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酒后乱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8本章字数:2782字

    一觉醒来,却发现身上压着一条大腿。我睁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是莫月那张精致的脸庞,此时的她正在做着美梦,嘴里呢喃着,情不自禁的玉臂搂紧了我,仿佛生怕心爱的玩具逃走了似的。

    完了完了!酒后乱性了……

    不用看就能感觉到,两个人此时紧贴的身体都是一丝不挂,莫月滑腻的大腿缠绕在我的腰间,而眼前更让我流鼻血的是,她那丰满的胸部挤出来的美妙的沟,鼻血好像真的流出来了……

    我头脑一阵空白,下体不由自主的再次挺拔,顶在了她腿间的柔软。“哦……”莫月一声轻呼,显然敏感部位的侵袭扰动了她,见她秀眉紧锁,我连忙紧闭上眼睛。

    太尴尬了!怎么就这样了呢?这该死的米酒……

    听到莫月不规则越来越粗重的呼吸,我知道,这女人,醒了!

    偷偷的眯起一条缝隙看她,我猛地睁大了双眼,莫月紧紧的盯着我看呢!这下子装也装不下去了,我只好无奈的问了句:“HI!早啊……”

    莫月抿了抿嘴唇,怅然说道:“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

    “额!”需要解释那么清楚吗?“我知道我知道!”我忙不迭的回答,却听莫月又来了一句:“我说的是这是我的第一次!”

    “什么?不可能吧……”我哑然失色,怎么会,别人叫她月夫人,而她又是一个寡妇,她也亲口承认了自己有男人,开神马国际玩笑!我笑了,女人啊……是不是第一次重要吗?

    看到我笑了,莫月恼羞成怒,一把掐住了我腰间的嫩肉:“他娶我之前就因为进化针剂的副作用而不能人道,我说第一次,你竟然怀疑我?”声音都带上了一些哭腔,接着被她一把将薄被掀开,我赫然看到身下的床单上盛开了一朵鲜艳的牡丹花。

    额!果然是第一次……

    我神色复杂的看着莫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被我的眼神瞅的不自在,莫月连忙再次把身体缩在了薄被里,唯恐春色外露。

    “不管你是第一次还是怎么?反正我只知道你做了我的女人……”我心中感叹,让我想起了昔日的女友,她也像莫月这般可爱,也像她这般把初夜给了我。忆起审判法庭上听到我被宣判执行死刑后她那无助悲伤的脸,我的心中就是莫名的一痛,那张脸竟然就这么和眼前的脸慢慢的融合。

    我心中激荡,禁不住一把抱紧了莫月:“从现在起,我是你的男人!”

    温政标和张大民被赵杰如约释放出来,就这样,莫月府邸一下子住进来三个男人。

    张大民这老头一被放出来,就吵嚷着要我去救他孙女,以他全部落的名义哀求我尽快下手,我无奈,只能应承了下来,把此事告诉了莫月。

    “怎么办?”我无奈的笑了,莫月笑吟吟的看着我,看着我都不好意思了。

    “怎么,救你的老相好吗?杨日虽然是一个小小的二级白甲战士,但是他是属于辰罪的人,我和辰罪一向不和,这是鹰城高层人尽皆知的事……”莫月玩味的看了我一眼,轻抚着发丝:“所以,你的小情人只能靠你自己了……”

    “什么小情人……说的这么难听!我和张雪没什么,只是我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帮人家做到!”我皱起了眉头,这可难办了。

    “进化战士挑战规则是什么?”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莫月眨了眨眼睛,充满醋意的说道:“还说不是你的小情人!进化战士之间的挑战是不死不休的!不论什么级别的进化战士,一旦涉及严重的私人纷争和财产归属问题,两个进化战士之间有时会选择私下决斗进行死亡挑战,成王败寇,活着的一方才是胜利者,才会拥有用实力争夺回来的东西。”

    “这么残酷啊……”我再次皱起了眉头,杨日那个家伙虽然是个二级白甲战士,但是穿上生物盔甲的进化战士实力完全是我不可比拟的,虽然莫月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我相信她如果能做到向杨日要人的话一定能要出来的,她这么说的话,那就表示不可能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挑战他!”张雪已经在杨日那呆了两天两夜,作为一个奴隶在这里是完全没有自由权的,主人不高兴,想打想杀全凭心情。

    “你真不要命了!”莫月嗔道:“你现在是我的人,我怎么能让你这样去挑战杨日!走,跟我去找程乾博士。”

    莫月领着我再次来到程乾博士的实验室,听完莫月的话,程乾博士不禁皱起了眉头。

    “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妥吗?”莫月急了。

    “嗯,确实不妥!他的体质非常奇特,上午我们把他的血型和进化针剂里的进化因子结合,竟然发现二者有互相排斥的状况。”程乾博士如实说道:“这样的迹象就表明,生物盔甲穿在他的身上是完全没有作用的,盔甲甚至都不会展开……”

    “啊!怎么会这样……”莫月诧异的看着我,思虑了一会毅然说道:“那这样的话,怎么着我也不能让你去送死!”

    额?程乾博士人老成精,很快发现了我俩之间的暧昧,佯装咳嗽的闪过头去,我能瞥见这家伙眼底闪过的一丝惊讶,显然,平日里从不对男人假以辞色的莫月的这番变化让他诧异了。

    程乾博士附和的点了点头:“是的,没有生物盔甲,你是绝对打不过杨日的!”

    “这可难办了啊!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希冀的看着程乾博士,看到他摇了摇头,终于懊恼的垂下了头。

    张雪丫头啊,不是哥不救你,实在是我打不过人家啊!看来,这个棘手的事情得交给温政标来做了,这家伙虽然从红甲战士进化失败,但是好歹死里逃生,现在也是一个白甲不是?凭他的能力穿上生物盔甲,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话,张大民老爷子所托之事也能圆满解决了!就这么定了……

    莫月的前夫叫做郭子龙,联邦城市的荣誉和权利是世袭的,虽然莫月不是进化战士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仍旧承袭了丈夫的职位。回到郭府,叫来温政标和张大民商谈一番,这事就这么敲定了,于是莫月带着一队白甲战士和我们三人找到了刚刚巡防回城的杨日。

    “月夫人,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杨日听到手下汇报,连忙迎了出来,虽然他属于辰罪派系的人,但是莫月属于红袍权贵,他也只能低人一头,看到我们跟随而来,眼睛里闪过一丝警惕。

    “这不是从我手里买进来的奴隶吗?月夫人怎么和他们在一起了?小心玷污了您那尊贵的身份……”杨日语气不善,谁都能听出来里面的讥讽之意。

    “杨日,不是我要找你,是他要找你!”莫月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忍住没有发作,伸手指了指温政标。

    “你找我?有什么事?”一听到不是来找茬的,杨日也松了一口气,平日里这个冷若冰霜的莫月没少让他的老大辰罪吃瘪,他可不想正面冲突,但是对于自由民,他瞬间又恢复了倨傲。

    “我来找你挑战!要一个人!”温政标直奔主题,这家伙说话就是痛快,说完他接过莫月手下女兵递过来的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白色椭圆如木瓜般大小的球状物。

    “生物战甲?你是进化战士?”杨日目光一紧。

    这就是生物战甲?我好奇的瞅着温政标从盒子里把球体拿出,脱去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温政标双手捏住球状物两头,把球体紧贴胸膛,按下了球体两侧的一个按钮,顿时球状物展开,单薄的宛如藤蔓状的物体从胸口开始沿着温政标全身蔓延,没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拼凑成薄薄的一层白色战甲,就这么紧贴在了温政标身体上。

    穿上的过程明显的让温政标感觉到了痛楚,但是盔甲临身的感觉让他仿佛精神了一些,身体的每一个重要的关节部位都受到了保护。我仔细的观察着,生物战甲的造型也非常奇特,我发现在胸口位置的生物战甲和那里的肌肤紧密相连,给人一种嵌入肉体中的感觉,真正的做到了人甲合一,真是奇妙的战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