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坦白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7本章字数:3133字

    “轰”

    两道雷光却是在其身前陡然爆炸。一道道劲风在这片小天地中刮起。白羽知道那阴阳造化钟把白石给保护了起来,所以自己就可以大胆放手的去做。可是眼前的状况倒也是出乎了白羽的预料。

    “看来倒是要使出那一招了!”白羽此刻倒也是准备出血了。那残魂的力量与其相比倒是不落下风,现在再加上了一个白明智白羽想轻松地应付起来倒是有着不小的麻烦了。

    “血雷共祭!”白羽大喝道。两颗劲爆的雷球再次陡然形成,一口精血喷出银色的雷球立马就是变得极为狂躁,元力波动都是变得很不稳定。

    血色的雷球缠绕着的白明智和那灵魂都是紧紧的追在其身后,很难将其摆脱。毕竟有白羽的灵魂在控制着那两颗雷球,那有那般容易就被摆脱。

    “轰”两颗血色雷球将那残魂和白明智的损伤都是不小。

    “断魂斩!”

    灰色的烟雾中传来了一道冷冽的喝声,一道灰色的烟雾凝实成一道巨大的月牙斩迅速的直奔白羽而来。

    “大霸掌”那白明智此时见到灰色的烟雾中极速的出现了此招,也是使出了自己的那分力。

    “砰”一声闷响传来。白羽是躲过了那伤害大的断魂斩,可是却是被那大霸掌给击中。狂暴的元力迅速的从那挨了一掌的地方钻到白羽的全身上下,一阵剧烈的痛感也是从那地方瞬时传遍了全身。

    鲜血溢出白羽的嘴角,缕缕殷红看起来使得白羽更增加了几分妖异之感。此时的白羽倒也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与其纠缠了。

    “小子,你真的很强,但是今天是碰到了我,若是放任你成长下去的话,未来一定会成为一位强者,可惜的就是你今天就得死了!老夫这么大的岁数见过的天才多了,陨落在老夫手中的天才也是太多太多了。今日就让你死无全尸!”灰色的雾气的声音很是安静,像是给白羽善后一般。

    他知道白羽此刻差不多就是那强弩之末了,也是翻不了什么风浪了。

    “大魔吞天!”一道森然的声音从白羽的口中传出。

    一股强劲的吸引力从白羽的口中传出,一个巨大漩涡同样的也是迅速的形成,想把那灰色的雾气全数的包裹。

    “魔功!没有想到你竟然还会魔功!”此刻灰色烟雾中传来的声音也是很惊讶!同时还有着焦急,他若是全部被白羽的漩涡给罩住了的话肯定是逃不了成为白羽元神养料的下场了。所以他不能,他得疯狂的挣扎,他想要活下去!

    “魂祭大法!”此道声音传来之后那灰色的烟雾却是如同潮水般退去,就连那白明智一同被他给带了出去。

    显然那残魂执意要逃走的话,凭着其诸多的手段,就连白羽都是无法将其阻拦的。更况且那残魂是以损伤自身灵魂为代价的。

    他就算是逃了出去,若是不能找到一具可以寄居的身体的话恐怕还是逃脱不了陨落的命运。白羽同样的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损伤,此刻却是带着白石的灵魂回到了躯壳。

    外界白破天一副焦虑的模样,但是却无可奈何,他感受到了那石像之中传来的隐晦波动。但是他却不能进入到那片空间之中,因为那石像之上传来一股强烈的排斥。

    他只能守护好白羽的肉身和白石的身体,不允许别人破坏。

    此刻感受到白羽和白石都是归壳了,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是放下了。毕竟他作为白石的父亲替自己的孩子担心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此刻却是对白羽也是包含着某种关爱。就连他自己都是没有发觉任何奇异。就好像自己对待白羽很好是自己应当做的是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芥蒂。

    此时见到白羽睁开眼睛却是眼前一亮,赶紧的就让自己手下的将士们把白羽和白石带到了自己的轿子之中,朝着将军府邸而去。

    在那轿子中的白羽忽然睁开了双目,一道金光爆射而出。直接洞穿了那轿子的顶部,消散于空中。

    “呵呵,小家伙,你的元神倒是有了不小的增长啊!在那白家庄的祭祖圣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的石儿的灵魂受到了重创。”白破天见到白羽此刻醒来之后就立马发问,显然他早就洞察了白羽是少年的身份,那具尸体与那元神的契合度一点都不合。

    在天武境强者的面前这点想要被忽略是很难的,白破天的好奇心也是很浓厚。他想知道发生的一切。

    “白将军,令郎的灵魂是那石像里的残魂所致。在下也是来不及救援,所以令公子的林滚我也是很难有办法。……”白羽将那在石像里的事情都是跟白破天说道。

    “原来那武圣还留有残魂在那石像之中,还有那白明智竟然都是受到了那残魂的诱惑。”白破天此时在了解情况以后也是感叹一声。

    “此事不能怪你!”白破天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不是那种恩怨不分的人,所以在分析那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之后对白羽道。

    “白将军,其实我还有一件东西要给你看!”白羽虽然是忍住了那种极度的激动之情,但是那双手却是有些颤抖。却不是他能控制的。

    “哦?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你变得这么紧张?”白破天此刻也是有点紧张,在白羽的渲染下,顿时马车内的气氛变得很是怪异。

    “就这个!”白羽此时摊开手掌,一枚戒指正安静的躺在其手中。玉墨色戒指透露出其不凡和珍贵。

    “玉墨戒!”白破天此时见到戒指,失声道。其表情很是惊讶,他根本无法预料今日还能见到那熟悉的玉墨戒。

    他离开自己的家族将近二十年了,但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不回去。只有他自己知晓原因,但是对于这枚玉墨戒自己却是熟悉到了骨子里。

    “你究竟是什么人?!”白破天的声音也是带着颤抖之音,向着白羽问道。

    “白战天是我的父亲,而您是我的叔叔。”白羽说道,此刻他无法在那白家被灭门的事情之前还能保持住平静。

    “你是小羽?!没想到啊!你都长这么大了!哈哈!”白破天此时知晓白羽与自己的关系后性格尤为开朗。

    “白家没了!被刘家的那群杂碎给毁了!”白羽在说出此话的同时竟然不自觉的让眼泪溢出了眼眶。

    在白家被灭的时候,他没哭。在生死大逃亡的时候也是没有流出眼泪。可眼下找到了白破天的时候讲述那白家被灭的原因的时候他却是流出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此刻的白羽显然是很伤心,家破人亡,一个堂堂的白家却是被别人摧毁!而自己却是无力挽回。

    “魔州!刘家!”白破天此时也是握紧了拳头,将自己的愤怒毫无保留的表示出来了。在听到白羽亲口说道白家被毁的消息,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儿也是难以抑制胸中的感情。

    “叔叔眼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将白石的灵魂修复!还有我的身体,您的双腿也得治愈。不然实力会受到影响。……”白羽此时却是想自己的身体修复,但是也是没有办法。

    “我会用灵药先将石儿的灵魂损伤给修复!然后你就待在这玉墨戒之中,石儿就交给你训练了。我想你会很好的教导白石的。”白破天此时这般说道。

    “好了,小羽你先去房间里休息吧!等我先将石儿给治愈。”白破天叮嘱白羽道。

    在白破天的再三叮嘱下,白羽只好遵从了其叮嘱。来到了一个很是豪华的房间,白羽那金色的元神在那床上倒是显得有些小。

    在白破天的将军府白羽倒是睡得很沉,很香。自从白家的变故发生了之后,白羽都是绷紧着脑海中的那根弦,丝毫没有放松过。

    白石的房间里,白破天很是费力的用元力将那还灵芝给白石炼化,一滴滴金色的液体从那赤金色的灵芝中滴落到白石的额头,然后缓缓地渗透到了白石的灵魂之上。逐渐的修复着白石那受损的灵魂。

    许久之后,白石原本紧闭的双目此时却是缓缓地睁开。

    “头好痛!”白石此刻却是抱着头,叫道。显然那在石雕的事件还是在其脑海之中,难以抹去。

    “白石,你醒了?没什么问题吧?”见到自己的孩子刚刚醒来,白破天此时关心的问道。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再出什么意外了。

    “没什么问题,就是头还有点疼。休息一会就好了!”白石为了让白破天放心此刻便是这般说道。

    “嗯,那你就安心的休息好了,等你休息好了我再给你介绍一位客人。”此时的白破天倒是有点神秘的对白石说道。

    “好吧,我先出去了,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了。一切或许一觉之后都是变得好多了。”白破天喃喃道。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还有那个石钟显然是个宝贝嘛,他怎么舍得留给自己呢?算了,等自己有实力再给他回报吧!”白石此刻口中的他不是别人就是白羽。虽然那时候其灵魂倒是不受控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白石什么都不知道。

    “嗯,加快修炼速度了,早日到达那力武境!”这样想着,白石在疲惫之中被一席睡意席卷,安然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