推开房门向着外面走去。

    外面竟然是一处悬崖峭壁,欧阳刘云转身面向后方,隐约看到了一座座高大的建筑,而这里却只有一间简陋的茅草屋。

    恐怕远方才是真正的炼体宗,而这里好像是被炼体宗特殊的孤立着,被排斥在炼体宗外。

    想到这里,欧阳刘云皱起眉头,看样子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很有可能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没有通过考验而被遗弃了?

    欧阳刘云仔细的想了想,可惜昏迷后的事情他一无所知,因此凭空猜测当然也无法猜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记名弟子

    很快欧阳刘云静下心来,阴啸既然花费这么大的心血来安排好一切,一定是能确保万无一失,相信进入炼体宗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至于进入炼体宗中如何阴啸也无法预料到,当然也只能看个人的造化了。

    “你醒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宗发的声音。

    宗发的声音忽然间出现,欧阳刘云丝毫不觉得意外,毕竟宗发实力强大,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欧阳刘云的身边也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缓缓转过身去,宗发愁眉苦脸的走来,看到宗发脸上的神色,欧阳刘云心中一沉,之前来炼体宗路上的时候,宗发兴奋激动,现在却变得愁眉不展。

    欧阳刘云心中明白,宗发一定是碰到了难处,而且这个难处和欧阳刘云阴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唉,害得我白高兴了一场,你们竟然昏倒在半山腰,而且走不超过十步,现在门中的长老几乎都反对你们两个加入炼体宗,即使我一再说明你们两个在力量测试的惊艳,仍然无法力挽狂澜。”

    欧阳刘云心中苦笑不已,阴啸千算万算最终还是没有算到阴力会倒在入门考验上,不过欧阳刘云心中也没有太大的失落。

    加入不加入炼体宗对于欧阳刘云来说关系不大,大不了等境界高了再去寻找一个新的宗派,相信那个时候也不会这么多的事。

    “对不起前辈,这次让你失望了。”欧阳刘云淡淡的说。

    宗发摆摆手,无奈的说“失望到是不失望,我仍然相信你们两个是天才中天才,不过门中的那些老家伙不相信,不承认你们是炼体宗的弟子。”

    听到宗发的话,欧阳刘云无所谓的笑了笑,说实在如果不是冲着宗发的面前,在之前欧阳刘云就带着阴力离开了。

    “你们两个做我的记名弟子吧,日后如果能把门派比武中证明自己的话,相信到时候也没有人会说的废话。”突然,宗发咬着牙,仿佛是做出了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语气异常坚定的说。

    记名弟子?欧阳刘云着实愣了一下,记名弟子这个称呼他还是真是第一次听说,因此欧阳刘云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陷入了沉思中。

    “记名弟子虽然不如外面弟子,但是无拘无束,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约束你们的自由,而且不用受门规的管制。”

    见欧阳刘云犹豫不定,宗发连忙趁热打铁,说出了成为记名弟子的好处。

    听起来是不错,但是仔细一琢磨欧阳刘云立刻明白了,记名弟子感情是没人管的外人,的确是不受门规的约束,然而出了事情也别指望门派能出头。

    不过做个记名弟子倒也不错,起码能安心的修炼,不至于担心会被打扰。

    虽然心中做出了决定,但是欧阳刘云没有立刻答应下来,毕竟这还需要征求一下阴力的意见。

    “前辈,能给我们点时间吗,我想考虑考虑。”欧阳刘云不卑不亢的说,宗发点点头,缓缓的说“行,我明天再来到时候你给我答案吧,实在不行的话我会安全护送你们下山的。”

    不得不说,宗发看起来像是一个阴沉的老头,实际上脾气出奇的好,而且十分的随和,这让欧阳刘云生出了不少的好感。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欧阳刘云才会说考虑一下,要是换成其他人的话欧阳刘云也不会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早就带着阴力离开了。

    宗发离开后,欧阳刘云转身返回了茅草屋中,当他走进以后刚好看到阴力从床上坐起来。

    “大哥,事情有些麻烦了。”一上来,欧阳刘云沉声的说。

    刚刚苏醒的阴力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过了一会才露出愕然的神色,语气紧张的说“怎么了兄弟,你说清楚一点。”

    接下来,欧阳刘云将宗发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到最后的时候重点说了一下记名弟子,免得阴力不明白记名弟子是什么意思,从而直接冲动的答应。

    “不,兄弟,即使是记名弟子我也不会走的,这是父亲为了安排好的一切,我不能让他的辛苦白费。”阴力正色的说。

    这一番话让欧阳刘云肃然起敬,如果阴力的这番话让阴啸听到的话,阴啸一定会感动的老泪纵横。

    “说得好,记名弟子又如何,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们兄弟就当这个记名弟子,日后让那群老家伙求着我们加入炼体宗。”欧阳刘云被阴力的话激起了心中的豪气,声音激昂,慷锵有力。

    “好大的口气,难道就不怕风大了闪着了舌头?”欧阳刘云的话音刚刚落下,从外面响起了一个阴沉的声音。

    有人在外面!

    欧阳刘云脸上微微变了颜色,外面出现了一个人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由此可见这个人的实力绝对不一般。

    随后欧阳刘云整了整神色,脸上重新恢复平静后迈步向着外面走去,阴力也没有磨蹭,跟在欧阳刘云的后面走出了茅草屋。

    “呦呵,两个废物终于舍得出来了。”外面站着的只有一个人,这个家伙与欧阳刘云岁数相差无几,一身青色的短衫,配合一张英俊的脸整体看起来十分潇洒。

    可惜眼中时不时闪过了阴狠让人生不起半点好感。

    “你是什么人?”欧阳刘云皱起了眉头,刚刚来到炼体宗,甚至连炼体宗是什么样子还都没有看到,谁知道仇人到先找上门来了。

    问题是欧阳刘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眼前这个家伙。

    “我是炼体宗的外门弟子王风,听说炼体宗多了两个天才,过来一看谁知道却只是两个令人发笑的废物。”王风冷嘲热讽,说的阴力是热血上涌,怒不可赦,不过欧阳刘云却一抬手阻止了打算冲过去的阴力。

    欧阳刘云向前一步,将阴力挡在身后,随后淡淡的冲着王风说“我们两个从来没有敢自称过天才,我看你认错了吧?”

    实际上欧阳刘云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早就动手杀人,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宗发力保欧阳刘云两人,欧阳刘云当然也不能让宗发为难,因此并不想与王风发生直接的冲突,免得给宗发带来更大的麻烦。

    欧阳刘云的一番退让在王风眼中却成为了软弱的表现,王风嘲笑声更盛了。

    “哈哈,两个胆小鬼,幸亏没有让你们加入炼体宗,不然的话炼体宗日后绝对会多两个叛徒。”王风一番话恶毒至极,阴力的性子即使收敛了不少,但是碰到这种羞辱他如何能控制的住自己内心中的愤怒。

    “混蛋,今天我一定要教训你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这一次,欧阳刘云并没有阻拦愤怒的阴力,而是站在原地目光冰冷的盯着王风。

    王风是仙人境三重的境界,虽然比阴力高上两个境界,不过阴力经过了阴啸特殊手段的改变,实力已经是今非昔比。

    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炼体宗的弟子战斗风格,顺便再观察一下阴力的实力到底增强了多少。

    “吃我一拳!”阴力一上来展现了强大的力量,一拳犹如炮弹般轰出,气势凶悍的朝着王风砸去。

    王风目光一变,似乎也没有预料到境界远不如他的阴力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一时间有点措手不及,稍微陷入了慌乱中。

    嘭!

    王风仓促的扬起一拳,与阴力的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两人同时后退,然而境界更高的王风却退得更远,神色更加的狼狈。

    看到这个结果欧阳刘云丝毫不觉得意外,一个全力攻击,一个仓促迎战,再加上王风的大意,出现这个结果是在情理之中。

    如果王风拿出百分之百的注意力,阴力根本没有一拳击退王风的可能。

    “该死,我要杀了你!”之前口口声声喊欧阳刘云阴力为废物,王风将自己的姿态放到得非常高。

    谁知道却被自己口中的废物一拳轰退,王风心中的耻辱可想而知。

    “阴力,回来!”王风真正重视起来阴力没有半点胜算,为了避免阴力受到伤害,一旁的欧阳刘云明白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阴力虽然一脸不甘,不过还是听从了欧阳刘云的话,一纵身退到了欧阳刘云的身边。

    被气的快要发狂的王风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对手离开,只见面色狰狞的追了过来,与此同时欧阳刘云也在这一刻动了起来。

    面无表情的迎向恶狠狠冲过来的王风,同时口中淡淡的说道“你的对手是我。”

    “你们两个都要死!”见欧阳刘云挡在面前,王风狠毒一笑,一爪无情的抓向欧阳刘云的咽喉,这一抓的速度令人心惊。

    欧阳刘云双眼一缩,原本他以为炼体宗的人都是力量型的武者,谁知道速度竟然也是如此的骇人。

    不过这样的速度顶多能让欧阳刘云打起精神,还不足于对他造成生死的威胁。

    骤然间,欧阳刘云身躯扭动,双腿上电光闪闪,移动中夹杂着雷鸣滚滚之声,不可思议的避开了王风的攻击。

    电闪雷鸣步的声势将王风吓得不轻,当反应过来的时候,视线中已经失去了欧阳刘云的踪影。

    “我在你后面!”这个时候,欧阳刘云的声音突然间在王风的左边,言语中却在误导着王风。

    王风本能的向着后方转去,然而视线中却是空空如也,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哈哈,你上当了。”

    执法弟子

    正常情况下,王风当然不会相信来自敌人的提升,但是在瞬息万变精神高度紧张的战斗中,人习惯性的依靠自己的本能,王风的心里素质又不是多好,当然会习惯性的被自己的本能所迷惑。

    嘭!

    欧阳刘云一掌重重的拍在了王风的左肩上,这一击欧阳刘云留了手,毕竟多少还是给宗发留点面子,要是真杀死眼前的王风,不光宗发会有麻烦,就连欧阳刘云和阴力都逃脱不了干系。

    王风被打得踉跄的后退,最后都没有能稳住身躯,一屁股狼狈的坐在了地上,一旁阴力看到这一幕乐的哈哈大笑。

    “混蛋,你竟然敢骗我?”王风气的哇哇大叫,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站在不远处的欧阳刘云浑身直哆嗦。

    欧阳刘云仿佛怪物般看着王风,指了指脑袋,语气怪异的说“是你傻还是我傻,战斗中竟然相信对手的话,我让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白痴!”

    “哈哈!”阴力笑的只捂着肚子。

    “你……你……气死我了,我要杀了你。”王风被欧阳刘云在言语戏耍的团团转,也不知道是脑子真笨还是被气糊涂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不知死活!”望着冲过来疯狂的王风,欧阳刘云冷笑不已,仙人境三重的武者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毕竟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停滞的境界,对付一般的仙人境三重的武者绝对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王风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一个天才,面对这样的对手欧阳刘云真提不起太高的兴致。

    “小子,让让你死!”见欧阳刘云没有任何要闪躲的意思,王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辣,狞笑着扑了上来。

    王风一拳犹如炮弹般轰出,一动不动的欧阳刘云骤然间目光冰冷,漫不经心的伸出手,不可思议的抓住了王风轰出的拳头。

    王风的力量的确非常强,不过比起阴力还弱上不少,与欧阳刘云相比更没有任何可比性,欧阳刘云能徒手挡住这一拳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而在王风心中却骇然惊恐,双眼仿佛看待怪物般看着欧阳刘云。

    “今天暂且放你一马,给我滚!”欧阳刘云心中犹豫了一番,决定还是给宗发留个面子,不重伤王风。

    冷冷的说完一番话,欧阳刘云浑身一震,单臂挥起,像是拎小鸡将王风拎起来,随后欧阳刘云朝着远方扔去。

    伴随着王风一声惨叫,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山石上,欧阳刘云随便看了一眼,当看到王风很快爬起来的时候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刚才扔出了王风的那一瞬间欧阳刘云刻意控制了力道,只是让王风感觉到疼,并不会受多严重的伤势。

    “滚!”王风刚刚爬起来,被阴力一脚踹在了屁股上,王风再一次惨叫着飞了出去,欧阳刘云原本是有时间阻止阴力,但是仔细一想让阴力宣泄宣泄心中的怒气也好,因此欧阳刘云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好,你们给我等着!”王风跌跌撞撞的向着远方跑去,至于他所留下的话欧阳刘云权当假装没有看到。

    “他妈的要不是担心会招惹麻烦,今天我非废了他不可。”阴力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骂咧咧的说。

    欧阳刘云微笑着点点头,阴力果然成熟了不少,这要是以他之前的性子,恐怕今天要与王风不死不休了。

    阴啸的苦心总算是没有白费。

    王风走后不久,阴力返回到茅草屋中休息,欧阳刘云则留在了外面,站在悬岩峭壁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怔怔出神望着远方。

    来到了鸿蒙世界中欧阳刘云心中越来越迷茫,心中始终想不通鸿蒙世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与天玄大陆到底有着什么关系。

    可惜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够解答这个问题。

    当然欧阳刘云并不后悔来到鸿蒙世界中,只是有点后悔没有在之前回到杨家看望父亲,短时间内是无法离开鸿蒙世界,日后回到杨家的日子算是遥遥无期。

    想着想着,欧阳刘云心中闪过了玄阴子的身影,这个老家伙打开鸿蒙世界的入口,让两三千人进入其中,玄阴子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或许一切的谜底等彻底的了解鸿蒙世界后将会完全的解开。

    摇摇头,欧阳刘云收拾凌乱的思绪,现在刚刚来到鸿蒙世界,对一切还不是太了解,现在过分考虑一切毫无意义。

    正当欧阳刘云返回到茅草屋中休息的时候,忽然一股凌厉的狂风从后方袭来,欧阳刘云脸色大变,浑身绷紧,来不及转过身,前方又是无尽悬崖,欧阳刘云除了后退没有第二条路,然而身后又有狂风袭来。

    这一刻,欧阳刘云似乎是陷入了绝境中。

    “背后偷袭的小人,难道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可笑!”欧阳刘云冷哼一声,双腿骤然间一踩脚下的巨石,借住反弹了力道整个人像是一条腾空而起的蛟龙般飞到了高空中,一直避开了狂风席卷的高度这才停了下来。

    人在空中,欧阳刘云自如的转过身,目光冰冷的朝着下方望去,只见茅草屋的门口站着两个人,当看到阴力被其中一人踩在脚下的时候,欧阳刘云心中怒火无法抑制,冷冷朝着下方降落。

    欧阳刘云重新落在了茅草屋前,冷喝着说“放开他!”

    “你们两个废物真是大胆,竟然敢打我炼体宗的外门弟子,看来是不将我们执法弟子放在眼里。”两个年轻人左边一个身穿蓝衣的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执法弟子?欧阳刘云笑了,笑的却非常冷。

    “好,很好,先是外门弟子,现在又是执法弟子,接下来炼体宗的长老你是不是要亲临了。”欧阳刘云心彻底的冷了。

    之前为了宗发的面子欧阳刘云轻易的放过了王风,现在执法弟子又找上门来,一出手直接伤了阴力,相当于将欧阳刘云逼到了悬崖边上,到了这一刻如果在退缩的话真成懦夫了。

    “狂妄,见到执法弟子还不跪下求饶。”一个白衣青年冷冷的说。

    “求饶,哈哈!”欧阳刘云仰天大笑,随后目光冰冷的望着两个执法弟子,杀气腾腾的说“炼体宗既然不当我欧阳刘云是自己人,那么就别怪欧阳刘云出手无情了。”

    “废了他,让他尝尝执法弟子的厉害。”白衣青年冷哼一声,骤然间迈步冲来,一路上气势不断的攀升,当快要到达欧阳刘云面前的时候已经攀升到了仙人境三重的程度。

    虽然白衣青年和王风一样同属仙人境三重的武者,但是欧阳刘云心中丝毫不敢怠慢,毕竟执法弟子这四个字还是有分量的。

    果然,光从气息中与王风有着明显的区别,多了一丝冰冷的杀气,从这一点不难感觉出白衣青年绝对杀了不少的人。

    “死吧!”白衣青年出手快如闪电,一拳袭向欧阳刘云的咽喉,欧阳刘云目光一闪,上电闪雷鸣步迈起,闪电般的向后退去。

    欧阳刘云虽然在后退,但是步伐上丝毫不慌乱,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镇定自如,一点也看不出落入下风的态势。

    白衣青年步步紧逼,瞬息间将欧阳刘云逼到了靠近悬崖边的位置。

    骤然间,一直被动防守的欧阳刘云身躯一纵,电闪雷鸣步的速度在这一刻发挥到极致,白衣青年只觉得眼前一花,欧阳刘云不可思议的消失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