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10本章字数:5040字

    “活下去!”

    天隐存在于这个世界二十年,不算长,成为学生十五年,不算短,确实未曾经历过如此奇特的训话。

    事实上,过去的十七个小时对于天隐而言,是前所未有的际遇。

    这座城市,匹斯(Peace),有六百万人,六百万种人生,六百万个故事。天隐独一无二的遭遇,给予他一个机会,六百万分之一的机会,成为一个故事的主角,成为许多故事的见证者。

    走在学院区的绿荫路上,天隐旺盛的好奇心并未带来愉悦的心情,两条缠绵在一起的眉毛,形象地、毋庸置疑地告诉我们:天隐在思考、在困惑。

    当人身临陌生的境地,面对一无所知的状况时,会倾向于向着自己熟悉的地方和人物靠拢,所以天隐无意识地走进学院区唯一一间酒吧“Maneo”,就并非是不能理解的行为,因为这间酒吧的主人和两名侍应生是他认识的全部匹斯人,姑且,算作认识吧。

    桦木地板,灰色理石吧台,盛满阳光的落地窗,朴拙的黄铜吊灯,砖红色墙壁用彩瓷铺着充满后现代气息的图案,带着无边眼镜的中年乐师优雅地拉着大提琴——这确实是一间很有格调的酒吧。

    然而天隐并未被这种美好打动,因为吧主,龙,没有在,两名侍者,沉默的吉祥天和不沉默的葱仔,正在人群中穿梭,这份忙碌显然意味着他们不能给予天隐急需的帮助。

    环视四周,很多都是“熟面孔”,天隐在训话场见过他们,即便只见过一次也不会忘记,勉强算是天隐不多的特长之一。

    吧台边坐着两个人,一个在微笑着啜饮牛奶,另一个面无表情地用吸管喝着柠檬汁,他们也是在训话场出现过的人。

    这里是酒吧,所以最引人注目的,必然不是喝酒的人。天隐看着两个不喝酒的人,这两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注视,扭头看向天隐。

    “你有问题,我有答案,要不要聊聊?”发出邀请的,是喝牛奶的人,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三个人在窗边找了宽敞的角落坐了。

    “杨(Young)”喝牛奶的杨声音柔和中带着恰到好处的自信,“这是卡朋特(Carpenter)。”

    天隐向着专注于柠檬汁的卡朋特点了点头,“天隐,我目前的名字。”

    “我知道你,十七个小时之前,‘自由号’上唯一的幸存者,值得赞叹的幸运儿。不用这么惊奇地看着我吧,这里可是匹斯,即便是十七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有办法知道的。所以,你来提问,我可以给你答案。”

    “匹斯究竟是什么?”天隐觉得这个奇特的、前所未闻的城市,应该是一切问题的前提与关键。

    “这并不是个很好的问题诶,我很难给你很好的回答”,杨眨眨眼睛,喝了口牛奶,“这里是世界的另一种形态,只要你能够承担后果,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活下去’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知道,十二个小时之后,我们就要被丢到一个孤岛了吧?”看到天隐点头而未插话,杨很满意地笑了笑,“这是一种仪式,想成为匹斯人,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的,无法活下去的人,自然没有资格通过仪式,这座城市可不需要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无用之人啊。”

    十二个小时之后,在训话场的四百三十五人将会被送到孤岛生存六个月这件事,天隐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天隐不知道。

    “除去标准配置两套衣物、一柄匕首、一块火石、三天份食物和饮用水之外,男性每人允许携带一千克非火器物品,女性每人允许携带两千克非火器物品,这些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这是个好问题,你觉得这会是纯粹的荒岛求生么?”杨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向吧台,空着的杯子装满牛奶才是最好的。

    天隐摇摇头,杨见状点了点头,“能够活着来到匹斯,并想成为匹斯一员的人,能力是不需怀疑的,即便只给他们一把匕首,生存也不会是什么问题,然而为什么会被允许携带如此多的东西?”

    “因为有生存之外的问题?”

    “什么问题呢?”

    天隐仔细地回想着,除了被告之之后的行程,没有一丁点是关于行为准则的,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限制,没有任何要求,一群有着足够能力的人在无序环境中会发生什么?想到这里,天隐就有了结论:

    “我们会遇上人为的麻烦。”

    “毫无疑问会遇上,所以该怎么办呢?”原本该给出回答的人变成了提问的人,杨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耸耸肩看着思绪纷乱的天隐。

    “我们需要伙伴。”

    “我们需要七个人”,杨对于这个数字很肯定,“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用了七天,你不觉得七是个很神奇的数字么?”

    “我们就在这里找四个人么?”天隐看了看四周,希望能有人自愿自觉地加入。

    “从什么时候起,你成为了‘我们’的一员了呢?”杨微笑着说出了丝毫不留情面的话,“实力,请让我们看到你的实力,足以成为我们一员的实力!”

    不知为何,天隐并未觉得气愤,凭借实力生存,这就是匹斯的气质,天隐理解这一点,“哪方面的实力呢?”

    “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获得我们的认同就可以。”

    很多时候选择过多反而不如只有单一的选择,天隐不知道该去证明哪些实力,或者说在他普通的人生中似乎并没有特别强悍的能力。摸了摸身上,只有从出生起就在的古旧口琴静静地躺在裤兜里。

    银白色的盒子,刻着奇怪的图案,有长着人面似乎在交谈的树,周围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奇异动物在倾听。盒子里面,是已经略微褪色的十孔布鲁斯口琴,从其古拙而又严谨的造型不难看出,是出自名家之手。

    轻抿嘴唇,天隐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口琴的声音并不大,吹奏的也并是非知名的曲子,但还是引起了拉着大提琴的中年乐师的注意。侧耳倾听,顺着天隐的节拍与旋律,乐师轻拉起提琴。

    处于酒吧两端的人,因为乐曲,建立了联系,放下酒杯,注视着彼此;

    处于酒吧中间的人,因为乐曲,产生了共鸣,放下了心情,相视而笑。

    这一方小小的空间,因为乐曲,变得沉默,变得寂静,变得轻松。取代语言的,是不知名的年轻人与不知名的乐师演绎的,不知名的曲子……

    只有短短的数分钟,曲子结束了,没有掌声,没有喝彩,乐师继续拉着之前的曲目,酒吧的人继续喝酒,聊着先前的话题,一切自然得好像从未变化过一般。

    “柠檬汁?”一直未说话的卡朋特突然抬头看向天隐,而后走向了吧台。

    “欢迎加入!”杨轻轻地拍了拍天隐的肩膀,“现在我们还需要找四个人,当然,女孩子最好!”

    然而酒吧里并没有吉祥天之外的女孩子,如果擅自拐走了侍应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想一想吧主龙健硕的身形,天隐觉得没有必要轻易放弃生存的机会。

    是不是应该去街上找一下呢,天隐用眼神询问杨。

    “这间酒吧的名字是‘Maneo’,也就是拉丁文‘命中注定’的意思”,杨接过卡朋特端来的柠檬汁,轻轻地放在天隐面前,“所以,我们不妨就在这里等着咯,反正这里的牛奶蛮好喝的,卡朋特对柠檬汁也很满意。”

    “我们只有不到十二个小时的时间!”杨的轻松与自在隐隐地引发了天隐的火气,这个漫不经心喝着牛奶的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

    “别那么紧张,有没有读过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

    不清楚杨是不是在问面前的牛奶,天隐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应该记得,在基督山伯爵跟海蒂走之前,给马克西米利安和瓦朗蒂娜留下一封信,信里说‘人类的全部智慧都凝结于两个词汇——等待和希望’。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人类全部智慧的具现化,人类全部智慧的二分之一,多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怎么,莫非你是火星来客?”

    “我们在这里喝着牛奶和柠檬汁,静静地等,然后就会有伙伴从天而降?”天隐示威似地大口喝着柠檬汁,不得不承认,Maneo的柠檬汁的确有过人之处。

    闻言,杨眨了眨眼睛,笑着说:“的确有这个可能,这里可是匹斯,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突然间由远及近传了过来,平整的落地窗因为结结实实的冲击而碎裂,一坨黑影摔在了天隐三人面前的理石桌上。

    因为在听到声音的时候三个人就以极快的反应端起了自己的杯子,所以空无一物的理石桌上只有一团疑似人类男性的东西在扭曲。

    “我、我的腰,妈的,这几个妞下手太狠了,嗷、嗷嗷,痛死大爷了!”看来的确应该是人类,顺着他乱挥的手看去,有三个倩影站在原本是落地窗的位置,其中两个正用眼神宣泄着不满,另外一个在揉着拳头,似乎很满意。

    “柠檬汁?”天隐怀疑卡朋特是不是个机器人,而且程序里只有这三个字,不过既然询问的对象是三道倩影,而三个姑娘闻言又在天隐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天隐突然觉得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之前因为逆光,只能看出来是女孩子,现在顺着光线,天隐可以明显认出来她们也是出现在训话场要参与此次孤岛生存的。

    人类雄性的奇怪之处在于,无论身处多么危机的境地,无论面对多么扑朔迷离的情况,对于外形迷人的异性总是缺乏抵抗力。不得不承认,这三个姑娘的外貌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不过其中一个似乎……健壮了点,但是不管怎么说,以人家的外表开启话端怎么想都不太好。究竟该怎么办呢,天隐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千千万万的对话,但还是,好难啊……

    “柠檬汁!”

    “谢谢!”似乎是领头的女孩看到卡朋特端来的柠檬汁,点头致谢。

    卡朋特用三个字,再一次,解决了问题,不得不感慨,语言的力量不在于多寡,而在于恰好。

    “杨,卡朋特,天隐,”杨开始了自我介绍,“为了在孤岛上自在些,我们需要伙伴,有兴趣加入吗?”

    “因、因蒂克斯(Index)”这个声音来自于桌上那团刚刚停止了扭曲的人类,只见他捂着腰毫不尴尬地坐在了杨的身边,刚刚好面对着三个女孩足以杀人的视线,“本大……我、我可以加入吗?”

    “那要取决于你能做出怎样的贡献。”杨猛喝了一口了杯中的牛奶,起身说道“如果我们成为了伙伴,就意味着要承担彼此的性命,没有足够的能力是无法获得信任的,没有信任的团队是没有战斗力的,对么?我是杨,擅长参谋和提出策略。”

    “木工。”显然,卡朋特是木匠。

    “口琴?”天隐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总不能说自己擅长看书和考试吧,真的很令人羞耻,说起话来都没有了底气。

    “生活需要艺术!”杨似乎觉得天隐的口琴技术是一项了不起的能力,“你们呢?”

    疑问的客体,三位姑娘,准确地说是两位姑娘看着领头的女孩,待她微微点了下秀美的下颌后,才面向杨。

    第一个开口的,是身材健硕、皮肤黝黑、面庞刚毅,打飞了因蒂克斯的女孩,“阿尔忒弥斯(Artemis),狩猎。”

    “希、希露德(Hildr)”这个红发女孩看起来很怕生,说起话来都有些颤抖,“做、做、做家务……”说完就躲在了领头的女孩身后。

    “卡列芙(Clever),嗯……没什么了不起的能力”,天隐觉得能够若无其事地说出自己没什么实力本身就是个了不起的能力,而且怎么看卡列芙也不可能毫无可取之余,否则也不会成为三个女孩的领头了。

    看着眨着眼睛的杨,看来他也不完全相信卡列芙的话,“既然介绍完……”

    突然,天外飞客站了起来,打断了杨的话,“我是因蒂克斯,因蒂克斯,擅长电脑,可以做黑客,事实上,我对于美也是有着坚持不懈的追求的,如果三位美人儿……唔、嗯、嗯嗯嗯”

    因蒂克斯没有说完就被杨捂住脸按下了,能把耍流氓说的这么光鲜,究竟需要多厚的脸皮?另外一点,就是,孤岛上,似乎并不需要一个黑客。

    “有兴趣加入吗?”杨真的很喜欢直奔主题。

    “头领是谁?”卡列芙觉得这才是主题。

    杨闻言,扫视了下在座的诸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天隐身上,看得后者浑身不自在,“头领的话嘛,你或者天隐,谁比较好呢?先说好,我更喜欢做军师、做幕僚,你们自行决定下谁是头领吧。”

    如此轻巧就将麻烦事推了出去,天隐有种想撕碎杨的笑脸的冲动。不过卡列芙明显接受了杨的提议,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一副扑克,从中抽出了两张,“这里一张小丑,一张黑桃A,如果你能找出黑桃A,你就是头领。”

    也不管天隐的反应,卡列芙开始洗牌,两张牌,在卡列芙上下翻飞的纤手中看起来像是有无数张。

    “好了,你选一张吧。”

    面前有两张牌,天隐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其实天隐并不是很想做头领,但也不想因为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而失去做头领的资格,总之是很矛盾的心理。

    仔细看了看面前的牌,天隐微微摇了摇头,没有选任何一张。

    “看来他放弃了,我做头领可有意见?”卡列芙示威似的看向自称是军师的杨。

    杨并未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沉默不语的天隐,“为什么不做出选择?”

    “两张小丑,我选哪个?”

    杨翻开桌上的牌,笑了,两张一模一样的小丑,“为什么不直说呢?”

    “让女孩难堪明显是军师的工作范畴。”小小地报复下杨,天隐突然觉得心里舒畅多了,关键是自己也没法解释为什么能看出来卡列芙出千了,就是看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杨闻言捧腹大笑,卡朋特也举杯向天隐示意,卡列芙则是微红着脸,双臂交叉于胸前,把自己塞进了沙发,一语不发。

    “敬我们的头领,天隐!”桌边诸人举起了杯子,正式宣告了了团队的成立。

    “我也想做首领……”似乎赖定了的因蒂克斯小声地发表着自己的主张,可惜并没有被任何人重视。

    很多时候,细小的声音,看似无用者的声音,是不会被注意到的,但是往往这些声音会在将来的某一刻突然变得震耳欲聋,变得无法忽视。事实上,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因蒂克斯都是一个不错的伙伴,然而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这,就是世界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