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猫族危机解除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34本章字数:3663字

    第十七章 猫族危机解除

    破天立刻紧接着又释放出了三个灵力触手向着尊渊打去,尊渊这只手臂散发着紫黑的光芒,第一个触手冲了上去,在接触到尊渊前却是猛然崩散了,在尊渊的手前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巨大屏障。

    另外三个触手紧随而至,尊渊的手握成拳击打了出来,一团紫黑色的灵流迸发而出迎上了三个黑色触手,由妖怨之力形成的触手竟然一下子被击的粉碎,它们是被这紫黑色的灵流毁灭掉了。

    下刻尊渊向着破天冲了过来,尊渊这只手上出现了更加浓郁的紫黑灵流,破天下意识的挥手凝出一个个灵力球向着尊渊击打而去,尊渊随意的挥动右手击打着这些灵力球,轻易的将他们一一打飞出去,有几个甚至直接撞碎在了尊渊的右手上。

    这表示尊渊现在的力量很强,强大到超出了破天的认知,尊渊冲到了破天的面前。

    “不可能!”破天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事情。

    下一瞬间破天一口气释放出全部的力量,全身被黑色的灵流完全包裹住了,身上的气息变得狂暴而邪恶,破天狠狠挥拳击打向面前的尊渊,如今他这一拳中蕴含着他的本源之力,他不相信尊渊可以抵挡住他的这一拳。

    尊渊伸手瞬间接住了破天的这一拳,之后死死的抓住了破天的这只手,同时紫黑的灵流从尊渊的手中爆发开向着破天的手臂弥漫而去,破天手上的灵力在快速的消失,那是完全消失了,就像是水分被火炙烤蒸发掉了。

    “不,这不可能?”破天忍不住再次惊叫,接着急忙用力的挣脱,然而他的手被尊渊死死抓住了。

    破天开始恐惧了,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不,他才不会死的,破天眼中猛然迸发出强烈的狠意,左手中瞬间凝聚出了一个巨大的灵球。

    尊渊急忙结出一个防御罩,然而破天凝出的这个灵力球不是用来攻击他的,破天挥动灵力球向着自己的右臂狠狠砸了过去,他要挣脱开尊渊的束缚。

    “什么!”尊渊微微一惊,完全没有想到破天会这么做。

    灵力球狠狠击打在了破天的右臂上,破天的右臂瞬间断裂了开来,灵力球接着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将尊渊炸飞了出去,而破天自己也飞退而出,他的右臂则是断了一截,这样的伤不是靠妖怪的快速修复能复原的。

    破天被炸飞出去后立刻借助爆炸的冲击力向着远处飞去,眼前他必须逃命。

    尊渊迟疑了下立刻追上去,他突然有点害怕破天了,眼前的破天比当年的奈琅要强大多了,所以一定不能放任破天这么逃走,要将其完全击杀。

    感知到紧追而来的尊渊气息,破天大吼一声,身体急速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龙狼,这次破天是真正的化成了原形,巨大的龙狼速度无比迅速,尊渊一时间竟然被落到了后面。

    尊渊急忙释放更多的灵力,速度瞬间提示了一大截,龙狼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其面前,尊渊继续加速,龙狼也急忙要再次加速,然而他的灵力明显不足了。

    下一刻尊渊一口气冲到了面前,龙狼看着眼前的尊渊龇牙裂齿,看起来无比的可怖,但尊渊可是丝毫不惧。右手中快速凝出了一个巨大的灵力球,龙狼急忙向着侧面冲去,尊渊将灵力球击打了出来。

    龙狼将速度提示到极致来闪避,然而他的身体终究太大了,灵力球狠狠打进了他的肚子中,龙狼被重重击落地面,灵力球与此同时爆炸开来,龙狼的肚子被炸出了一个大坑,之后缩小成了人形的破天。

    此刻的破天满身血迹,气息微弱,已经奄奄一息了,但还没有完全死去。

    尊渊立刻再次凝出一个灵力球,突然手中的这个灵力球自己消散了,尊渊整个身体都是一阵刺痛。

    “怎么了?”尊渊疑惑无比,一股浓郁的黑色灵流正在他的体内疯狂乱窜,是妖怨之力。尊渊完全没有意识到妖怨之力不止何时已经完全冲破了他的封印,而且此刻这妖怨之力是在从体内攻击他。

    尊渊顾不上破天了急忙催动全部力量再次来封印妖怨之力,妖怨之力感知到这一点后放弃了攻击向着尊渊的体外冲来,瞬间就完全挣脱了尊渊的身体。

    离开尊渊的身体后妖怨之力化成了一团黑雾,迟疑了下后疯狂的向着地面的破天冲了过去,转眼就进入了破天的体内。

    “什么!”尊渊很是吃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妖怨之力竟然会这么做,但妖怨之力对他来说也不足为惧了,接下来他就把妖怨之力和破天一起毁灭好了。

    尊渊瞬间凝出了一个灵力球,就在这时整个空间猛然黑了下来,尊渊一时间什么也看不到,而且连感知也消失了。

    “这是幻术?”尊渊再次一惊,“不好,是破天的属下。”尊渊急忙释放灵力来挣脱这幻术,此刻一个黑影从地下出现将破天包裹了起来,之后又迅速隐入了地下。

    这个黑影消失后,笼罩着尊渊的黑暗也消失了,但同时消失的还有破天。

    尊渊立刻催动灵力来进行感知,却是完全感知不到破天的气息。

    “可恶,竟然让破天逃了。”尊渊愤怒道,神色变得有点诡异。

    远处在激战的几个强大龙族妖怪突然感知到破天的气息消失了,他们顿时有不好的预感,下刻果断的停止了战斗然后下令属下撤退,剩余的上百龙族妖怪转眼间迅速退走了。

    木京急忙要带人去追,猫无阻止了他,他们没有追击的力量,对方撤退就已经很好了。

    好一会之后尊渊才平静了下来,接着他的灵力开始飞速消失,尊渊身体一晃差点跌落下去。下刻意识再次到了虚无之中,先前隐入他体内的这个尊渊又钻了出来。

    “怎么会,我们不是融为一体了吗?”尊渊好奇的问,按照上一次他觉醒的情况来看这个尊渊一进入他体内就成了他的一部分才对啊。

    “融为一体,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这个尊渊嘲笑般道,“好了,你的身体已经要到达极限了,那么我也要重新休息了。”这个尊渊说我慢慢消散在了尊渊面前。

    尊渊的意识随之恢复过来,此刻的尊渊只感到巨大的劳累,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尊渊急忙就地坐下来恢复灵力,此刻他已经顾不上其他事情,包括人界发生的大师。

    犬大将在不到半个时辰后带着人赶了过来,他立刻让界天带领一部分犬妖去追击那些逃走的龙族妖怪。

    尊渊的灵力很快就稳定了下来,想起了人界的事情,给木京传信说要离去便向着蜀山返回,这让木京们有点迷茫,他们应该当面谢谢尊渊才是。

    界天们没有追上龙族的妖怪,这些妖怪都使用拟灵隐藏了气息。

    一个时辰后一团黑影出现在龙族王殿的后方,黑影缓缓化成了一个人,是流一,而被黑影包裹的是两个人,破天和狼主,两人都完全昏迷了过去,破天的身体更是残破不堪,但其身上仍然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妖怨之力的气息。

    在三人的旁边有一个奇异的池子。流一抱着破天走向这个池子而去,在池子边缘一个结界显现了出来,流一将破天的左手按了上去,结界马上裂开一个门状的缺口,流一将破天从缺口扔了进去。

    池子上飘荡着浓浓的白雾,在破天进入那一刻白雾突然瞬间消失不见,而池子中竟然是静静的黑色的水,在破天跌落水池后,黑色的水猛然仿佛沸腾了一样翻滚了起来,之后疯狂的涌进破天的身体中。破天完全沉浸其中,身体开始主动的让这些黑色的水进入他体内。

    这黑色的不是水,是灵流,是破天一直积攒的灵流。

    这个池子则就像是狼族的灵池,但又不同,因为这个池中的灵力是邪恶的,带着剧毒,除了他应该没有其他妖怪想要吞噬,也没有其他妖怪能吞噬。

    随着黑色的灵流涌入破天的体内,破天残缺的身体竟然在一点点复原,而破天的气息也开始逐渐增强。

    不到半个时辰破天的身体就完全复原了,在这一刻破天猛然睁开了眼睛,之后惊慌的在池子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惊惧的神色。

    破天的记忆停留在最后被尊渊打落地面时,他自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所以恐惧无比。

    但现在他似乎没事,破天急忙环视四周,一切都那么熟悉,破天立刻认出这是他的灵池,接着发现他的身体也完全复原了,他没死。

    “你醒了!”流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破天急忙从这个灵池走了出去,等确实看到流一后他十分肯定他确实活着,是流一救了他。

    破天笑了起来,之后向着流一道:“多谢你救了我,流一,可是你为什么会救我?”

    流一冷冷道:“我想见识一下你可以创造的世界究竟会怎样,那之前我会保护你的。对了,黑煞成功占据天灵了。”流一最后有点失望般道。

    “是吗,没想到这一次便宜了黑煞!”破天感慨道,这一次他攻击猫族是和黑煞商量好的,黑煞在同一时间进攻天灵,这样就可以分散蜀山的力量。

    一切和他们计划的一样,但没想到尊渊竟然还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不过这次至少黑煞成功了,接下来蜀山的目标会转移过去的。

    “狼主怎么办?”流一指着地上的狼主问。

    破天微微沉默了片刻后淡淡一笑,“对付尊渊的时候狼主是真正出力了,看来他是真心要归顺我,那么我就接受他的臣服。”

    破天笑完释放出一股灵流打进了狼主的体内,狼主的身体猛然变大进行了原形化,其胸口的伤口接着急速的复原,转眼就完全好了,巨狼又缓缓恢复了人形的狼主。

    破天带着狼主到了外面,他的这个灵池是一个秘密,除了流一外只有他的儿子知道,狼主还没有资格知道。

    狼主苏醒后破天结果告诉了他并嘱咐他不能告诉别人,他们这次进攻猫族是秘密行动的,只有成功的时候才可以公开,如今失败了不能说出去。

    狼主坚定的表示他不会说出去的,破天示意他可以离去了。狼主是真心的,他们进攻猫族失败了,那表示破天败给了尊渊,但是破天竟然没有死去,狼主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破天绝非等闲之辈。

    狼主离去后破天突然觉得身体有异样,他急忙进行感知,只发现体内的妖怨之力增强了至少一倍,而且其中一部分妖怨之力的气息他在尊渊身上感知过。

    “在我救你之前,一股黑雾从尊渊体内窜出进入了你体内。”流一这时道。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那是妖怨之力,尊渊的妖怨之力现在是我的了。”破天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