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9章 神通斗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32本章字数:2519字

    第379章神通斗战

    “哈哈哈……好好好……”怪物怒极反笑,狭长的眼睛盯着刘云,咬牙切齿地道,“小辈,休要张狂。我雷严就算以半圣之躯也足以将你碾压地渣都不剩!”

    说完,彩羽张开,呼啸而起。全盛的顶级半圣气势显露无疑。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风雷两翅,指代天意!混沌雷出,顺者昌逆者亡!”雷严飞到了距离地500丈的高空中,神情忽然变得庄严肃穆。

    只见他双手在自己面门,胸口处连点数次,朝着头顶上方“噗”地喷出一口精血,接着嘴中念念有词,诵读着艰涩难懂似乎来自于远古的符文。

    天地间,风云大变!

    原本的艳阳跳跃了一下便消失不见,眨眼间,四方天际凭空生出成片乌黑的铅云,在呼啸的狂风中急速向着刘云站立的中心处推进。

    四野笼罩在一片昏沉之中,偶尔被一条条游走的电弧照亮,耳边所闻唯有风的怒吼、雷电的咆哮声。

    饶是刘云心如磐石,轻易不受外物影响,此刻也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这是法则之力还是一式神通?”刘云迷惑不解地注视着天空之变。

    修行,感应天地,沟通五行,借用规则之力。然自然大道的力量是庞大驳杂、压倒一切的。很少有修行者能掌握多种变化之力,更遑论以自身法力模拟并掌控天地之变。

    这不仅需要强大的法力支持,更需要超凡脱俗的感应天赋以及过人的精神念力。

    普通的修行者,即使达到师者、尊者的级别,法力连绵,感应力水涨船高,最多也只能同时使用三种以下的规则之力,半圣或可以同时使用四种左右,不过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更多的精力都用在了深挖或者融合法则之力上,以此提升自己的实力。

    比如刘云的防御法诀“钢铁意志”,就是提取了坚硬物体纯粹的本质精华,再以牢固不可破的意志力佐以升华,从而达到惊人的防御效果。

    如果天赋力够好,半圣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神通来。

    神通的本质也是法则之力,不过层次却截然不同。神通是修行者将领悟到的自然之力充分融会贯通后,截取的最能为自己所用的一部分力量。

    神通无需掐诀灌输法力,而是可以做到瞬发的存在。只要精神念力够彪悍,对战只拥有规则之力的修士就如同巨人VS蝼蚁,绝对的碾压没商量。

    可是眼下的场景,又岂是一式神通可以做到的?

    “哈哈哈……小子,傻眼了吧。”怪物于风中狂笑,似乎他真成了这方天地生死予夺的主宰。“早就告诉过你,我雷严是可以呼风唤雨的雷神。今日你成功激怒了我,就要准备承受我的怒火。”

    雷严双翅狂猛煽动,搅地四方风起云涌。

    “刺啦”电弧如同银蛇飞舞,很快便凝聚成柱状雷电,像长了眼睛似的向着刘云怒劈而下。

    “哼!区区一只人不人鸟不鸟的怪物,也敢代天授意生死?就算真的是这天的使者,在我眼里也是狗屁!灭了你,看你还拿什么张狂!”刘云指天怒吼道。

    手掌往上一翻,一枚黑色的大印瞬间出现,迎着雷电不闪不避地撞了上去。同时掐诀,召唤钢铁意志规则临身。

    “轰隆——噼啪——”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黑色大印略略阻挡了雷霆的去势便被击地粉碎,随后不偏不倚轰在了刘云身上。

    刘云身子猛烈一震,只觉得身上皮开肉绽,痛楚不堪。

    “呵呵,这就是天的毁灭意志,太弱了吧!你这只老鸟儿,就知道瞎吹牛!再来!”刘云伸出手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渍,盯着雷严讥诮道。

    “你……无知小儿,若不是我留着你还有用处……”雷严气急开口,突然意识到自己露了口风,索性不再言语,再次鼓动风雷两翅,酝酿起第二次打击来。

    “怎么办?难不成我就这样束手就擒?”刘云心念电转,忽而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轰——”电蟒再度降临,刘云撤了防身法诀,朝着火舌吐出一口青气,同时默念龟息诀,完全隐藏了属于自己的气息。

    这一道雷电猛然接触到这一股气息竟然变得彷徨无措起来,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敌踪之所在。

    尽管余势未减,依旧轰击在刘云身上,但力度却卸掉一半有余。

    “这……这是我的宝气?”雷严难以置信地惊呼出声。“你没有吞掉它?那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哈哈,真是可笑,谁要接受你这只臭鸟的口气了。”刘云朗声笑道。同时趁第三道雷电还未形成之际,向着雷严的本体甩出了一式神通。“一念千年,沧海化桑田!”

    一道神光看似缓慢地扫过四合,像是女子修长纤细的手臂温柔抚过,狂风突然不再怒啸,雷霆也驯服了不少。

    “汩汩……”天地间多出了另一种声音,像是岁月之溪凝为现实静静流淌,洗涤着凡尘万物。

    “这是……”雷严觉得身体在神光拂过后变得绵软无力,不想动弹。连带思维也迟滞了下去,不禁生出一身冷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正惊疑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极其沧桑伤感的声音。

    雷严虽不解其意,也觉得内心有隐隐作痛之感。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幼年与父母相聚时的情境。只觉得如果时间在停驻在那一时刻该有多好。

    “仙儿,不知你现在身居何处?”刘云在自己的神通力下也变得有些怅然若失。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才不相信这鬼道理。仙儿,终有一天,我要你知道,我可以战胜天地,战胜一切命定,再把你从它的手中夺回来。轮回血路的终点,你等我!”刘云嘴里喃喃,眼中有悲有喜,更有万丈豪情,可谓异彩连连。

    “该结束了!”刘云抬起头,凝视着雷严,右臂举起,向着他的眉心点出一指,口中吐出“剑芒”二字。

    一根极细的丝线应声而出,向着雷严延伸而去。

    “不好!”雷严不愧是圣者级别,在精神迷乱的时刻依旧保持着一部分神智的警醒。千钧一发之刻,再不迟疑,用尽全身力量在身前画出一个圆。口中念诀道,“千年道果,羽化登仙!”

    随后身体强行脱离了岁月神通的锁定,原地瞬移而出。

    同时,身形光芒大作,大片彩羽纷飞,当真将要白日飞升的样子。

    “小子,你很好。竟然让我迷失在你的神通领域里,逼得我用了损耗寿元及潜力的秘法!”雷严语气森寒地说道。

    “也罢,此番不成功便成仁,失败的话,那几年的寿元要了也没用。我如今重回圣者级别,看你还怎么逃出我的五指山!且看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阴阳倒转,乾坤斗移。暗夜无边,我乃主宰!”雷严拔出一根黑色尾羽,向着天地连挥九次,刘云只觉眼前蓦然一黑,脑子里如遭重锤。

    黑暗黏稠如墨,即使刘云将不多的精神力全部灌输到了眼睛上,依旧无法视物。天地好像突然回到了混沌未开的时代,一片压抑沉闷。

    刘云尝试着迈开步伐,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又或者空间已然消失不见,他被密封在某个夹层里。

    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已然被黑暗活埋。这种感觉真叫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