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进化战士?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8本章字数:2555字

    手里的偃月大刀足有二十多斤,挥舞了不知多少次了,而倒在我身前的丧尸也逐渐的增多,随着一只只丧尸的倒地,我仿佛感觉到了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这难道是错觉?管他呢!杀一个赚一个!

    “好小子!看谁杀的多!”温政标哈哈一笑,魁梧的身躯和我并在一起,手里的两把大刀抡的风车似的,丝毫未见疲倦之色。

    “好!”我一咬牙,凭我六年特种兵的底子,我就不信比不过他!进化战士是吗?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能力!一边加速着砍伐,我一边注意着左侧的张大民,这老头六十多岁了,明显的体质不行了,手中的长矛好几次都差点被丧尸夺去,要多多照顾这个老头啊!

    丧尸群的数量急剧的减少,但是很明显我们这些人砍杀的速度都不及温政标,死在他手里的丧尸不计其数,而此时转播摄像机也对准了我们,竞技场四周的巨大荧屏上都是我们勇猛砍杀丧尸的身影。

    手臂挥舞的麻木了,我也顾不得,只是机械的抬手砍掉扑来丧尸的脑袋,很像在做着砍菜切瓜的工作,人力总是有限的,到了最后,主力都顶在了温政标的身上,而活着的人只剩下我和温政标、张大民以及那个手拿流星锤的家伙,只不过他手里的铁锤早已换上了一把大刀。

    “温大哥!给你……”我实在是举不起偃月刀了,见到温政标手中的两把大刀刀刃都砍得豁成了锯齿状,连忙把手里的偃月刀给他,我则拔出了三棱军刺开始了贴身肉搏。

    周围观众们疯狂的吼叫和血腥气息刺激着我的神经,被最后的丧尸群围困到了竞技场的一个角落,我们最后四个人做着殊死搏斗。

    “噗……”三棱军刺刺入了撕咬我手臂丧尸的脖颈,当我迅疾的拔出来再想寻找下一个目标时,才发现身边除了我们四个活人,再也没有了一只站立的丧尸,看着场中修罗地狱般的景象,残肢断臂横亘全场,我茫然的问了一句:“没了?”

    随着这一只丧尸的倒下,全场观众席都沉默了,沉寂了片刻继而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四人相望一眼,大笑着举起了手里的兵器,竞技场里的呐喊声更猛烈了。

    我环顾四周,血红着眼睛看着四周观众席上一张张疯狂的脸庞,这些可悲的人们啊!我没有让你们见到我倒下去!我张扬,会活到最后的!

    “噢!天呐!”浑厚的男声再次响起:“这是我们鹰城举办竞技比赛以来存活人数最多的一次,他们终于打破了我们第一轮成活两人的记录!让我们为他们欢呼吧……”

    “耶……”全场沸腾了,聚光灯打在我们身上,浑身的碎肉鲜血将我们映衬的面目狰狞……

    这是我一百年以来睡得最香的一次觉,如果冰冻休眠不算的话。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已经从铁窗外洒进牢房,从昨晚下场之后我们回到囚房就睡,一直睡到现在。

    如果不是四周的铁栅栏,我保准以为我是做了一场噩梦。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我神清气爽,浑身都充满了力气,摸一摸身体上的几个伤口,一片光滑,不知不觉间已经恢复如初。

    “醒了?”温政标坐在阴暗的角落里,眼神灼灼的看着我,这家伙原来早就醒了,真是变态的家伙。

    “伤口好的蛮快的嘛?”温政标呵呵笑着招手示意我坐到他旁边:“你是二级进化战士?还是……三级?只有三级以上的进化战士才有这个程度的肉体恢复能力,告诉我,你是哪个联邦城市的?”

    “抱歉,我都忘了……”哦,原来我的肉体恢复能力已经可以跟三级以上的进化战士相媲美了吗?对于温政标的问题,我只能用失忆的理由搪塞,说实话,我他妈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人闻之色变的丧尸病毒竟然没有让我变异,那么多恐怖的致命的伤口我可以一夜之间痊愈,这些能力从何而来?难道是……冰冻实验?我陷入了深思……

    “失忆了?哦,怪不得呢!”温政标叹了口气,盯着我的眼睛缓缓说道:“我是红甲战士,来自第五联邦巨鹿城!”

    “红甲战士!?”我瞪大了眼睛,看到我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温政标点了点头,再次确认他所说的话。

    “红甲……那岂不是五级进化战士?!额……”虽然对这些进化战士的状况不了解,但是看起来应该很牛叉的样子,按说当年张大民老爷子不也是见过一个红甲五级进化战士吗?一个红甲战士挑战围攻整个部落的丧尸生物,的确够厉害了!

    看出了我的疑惑,温政标解答道:“我是一个进化失败的红甲战士……”额,进化失败?又是怎么回事?

    “没错!”温政标叹了口气,一脸惘然,眼神循着囚房的光线透过铁窗看向了远方:“巨鹿城的规模比这里大的多,我在第一城担任军团长!”

    “军团长?很牛叉啊……”我能够理解这家伙的心情了,语气也随之低落:“那你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难道你不知道进化失败的进化战士面临的就是死亡吗?”温政标瞟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接着自顾自的解释道:“忘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二级白甲以上的进化战士就不再惧怕X病毒了……”

    “X病毒?就是使人变异成丧尸的病毒?”

    “对!目前的情况,人类世界里面每千人里面能有一个适合进化战士的体质,而他们仅仅能够达到初级战士的水平,经过肉体的强化训练从二级进化战士开始,想进化到三级战士又是一道门槛。”温政标耐心的给我解释着:“尽管现在的生化科技已经很发达了,但是面对进化战士的升级进化,也只能看个人的能力。有着生物科技结晶的生物盔甲是自然进化,而我们有着特殊体质的进化战士则要依靠科学家们的进化针剂进化,而进化失败的战士将会面临被病毒吞噬的副作用,不是变成没有思想的丧尸,就是死掉……”

    “啊!那你怎么还活着?”我惊呼出声,原来是这么回事,听起来很复杂嘛。

    温政标瞪了我一眼,懊恼的揉了揉脑袋:“我这是意外!懂吗?我他妈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每个联邦基地的实验室水平都不一样的,我想获得更强更大的力量,这才让科学家们生产出了新的进化针剂,针剂是没错,错!就错在我的生物盔甲上面!”

    温政标的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一股怒火从眼底燃起:“有人给我的生物盔甲做了手脚……”

    “巨鹿城一共有三大城邦,我所管辖的第一城人口三千多万,除了第一城的城主就是我的权力最大……”谈起昔日的辉煌,温政标傲然说道:“那时候的我,可是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生杀大权尽在我手。”

    “哦?那你们也有这样的竞技大赛了?”我嘲讽了一句,每个联邦城市的管理者都不是好东西。

    温政标脸色一红,黯然点了点头:“是的,生活在坚固城池里的人们已经麻木不知所已,现在的畸形社会不让他们找点乐子,对管理者的统治地位会有极大的威胁,让人们有了发泄的地方,虽然血腥,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而且,还能赚取足够的金币!”

    我心底涌起一股怒火,反驳道:“强词夺理,狗屁的好法子,哪个变态想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