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苏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7本章字数:2579字

    我推开身上的容器盖子,醒来就发现我身处于一个破旧的类似于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到处都是灰尘、蜘蛛网……

    “有人吗?这是什么鬼地方?”身体上未着寸缕,我心底毛骨悚然,情不自禁的大叫,可是只有传来的我的回音,还有扑簌簌掉落的灰尘……

    我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了这里,我记得我因为钓虾岛的事件心生气愤去京都杀了RB大使而被判了死刑,为什么没有执行死刑呢?

    我就这么赤裸着身体站在这间看起来好多高科技但是却破旧的实验室里,思考着,我头好痛……

    噢!想起来了,我记得判决之后我就在牢房里吃了最后的一顿晚餐,接着有两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来到牢房给我打了一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为什么醒来我就在这里?人呢?

    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的脑子一片浆糊,头疼欲裂,身体也出现了恶心不适的情况,而此时“咕咕”乱叫的肚子告诉我,我好饿……

    这间肯定是实验室了,很多高科技的仪器我看不懂,但是我看到墙边有很多很多矗立着的柜子,而我就是从其中一个柜子里走出来的,我细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20个。

    这些银白色的柜子上面都是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而我看到,柜子里面竟然是一具具腐烂的尸体,妈呀,吓死我了!

    好不容易稳定了心情,我逐一看了过去,从第一个柜子开始腐烂的程度最深,越往后越浅,而我出来的柜子是最后一个位置上亮着红灯的一个,而我旁边的柜子里,一个中年男子的尸体浑身赤裸的躺在里面。

    “滴……”一阵细微的电子声响起,终于越来越弱了,我才发现我的柜子上亮的红灯逐渐的变弱,最终没有了声息。

    随着“啵”的一声微弱电子声后,实验室里陷入了黑暗之中,原来这间实验室的备用电源耗尽了,陷入了深深的黑色中,我的心又不由自主的打起了鼓。

    沉寂在黑暗中我就这么呆呆的抱膝坐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思考,总是要出去的,出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而我打量了四周,赫然发现门就在不远的地方,那是一道密封门。

    等等!这么黑暗的地方,我怎么能看到周围的一切呢?我确认这间是密封的房间,而随着备用电源的耗尽没有任何一丝透亮的物体,而四周触目可及的一切,让我清晰的看在眼里。

    我大脑顿时再次陷入了当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能力?

    我站起身来,四处寻找着一切可以解谜的东西,除了在柜子上看到了我的名字“张扬”和一个编号“H9527”之外,还有角落里一具骨架旁散落的一些笔记本和资料文件。

    2012年9月10日,15点30分。

    我和刘明教授接手了第十七批死囚,共计20人,开始为期1825天的人体冰冻实验,上一批365天成功的20个冰冻实验体仅存活七人,希望这一批实验体的存活率能高一些,这样可以继续我们下一步的M计划。

    这是我打开的日记本的第一页记录的内容,我情不自禁的看了下去。

    2012年9月11日,10点20分。

    编号H9508——H9527实验体顺利入厢,这次注入最新型也是副作用最为微小的冰冻针剂,20名实验体成功进入冰冻期,开始为期五年的冰冻实验,而我将是负责这批实验体生命体征监控的人选,可怜我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儿,你要五年见不到爸爸了,可是,为了祖国的一切,我毅然决定坚守在这里。

    2012年10月1日,8点整。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刚和老婆通完电话,她们都在孩子外婆家,我很放心,因为今天RB宣布要和朝国开战,作为我身处的国家我肯定也会陷入战争中,而老婆告诉我,国内的宣战声音极高。

    2012年11月18日,9点。

    战争爆发了一个多月终于结束了,听老婆说朝国在RB投了一颗原子弹,面对这样疯狂的国家谁都不敢再战斗下去了啊,而朝国也死了很多人吧?这可恶的战争。听说国内很混乱,物价疯涨,幸亏我是国家公职人员,否则她们娘俩还真难以生活啊。

    2012年12月29日,15点。

    听说暂时休战后的RB在M国的帮助下又要进行第二次侵略袭击,而这次RB则在研制生化武器,联合国禁止使用核武器,那朝国这次要玩完了。

    2013年2月10日,9点。

    今天是大年初一,老婆刚打来电话,本该团团圆圆的过新年,可我要在这实验室里坚守岗位,观察这些该死的实验体。老婆打电话说RB那边研制的生化武器出了失误,RB国内流传了一种奇怪又恐怖的病毒,现在全国都戒严封锁了,严防这种病毒混入国内,国内的媒体对此报道不一。

    2013年2月15日,6点。

    这么早老婆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国内竟然流入了这种可怕的病毒,据说被病毒感染的人会有一些狂犬病的征兆,而他们会疯狂的咬人继而传染这种病毒,被咬过的,无一幸免。希望老天保佑我的妻子和孩子。

    2013年2月20日,9点。

    和妻子断了五天的通讯,今天终于再次联系上了,得知她们娘俩没事就好,我都想脱掉这身实验服冲出实验室去找她们了,可是外面有把守的军人,这里是国家实验室,不能乱来的。老婆说,国内的病毒感染极为迅速,目前不知道死亡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被感染,而妻子她们被政府军集中了起来,有军队的保护,我很放心。听说,全球都有很多地区不同程度的感染这种病毒,该死的RB人!!!

    2013年4月1日,8点。

    和我的妻子失去联络这么多天了,希望她们娘俩能够平安。基地刚才下达了戒备通知,说我们上面的军队基地被感染病毒的人围困袭击,不过我不担心,身处地下百米深处的国家实验室很安全,虽然是二级戒备,但是我相信我们能挺住的。

    2013年4月7日,12点。

    今天刘明博士召集我们开会,我才知道我们面临的多么严峻的情况,我们实验室的地面上已经遍布感染体,整个国家实验室已经和外界的军队联络不上,这样来说我们就是孤军奋战了,开什么玩笑?我们只有几十个科学家和一百名值守的特种军人,刘明博士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基地一级战备启动。

    2013年7月18日,1点。

    基地里的口粮和饮水已经不够我们这么多人食用了,听说今天上去寻找食物的第二小队军人仍旧没有回到基地,很可能是遇到不测了。好饿,今天就只吃了一根火腿肠,我忍不住,真想把剩下未来七天的口粮都吃掉,我还有10根火腿肠,七天就靠这些了。我真想给自己打一针冰冻剂冰冻起来。我的妻子,我的女儿,你们还好吗?

    2013年8月10日,13点。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基地里不知被哪个该死愚蠢的人打开,引进来一些感染体,刘明博士他们被这些恐怖的怪物扑倒的样子现在还在我眼前回旋,而此时这些可怖的家伙就徘徊在我的门前,我把密封门关上了,哈哈!他们总不知道密码是80613我妻子的生日吧!老婆、女儿,不知道你们还活着吗?反正我是活不久了,现在我好饿,我出不去,笔都拿不动了……

    算了,不写了,我想睡一会……

    后面再也没有了新的日记,我拿着日记本的手不自禁的簌簌发抖,地上那具尸骨,想必就是日记的主人了,这个可怜的科学家,活生生的饿死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