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审判ⅩⅩ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31本章字数:5023字

    看着卡朋特慢慢地将模型拆成一个个组件,天隐有一种恍如隔世的异样感。虽然很不愿意相信自己再一次、彻底地被这些人捉弄了,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让人心烦意乱。我们可是同伴,同伴诶,天隐在心中大声吼着!

    是不是该感慨一下这些人演技之高超呢?因蒂克斯就不说了,怎么连希露德也跟着一起骗自己啊,明明就是一脸害羞样,嗯,也可能是真的害羞了,总之希露德害羞的模样看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隐不知道为什么很轻易就决定原谅希露德,但是对于因蒂克斯、对于杨,显然就没这种好事了!

    “亲爱的杨,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解释一下啊?”天隐一边掰弄着自己日渐有力的拳头,一边努力用自己能做出来的最吓人的表情恐吓杨。只不过,天隐忽略了一件事,一个没有真正发火且演技不那么灵光的人,有可能就这样吓到人么?

    杨用神闲气定的表情给了天隐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亲爱的头领,难道你没认出来这艘船吗?这可是东方、乃至世界造船史上的奇迹——郑和宝船的缩小版啊!假如能够完美地按照卡朋特的模型造出来,我们的生还率就会大大提高,甚至可以高于因蒂克斯之前计算的最好结果!”

    原本还准备借机发作一下的天隐,瞬间被杨的话吸引了,实在无法忽略生还率可以超过2.5这句话!而且看杨认真且严肃的表情,实在不像是在骗人,但是之前杨也是一本正经地糊弄了自己,天隐决定先听听杨说的什么,再决定是否相信。

    看到天隐双手架在胸前,斜着眼睛看自己,像小孩子一样稚气的样子,杨不禁微微笑了笑,指着奇迹屏幕上的一组数据,“刚刚亲爱的因蒂克斯给你讲解的,主要是从船体的结构、坚固度以及与气旋位置的配合度等角度分析的,现在你有没有发现被漏掉的关键条件呢,亲爱的头领?”

    这个杨,不老老实实解释竟然还在摆老师的架势!天隐伸手搔了搔头发,仔细地回想起因蒂克斯的话,试图找出语焉不详的地方……关于风帆、动力装置,因蒂克斯好像没有过多地解释什么,这对于一个从木帆船船体可以一路联想到战列舰装甲的话痨来说,实在有点不正常!为什么因蒂克斯没有详细描述一下纵帆和蒸汽机的构造、作用,以及能提供的最大速度呢?

    速度!速度!就是这个!因蒂克斯不希望说出来的,其实是配合纵帆和动力装置之后,木船可以达到的速度区间!所以被人为漏掉的关键条件,就是速度!

    杨从天隐闪烁不定的目光以及自信的表情中,看出了天隐已经找出了答案,满意地笑了笑,“是的,亲爱的头领,就是如你心中所想的一般,计算生还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船只的最大速度以及变换速度所消耗的最小时间,换言之,木船的灵敏度,刚刚是没有提及的,而这组数据,就是依照木船可能达到的不同灵敏度从高到低排列出来的计算结果!”

    天隐虽然很不甘心自己又被杨看穿了,但是此时好奇心却是主角,顺着杨的手指一看,那一组数据最高的,竟然是53.4987!与之前最高的、令人绝望的2.5比起来,这个数字一眼望过去满满地都写着“希望”两个字!

    兴奋归兴奋,天隐还是反应过来一个问题,为什么计算上灵敏度之后,总生还率会有如此夸张的提升?天隐满是困惑地看着在一旁乐不可支的因蒂克斯,突然觉得这个红色椰子壳真是太可恶了!

    “之前在计算的时候,都是将速度当作一个常量看待的,也就是忽略掉了速度的变化可能引起的种种影响”,因蒂克斯一边说着,一边搔着莱娜毛茸茸的小脑袋,此时此刻,在因蒂克斯的眼中,天隐呆呆的样子看起来恐怕也不比缅甸金丝猴好多少吧?

    “然而,气旋的速度却是始终在变化的,如果船速是均速的,就意味着要承担气旋速度变化带来的种种危险,同时始终不变的船速想要刚刚好配合上风速与海流的速度,恰到好处地在极限时间之内脱离潮汐墙与漩涡带,实在不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因蒂克斯说到这里,天隐才明白为什么明明第一阶段如此之高的生还率。56.2487和78.3532,可以在第二、第三阶段之后直接变成无限接近于0了,原因就在于没有计算船只的灵敏度,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随波逐流的生还率嘛!

    天隐以十分不满地眼神狠狠地盯着因蒂克斯,可惜这位正在逗弄小猴子和天隐的大艺术家完全没注意到,“不过,如果将船速当作一个变量加以考虑,并且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地变换速度的话,就可以非常好地配合风速变化与海流的变化,从而增加生还率;如果可以达到一个极限的速度的话,就能够借助风力和惯性一口气脱离漩涡带,就算之后船只受到了严重的损毁,也不必担心永远原地转圈圈了!”

    是的,脱离了孤岛的范围就意味着不再受高空信号屏蔽的干扰,之后就可以利用奇迹连接卫星进行定位和求救,真是个完美而令人向往的剧本啊!经过这些天的训练和磨砺,天隐已经可以想到因蒂克斯接下来要说的话了。

    但是,天隐却一点都不感到高兴,既然有这么好的办法干嘛不早说,害得自己绞尽脑汁地想最为合理的解释,还有最可能提高生还率的方法,另外还伴随着产生了各种不安、愧疚、不甘等等不那么令人舒适的情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杨联合了大伙骗自己!

    天隐越想越觉得委屈,但多少也能明白一些杨的用意,不过心里清楚不代表立刻就能开心,天隐气鼓鼓地瞪着杨,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

    “亲爱的头领,咱们是不是先将工作分配下去呢?我们要在6月份之前造好船,今天是4月25日,36天可是个必须分秒必争的时间啊!”杨一席合情合理的话,立刻将天隐说得没了脾气,只能任其掌握了接下来的主动权与话语权。

    之间杨看了看已经拆分好模型的卡朋特,微微点了点头,“之前说过了,这是以中国明朝时期的远洋船‘郑和宝船’的构造为基础的缩小版木船,所以其建造过程可以大致借鉴中国古代的造船流程……”

    杨说着,抽出了纸笔,写了起来,“前后一共分5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龙骨的制造与并接,将船吃水位置的架构搭建出来。这一阶段我们需要大量的栎木,考虑到头领身体的恢复速度,前后大概需要15天才能完成这一阶段。”

    提到天隐的伤口,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的希露德竟然微微地脸红了起来,不知道是觉得自己下手太重了而不好意思,还是想起了自己被天隐……不过还好,此时天隐正专心致志地听杨讲解,完全没有注意到希露德的异状,刚刚好避免了一场尴尬。

    天隐现在想的,则是第一阶段就要用15天,36天究竟能不能做完所有的工作?要是自己也有小猴子莱娜那种匪夷所思的恢复能力就好了!

    “第一阶段也包含了所有的原材料采集过程,包括用于制作龙骨和船舷的栎木,用于制作隔水仓、甲板、塔楼的梓木,用于制作桅杆的楠木,以及用于加固船体和增强动力、武力的钢铁”,杨毫无疑问是看出了天隐心中的疑问,简洁而明确地给予了答复,“之后就是第二阶段,船舷木板定桩卯接,制作隔水仓、船体仓,与此同时还要确保食物和淡水等物资的收集,这个阶段需要5天。”

    “第三阶段,是铺设甲板和架设塔楼,与此同时,还要制作蒸汽动力和人工动力部分”,杨说着,指了指卡朋特面前一个小巧的蒸汽机模型,大量造型各异的齿轮,还有一对看起来很像水车的木制明轮,“这个阶段要在7天之内完成!”

    “第四阶段,是桅杆建造以及起挂风帆,如果顺利的话2天之内就可以完成,这段时间内我们还需要手工制作大量的绳索。”杨说着朝因蒂克斯点了点头,因蒂克斯立刻会意地转过了奇迹的屏幕,上面显示的是数种植物的图片,“我们需要采集大量的棕榈纤维,剑麻(Agave sisalana Perr. ex Engelm)和白藤(Calamus tetradactylus Hance),这些在这个岛上有着令人欣喜的数量!”

    杨一边笑着,一边拿过来数个看起来……像是火炮的玩意?天隐心中立刻浮现出十分不好的感觉,上次那个看着像火铳的东西差点把野猪炸死,这次这个明显威力要大很多,这种自杀方式不是很体面吧?

    “之前亲爱的因蒂克斯制作过一个木制的火铳模型,但是因为密闭度不足和黑火药燃烧不充分等原因,很容易炸膛”,杨说着看了兀自在后怕的天隐一眼,而后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希露德,“不过经希露德改良之后,采用钢制内膛、硝化甘油爆弹,安全性有了明显的提高,绝对不会再出现炸膛的情况。不过,硝化甘油爆弹的稳定性不是很好,之后需要进一步开发,亲爱的头领,你愿意配合希露德一下吗?”

    不要!不要!绝对不要!杨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已经告诉了天隐,这个所谓的“配合”会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天隐虽然很愿意跟希露德在一起,但是明摆着玩命,令天隐有些犹豫。偷偷地瞥了眼希露德,这个美丽的女孩儿竟然也在看着自己!红彤彤的俏脸、红色短发,明亮的眼神中似乎透露着一丝丝期许,看得天隐一瞬间头脑一片空白。

    就这样,天隐傻笑着、默默地点了点头,尽管随即天隐就反应了过来,很希望杨给自己一个反悔的机会,至少再问一次自己就可以拒绝呀。但是这个一项能轻易看出自己心思的杨,竟然可恶地看向了别的地方!没办法了,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出尔反尔的天隐,一脸悲壮地往木桌上一趴,听天由命吧!

    看了天隐敢死队一般的反应,杨强忍着笑意清了清嗓子,“第五阶段,就是搭建舰炮!在制造舰炮的同时,我们还需要试驾木船,观察船体状况,以及修正一切可以被察觉的问题,这一阶段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天!”

    毫无疑问,现在开始的就是第一阶段,天隐伤口未痊愈做不了重体力劳动,所以收集原材料的工作暂时由卡朋特和阿尔忒弥斯负责,在收集到足够多的黄铁矿和木炭之前希露德先进行风帆的制作,因蒂克斯则是抱着奇迹跑去树荫下进行奇奇怪怪的计算去了。

    所以,现在还留在木桌边的,只有一脸阴翳的天隐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天隐的杨。这种奇妙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杨就忍耐不住开口了,“亲爱的头领,你有问题,我有答案,要不要聊聊?”

    就如第一天在酒吧Maneo见面时的开场白一样,只见天隐闻声立刻抬起了头,脸上挂满了好奇的神情,完全见不到半点不愉快的样子,令人不得不怀疑之前天隐是真的觉得伤心了么?

    “呀,亲爱的头领,你的演技有所提高啊!”杨突然发觉自己竟然上当了,虽然只是一时大意,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单纯的小子现在已经不那么好欺负了。

    已经看出杨懊悔心情的天隐,大笑着点了点头,“名师出高徒嘛!”杨对于汉文化有着很深的研究,自然能够听出天隐话语中浓浓的戏谑感,不禁摊开双手耸了耸肩,示意认输了,可以进行下一个话题了。

    天隐的确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所以也不准备太过咄咄逼人,毕竟这次难得的小小胜利也足以开心很久了,“杨,可以说说你是从什么时候起想到了造船的吗?”

    “最初就是从你跟我提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啊”,杨笑了笑,“当你说起造船离开的时候,我觉得除了你给出的担心当年那个杀人狂这个理由之外,应该还存在其他的原因,而且说实话,那一瞬间我竟然也有了造船的想法。虽然这样说有些抱歉,不过仅凭头领当时的说服力,很难让我也产生类似的想法或者认同感,所以,我就开始思索你产生这个想法的原因。”

    你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却从未想过告诉我!天隐在心中恨恨地想着,但是也不得不佩服“杨式”思考,这种直接透过表象追寻本质与理由的思考方式真的很高明,而且很有效率。天隐之前之所以能够想通一系列的疑点与现象,就是在不自觉中模拟了杨的思考方式的结果。

    “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知道的事实有,你,亲爱的头领,是坐船到的匹斯,我和卡朋特是坐船到的匹斯,混混们如果没说谎的话,也是坐船去的匹斯”,杨指得是第一批被抓住的混混,“如果你思考过足够多的问题,经历过足够多的事情,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巧合的,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很多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其背后,必定有相当的联系,这种联系的节点会提供给我们思考的方向!”

    “亲爱的杨,你就是这样想出来这一切都可能是给我们的心理暗示?”

    听到天隐的话,杨竟然摆出了一副沉痛的样子,单手极其做作地拄着额头,“亲爱的头领,如果我是这样推导出的结论,那不就意味着我‘竟然’沦落到了跟你一般无二的水准了么?显然我可是个很不错的军师呀,自然要考虑得更全面,更高明些啊!”

    杨用一种慢悠悠且带着尾音的语调挖苦着天隐,但是天隐却对此发不起脾气,就事实而言,杨的确比自己要高明得多。如果说这段时间内天隐学习到了什么的话,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任何情况下都要准确地看清自己与他人的实力,并且想办法拉进这种差距,而不是将精力浪费在无聊的气愤之上。

    “亲爱的头领,当时在渡轮上,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天隐看了看发问的杨,开始一点一点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对于自己的记忆力,天隐还是有着相当的信心的。当时令人奇怪的事情主要有:从始至终见不到一个船员的身影、每顿与伙食配套的餐具都可以任意拿走、卡列芙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红茶与餐具!当听到天隐说出最后一点时,杨笑着点了点头,顺带鼓了鼓掌以示鼓励,不过在天隐看来杨贱贱的样子很令人气愤就是了。

    “可以告诉我,你觉得卡列芙的红茶和餐具是怎么带上来的吗,亲爱的头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