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鹰城实验室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8本章字数:2689字

    要抓紧解决战斗了!听到了我的喊声,后面的两条丧尸狗转移了注意力,转身向我和张大民扑来。

    “来得正好!”其中一条纯白色眼珠的丧尸狗力度更强悍,我一刀劈空,却被它的利爪掀翻在地,和另一条丧尸狗同时就要撕咬我的身体。

    “小心!”张大民长矛猛地击在了二级丧尸狗的脑袋上,将它的攻势阻了阻,我借势一个驴打滚,一刀削到了另一条丧尸狗的前腿上,“喀”的一声把它的前腿削断了。

    “断腿的交给你了,张爷爷!”我借势起身,将二级丧尸狗和张大民阻隔开,冷冷的盯着这条壮硕如牛犊的丧尸狗。

    “来吧!你这狗娘养的!”说完这话我笑了,可不是狗是狗他妈生的吗!感受到了我的嘲笑一般,丧尸狗呜呜低吼着就冲了过来,这一扑之下如果中了我会再次被它扑倒,我只好侧身避过。

    谁知这畜生还有后招,没等我转过身来,尾巴一勾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的身体扯得后仰过去,糟了!

    我急忙双手举着大刀,“锵”抵抗住了丧尸狗的致命一击,后背冷汗瞬间湿透,

    “学会阴你爷爷了!妈的!”丧尸狗的脑袋就在我头上,我无法再次挥刀,只好舍弃了大刀,双臂猛地抱住了丧尸狗的身体,俯身把它压在了身下。

    “嗷呜”被我用力的勒住躯体,嘴巴又被我用头死死的抵住,丧尸狗发出一股吃痛般的嚎叫,四只腿无目的的踢蹬着,锋利的爪子瞬间将我的前胸肚腹划破了十几处。

    “我操他妈的!”我发了狠,人都说狗和狼都是铜头铁背豆腐腰,这话确实不假,我双臂用力一勒,“喀拉拉”一阵骨碎声响,丧尸狗的躯体骨骼被我勒断了不知多少根骨头。

    趁着它惨叫的同时,我猛地松开身体一个打滚,大刀立马拿在了手中。“给我死去吧!”“噗!”钢刀猛地剁向了它的头颅。

    断腿的丧尸狗失去了躯体的灵活性,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很快被张大民用长矛刺进了喉咙,捅断了后脑的中枢神经失去了生命。而温政标也放弃了奔跑,在场中同三条丧尸狗做起了殊死搏斗。

    “张扬,你还能行?”看到我浑身浴血拄着大刀站了起来,张大民立马扶住了我的身体。

    “张爷爷,你都能行?我就不行么?呵呵……”我推开张大民,示意我还能坚持:“快走,快去帮温政标!”说着当先跑去,跑了两步打了一个趔趄,头晕!可能是失血过多引起的,我低头看了一眼胸前,腹部被利爪划破了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

    不管了,就当一次铁人王进喜吧!死也要再杀两条垫背!

    “快搭手!”温政标被三条丧尸狗围攻的手忙脚乱的,敏捷的躲避着一次有一次丧尸狗的袭击,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来了!干啊!”甩掉头晕目眩的感觉之后,我高举着钢刀加入到战斗中,而张大民紧随身后压阵,长矛率先再次捅进了一条丧尸狗的菊花里,让我不禁侧目,老人家您的准头真好!敢情是爆菊专业户啊?

    被爆菊的丧尸狗正是一条纯白眼珠的二级丧尸狗,吃痛下身体一甩,张大民紧紧的攥住长矛,竟然被甩飞出去三米远。被爆菊的二级丧尸狗嚎叫着就要扑咬摔倒在地的张大民,屁眼里插入的长矛还晃晃悠悠的一甩一甩。

    “猖狂个什么劲!”我一把攥住长矛按下去,将长矛更深的捅入了它的身体,矛尖都贯穿出体外,手里的钢刀更是没有停留,连续两刀把这条悲剧的丧尸狗的后腿砍断。

    “好样的!张扬……”温政标此时也干掉了一条丧尸狗,仅剩的一条二级丧尸狗呜呜低吼着退到了一边,显然,这条有着初步智力的丧尸狗发觉了自己的处境。

    看到自己被前后夹击,丧尸狗终于避无可避,扭转身躯就像摔倒在地的张大民扑过去,明显的欺软怕硬了!

    “由不得你撒野!”我大喝一声,顺势一扑将丧尸狗抱住,没等它扭头咬过来就被温政标一刀砍掉了狗头,我再次被溅了一头一脸的血。

    “温哥,咱每次能不能别介样!呸……”我吐出了溅到嘴里腥臭的血液,这时才听到周围观众席上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轰鸣。

    “承让承让……”我向四处抱拳,小样的!再次活下来了,乐观点……生活真美好!

    “嗷……嗷……”在观众们潮水般的欢呼声中,我们三个人像死狗一般被拖了下去,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实在没有力气再动弹一下了。这仅仅是第二关,第二关呐!从昨天的20人拼到了今天的仅存活我们三人,每一场都是残酷至极,而比赛举办方有意刺激观众们的神经让他们加大赌注,给我们创造了更加残酷的条件。

    下一场比赛,我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咦?你们……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我突然发现这两个灰甲士兵竟然没有把我带回囚室,急忙惊声问了出来,而温政标和张大民也是面面相觑的看着我被带远,无力垂询,显然他们是被带回囚室去了。

    面对我无力的挣扎和叫嚷,两名灰甲士兵始终不发一言,就这样拖着我疲惫无力的身躯前行。

    这是哪里?这里明显守卫森严,甚至我看到有绿甲战士在值守,两名灰甲士兵一直带着我前行,到了一个造型奇特的建筑,验明了身份二人将我转交给了两名白甲战士。

    “这是什么地方?”我心里直打鼓,勉强让自己沉静了下来,四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很多看起来很先进的设备。

    “鹰城联邦实验室!”一名白甲士兵沉声说道。

    “联邦实验室?”我愣住了,他们把我带到这个地方干嘛?既来之则安之,我只能任由他们架着穿梭于这里的一条条通道。

    经过了若干关卡,终于来到了一间庞大的实验室,很多精密的仪器,还有很多穿着白衣的科研人员,其中三个身影特别突出,我认得他们,他们都是坐在竞技场的主席台上的人。一个绿袍老者,一个红袍女子,还有另外一个红袍男子赫然便是在竞技场里主持比赛的那个男人。

    看到我被带进来,绿袍老者激动的上前两步,一把扶住了我的手臂,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我,那看我的眼神仿佛发着绿光,让我心底一阵毛骨悚然,这家伙不会是一个老玻璃吧?

    “程乾博士,人我给你带来了,你快点让手下进行检查吧!”说话的是红袍男人,他笑眯眯的看着我,一脸有趣的表情打量着我。

    “你这家伙……”红袍女子疑惑的问我,语气有些急促:“你……不会是进化战士吧?你是来自哪个联邦?”

    我心中有些明白了,肯定是今晚的比赛让他们产生了怀疑,他们一定认为我是进化战士。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么强悍的耐力和不惧怕X病毒的抵抗力,任谁都会怀疑了。

    “对不起,我失忆了……”我只好再次拿出这个理由。

    “失忆了?失忆了……”红袍女子喃喃的说着,这个女子看起来和我年龄相仿,不到三十岁,一袭红色长袍披在曼妙的身躯上显得凹凸有致,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更是衬托的她像一朵火热的玫瑰。

    “月夫人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红袍男子大声笑着调笑道。

    叫做“月夫人”的红袍女子狠狠地剜了红袍男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赵杰,你以为都像你那么无耻下流?每天都要十个女人陪伴才能睡觉!哼!”

    “哎哟,鹰城一千多万人口可是大半都知道寡妇女神莫月可是从来都是冷若冰霜,不对男人产生一丝兴趣的,今儿这是怎么了?”红袍男人盯了我一眼,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

    “哼!”莫月一甩衣袖,扭过脸去冷声说道:“程乾博士,请你快点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