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者选拔大会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42本章字数:4196字

    灵者选拔大会第十章

    灵者选拔大会的最后一天,观众们很快就入座了,可风浮在会场的中央将一个灵球击打上了四周的水壁,一个个名字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一共有四十一个灵者成功的成为了高级灵者,水沧、魂衣、玉河和杨天宇也在其列。

    成为一个高级灵者就意味进入了人界最高的档次,最重要的是以后就可以修习更加强大的术,就可以继续变强从而获得更加长久的生命,这是每一个灵者的梦想,水沧们也不例外。

    可风接着宣布最后的即兴战斗正式开始,可风说完返回了自己的座位,十二个灵者出现在赛场的四周结出了一个巨大的结界将整个赛场都笼罩住了,这是无比强大的防御结界,可以抵抗住任何一个高级灵者的攻击。

    这一次的即兴赛毫无疑问是灵者和妖怪之间的,一个个年轻气盛的高级灵者已经跃跃欲试了但同时又担心自己会败给妖怪难堪从而不敢随意出头,妖怪们可不会顾及这些,一个狼妖率先冲到了赛场之上,他的名字叫做流牙,是现在狼族的一个领主,实力强大。

    流牙站在赛场上静静的等待着挑战者,终于一个高级灵者跳到了赛场内,他的名字叫做玉古,是一个雷灵力灵者。玉古和流牙向着彼此微微行了一礼后凝出了刀剑,流牙凶猛的挥刀向着玉古冲了过去。

    玉古手中的灵剑上顷刻间弥漫了一层闪烁的雷流,那是雷灵剑,雷灵者善用的攻击方式,雷灵剑的穿刺力和破坏力都比其他灵剑强大数倍,玉古握紧雷灵剑向着流牙狠狠斩了过去,剑还未到就有一道雷刃先向着流牙斩了过去。

    流牙却是丝毫不在意轻轻的挥刀便将雷刃斩了粉碎,两人冲撞到了一起,玉古在斩出雷灵剑的同时发动了灵爆之术,当雷剑和流牙的刀斩到一起时两人成了胶着状,接下来一丝雄厚的雷流从玉古的剑中打进了流牙的刀中,又有一道攻击力强大的雷流从玉古的剑中直接向着流牙击打过去。

    玉古露出一丝笑意,他现在可以肯定流牙已经闪避不开他的双重攻击了,这场战斗他马上就要胜利了。其他大多数高级灵者看着即将被雷流吞没的流牙也这样认为,然而空天们却不这样认为,他们从流牙的身体深处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妖力,流牙的实力绝对是妖王级别的,玉古不是他的对手。

    突然,玉古从流牙的脸上也看到了一丝笑意,这一刻玉古有不好的预感,他下意识的收剑后退,然而就在这一刻从流牙的身上迸发出一股无比强大的黑暗灵力,玉古只感到难以忍受的巨大威压,击打向流牙的雷灵顷刻间就被这股灵力冲散了,击打进流牙刀中的雷流也被流牙轻轻一挥逼了出去。

    玉古还没来得及迅速退开就被这股灵力正面击中了然后如炮弹一样重重飞退出去一直狠狠的撞到了结界壁上才坠落到地面马上吐出一口血来,被流牙灵力击中后玉古就急忙催动灵力结出灵力铠甲,然而流牙的灵力瞬间就深入了他身体之内让他无法催动灵力只能以肉体撞击到了结界壁上。

    玉古躺在地面上痛苦的站起不来了,他的肉体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两个治疗系的灵者立刻将他带出来对他进行治疗。

    那些小看流牙的高级灵者们此时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完全没有察觉到流牙竟然这么强大。此刻在他们看来流牙似乎是故意重伤玉古的。流牙在赛场上等待着下一个挑战对手。

    大多数人类观众此刻也是这种看法,他们不由对流牙产生了恐惧,但同时又期待着人类灵者打败流牙。妖怪观众们则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而流牙对这场战斗也真的是完全没有私心的,他刚才的出手是正常攻击只是玉古相对太弱了。

    云飞此刻也对流牙产生了误解,他向空天请示由他出战流牙,空天看了流牙一会笑着答应了云飞,云飞立刻冲到了赛场上,看清是云飞出战了,众灵者们立刻发出欢呼之声,云飞的实力在灵者中可是绝对的强者,流牙绝对不是云飞的对手的。

    但一部分高级灵者隐约察觉到了异样,云飞竟然亲自出战那么就表示流牙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了,他们突然担忧妖怪们来者不善,毕竟有一部分妖怪依旧是不认同人类和妖怪之间的进一步融合的。

    流牙看到云飞愣了一下然后露出高兴的笑意,他渴望真正的战斗,此刻他从云飞身上感到了无比强大的气息,这让他热血沸腾起来了,他已经忍不住和云飞痛快的战斗一场了,流牙身上的气息在飞速增强着。

    云飞站在流牙面前感知着流牙逐渐增强的气息眉头不由微微一皱,流牙的实力比他预计的要强大太多,他本来打算很快就解决掉流牙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流牙的气息继续增强着,其身体表面出现了如雷电一样的黑色灵流层,这是妖怪凝结的灵力铠甲,他们没有办法像人类那样将灵力完美的压缩成固体,但是妖怪凝聚而出的灵力铠甲威力却是丝毫不亚于人类灵者,因为妖怪天生就拥有强大的灵力。

    云飞不再迟疑立刻催动体内的灵力,在云飞的手中出现了火流凝聚而成的灵剑,在云飞身体表面出现了厚厚的红色灵焰铠甲,云飞凝出的灵焰铠甲看起来无比的强大,那是近乎黑色的红色灵焰,云飞的剑身也迅速附上了一层灵焰。

    两人接着一起凝聚强大的灵力到手中的武器然后如两道闪电般向着彼此冲了过去,两人一闪即分。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和其他人之间的差别,他们不会一开始就和对手进行硬碰硬的战斗而是先通过迅速的交手确定对方的实力然后制定出最好的攻击方案。

    两人一闪过后都微微愣了一下,两人都从彼此身上感知到了同样强大的气息,即是说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云飞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了,他很吃惊流牙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而且流牙的实力一定还不止如此,妖怪可是会进行妖化的。云飞完全认真了起来。

    流牙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云飞已经彻底激起了他的战欲,云飞是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两人还没挺稳身子就又迅速转向向着对方冲了过去,两人的速度都提升到了极致,在空中只剩下一金一黑两道身影交错着,每一次两道身影撞击到一起都会爆发出巨大的灵波来,维持着结界的灵者们丝毫不敢大意专注的将灵力输送到结界上。

    片刻间云飞和流牙已经相互交击了不下百次,两人的双手都无比的酸痛,每一次交击两人都要承受巨大的冲击力,在某一刻两人停止了攻击分退在两边,云飞手中的灵剑慢慢化成了一张巨弓,弓弦是灵焰凝聚而成的,云飞右手执弓,左手拉开了弓弦。

    流牙立刻感到了危险的气息,他手中的灵刀化成灵流吸附在了其双臂之上,下一刻其双手化成了两个灵爪,猛然从其双腿之上又爆发出巨大的灵力气息来,流牙将巨大的灵力汇集到了双腿之上这样可以让他的速度提升数倍。

    云飞锁定流牙的气息后一把将弓拉满然后松手射了出去,一支金色的箭从弓上飞了出去,在空中闪过一道金色的闪电,流牙在云飞射出箭那一刻动了,箭瞬间就到了流牙的身前,流牙的速度一下子仿佛提升了十几倍轻松的闪过了灵箭。

    但本来就要射偏的金色灵箭突然爆炸了开来,流牙完全没有防备只能下意识的用双牙护着硬抗上了灵剑爆炸的灵波。流牙被重重的炸飞了出去,周围的观众们发出喝彩声,云飞也微微一笑,他射出的灵箭可不仅仅是箭那么简单。

    然而被炸飞的流牙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向着云飞急速冲了过去,云飞愣了一下急忙飞速后退同时迅速的拉着弓,顷刻间上千支小小的金色灵箭向着迎面而来的流牙射了过去,流牙的双爪闪烁着黑色的光芒在空中挥斩着,这些灵箭不会爆炸被流牙轻易的粉碎着。

    流牙的周身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灵力罩然后任由这些金色的灵箭击打着,流牙加快速度向着云飞冲了过去,云飞手中的灵弓瞬间又化成了灵剑,一只红色的火龙缠缚在灵剑之上,流牙转眼就冲到了云飞的面前。

    流牙的样子有点可怕,其双眼变成了血红色,脸已经不再是人脸了,这是妖怪的人形妖化,被刚才的灵爆完全炸中后流牙受了不小的伤于是他直接进行了人形的妖化,现在他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了,而且他的气息比先前强大了数倍。

    云飞不由感到了一点恐惧迅速催动灵剑,火龙早已经等不及了从灵剑之上冲了出去,然而火龙刚冲出灵剑就被迎面而来的五道黑色灵刃粉碎掉了,五道灵刃继续向着云飞而去,云飞立刻使出瞬移闪避开来,五道灵刃击打在了后面的结界壁上,整个结界都出现了不小的波动。

    不待云飞稳住身子流牙瞬间就到了云飞的身后,两只黑色的灵爪一起向着云飞刺了下去,云飞奋力催动灵力,全身爆发出巨大的火流向着流牙扑过去,流牙终究是妖怪对火有着天生的恐惧在火流扑过去的时候流牙急忙结出黑色的灵力罩来抵抗火流。

    云飞趁此机会迅速和流牙拉开距离然后催动体内所有的灵力爆发了出来,否则他根本不是妖化了的流牙的对手,在云飞黑色的灵焰铠甲表面又溢出了浓郁的鲜红色灵流,这就是云飞特有的净化灵火,云飞接着整个人都好像燃烧了起来,从其身上爆发的气势一下子变强了数倍,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剧烈的流动。

    云飞手中的灵剑也变大了一倍,呈现红黑两色,下一刻云飞挥动着巨剑向着流牙冲了过去,流牙手中的灵爪也瞬间变大了一倍迎上了云飞的剑,两人再次激战了起来。

    “那个叫流牙的妖怪竟然这么强大,云飞现在应该已经使出全力了,他不会有事吧。”水莹在莹乐的身边有点担忧道。她害怕云飞会受伤。

    “不用担心,云飞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莽撞的少年了,他有自己的分寸,而且这只是比武必要的时候空天们会出手阻止的。”莹乐笑着安慰水莹道,但是她内心也有点担忧,像云飞们这样的强者一旦完全爆发起来想要阻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没有事的,云飞和那个叫流牙的妖怪都是真正的战士,他们不会失控的,这场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空天肯定的对着两人道。

    云飞和流牙在空中猛烈的攻击着彼此,云飞手中变大的灵剑斩击力增强了数倍,正是对付强大妖怪的最佳武器,流牙的双爪却也丝毫不占下风,两个灵爪交击在一起可以轻易的挡住云飞的强力斩击。

    两人现在每一次斩击都要消耗巨大的灵力,攻击力便越来越弱了,终于在再一次的斩击中流牙的双爪一起破碎了,而云飞手中的灵剑也断裂了,两人迟疑了片刻后直接用身体向着彼此冲了过去。

    云飞身体表面有着厚厚的灵焰铠甲,流牙身体表面则是黑色的妖灵铠甲,两人如两个炮弹撞击到了一起,然后巨大的反冲力将两人打飞了开来,在飞退的过程中两人身体表面的铠甲都完全破碎掉了,但两人都来了个安全的着陆在地面之上留下了四道长长的裂痕。

    “你好强,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可以要来找你切磋。”流牙向着云飞缓缓走近然后笑着对云飞道。

    从和流牙的战斗来看云飞已经可以肯定流牙先前将那个灵者重伤是没有恶意的,流牙现在这么说他突然觉得流牙和他很相似,都是痴迷于与真正对手交战。云飞对着流牙笑了起来,也主动走近流牙笑着回答道:“当然可以了,下一次我一定会战胜你的。”

    “那可不一定,等我完全了解你的能力后我会有把握战胜你的。”流牙马上反驳,两人爽快的笑了起来。

    两人的这次交手算是平了,所谓不打不相识,在这之后两人成了朋友。

    有了云飞和流牙的这个良好开头,其他灵者和妖怪们也都不再迟疑争先着去进行比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