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有故事的温政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8本章字数:2726字

    “唉!我手底下三名黄甲得力干将,其中一个潜力最大也最年轻的是我的左右手和从小长大的兄弟,我一向很相信他的……”温政标咬紧了牙齿,虎目喷火一拳砸在了地板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可是他在我的生物盔甲上做了手脚,要知道进化战士进行进化时,是要穿上提升了等级之后的生物盔甲的。”

    又是悲哀的权力游戏的产物,我无语的望着温政标,同情说不上,只能说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当我感觉到进化失败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我最爱的人和家,到荒野里死去!可谁知进化失败的副作用过去后,我却还活着……”温政标平淡的话语一点也没有活下来的喜悦,只有深深的低落:“可是我的身体等级却掉了三级,从红甲战士成为了白甲战士的肉身……”

    “额,这样啊!能活下去就很不错了,那也很厉害啊!”我眯起了眼睛,看着温政标:“那你现在岂不是和巡防队长一个层次的高手?”我在考虑是不是把这家伙的事情告诉张大民了,他不是要让我挑战那个白甲战士队长吗?这个任务交给温政标来做似乎更适合一些。

    “可是……可是我没有了生物战甲……”温政标心痛的仿佛要滴血,看到他这个抓狂的样子,我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没有了战甲你们就不牛叉了?”

    “白痴!”温政标怒斥一声:“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进化战士就靠的是生物战甲吗?穿上生物盔甲后的进化战士战斗力提升十倍!它们就是我们的第二条生命,甚至!比我们的生命还重要……”

    “我离开城邦的时候,就把我的生物盔甲交给了我的妻子……”额,温政标的话让我哭笑不得了,这个典型的傻帽,敢情现在成了没有了爪牙的老虎啊!

    “哥们!你可真够背的……”我唉声叹气的拍了拍温政标的肩膀,却被他一把甩开。

    “我们的肉体升级是靠科学家研制的进化针剂,而我们的战甲则需要相对应的丧尸生物的晶核!”温政标又爆了个料,我顿时来了兴趣,问道:“那些玩意有神马晶核?”

    “嗯!确切的说,是脑核,丧尸体内力量的结晶。”

    我不禁纳闷了,丧尸的脑子里面会长出这玩意?接着问道:“那昨晚我们杀的那些丧尸,怎么没见有……”

    “白痴!”温政标再次爆了个粗口,看到我要抓狂的样子,他才缓缓的解释:“那些都是普通的一级丧尸,连最起码的智力都没有成型,怎么会产生脑核呢?我们人类在进化的同时,丧尸生物也在进化,它们繁衍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代,很多都产生了智力,而更有甚者身体发生了变异,让它们产生了一些出众的能力。”

    “原来如此!果然是很奇妙啊……”我点了点头,对这沉睡了一百年以来出现的X病毒不禁产生了一股好奇。

    “的确是很奇妙!随着这些丧尸生物的进化,我们人类在被杀死的丧尸生物后脑中中枢都会发现一个奇妙的椭圆型脑核,起初是灰色,后来是白色,而更高级别的丧尸生物脑核的颜色也不一样!”

    “噢!我知道了!”我恍然大悟:“这不是和你们进化战士的生物盔甲的颜色等级是一样的吗?”

    “不错!我们的生物盔甲就是依靠这些丧尸生物的脑核来升级,生物盔甲吞噬脑核的能力,随着等级的提升,生物盔甲也会变成相对应的颜色,的确是很奇妙!可以说,人类是利用了这种变异进化的X病毒才得以和丧尸大军抵抗存活繁衍至今……”温政标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我猜你一定是一个三级进化战士,我们进化战士战甲在身的时候,战斗力会增强十倍,战甲还会模仿出吞噬脑核的丧尸生物的攻击特征,这就更加提高了我们的战斗能力……而脱去了盔甲的我们,单凭肉体力量,其实也只不过做到以一敌十罢了!”

    听到温政标的话我陷入了深思,一切都是这么的奇妙啊!可是我根本就不是一个进化战士,这我是明白的,但是为什么我有着不惧怕X病毒以及身体自愈的能力呢?

    这一切果真是要归功于冰冻实验吗?我苦苦思索了半响,问道:“温哥,那如果给你一身五级红甲,你岂不是还是很牛逼了?”

    温政标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次没有骂我白痴:“不会的,没有了对应的身体状态等级,我们的身体承受不了高等级盔甲的变态副作用,会出人命的!曾经做过实验,有的二级战士穿上了高出两级的黄色生物盔甲,立马变成了没有思想只知道杀戮的高级丧尸,结果证明,红甲战士可以穿黄甲、绿甲,而黄甲绿甲战士穿不了红甲,就是这个道理!所以,那身盔甲……我根本用不上了!”

    “噢,那丢了也不可惜!”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里更加重了让温政标帮张大民当打手的想法:“那你穿上对应的二级白色生物盔甲岂不是以一敌百?那像昨晚的丧尸穿上战甲之后的你可以干掉多少?”

    温政标又给了我一个白痴的眼神:“等级的差距并不是几何式的,像昨晚的一级丧尸,再来100我一人也干了!完全是没有问题!只要是没有二级丧尸出现……”

    “那么牛叉啊!”我吸了一口气,冲着温政标伸出了大拇指:“那以后的这几战,你可要多多出力啊!”

    “我们现在是同生共死,我当然要有力出力……”温政标无语的看了我一眼,伸出手臂:“来,让我试试你的力气!看看你肉身的力量究竟几何?”

    我点了点头,对于二级进化战士的能力也想尝试一二,毕竟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嘛!

    和温政标紧贴着手腕,我们选择了用掰手腕这么老土又直接的方法。“准备好了吗?一……二……三!”温政标一声令下,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和他抵抗了起来。

    咦?这么轻松,看到和他的手腕僵持住,我也纳闷,难道说二级进化战士的肉体这么菜?不是说肉体以一敌十么?温政标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咬紧牙关开始使劲的掰。

    僵持了许久,憋得我脸红脖子粗的,终于力量不支以失败告终。

    “也是二级进化战士的肉身?那怎么你的自愈能力这么强悍?”温政标搞不懂了,我也有些纳闷,反问道:“你们二级进化战士的体质也一般啊!没见什么了不起的啊!”

    “呵呵,真是不知所谓,看好了啊!”温政标笑了笑,走到囚房的铁栅栏旁,两手用力一扳,两根拇指粗细的铁杆顿时变型折弯。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温政标示意我过去尝试一下:“你也可以的,咱俩力气差不了多少!”

    我无语的走上前去,摸了摸铁栅栏,看温政标毫不费力的样子,显然没有尽全力,有这么大的力气吗?我扳住温政标折弯的两根铁杆,一用力,顿时弯曲的铁栅栏恢复了原状。

    嘎!这是神马情况!我呆住了,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悍的力量,这铁栅栏不是面捏的吧?

    温政标笑着摇了摇头走到阴暗的角落里坐下,看着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震撼挺大的!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没错啊!还是那双满是老茧的双手,昨天好像还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吧?从地下实验室逃出来,我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啊!我苦苦的深思着,蓦地,一个想法涌上了我的心头:“不会是因为我被丧尸咬的结果吧?”

    没错了!肯定是了!我思考回顾了昨天醒来发生的一切,也只有这个解释才是最合理了!难道说?我越被丧尸咬,就越是牛叉?我被这个想法刺激到了,忍不住现在就想找一只丧尸咬咬我,要是被别人探知我的想法,肯定会说这是一个自虐狂的家伙。

    看到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傻呵呵的怪笑,温政标一阵毛骨悚然,只当我精神又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