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窝囊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40本章字数:3165字

    晚上十点二十分,我心神不宁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焦急地看着手机,已经给老婆陈姗姗打了七个电话了,可她一个都没有接。难道还在店里加班?或者正在开车?或者她手机调成静音了?

    感觉自己眼皮跳得厉害,害怕发生意外,我准备第八次拨打陈姗姗的电话;不过就在这时,楼道里传来了啼啼哒哒的脚步声,听到这种熟悉的声音,我慌忙穿上拖鞋跑去开门,我知道一定是陈姗姗回来了。

    果然,当我拉开房门的刹那,就看到了陈姗姗那张精致的瓜子脸。

    本以为自己的热心会换来她的一丝惊喜,没想到陈姗姗却黑着脸看着我,气忿忿地对我骂道,“这大半夜的你还不睡觉,你要吓死人啊?”

    “这不是在等你吗?害怕你开车出事,打电话你又不接——”我很是委屈地看着陈姗姗,怯声声地回了一句。

    “你瓜娃子一天就盼望着老子早死,你好重新找一个小婆娘回来是不是?”陈姗姗关上房门,对我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阵怒骂,完全不考虑我内心的感受。

    我忍气吞声,暂时没有插话。

    跟这小妖精结婚五年了,她经常对我发脾气,我有无数次想揍她的机会和冲动,可最后我都习惯性的忍了下来,不是因为我窝囊,而是因为我爱她,爱她那妖娆的脸蛋,爱她那魔鬼般的身材,爱她——总之,她对我并不温柔,一点儿也不在乎我,关心我,甚至老骂我,嘲笑我,愈加的讨厌我,可我还莫名的爱着她,死心塌地地爱着她。

     “老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不是六点就下班了吗?”等陈姗姗骂够了,我才弱弱地问了她一句。

    本以为她会消消气,轻言细语地回我一句,结果这婆娘又骂我窝囊,挣不到钱,不然她也不会这么辛苦的加班了。我一时无言以对,回想起这五年老被她骂成窝囊废,挣不到大钱的辛酸生活,心里竟是拔凉拔凉的,特别难过。其实为了她,我已经换了不下十份工作了,比如做过汽车销售员,卖过苹果手机,甚至做过会计,当过饭店老板,跑过快递,可能因为时运不济吧,最后都没有挣到所谓的大钱,到现在还只能平平凡凡地过日子。

    陈姗姗见我跟在她屁股后面,埋着头一言不发,又厌恶地看了我一眼;待换了拖鞋走进客厅后,又问我这地板怎么这么脏了,今天出门的时候就让我拖地,为什么把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我心想你在上班挣钱,老子也在上班挣钱,而且房贷和日常生活开支都是我在出,家务活也是老子全包了,老子又没吃软饭,凭什么你就对老子指手画脚的,还把老子当仇人一样骂,当佣人一样使?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不可一世的皇后娘娘?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却不敢说出来,毕竟我还是爱着她的,最重要的是,每次吵了架她就会给她父母打电话,她父母就会跑到我们住的这个小区来,劈头盖脸地把我骂一顿。可以这么说吧,我不是一个吃软饭的人,更不是一个上门女婿,可我却过着上门女婿一样的屈辱生活。

    “问你话,为啥不拖地?你特么是哑巴啊?”陈姗姗见我脸色大变,却始终不吭声,快步走到茶几边,捡起上面的一个玻璃水杯就往地上摔去;我害怕这娘们继续败家,慌忙解释自己下班晚了,把晚饭做好又去妈那里看了一下儿子。陈姗姗听了觉得我是撒谎,不但没有停止对我的谩骂,反而还让我现在马上把地拖了。

    我心里憋了一肚子火,心想你不就是个卖衣服的店长吗,你不做家务活也就罢了,凭什么还对我颐指气使的?正想发作,回敬她几句,陈姗姗又道,“你还用那狗眼睛瞪我是不是?不想过了明天就去离婚!我马上给你爸妈打电话!”

    一听说要离婚,要给我爸妈打电话,我一下又软蛋了,为什么呢?因为我爸妈年龄都大了,心脏还有问题,他们最担心我离了婚后找不到老婆,所以随时教育我要听老婆的话,要让着她,就是他们的这种心理,造就了陈姗姗现在对我的这种强势。哎,没办法,我又只好向这婆娘认错,并保证马上把地拖干净。

    “我肚子饿了,先去给我煮碗煎蛋面!”我刚把拖布洗了,从卫生间拿出,坐在沙发上翘了个二郎腿吃了一根香蕉的陈姗姗又对我发布了新的命令。我听到这个命令,丝毫不敢怠慢,又赶紧放下拖布去厨房煮煎蛋面。我先把蛋在油锅里煎好,再用清水把面煮好,放上调料。

    大约十分钟后,我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恭恭敬敬地端到陈姗姗面前,偷偷地看着她吃面的神情,心想吃了这碗面你心情总会好点儿吧?今天晚上总该让我跟你同房睡了吧?可万万没有想到,这女人刚吃了一口面上的煎蛋,就冲着我大声嚷道,“现在买盐不要钱了吗?”

    “什——什么意思?”我呆呆地看着陈姗姗,一时还不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你猪啊,人话都听不懂!你自己吃下这蛋能吃吗?咸死了!给我重新煮一碗!”说完,不容我分说,陈姗姗就将一大碗面倒进了茶几边的垃圾桶里。

    我心痛的看着这碗费了好一番心思才煮出来的煎蛋面,差点没一巴掌扇到陈姗姗的脸上去。我见过不知好歹的人,可我真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人!难道就因为她是我的老婆,她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挥霍着我对她的善良和包容吗?

    “你瞪着我干什么?想打我是不是?来打啊!贱男人,挣不到钱就不说了,还对老子横眉竖眼的,明天跟老子去离婚,这日子完全没法过了!”

    “别——别离婚!”想到离婚后儿子果果就没有了亲生妈妈,我又只好含垢忍辱地说我马上给你重新煮一碗面。

    陈姗姗见我认罪态度良好,且匆匆忙忙地跑进了厨房,也就再没有骂我的意思了。我则赶紧重新打火煮面,这次为了不让她继续刁难我,我放调料的时候就格外小心了,末了担心她找茬,还特意悄悄地尝了一口,确定味道棒棒的之后才将第二碗热气腾腾的煎蛋面端到了陈姗姗手上。

    陈姗姗皱着眉头吃了两口煎蛋,我以为这次她吃了嘴巴就会软一点了,不会再絮絮叨叨了;可谁知她又八婆一样撇着嘴说我现在越来越不用心了,不仅做的饭越来越难吃了,就连煮的面也没法下口了。我看着她那副欠揍的样子,暗道不是我煮的饭难吃了,而是你的心变了。

    就在我拿起拖布去书房拖了一圈地之后,陈姗姗将半碗没吃完的面往茶几上一放,打了个饱嗝后又翘起二郎腿掏起了耳屎。

    “把碗端进厨房洗了!”

    “等一会儿,我拖完地再去洗。”我抹着额头的汗珠,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怨言,心里却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作为一个女人,不洗衣,不煮饭我也可以原谅,因为你可以找理由说你不会做嘛;可端个碗进厨房,再用水洗一下碗难道也不会吗?我觉得我把这婆娘惯得太懒了!

    “那你慢慢拖吧——”陈姗姗白了我一眼,又用卫生纸擦了一下挖耳屎的勺子,然后穿起拖鞋,大摇大摆地朝她的睡屋走去。

    我眼巴巴地望着她的背影,直看到她重重地关上她的睡屋之门,才发现今天晚上的愿望又化成了一个虚无的幻影。三年以前,至从儿子果果生下来,搬进我们现在的新家之后,陈姗姗就不让我跟睡一个屋子里了,她找的理由很简单,我睡觉要打鼾,严重影响了她休息。本来我先前死活不同意的,不过她拿离婚一威胁,我最终又妥协了。我琢磨着分开睡就分开睡吧,只要她能让我跟她做那事,不睡在一张床上也没什么的。先前的一两年里,她一星期到也准许我碰她一两次,可近一年来,她最多只准我一个月碰她一次了。每每我忍不住想要问她为什么这么对我时,她就找她下面发炎一直在流血的理由搪塞我。

    至从一个半月前跟她战斗了五分钟后,我已经很久没尝到女人的滋味了,因此这几天心情特别压抑,尤其是今天晚上,我特想做那事;本来我期望陈姗姗回来后我跟她软磨硬泡一会儿,再把她哄上床的,可谁知现在这女人竟然把睡屋门关上了,还上了锁,我特么的找谁解决去啊?难道我要去找失足的小姐妹们解下饥渴?可最近风声紧,警察叔叔又都就兢兢业业的,而且我最近还了房贷,支出了家庭开支,也没有玩乐的钱了,所以我还是决定让陈姗姗帮我解决一下这实质性的问题。

    拖完地之后,差不多就到了二十三点夜深人静的时候了。我走到陈姗姗的卧室外,发现门缝里还亮着灯,听说话声好像她还在跟别人讲电话;我偷偷地扭了扭门上的把锁,确信这婆娘在里面将门反锁了,心里顿时悲凉到了极点。一番唉声叹气之后,我决定走到厕所请五姑娘帮我解决生理问题,可就在我刚要转身之时,我竟听到陈姗姗在睡屋里咯咯地笑着,我心头一热,就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听她讲话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