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5章 回应了一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32本章字数:8023字

    白衣青年做梦也没有想到欧阳刘云会突然间爆发出如此骇人的速度,当失去了欧阳刘云的身影后,一时间白衣青年陷入了惊慌中。

    “这是你们逼我的!”忽然,欧阳刘云的声音犹如鬼魅般在白衣青年的背后响起。

    “小心!”蓝衣青年高声的喊叫着,声音中着急无比。

    然而当然白衣青年想要转过身的时候,忽然一股恐怖的力量轰轰的轰击在他的后背上。

    白衣青年惨叫一声,身躯像是断线的风筝般向前飞了出去,随后坠入了万丈悬崖中不见了踪影。

    欧阳刘云一出手直接让白衣青年死无葬身之地,不远处的蓝衣青年彻底被吓傻了。

    “你竟然杀了他……”蓝衣青年哆哆嗦嗦的说。

    “动手!”说话的不是欧阳刘云,而是被蓝衣青年踩在脚下的阴力。

    欧阳刘云目光一冷,蓝衣青年开口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被踩在脚下的阴力做出了一个杀的手势,心中顿时明白了阴力的打算。

    当阴力爆喝一声的时候,欧阳刘云骤然间移动身躯,步伐中电闪雷鸣,几乎在瞬息间跨越了十几米远的距离,直接出现在蓝衣青年的身前。

    “他妈的,竟然敢踩老子,现在我让你死。”阴力像是发了疯,双手死死的抱住蓝衣青年的腿。

    蓝衣青年脸色大变,正要一掌拍向阴力的脑袋,欧阳刘云岂会给蓝衣青年这个机会,闪电般的伸出手轻易的抓住了蓝衣青年的手掌。

    “你也去找你的好朋友做个伴吧。”欧阳刘云的突然间发力,直接将蓝衣青年的手腕掰断,不等蓝衣青年发出惨叫声,阴力突然间怒吼一声。

    抱着蓝衣青年的双腿,直接将蓝衣青年扛了起来。

    下一刻,阴力像是发了疯,疯狂的冲向悬崖,当到达悬崖边缘的时候骤然间停住身躯,怒吼着将怀中的蓝衣青年扔了出去。

    无路可逃

    悬崖边,阴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欧阳刘云面色沉重,虽然解决了两个执法弟子,但是同时也带来了大麻烦。

    如果杀了一个外门弟子即使传出去,或许宗发能够掩盖过去,但是执法弟子明显比外门弟子的地位要高,而且一下子两个,恐怕这次宗发也无能为力。

    这下子真的麻烦了。

    “兄弟,我们逃走吧!”冷静下来,阴力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来到欧阳刘云面前凝重的说。

    欧阳刘云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摇摇头,叹着气说“大哥,宗发前辈待我们不薄,临走之前的还是通知他一声吧。”

    阴力犹豫了几下,不过最后还是同意的点点头。

    “算我没有看错人,你们两个品行不错,可惜这次闯了大祸,即使我也保不住你们。”欧阳刘云的话音刚刚落下,谁知道却从茅草屋的后面传来了宗发苍老的声音。

    欧阳刘云心中一惊,没有想到宗发早已经到达了这里,同时心中暗暗的庆幸说出了之前的一番话,要是和阴力直接逃走的话,恐怕不用炼体宗的其他人动手,两人已经成为了万丈悬崖下的亡魂了。

    “前悲,你来了!”欧阳刘云淡淡的说,一旁的阴力也连忙的行礼。

    “你们两个是炼体宗的奇才,如果假以时日一定能让炼体宗重现当年的辉煌,可惜那群老家伙目光短浅,竟然如此的死板,要将你们两个拒之门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会后悔的。”宗发语气激动的说,说到最后一个字宗发的脸上爬满冷凄凉的神色。

    欧阳刘云神色动容,虽然第一次和宗发说这么多的话,但是这个不起眼的老者对炼体宗的感情令人吃惊。

    或许在他的心中炼体宗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对不起前辈,是我们两个辜负你的期望。”对于这样一个老者,欧阳刘云打心眼里敬佩,值得欧阳刘云放下身段去尊敬。

    宗发摆摆手,笑着说“算了,我也只是发发几句牢骚,你们两个现在还是离去吧,相信他们很快会找到这里,到时候恐怕连我也保不住你的性命。”

    “谢谢前辈!”欧阳刘云和阴力异口同声的说,两人用最尊敬的礼节给眼前这个不起眼的老者局鞠了一个躬。

    随后欧阳刘云两人对望一眼,同时迈步向着远方冲去。

    “兄弟,我们日后该何去何从?”山路上,阴力一脸迷茫的说。

    欧阳刘云叹了一口气,本来想要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修炼,谁知道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欧阳刘云心中到没有丝毫的后悔。

    两个执法弟子欺负到头上了,如果再不反抗的话真成懦夫了,唯一遗憾的是给宗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先找个地方避一避风头,等日后我们将境界提升后再去其他的门派。”欧阳刘云想了想,随后缓缓的说道。

    阴力点点头,心中显然也赞同欧阳刘云所说的话。

    上山的时候山路令两人吃尽了苦头,下山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麻烦,因此两人将速度提升到最快,很快到达了半山腰。

    “站住!”

    正当欧阳刘云两人想要休息的时候,忽然从山顶上响起了一声滚滚的长啸声,这个声音在山脉滚滚流传,像是天空中的闷雷般,即使在半山腰处的欧阳刘云两人也被震得耳朵嗡嗡直响。

    不好,炼体宗的人追来了。

    欧阳刘云脸色上微微变了颜色,随后冲着阴力凝重的说“大哥,他们追来了,我们只有分开逃走了。”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这么快的知道是我们杀的。”阴力长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说。

    “没有时间磨蹭了,大哥你听我说,我们两个不管是谁逃掉了,到日后有能力的话一定回来复仇,让炼体宗付出最惨痛的代价。”摇摇头,欧阳刘云冷冷的说。

    阴力虽然眼中闪过了迷惑,不过还是同意的点点头。

    “走!”随着欧阳刘云的一声低吼,阴力向着左方冲去,而欧阳刘云则冲向了右方。

    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而两边实际上是没有路,山势陡峭,即使武者也有可能坠入山底摔得粉身碎骨。

    但是现在炼体宗的高手追上来了,欧阳刘云只能分开,选择最难走的路逃走,这样的话起码能够保证一个人逃走。

    宗发前辈,是我害了你。

    欧阳刘云沿着山壁前冲,随后一跃跳进了一片茂密的山林中,欧阳刘云一路横冲直撞,浑身的衣服即使被树枝刮得破破烂烂,皮肤上更是伤痕累累,欧阳刘云仍然没有放慢速度的意思。

    脑海中却升起不妙的感觉,杀死了两个执法弟子后,谁知道消息这么快的传入了炼体宗中,告密者一定不是宗发,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死了,仔细想想也只有一种可能,这是针对宗发的一个阴谋。

    两个执法弟子的挑衅是故意设好的局,正是逼迫欧阳刘云两人出手,只要两个执法弟子死后,阴谋将彻底的展开。

    而这个阴谋最终的结果是陷害宗发。

    想通了这一点,欧阳刘云恨不得直接返回炼体宗,去通知宗发,但是随后一想只要两人逃走的话,这场陷害将会无疾而终。

    逃,必须逃走,说什么也不能落炼体宗人的手上。

    穿过了山林后,欧阳刘云一跃跳进了山涧中,山涧中有一条溪流,欧阳刘云稍微喘了一口气,感觉不到周围有武者的气息,看样子炼体宗的人没有想到两人会逃到左右两个方向,他们一定顺着山路追去。

    忽然,正要再次提升速度的欧阳刘云猛然间停了下来,身躯绷紧,目光警惕的望着站在小溪边的一个白衣男子。

    这个白衣男子背对着欧阳刘云,望着不远处的这个背影,欧阳刘云感觉到强烈的危险,心脏跳动加快,甚至隐隐有意一丝疼痛。

    仙人境五重!

    欧阳刘云有自信和仙人境三重的武者一战,但是面对仙人境四重的武者就生死难料了,更不要说仙人境五重的武者。

    明白了,炼体宗的人早已经设计好了一切,不管欧阳刘云阴力逃往任何方向,最终将落在这些人的手上。

    他妈的,拼了!

    危险近在眼前,欧阳刘云心中明白如果落在这些人手上的话不仅会死,而且还会连累到宗发,因此欧阳刘云只有一战,即使是死也不能连累到其他人。

    父亲,晨儿不孝,恐怕不能回去见你了,希望你自己多保重。

    或许是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欧阳刘云心中想到了父亲,想到了曾经在仙道宗的三个女子,想到了曾经在上古宝塔前所发下的誓言。

    但是这一切将随着今天的死亡而终结。

    欧阳刘云心中的确是留下了不少的遗憾,但是欧阳刘云不后悔杀死两个执法弟子,再说即使不出手,日后挑衅羞辱绝对不会少。

    “死!”欧阳刘云没有开口逼问这个白衣人的身份,更没有选择逃走,而是拔出黑刀,迈起电闪雷鸣步闪电般的冲了过去。

    冲到白衣人的背后,这个白衣人惊人的没有动,仿佛是一个雕塑般根本没有意识到来自身后的杀机,欧阳刘云虽然心中在这一刻升起了不安,但是仍然咬着牙扬起黑刀,朝着白衣人的脑袋狠狠的斩去。

    骤然间,白衣人转过身,漫不经心的抬起手臂,黑刀狠狠的斩在上面,然而令欧阳刘云骇然的是非但没有直接斩断白衣人的手臂,反而涌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将黑刀震飞了出去,欧阳刘云也踉跄的后退,直接跌入了山涧中。

    好强的防御力,竟然连黑刀的锋利都无法伤及到分毫。

    山涧中,欧阳刘云躺在乱石上,浑身仿佛是散了架,动一动手指都伴随着强烈到极点的疼痛。

    第375章回应了一句

    差距太大了,这次死的不怨。

    欧阳刘云露出了苦涩的笑容,现在别说继续战斗了,就连站起身来都成了一件无法完成的工作。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无声无息的落在了欧阳刘云的面前。

    欧阳刘云艰难抬头一看,终于看清楚了白衣人的长相,竟然是与他年岁相当的青年,然而实力却是天差地别。

    “两个废物,我们早就想到你们会从这里逃走,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如此的不堪一击,早知道让其他人来了,免得浪费我的时间。”白衣青年冷冷的说。

    近乎羞辱目光让欧阳刘云怒从心生,但是欧阳刘云随后颓废的笑了笑,现在已经重伤的失去战斗力,即使再愤怒又怎么样,除了被人继续羞辱毫无意义。

    “小子,用不了多久我会亲手杀死你,现在还需要你有大用处。”白衣青年迈步走来,仿佛是在享受胜利的感觉,走的要多慢就有多慢。

    过了一会,白衣青年抓住欧阳刘云的衣领,随后朝着山路上冲去。

    欧阳刘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心中同时在进行着艰难的抉择。

    不,不能死,如果死了反而没有人能够证明宗发的清白,只有活着才能让宗发洗脱嫌疑。

    忽然,欧阳刘云睁开双眼,目光中的坚定令人心惊。

    不久后,白衣青年回到了山路上,这个时候一个同样身穿白衣的青年从山路的左边冲来,他的手上同样提着一个人,只不过已经昏迷了过去。

    欧阳刘云抬头一看,脸上微微变了颜色,阴力果然也没有逃掉,最终还是落在了炼体宗人的手上。

    逼问

    欧阳刘云苦涩的想,现在两人已经落在了炼体宗这些阴谋陷害宗发人的手上,相信马上要经历一场严刑逼问,欧阳刘云自认自己能撑住,但是阴力恐怕会支持不住的出卖宗发。

    实力,我需要实力,如果这次能不死的话我一定要复仇!

    欧阳刘云目光闪过一丝冷色,一心求死只是懦弱的表现,只有活下来才能复仇,让眼前的这些人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两道白色的身影在山路上一闪而过,没有过了多久到达了顶峰,两人步伐速度不减,继续朝着炼体宗走去。

    望着越来越近的炼体宗坐落在山峰之巅的一座座高大建筑,欧阳刘云心中苦涩的笑着,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个时候,欧阳刘云下意识的朝着茅草屋望去,茅草屋竟然化作了冲天火光,附近也看不到宗发的身影。

    该死,难道宗发已经被他们害死了不成”

    欧阳刘云双目通红,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突然欧阳刘云像是发疯般一头撞向白衣青年的左肋,白衣青年做梦也没有想到欧阳刘云在这一刻还能爆发出攻击,顿时始料未及,直接被欧阳刘云硬生生的撞翻在地。

    白衣青年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抽搐了几下,竟然没能再爬起来,欧阳刘云喘着粗气站起身来,惊疑的朝着地面上望去,白衣青年后脑处流出了一滩鲜血,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生机,似乎死了。

    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了,欧阳刘云心中哭笑不得,这样的结果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

    “走快点,所有人都在等我们。”前方的白衣青年不回头不耐烦的说道。

    欧阳刘云灵机一动,第一时间将面具戴在脸上,模仿着已经惨死白衣青年的声音,不慌不乱的回答道“好的,马上去了。”

    同时欧阳刘云快速的换上了白衣青年的衣服,随后将自己的呼吸快速的调整到平稳的状态,随后迈步向着前方的白衣青年追去。

    “不好了,那小子死了,这下子麻烦了,我回去少不了一顿责罚了。”欧阳刘云故意惊慌的大叫着,前方的白衣青年第一时间转过身来。

    “怎么搞得,我去看看。”白衣青年皱起眉头,将昏迷不醒的阴力放下,随后迈步朝着后方走去。

    当他走到三四步后,故意落在后面的欧阳刘云目光一冷,一拳重重的轰在了前方白衣青年的后脑上。

    白衣青年惨叫一声,捂住后脑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欧阳刘云低吼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朝着白衣青年的脑袋狠狠踩去。

    噗嗤一声,白衣青年的脑袋直接被欧阳刘云无情的一脚踩爆了。

    欧阳刘云喘着粗气,刚才无意中杀死了抓住他的白衣青年,欧阳刘云猜测炼体宗弟子的要害很有可能在后脑的位置,欧阳刘云这才冒险攻击另一个白衣青年。

    结果证明欧阳刘云的猜测是正确的。

    不过虽然成功了,但是其中的凶险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如果白衣青年警惕心再强的话,恐怕是另一番结果。

    当然最重要的是第一个白衣青年的意外死去,刚刚脱离了险境的欧阳刘云也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运气好。

    杀了这两人后冒充他们的身份,实际上现在逃走是最好的结果,不过欧阳刘云不放心宗发,随后心中决定先带着阴力进入炼体宗,确认宗发的安全后再想办法离开。

    做出了决定后,欧阳刘云担忧的望了一眼化作冲天火光的茅草屋,如果说宗发没有出任何事情的话,绝对不会有人敢在茅草屋放火。

    随后欧阳刘云整了整心中凌乱的思绪,开始处理地面上的两具尸体,用最短的时间将山石上所残留的血迹抹去,做完这一切后幻化成了最后一个被杀死白衣人的模样,随后扛起昏迷不醒的阴力朝着炼体宗快速的走去。

    过了一会,炼体宗壮观高大的山门呈现在眼前,欧阳刘云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心调整到平静的状态中。

    马上要进入炼体宗了,到时候绝不能露出任何的痕迹,不然的话相当于自投罗网,自己往火坑里跳。

    “马玉师兄,你回来了,看样子是抓到他们两个了。”看守山门的只有两个弟子,这两人竟然也是仙人境五重的境界,欧阳刘云心中暗暗的吃惊,鸿蒙世界果然不是天玄大陆所能相比的,随便找出一个武者都是惊人的境界。

    欧阳刘云自傲的笑了笑,淡淡的说“我的任务是完成了,相信他也该抓到另一个逃走的人。”

    那个之前说话的山门弟子愣了一下,随后皱着眉头说“宋谭师兄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原来另一个白衣青年叫做宋谭,欧阳刘云通过对话中也明白了自己现在这个身份的名字,心中也暗暗的将这两个名字记在心中,免得进入炼体宗后因为名字的问题而让人怀疑。

    “行了,我要进去了,别耽误了上面的计划。”欧阳刘云笑着说。

    “马玉师兄请!”

    辞别了几个山门弟子后,欧阳刘云扛着昏迷不醒的阴力迈着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炼体宗的一座座建筑的前方是一片修整好的平地,当欧阳刘云到达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三四千人,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欧阳刘云心情沉重,仅仅是杀了两个执法弟子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看样子炼体宗不止一个人想要对付宗发。

    宗发为人随和,光是这样的性格应该不会与任何人产生争执,再说宗发也不是一个多么贪恋权位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住在悬崖边上的茅草屋中。

    因此欧阳刘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想要陷害宗发。

    深吸一口气,心中这个疑问马上要找到答案了,因此欧阳刘云也没有多想,扛着昏迷不醒的阴力走进了人群中。

    当一个个炼体宗弟子看到欧阳刘云的时候,都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因此欧阳刘云顺利的走进了里面。

    中间站着二十几个人,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令欧阳刘云欣喜的是竟然看到了宗发的身影,这让欧阳刘云悬着的心总算是暂时的放了下来。

    “马玉,宋谭怎么还没有回来?”当看到欧阳刘云扛着阴力走了过来,站在一个身穿的锦袍中年人身边的黑胡子老者开口问道。

    这个老者面色幽黑,浑身散发着威严的气息,即使不是特意的针对欧阳刘云,仍然让欧阳刘云感觉到喘不过气来的恐怖压力。

    由此也能看出这个老者的实力是何等的骇人,欧阳刘云甚至怀疑黑胡子老者是神人境的大人物。

    站在最中间的中年人也引起了欧阳刘云的注意力,这个家伙竟然不比黑胡子老者气息弱,显然是一个等级的强者。

    这个人恐怕是炼体宗的宗主,光看他站立的位置和浑身深不可测的气息也能判断出这一点。

    “马玉,你东张西望做什么,快点回答我的问题。”黑胡子老者见欧阳刘云站在原地不言不语,顿时神色不悦语气严厉的喝道。

    “弟子去追了这个叫做阴力的人,宋谭去追踪了另一个人,当我回到山路上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我还以为宋谭已经返回炼体宗了,没有想到竟然没有回来。”欧阳刘云低着头,装作一副畏惧的模样,战战兢兢的说。

    “废物!”黑胡子老者气的浑身乱颤,不过随后又冷静了下来,恭敬的冲着身边的中年人说“宗主,欧阳刘云可能逃掉了,不过马玉抓住了阴力,光凭这人也足以证明宗发意图反叛的罪名。”

    果然,锦袍中年人正如欧阳刘云心中猜测的一般,是炼体宗的宗主,掌管整个炼体宗的大人物。

    “宗发,你有什么话说?”锦袍中年人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他是不是相信了黑胡子老者的话。

    欧阳刘云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炼体宗的宗主一句话决定了宗发的生死,但是现在看来形势非常的不秒。

    宗发向前走了几步,随后停留在炼体宗宗主的对面,当稳住身躯后宗发脸上无悲无喜,淡淡的说“我宗发无话可说,愿意交出神体淬炼法,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放我的弟子,日后他会居住在茅草屋中,终生都不会踏入炼体宗半步。”

    “没问题。”炼体宗宗主非常痛快的答应了,黑胡子老者等十几个炼体宗的高层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显然宗发口中所说的神体淬炼法是一部令神人境大人物都心动的东西。

    明白了,这次所设的局是想逼迫宗发交出神体淬炼法,整个炼体宗都参与了这场阴谋,即使这次不成功,宗发早晚都会进入千方百计设下的陷阱中。

    “另外宗主还要发下誓言,炼体宗的任何人不能伤害我的弟子,不然的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宗发淡淡的说。

    人群中一片哗然,炼体宗宗主脸上微微变了颜色,不过随后他露出了笑容,点点头说“好,我发誓,日后炼体宗的任何人不得伤害宗发的弟子,不然的将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神体淬炼法在宗主你的床下,你自己去取吧。”宗发淡淡的说。

    炼体宗宗主等人都露出了怪异的神色,甚至有人骂了出来。

    欧阳刘云也暗暗佩服宗发的大胆,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东西藏在了宗主的床下,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最安全的地方。

    擎天洞府

    “启禀宗主,宗发长老杀害两个执法弟子,罪不容恕,不过宗发长老劳苦功高,我看不如让宗发长老看守擎天洞府,安享晚年。”这个时候,黑胡子老者低声的开口说道。

    炼体宗宗主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随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罢了,毕竟是死了两个执法弟子,如果就这样过去的话炼体宗恐怕人心不服,这样吧,宗发你就去看守擎天洞府吧,算是对你的惩罚。”

    听到这样的惩罚,欧阳刘云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能保住性命比什么都重要,日后实力强大了照样能将宗发救出来。

    “宗发甘愿受罚。”宗发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选择默默的承受,这一幕看的让欧阳刘云直心酸。

    宗发为了炼体宗也算是呕心沥血了,没有想到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不得不说让人心冷。

    “好了,马玉,你带宗发长老去擎天洞府吧,回来后顺便将阴力送到茅草屋。”下一刻,黑胡子老者冷声的说。

    “是!”虽然不知道擎天洞府在什么地方,但是欧阳刘云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

    “走吧!”无意中,宗发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清晰看到这一幕的欧阳刘云直接愣住了,随后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宗发已经迈步向着前方走去。

    欧阳刘云整了整神色,不得不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紧紧的跟在宗发的后面。

    宗发一路脚步不停,竟然是向着炼体宗外走去,欧阳刘云心中疑惑,暗暗猜测着擎天洞府应该是在炼体宗外。

    不久后,宗发在距离茅草屋一千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是一面山壁,山壁中间竟然是一个山洞,洞口上方三四米的位置刻着擎天洞府四个大字。

    这个时候,宗发忽然转过身,淡淡的说“你小子日后要注意,能骗得了一时但是骗不了永久。”

    欧阳刘云震惊的愣在了原地,一席话直接让欧阳刘云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自认为伪装的已经是完美无缺,谁知道还是被宗发一眼识破。

    “前辈,能告诉我露出了什么破绽吗?”欧阳刘云苦笑着说,仔细想想自己伪装的绝对能算得上完美无缺,宗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识破了。

    “呵呵,你是我挑选的人,即使你伪装的再完美也逃脱不了我的双眼,好了,你带着阴力回茅草屋吧,日后好好修炼,等到仙人境五重的时候再来找我。”说完一番话,宗发直接进入了擎天洞府中。

    欧阳刘云张了张嘴巴,当看到宗发进入洞府中以后欧阳刘云下意识的迈步追了出去,但是当走到洞口前的时候,洞口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前辈,前辈,你在哪里?”欧阳刘云高声的呼喊着。

    下一刻,不知从何处响起了宗发的声音。

    “小子,记住,境界提升到仙人境五重的时候来找我,我会送你一场机缘,其他时间就不要来打扰我的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