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吞噬狼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9本章字数:5649字

    第二十八章 吞噬狼无

    尊渊跟着界天一进入犬族领地便感受到了异样,他仿佛一下子陷入了无尽的昏暗之中,尊渊迅速判断出这是巨大结界的缘故,界天在前面静静带着路,在某处停了下来,一只手伸到前方,一道灵璧缓缓出现了,界天的手触上灵璧后打开了一个缺口,众人进入了其中。

    尊渊眼前突然一亮,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尊渊接着惊奇的发现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无比美丽的地方,蔓延的群山长着苍绿的森林,空气也无比的清新舒服。

    众人开始飞着前往犬族的王殿,期间尊渊感受到很多奇异的妖怪气息从下面的林中传来。尊渊好一会才发现那是植物妖怪。‘犬族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尊渊在心中感慨道。

    众人急速飞行着。尊渊一直注视着周围,这个地方比他们蜀山还要美丽。在一个高山后,一个漂亮的城池出现在了尊渊的面前,尊渊感到无比的吃惊,眼前的城池比人间国家的皇城还要美丽,并且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那是妖怪的妖力。

    尊渊跟着界天在城门前落了下去,木京们已经在门口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们刚进入犬族的领地一会,便遇上了界天们,界天吩咐几个属下带他们先赶来了王城。看到尊渊木京终于畅快的舒了口气,他一直在担心尊渊。

    “千岚和妖怨没事吧。”尊渊急忙奔到木京的身边紧张地问。他被狼无困在结界中时,曾感受到妖怨之力的气息溢了出来。

    “没事,好像是蓝雨用那件纯洁的灵器压制住了妖怨之力,并且还重伤了狼无,”木京急忙回应道。

    舞插过来接过了木京的话,急切道:“当时千岚已经要被狼无吞噬了,蓝雨就马上冲了出去,最后不知道怎么他们两人就抓着彼此的手昏迷了过去,好像死了一样。”舞说完得意的看向木京,她要先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尊渊听完急忙过去查看千岚二人的情况,两人的气息都很微弱,尊渊也感受不到他们任何的灵力,不过他们还有生命气息,而且在他们两人体内深处都有隐约的妖怨之力气息。尊渊一时间也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进王宫吧,你们在这儿很安全,我父亲有大事要和你们商议。”界天在一旁提醒。

    木京忙带着众人跟随尊渊进入了王宫,在这里他们要客随主便。进入王宫的门后众人猛然到了一个巨大的宅院内,里面到处种满了各种花朵,尊渊们不由一惊,里面的地方比从外面看起来好像大了很多。

    一个华丽的楼殿出现在尊渊们千米外,这个楼也比他们从外面看起来大了很多,那是因为王宫整个被结界笼罩着,从外面看上去比实际的小很多。犬大将已经亲自出来迎接了。

    尊渊从犬大将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让他敬畏的妖力,这股妖力不像奈琅的那么强大,但比奈琅的更加充沛而且带着温和的气息。犬大将一脸笑意走向尊渊们而来。

    “你就是尊渊吧,星恒那个老头果然有一个好徒弟。”犬大将称赞地对尊渊笑道。

    “你认识师尊?”尊渊微微吃惊道。

    “当然,当年我们可是大战过好几次,最后就成了朋友,他可是一个强大的人类。”犬大将说着露出会心的笑意。当年的星恒是个太过仁慈的家伙,对许多妖怪都不肯下杀手,包括当时的他。但是正是如此,他们才会成为朋友吧,说起来他也正是受到星恒的影响才停止了无谓的征杀。

    “好了,你们先行休息,尊渊跟我来一下,我有重要事情和你商议。”犬大将对着尊渊恭敬道。很快有侍者来请木京们去他们的住所。

    舞在后面一直要说什么,现在发现犬大将没有搭理她。终于忍不住冲到了前面对着犬大将生气般问道:“犬伯伯,你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

    犬大将好奇地看向舞,顿了下,急忙赔笑道:“原来是你这个丫头,现在长大了都变得这么漂亮了。对了,你父亲可是亲自来这儿找过你的,他说这次找到你可是不会再让你离开猫妖的领地了。”

    一个月前舞的父亲确实来过了,不过他似乎对这个女儿很放心,根本没有问起过,犬大将只是在逗舞,当年的舞可是很调皮的丫头,但也很可爱。犬大将把他当亲女儿看待。

    舞的父亲来的目的是和犬大将商议一起除掉奈琅,奈琅是曾经和他们同生共死的伙伴,但今天奈琅已经彻底改变了,奈琅威胁到了妖界,那么就要毫不留情地除掉他。

    舞露出开心的笑容,父亲来找过她让她很高兴,而实际上舞是不受猫王重视的一个女儿,当年也是舞的母亲要求将舞送到犬族,希望舞可以在犬族变得强大从而得到猫王重视。

    “好了,我们真的有要事,你可以去后面的花园找你的玩伴,她们一定很高兴见到你。”犬大将对着舞笑着说。

    舞立刻拉着木京要他一起去,犬族王宫的花园有着她童年最美好的记忆,而她也很想念那几个姐妹。

    尊渊跟随犬大将进入了宫殿的大厅,那里已经有十几个犬妖首领坐好了,尊渊被犬大将带着坐在他的下位。“各位,他就是蜀山的大弟子,尊渊。”犬大将向众首领介绍,尊渊急忙起身行礼。尊渊不由紧张起来,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这么多妖怪共坐一堂。

    犬大将看着尊渊一笑,然后对他开口道:“我们已经决定了去除掉奈琅,而且猫族也参与其中了,他们已经行动了,现在我们请求和蜀山合作。”

    “你说我们一起除掉奈琅。”尊渊吃惊地站起来道,他有点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是的,这是我犬族的各个领主,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只等你们蜀山的了,因为只有你们出手才有更多的把握除掉奈琅。而且当年我们也和蜀山合作过,也就是星恒任师尊的时候。”犬大将看着尊渊,庄重道,犬大将以为尊渊是不相信他们会对奈琅出手。

    “我答应,其实我来犬族正是为了请你们出手相助。”尊渊平静了下来肯定的回答犬大将道,犬大将露出欣喜的笑意,这样一来真是太好了。

    尊渊看着犬大将和众犬妖首领,突然开始相信妖怪并不都是邪恶的,现在他身边的这些犬妖很明显就是好妖。

    舞带着木京奔到了王宫后面的一个巨大花园。这个花园宛然是花的天堂,到处都开着各色的花朵,每一朵都可以说是惊艳无比,木京和舞两个都有点痴迷了,舞忍不住抚摸着这些花朵,它们比当年更加好看了。

    从一片花丛突然射出无数的绿叶打向舞和木京,“是我啊,花舞。我是舞,你说我是你的妹妹哟。”舞急忙兴奋地叫道,急速飞射来的绿叶瞬间停了下来,一个虚幻的女子缓缓出现在两人面前。

    “舞,真的是你,”女子看到舞后立刻化成实体兴奋地奔过来抱住了舞。

    这个叫花舞的女子是一个修行了三千多年的花妖,修得了强大的妖元,但植物妖怪战斗能力很弱,花舞很快引起许多大妖怪的追杀,他们要吞了花舞的强大妖元。当时的犬族首领出手救了她,她以后便在犬族住了下来,以后又来了各种树妖、花妖,她们一起建造了这个花园,供犬族的小孩来玩乐。而花舞是这儿最强的。

    当年舞在这儿的时候最讨花舞的喜爱。在这儿玩乐时花舞总会出手帮舞,尤其是在捉迷藏的时候,这让其他小孩很嫉妒。

    “对了,天颜姐在这儿吧。”舞想起了那个疼爱她的犬姐姐急忙问。

    “她在修炼暂时不要打扰她,现在她已经很强了,你现在也变强了好多。”花舞高兴道。不远处传来孩子的嬉闹声,花舞再次开心笑了起来,有了这些孩子的相伴她们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这一切都要多谢犬族了。

    木京看着嬉笑的妖怪小孩不由觉得在妖界生活也是很不错的,而且还可以和舞在一起,木京深情的看向舞。

    狼无被夜渊拉入体内后很快就失去了知觉。等到他醒来时发现他在一个奇怪的地方,他感知不到任何气息,狼无急忙寻找着出口。突然一道亮光闪过,一个光影飘了进来,一个人背对着出现在狼无的面前。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狼无对着面前的家伙谨慎地问道。

    “好久不见了,狼无。”对方笑着转过身。狼无猛然变得有点激动与震惊,声音颤抖着,“奈琅。”狼无此刻不由恐惧不已,他现在可谓是元气大伤所以根本不是奈琅的对手。

    面前的奈琅说完突然一下子消失了,狼无急忙结出防御的结界处于绝对的防御状态。

    “你似乎并没有变强啊,”奈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狼无惊慌地向耳边抓去,奈琅的头诡异地浮现在他的耳边,在狼无触到前缓缓消失了,狼无抓了个空。然而奈琅的头猛然又出现在狼无的另一只耳边,狼无却是始终抓不住。

    “奈琅,给我出来,今天我一定要吞了你”,狼无疯狂般吼道,他的意识开始有点混乱了,下一刻狼无催动所有妖力凝出一根黑色的尖刺,然后运足灵力向着前方的空间直刺而去。

    “咣”,一声巨响,还伴随着一道光芒,狼无手中的黑刺竟然刺在了一道屏障上然后完全粉碎了。接着一股巨大的余力反震过来震碎了狼无的这只手臂,狼无眼中却是猛然一喜,他找到了出口,这个屏障一定就是出口。

    狼无另一只手立刻凝足妖力化成巨大的妖爪击打向面前这道灵力壁,只要将其打碎他就可以出去了,狼无的灵爪却是和黑刺一样撞了个粉碎,这一次一股更大的灵力反冲而来直接打进了狼无的体内,狼无只感到灵魂一震,他的力量接着急速流失,身体麻木了起来。

    此时三个人正俯视着狼无,狼无被束缚在一个盒子状的灵器中。“果然是强大的灵器,狼无那样的攻击一点用都没有。”夜渊笑着称赞道。

    “当然了,这可是极强的蜀山灵器之一,是专门用来囚禁妖怪的。”莹焰得意得指着这件灵器说。

    “好了,放他出来吧,现在我要他心甘情愿被我吞噬。”奈琅看着灵器中的狼无狂妄道,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兴奋与自负。狼无当年可是差点就把他吞噬掉的,但今天他已经有了绝对的力量战胜狼无。

    莹焰听命地结出了释放的术式,她也想亲自见识一下奈琅的实力。灵器中的狼无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身体便不受控制地被吸了过去,片刻后眼前一亮三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奈琅,”这一次狼无略有怀疑地看着眼前的奈琅道,等看到奈琅身边的夜渊后他立刻可以肯定现在他面前的就是真正的奈琅,狼无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狼无,你这次可是输的很惨啊,不但没有抢到妖怨之力还把自己的那一份也失去了,所以我打算把你吸收掉哟。”奈琅狠狠道。

    奈琅是真的很愤怒,现在妖怨之力在犬族内那么想要得到就很困难了,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这样一来正好可以让他以妖怨之力在犬族为借口率领大批妖怪进攻犬族,所以愤怒之余奈琅还多少有点高兴,因此他才没有把狼无直接吞噬掉。

    狼无很快清楚感受到了眼前奈琅的妖力,那比当年不知道强大了多少,现在的他决不是奈琅的对手,狼无迅速下定了决心急速地查探着周围寻找逃走之法。

    “没用的,这儿已经被结界围绕着,今天你必须和我一战,虽然结果已经注定了。”奈琅似乎知道狼无的心思笑着对着狼无道。

    奈琅从小就是一个强势的人,他从来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如果被某一个妖怪打败,那么以后他一定会亲自去赢回来,奈琅把失败当做是最大的耻辱。当年最后虽然是夜渊封印了狼无,但那一战确实是他败了。他被狼无撕成了碎片,妖元和灵魂也险些被狼无吞噬,这对奈琅来说是巨大的耻辱,所以今天他一定要亲手打败狼无。

    狼无从奈琅身上感到了强烈的战欲,终于也下定决心迎战了,无论如何今天这个局面也是他一直所追求的,他早想与奈琅一战,奈琅是他一直的恶梦,而且他和奈琅本来就是一体的,所以说不定他有机会反败为胜,想到这里狼无迅速冷静了下来。

    “来吧。”狼无后退几步,先前被损伤的身体很快复原了,从狼无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妖气以及战斗的气息。

    奈琅也露出会心的笑意,凝出一个灵力球抛向狼无,冷冷道:“这是狼族灵池中的灵力,你吞了它,应该可以迅速恢复到最强的状态,我可不会占你的便宜。”

    奈琅说完手中凝出了一把妖刀。狼无毫不犹豫地接住这个灵球吞了下去,狼无很快将这些灵力同化掉了,本来已经受损的妖元马上复原了,身上爆发的妖气也一下子增强了数倍,狼无狂喜不已,现在他的力量很强,所以胜算就更加大了,他一定会让奈琅后悔的。

    奈琅身子一闪,便出现在狼无的上空,然后挥刀斩了下去,一点余力也没有留。狼无略显狼狈地滚着躲开了斩击,地面被斩出一道深深的裂缝。

    狼无趁机放出浓郁的黑暗瘴气弥漫向奈琅,这瘴气是这么多年来他在黑暗的谷底所吞噬而制造成成的瘴气,其威力可是无比巨大的。

    瘴气很快弥漫在这整间房子里,夜渊释放开了黑色结界,莹焰也感受到了这股瘴气的不同寻常,迅速结出了净化结界,这些瘴气接触到她的结界后,慢慢被净化掉了。莹焰不由感到一阵吃惊,狼无的瘴气竟然没有被立刻净化掉,看来狼无的实力不容小视。

    奈琅任由瘴气将其吞没了,瘴气一点点腐蚀着奈琅的身躯。奈琅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样才配做我的对手,如果你不反抗的话,战斗就没有一丝乐趣了啊。”奈琅在瘴气中速度丝毫不减挥刀向着狼无狠狠斩去。

    狼无用力地用瘴气和妖气凝成了一把剑,狼无接着用尽全力向着奈琅刺来,他一定要吞噬奈琅的妖元。奈琅挥斩过来的刀被狼无一剑挡了开来,奈琅微微一惊瞬间凝出一个巨大的妖力球,在狼无的剑刺到奈琅的胸口时,奈琅先一步挥手将妖力球打向了狼无的胸口。

    狼无根本没有抵挡任由妖力球将其粉碎了,残碎的身体浮在奈琅的面前。狼无的剑却是威力丝毫不减继续向前刺进了奈琅的胸口。

    狼无在被击碎之前将妖元转移到了这把剑中,奈琅感知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剑一刺入他胸口便化成妖流隐入了他体内。

    狼无在奈琅体内流窜着寻找着奈琅的妖元,此刻他兴奋不已,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了,接下来只要他找到奈琅的妖元就真的反败为胜了。

    奈琅急忙运足妖力来抵抗狼无,然而因为狼无本来就是奈琅的分身,奈琅的妖力根本无法有效的抵抗狼无,狼无终于找到了奈琅的妖元然后瞬间冲上去将其吞没了,狼无接着控制了奈琅的身体并将房间中的瘴气全部吞噬了,狼无用这新的身体大声笑道:“哈哈,是我胜利了,我把奈琅吞噬了。“

    “愚蠢的家伙。”突然奈琅的声音在他耳边出现,好像直接进入了他的脑中。

    “奈琅,不可能,你已经被我吞噬了。”狼无惊惧道,他可以肯定他已经把奈琅的妖元吞噬掉了,猛然奈琅的强大气息向他扑面而来。

    狼无勉强冷静下来寻找奈琅。突然从其身体内部释放出一股巨大的黑色妖气,那是从他妖元中释放出来的,狼无立刻明白了什么,奈琅的妖元在反噬他。狼无拼命地抵抗,然而他的妖元和奈琅的妖元相比就像是江与海,狼无的意识一点点丧失着,他被奈琅反噬了。

    这一刻房中的狼无残躯纷纷飞起进入了奈琅的体内,奈琅的身体溢出一层浓郁的黑色妖力。黑色妖气越来越多很快化成了黑色的巨茧将奈琅整个包裹住了。

    “他怎么了?”莹焰紧张道急忙要冲上去,夜渊阻止了他。

    “放心,很快奈琅就要重生,变回真正的奈琅了。”夜渊期待地笑着道,“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应该要花费不少时间来重生的,等他醒来后就告诉他犬族已经决定出手了,而且应该还会有猫族和蜀山灵者。”夜渊说完从原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