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灭残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6本章字数:3455字

    他这残魂与那先前的徐正子一般,同样的无法依靠着这残魂在这天地之间长久的驻留。除非是借助一些宝物,或者是夺舍。

    借助宝物只能是暂时的停留,唯有夺舍才是重生。那徐正子是由于灵魂过于残缺了,就算是夺舍成功了,也是无法长存于世。

    眼下的这灵魂只是受了一点小小的损伤,长久的藏匿于那地级宝剑之中,所以夺舍了还是能重新修炼的。

    这是他为何不愿意躲藏于剑中的原因之一,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再不寻找到肉身的话灵魂多半也无法支持那种岁月的侵蚀了。虽然藏身于那宝物之中,但是却还有消耗,经过这般长久的消耗他也是承受不起了。所以他必须试一试,争取那一线生机。

    白羽这这么一弄那只能是同归于尽的结果,所以他要尽快的将白羽吞噬。

    “大魔吞天!”灵魂体使用了魔功,这是被列为禁忌的武技,而他却是会。此时却是在白羽的身上使用了出来。一个巨大的漩涡瞬间形成,向着精神体的白羽袭来,想要白羽卷进那黑色的漩涡中,白羽同样的知晓要是被那漩涡吞噬了,自己的身体恐怕以后都是易主,他也不甘这样!

    “妈的,拼了!天元化魂阵!”白羽也不管其他的,布置出了这个阵法,他知道这样做会使身体受到不小的损伤,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道道阵纹被布置了出来,将那黑色的雾气给包裹住了。阵法同样的也是迅速的运转起来。

    “炼化!”白羽轻声的吐出两字。因为那精神攻击失效了以后,白羽的实力也是恢复了不少。所以就布置出了这阵法。

    “啊,小鬼这是阵法!专门炼化灵魂的阵法!你,你太狠毒了!!”那被困在阵法中的黑雾中传来了犹如恶鬼般的嘶吼。他不愿意去死,跟不愿意被那‘天元化魂阵’给炼化。

    “你原谅我吧,求求你了。我保证不吞噬你了,我也不夺舍了,你放过我就行。我会给你强大的武技和实力,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别炼化我啊!!”黑雾中,传来求饶的声音,那声音落入白羽的耳中同样是厌恶无比。

    白羽没有任何表示,仍然的在催动着那阵法。阵法运转的速度倒是在不断地加快。

    “小子,我跟你拼了!”那黑雾见到白羽没有任何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是难免陨落的下场,所以他选择玉石俱焚。

    “轰。”黑雾爆炸了,传出强大的能量和波动。白羽此时也是重新的掌握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娘的,终于被干掉了。”抹去了从嘴中溢出来的血迹,白羽骂道。

    他身体里面的阵法还是在运转着,此刻传来一种钻心的疼。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因为那灵魂爆炸的缘故,白羽身体里面却是被破坏的一团糟。但是那灵魂体的残留的魂力和对于白羽来说无疑就是最好的补品,所以他不能放过眼下的这个机会,不然错过了就很那再有了。

    那残留的力量同样的在修复着白羽身体,外界的聚元阵是白羽扔下了几块元石简陋的给布置出来的。就为了此刻的恢复和疗伤。

    这时白羽体内的伤势却是以着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他的脑海里此刻也是多出了不少陌生的信息,其中就有那‘大魔吞天’的修炼方法。这些都是那道灵魂体的记忆,被人称为老鬼,自称上鬼道人。

    此人一生就是以修行魔功为主,为人十分霸道邪恶。

    “此人死在了我的手里也算是替天行道吧!”白羽直接的忽略了那上鬼道人的不良记忆。感受着那精纯的元力和精神力的暴涨,那种可以被自己掌握的实力就是这般的美好。

    白羽此时已经是三品巅峰了,可是那股元力还是没有被消耗完。他干脆也就放开了,涌动着全身的元力向着那四品灵武境的壁垒撞去。那残留的能量虽说是在不断地减少,但是白羽还是可以凭借着剩下的元力冲击那四品灵武境。

    许久之后白羽感觉自己身体内传来一声闷响,他知道是突破了。骤然间风雷大作,雷云在急剧的形成,此刻竟然是出现在了白羽所在的洞府之内。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雷电此时不断地交织着,电芒带着令人心悸的波动在闪烁着,看这气势,恐怕不止是一重灵武劫的威力。

    “双劫同渡吗?那就来吧!正好也让我试试你们的威力!”白羽此刻却是这般说道,他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同样的是充满着自信!虽然渡劫有巨大风险,但是也能得到巨大的好处。

    “引雷阵”白羽此时可是不敢浪费一点可以锻炼的机会,尤其是在经历了那灵魂体的吞噬后,跟是增加了白羽对实力的渴望和对强者之路的向往。

    一道道雷声电芒落在了白羽的身上,那一袭洁净的衣服早就在电击下化为飞灰,白羽的上半身已然是露在了雷电之下。

    皮肤在那雷电的淬炼下还是有着龟裂,即使白羽多次的经历过了那灵武境的雷劫。这此可是双劫同至,那劫难的为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呈几何倍增长。

    那雷声不断,好像那虚空都要炸开了。那种威势是现在的白羽很难抵抗的,但是越是这样难度过,那么劫难之后的益处同样的地巨大的。

    一道道雷电,霍霍而下直接的落在白羽后背上。直接的将白羽的身体直接的给灼烧了,传来了一股烧焦的味道,显然白羽是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

    雷电直接的摄人心魄,直逼白羽的眉心。危险的气机蔓延到白羽的身上,携着极度危险气息随着犹如雷蛇般的电芒,闪烁着危险的弧度尽数的轰落。

    随着那最强的雷劫的能量到了巅峰,一丝丝雷弧蚕食着白羽的元力,不断地在伤害着白羽的身体。白羽身体同样的在自我修复着,白羽就挣扎在那损伤和修复之间,鲜血也是不断地从白羽所受到的伤口处溢出,虽然结成的血枷的速度很快,但是又被电芒迅速的脱落,那新生的肌肉就如同婴儿般的肌肤。那钻心的疼痛,在白羽看来是前所无比的难熬。

    此时的白羽完全就是凭借着那不屈服的意志苦苦的坚持着,血管里的血液都是从白羽皲裂开来的皮肤中溢出。白羽的身上此时就像是布满了复杂的纹络。

    “终于是完了吗?”望着那渐渐地散去的乌云,白羽顺利的渡过了那四品灵武劫。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四品灵武境的强者。

    在重新焕发生机后,白羽以着最快的速度恢复到了此刻巅峰的实力,因为他知道俺刘家的人马,或许快要赶来了。他也不能在耽搁了,再次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确认好了已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留在这里了,白羽将那些储物袋都是很好的收好了,拔下了那把地级的剑,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感觉挺顺手的。白羽就立马向那洞府外边走去,此时的他右眼皮却是有微微跳动,他希望不会出现意外,可仍然是速度未减。

    “小丫头,你们还能坚持多久!快点投降吧,不然可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那几名拥有着凡武境九品实力的少年冷笑道。

    此时他们不断的攻击着白玉所布置的那防护阵法,白家人和白玉尽数的将自己的元力向那脆弱的防护阵输去。

    “大家都在坚持会,哥哥马上就要出来了!等到哥哥出来了,那刘家也就很难猖狂了。”此刻的白玉一脸的煞白,显然是身体透支了。但是还是在鼓励着白家人坚守着,她知道如果不能很好地守护好,这扇门的话,那么白羽在那洞府中也会受到干扰。这种事情白玉不会轻易地让它发生的。

    “小姑娘,我们哥几个可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哦!不然攻破了你这防护阵……你懂得!”那名为首的黑衣男子,舔了舔嘴唇,邪恶的说道。这个样子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都懂,所以白家人不愿意投降,因为他们知道那样的话,结局只会是更惨。若是坚持到白羽出关后,那就没有什么事情都能得到解决了。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更是不能选择后退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一切的困难。

    “实在是不行我们就跟那群杂碎拼了!呸!真他娘的窝囊!”此时的白鑫却是开口骂道,他是十分想与那刘家的人拼了。

    “对!跟他们刘家的杂碎们同归于尽!”白家人之中有人附和道,显然他们很是不喜欢被那刘家人做困兽之斗。

    “好了,游戏到此结束!”为首的男子嘴角咧出了一个阴冷的弧度,显然他想凭借一人之力,破开白玉的防护罩。故此驱走了身边的几位少年,显然他在几人中拥有着极高的威信。

    “大天火罗柱!”那黑衣男子森然开口。

    只见一个团火焰在那满是阴风的山谷中任然是很旺盛的燃烧着,在那黑衣男子的面前一根巨大的火焰柱子就这般形成了,那柱子充斥着暴躁的火焰的气息。在被那黑衣少年举起,重重的砸在了那本来就是在苦苦支撑的防护罩上面。

    白玉见此状况,知道这防护阵也是守不住太久的时间了,干脆的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那精血瞬时就化为血舞,快速的融入了那防护阵之中。

    或许是那血雾作用,那原本就很脆弱的阵法倒是承受了火焰柱子的一击。

    “哦?看你能坚持多久!”黑衣男子此时眼里闪过一抹凶戾,显然他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却是有些恼怒。

    “砰”再次一记重击砸在了那防护罩上,此刻那光罩却是如同那玻璃一般的破碎了,化成一片光芒,消散在空气中。

    白玉和那些为阵法灌入元力的人一样,由于阵法被破,都是受到了波及。白玉此时就如同一只失去了飞行的蝴蝶一般,向后退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噗。”白玉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气息顿时就萎靡了下来,就连那元力都是不稳定。然后就昏厥了过去。

    “你们都该死!”此时从那洞府的深处传来了冷到彻骨的声音。这是那处于愤怒状态的白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