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纯洁的夏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8本章字数:2539字

    “滚你妈的!”我没管这家伙瞎叨叨什么,抄起地上的一根圆木就抡。“呼呼……”圆木被我抡出了骇人的声响,却是悲哀的发现,没有一下砸到黑衣男人的身上,甚至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太失败了吧!我心底有些打怵了,这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一个家伙,实力深不可测,难道哥这160斤今晚就要撂在这里不成?

    黑衣男子终于避无可避,直挺挺的站在了原地,双手萁张着向我抓来。

    “喀喇!”圆木终于砸到了黑衣男子,我心中一喜,但是随后却惊恐的发现,圆木都断裂成了数截,可是黑衣男子的身体仅仅是晃了晃,这雷霆般的一击就被他波澜不惊的化解。

    “没时间陪你玩了!死去吧……”黑衣男子手中不知从哪里多出来一柄宛如圆月的弯刀,刀身也是通体墨色,只是看那黑的发亮的刀刃,就让人头皮发麻。

    “锵!”动作慢了一拍的我只能挺起胸膛受了他一刀,却意外的发现弯刀仅仅是划破了我的表皮,再要继续切入却发出了金铁交鸣般的声响。

    “嘿嘿……”黑衣男子动作不停,趁我一愣间一刀刺入了我的肩头,弯刀拔出带出了一股鲜艳的血花。

    我剧痛之下醒过神来,暗骂自己这生死关头也开小差,害得自己差点没了小命。

    集中精神,一定要集中精神,我在心里暗自的打气!黑衣男子的弯刀实在是诡异,让人避无可避,身体上接连受到弯刀连串的砍劈,奇怪的是,却仅仅只是划破了我的皮肉,再不像肩头的那一刀那么干脆。

    这?难道是吞噬了绿色脑核的原因?吞噬了那个拥有坚硬骨甲的力量型丧尸,我也拥有了它的能力?

    莫分神,分神必遭劈!胡思乱想的一霎那,身体再次挨了两刀,这两刀极重,都被黑衣男子刺中了胸腹,鲜血汩汩的流出。

    完了完了!今天铁定要挂在这里了,拼了!死也不能让他舒坦……

    我发了狠,不顾弯刀扎在身体上的痛楚,拦腰将黑衣男子抱住,用尽吃奶的力气双臂紧紧地勒他。

    心里一股无力感再次泛起,无论我怎么用力,黑衣男子吭都没吭一声,手里的弯刀顺势一沉,再次扎进我后背上的一个刀口里。“哼!”刀身一拧,我顿时失去了力气,松开了双臂,身体也向后仰去。

    “桀桀……你真是一个废物!”我躺在一片血泊中,迷糊中突然又听到一个嘲讽的声音:“连这么一个弱小的人类都搞不定,还怎么让主上欣赏你?”我挣扎着仰头望去,又是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一样的装束,一样沙哑的嗓音,一样带着金色的面具,唯独不同的,是他面具的图案是一张野兽。

    “哼!用你管……”黑衣男子冷哼一声:“主上的事情完成的怎么样?”

    “任务完成!逃了一个废物……”野兽面具的黑衣男子怪笑着:“这家伙身受重伤,况且也不再那么难缠了,我还不是手到擒来?”说着他用脚踢了踢身旁蜷缩着的一个人体,我眼球急剧的收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赫然便是温政标。

    “呃……”我想要大喊温政标的名字,却喊不出一个字来,肺部被扎破了吧?我清晰的感觉到生命力正在一点点的从身体里消逝。

    “快解决了他回去!主上还等我们回去复命呢……”在野兽面具男子的催促下,黑衣男子一刀扎进了我的胸膛,血沫大口的从嘴里溢出。

    “桀桀……走吧!你知道么?这是一个能够吞噬脑核进化的人类,真是可怕啊……”黑衣男子的声音逐渐的远去,而我的意识也逐渐的丧失……

    远处的栀子花香幽幽飘来,耳边,隐约听到了初恋女友晶晶的歌声。这个清清秀秀的女孩双手捧着一束洁白的栀子花坐在碧绿的草地上。

    她,在等我……

    “扬,你知道吗?”晶晶把洁白的栀子花束递给我,然后头枕在我的肩膀:“我愿做你手中的栀子花纯白清香,寂静忧伤只为你盛放,只是一瞬间,颓败然后消亡。”

    “小傻瓜……你一辈子是我的牵牛花!你也是,我也是,我们牵手到最后!”碧绿的草地上扬起一片笑声。

    突然,晶晶的脸庞像梦一般开始朦胧了,露出了又一张让我爱怜的脸庞。

    “扬……没有来世,这辈子我只做你的女人!”莫月的俏脸如魅,在我耳旁呵气,本想和她抵死缠绵,胸中却一痛,莫月的脸再次朦胧,竟然变成了一张带着金色鬼脸面具的人,他举着一柄奇怪的圆月弯刀向我刺来:“去死吧!桀桀……”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啊……”奋力的从鬼脸人手下挣扎,我大叫着从噩梦中醒来,浑身酸痛无比,大汗淋漓。抬眼看到的是一片碧蓝的天空,鼻间嗅到了一股幽香——栀子花的香气。

    “咦?你醒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可爱脸庞,头发却杂乱不堪的丫头,宛如洋娃娃般水汪汪的眼睛淡淡散发出一种一尘不染的纯净,见到我醒来,唇边勾起一泓清泉如水的笑容。

    “这是哪里?”看到眼前的清纯女孩,我仿佛也暂时忘却了病痛,当话一出口我却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因为我只听到了仿佛破锣般的嘶哑。

    “哎呀,都怪我!”女孩惊呼一声,仿佛做了一件错事被大人抓到:“妈妈说你喉管损伤,不能说话的……”

    “好好躺下,注意休息喔!妈妈一会就回来了……”眼前的女孩看起来顶多也就十六岁,见我打量她,把一大束刚采摘下的栀子花递到我脸前:“给,送你的!”

    栀子花?我释然了,怪不得做到了那个多年没有做过的梦!我贪婪的嗅着脸前的栀子花香,仿佛要把它吸到肺里,想不到这样的时代还能闻到久违的栀子花香。

    “咯咯!你怎么这么好玩……”女孩见到我的样子咯咯的笑起来,笑出了两个酒窝:“嗯!你没有闻过这种花香是不是?妈妈告诉我这叫做栀子花,只有在小白的家乡才有呢!”说完女孩深深吸了一口芬芳,嘴角微扬,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小白小白!快来见见我们的新朋友,大哥哥醒了,你可不要吓他哦……”女孩把栀子花放在我的枕边,冲着远处招了招手。

    我是躺在露天的草地上的,重伤的身体动弹不得,只是看着女孩可爱的动作发出了会心的微笑,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如果我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妹妹该多好!

    正看得出神,蓦地一个硕大的头颅挡住了我的视线,看清它的样子,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一个牛头般大小带有灰白相间斑纹的头颅,墨绿色的眼睛散发着幽幽的光芒看着我,仿佛在看它的猎物,喉中发出一声低吼,竟然是一只巨大地豹子。

    “小白!”女孩跺了跺脚,气恼的说道:“你又在吓唬别人了……去!去那边打十个滚,否则今天晚上不让你吃饭!哼……”

    这只豹子显然十分惧怕女孩,发出了一声委屈的低鸣,听话的跑到一边的草地上打起滚来,庞大的身躯在草地上翻滚,惹的女孩又是一阵娇笑。

    我不禁无语,看这豹子的样子,显然是一只变异了的丧尸动物,这个女孩竟然把它当成了宠物养了起来,还给它起了个可爱的名字——小白。我不禁苦笑了,有着萝莉外表的小怪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