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废都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8本章字数:3185字

    “谢……谢谢你!”张大民顿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激动的看着我,眼睛里滚落两滴浑浊的眼泪,显然我的话对他触动极大。

    “好汉子!好兄弟!你这个兄弟,我温政标交定了!”温政标一拍我的肩膀,目光炯炯的看着我大笑道:“这事,算我一份!”

    “张扬,我这20名白甲战士都是一直忠心的跟在我的身边,就让她们都跟你吧!”夜晚,莫月的闺房,一番激情过后,莫月用手指划着我的胸膛,无限怜惜的说道:“有她们帮你,你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

    我沉吟了半响,摇了摇头:“不妥,她们要守护在你身边,你都说过一个五级丧尸的厉害之处,你这点人口还不够塞牙缝的呢!况且这事是我一口答应下来的!我怎么能借你的人手!替男人守住尊严,才是女人的矜持……”

    “替男人守住尊严,才是女人的矜持……”莫月喃喃的重复了两遍,温柔的看着我,臻首伏在我的胸膛,倾听着我的心声:“我就爱你这大男子主义!张扬,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上你了……”

    男人的尊严,一定要用血来捍卫!其实我联邦城市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禁锢自由的囚笼,不知为什么我十分厌倦在这里生活,我的人生就要有自由和理想,而我的理想是什么呢?我这两天一直在反思自己,最后的答案,那就是我要活出一个男人的尊严,我要闯荡出自己的一片天!我要变强!只有这样,我才会在这个末世求存下去!才会活的更滋润!

    时间紧迫,我们第二天就离开了鹰城,同行的有张大民、温政标,还有莫月死活要让我带走的10名二级白甲女兵。

    送别的场景永远都是伤感的折柳,虽然和莫月仅仅相识两天,但是这个对我敞开心扉的女人还是让我压抑着不舍。

    “我会等你回来!”一如多年前的那次送别,我坐在轻型装甲车上逐渐的远去,恍惚的看到莫月朝阳下挥洒出一行晶莹的泪水。

    “保重!”挥泪惜别,唯有一声珍重。我们此行充满艰辛,但是男人做与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更把这将要面对的,当做一场挑战!程乾博士跟我说过,只有在面临绝境之中的我才能突破自己,我要挑战一切困难,包括挑战我自己!

    是骡子是马,就牵出来溜溜吧!

    涂着鹰城特有城徽的两辆墨绿色装甲车在朝阳下一前一后的行驶着。

    莫月用特权给我们安排了两辆轻型装甲,每辆装甲车上都装配了轻火炮和几挺重机枪,弹药我们带的足够多,而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和药品也都准备齐全。

    曾经繁华的城市,如今已成为当今时代人们谈之色变的禁地,那里已成为吞噬生命的深渊。为了重建家园,数十年前的人们已经舍弃了这些曾经人员密集的城市,而选择了各种险地建设新家园。人类重建了文明,为了抵抗病毒他们制造出了抗病毒针剂;为了抵御丧尸生物的侵袭,他们选出了强壮的进化战士抵御。

    就这样,天下的格局重新洗牌,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势力在慢慢的发展壮大,不时的为了权力、资源碰撞出战争的火花。

    当人类在发展的时候,是不是丧尸生物也在同步进化呢?这一点,是肯定的!

    人们把昔日繁华的城市叫做废都,高等级的丧尸据说就在那里。而荒野以及森林和原野成了一个个自由民部落的栖居地,同样的,那里也有着其他丧尸生物的种类。

    我们的目标就是如今人们所称的废都——充满危险的禁地!

    据说,只有高级的进化战士才会组队到里面寻找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所需要的,可能会是一些遗留下来供人类传承文明的书籍,也可能是建设家园所需的各种材料,更吸引他们的,就是高等级丧尸脑子里的那一颗小小的脑核。

    现在的丧尸相对比较集中,无等级的丧尸也都只在它们的地盘内活动,一代代的繁衍下来,让它们进化出了一定的智慧,知道离索独居会被人类一个个消灭。

    曾经的JN市是离鹰城最近的一个废都,这个曾经的一线城市规划的很好,街道纵横交错,每一个街区都是方方正正,只是现在很多地方都被损毁,遗留下一堆堆混凝土残壁和砖瓦木块。

    张大民和张雪的张氏部落就在绕过JN城的南方,而我,就是在这座城市边缘地下的秘密实验室沉睡了百年之后苏醒。因为张大民对这里还算熟悉,所以我们决定从这里入手,寻找人人谈之色变的高等级丧尸。

    随着轻型装甲车缓慢的前行,我们的队伍已经从边缘深入了城市。马路上有很多露出泥土的地方,那里生长出密集的树木和野草,迫使我们不得不绕过一个个障碍物。

    “呯……”装了消音器的突击步枪再次喷出一道火舌,我记不清这是干掉的第几个丧尸了,摸索着枪体,慢慢回忆那股熟悉的感觉。

    “找个地方,我们休息一下吧!丧尸们都是夜晚行动,我们要找一个安全的落脚点。”温政标曾经有一次带队深入废都的经验,据说那次他带着手下三名黄色四级进化战士和一个五级丧尸狭路相逢,展开了激战,干掉这个丧尸拿到脑核的代价就是每个人都负伤,由此可见五级丧尸的难缠。

    绕过这个街角,我们选择了一栋两层的小楼驻足。这里属于城市的外环,这一片都是这样的未旧村改造的老屋,干掉了小楼里隐藏的四个丧尸,我们用轻型装甲车把腐朽的院墙推倒,两辆车头朝外并排堵在了大门口,以方便我们随时进入战斗状态。

    “看起来,这里的丧尸也不怎么多嘛!”每人分发了一块压缩包装的混合型食物,我啃了一口进行了评论:“难道高等级的丧尸也是夜晚才愿意行动?”这些混合型压缩食物是这个时代的特殊产物,联邦城市为士兵们特意制作的,既能提供人体一天所需的热量,又美味可口,我们这次出来,每人都带了一个月的口粮。

    “你不懂,越往城市中心去就会发现越多的丧尸,唉!”温政标三两口就吃完了食物,喝了口水:“一到夜晚,你都不知道这些丧尸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不论什么等级的丧尸生物,好像都不喜欢阳光,可能是野兽因子的天性使然吧!”

    “既然如此,那我们夜晚观察一下,明天天亮就布置陷阱!”很快我们就敲定了计划,在这座小楼里耐心的等待夜晚的降临。

    算上温政标,我们一共有11个拥有生物盔甲的二级白甲战士,他们的生物盔甲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他们超常的体能,因为只有四级黄甲以上的生物盔甲才能利用吞噬的脑核进化出相应的攻击技能和武器,所以仅仅二级的白甲战士们都和我们配备着一样的武器,超人的体力和反应速度才是他们成功的最大倚仗。

    进化为黄甲级别的战士,有的生物盔甲战斗时会拟化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攻击武器,刀、刺、长尾,这些统统都来自高等级丧尸生前所拥有的,只不过通过生物盔甲进行了转化为人所用,我不得不感叹X病毒的神奇。

    “这么多年,你们都白活了,连丧尸的生存规则都没有摸索透,唉!”我感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看外面,天色已经逐渐的黑了。

    温政标无奈的点了点头:“没办法,这种地方危险至极,那些身体羸弱的科学家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实地考察丧尸的生存规则呢?多少年前人类就有这种想法,只是在付出了很多科学家的生命之后才放弃了,毕竟科学家的价值比我们进化战士的价值高得多,现在顶多让我们进化战士出去抓一些丧尸生物回去研究。”

    “哦,这样啊!怪不得竞技场里有那么多的丧尸生物呢,那也是你们进化战士抓回去的吧?却没有用到正途上……”我讥讽的说了一句,人性的丑恶就在这里,为了取乐和赚取足够他们挥霍的金币,什么方法他们也会想的出来。

    这个世界以前的纸钞已经完全失去了用途,统一的交易货币就是金币,当然了,并非全部用金子铸成,而是掺杂了少量的黄金熔铸,小小的一枚金币可以换取很多的东西,比如说食物、武器、女人等等。我们15个人不就是被南山部落首领的大公子马彪以一枚小小的金币价格出售了么?

    在各个联邦城市,除了外面通用的金币,就是各自用的钱币了,有铜有铁,不一而足。而自由民部落要和联邦城市交易,就需要用到金币了,不过,大多数都是像马彪这样的自由民,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谓——狩猎者,顾名思义,干着人力贩卖这种事情的人。

    很快到了夜晚,这个昔日的繁华都市没有了喧嚣,死气沉沉,只有蟋蟀躲在草丛里偶尔发出的几声鸣叫,月夜下我们躲在小楼的顶层,猫着身体藏好,冷静的窥视着四周的一切。

    我的特殊体质赋予了我夜视的能力,而且好像视力比起以前要好很多,要知道本来我就是2.0的视力。

    “怪了,都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我眼尖,看到了从街角摇晃着走出的一个个身影,一群普通的丧尸,我连忙示意温政标和张大民他们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