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精神操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9本章字数:3169字

    莫琳惊声尖叫着竭力抵抗,但是仍旧是被郑吒“嗤嗤”的几下就把身上的衣衫撕扯下来,在这个绝境里,即将上演一场“活春宫”,我为莫琳的遭遇悲痛,这是怎样的屈辱和惨烈的灭绝人寰啊?我也为郑吒的人性泯灭而愤恨,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已经无法拯救他的灵魂!

    “沙沙沙……”一阵轻微的响声从老鼠洞里传来,我惊异的让自己沉静下来,扭头看着发生的一切。

    那个碗口大的老鼠洞里钻出了一只丧鼠,继而又是一只钻出,赫然便是去而复返的那几只丧鼠。只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一只只的丧鼠源源不断的从洞口钻出,瞬间几百只小猫大小的丧鼠就铺满了地面,一只只丧鼠瞪着嗜血的眼神看着我。

    见到眼前的一幕,我却不知为何心底有一股幸灾乐祸和解脱的感觉,天可怜见!被丧鼠吃掉也总比被那个没有人性的家伙蹂躏死强,而且,这群丧鼠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我不认为郑吒有什么好下场!

    郑吒为了释放兽性而脱得精光,看到他随手扔在一旁的黄色生物盔甲,我突然忍不住想放声大笑,报应啊!真是报应不爽啊!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

    随着郑吒兽性般的动作,莫琳再也无力挣扎,两眼空洞仿若死人一般圆睁着双眼,任凭郑吒的身体在自己身上耸动。

    我不忍再看,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惨剧在我眼前发生,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好恨!

    丧鼠群仿佛集体等待审阅的士兵,就这么定定的站在原地,蓦地,丧鼠群齐刷刷的转身,向着正在进行着兽行的郑吒爬去。此时的郑吒早已经沉醉到莫琳的身体里去,丧鼠移动的沙沙的声响丝毫没有注意到。

    一股极为微弱的音波扩散开来,数百只丧鼠仿佛触电一般弹起,疯狂的向耸动着身体的郑吒扑去,尖锐的啮齿和利爪瞬间撕破了他的皮肉。

    “啊……”突遭袭击,郑吒骇的亡魂皆冒,想要起身去寻找自己的生物盔甲,却被群涌而至的丧鼠扑倒,毫无防护的郑吒顿时成为了丧鼠的美食,身体上的每一块皮肉都遭到了疯狂的噬咬。

    很快的,郑吒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只有丧鼠啃食尸体的咀嚼声。

    发生的一切都是这么突然,让我和莫琳仿佛做了一个梦般,莫琳迟疑的站了起来,身体上被郑吒粗暴的弄出了很多的伤痕,白皙溜滑光可鉴人的美妙胴体上此时有着触目惊心的诱惑。

    哀莫大于心死,她已经麻木了,眼中尽是死一般的空洞无神。

    莫琳在地上摸索着捡起了郑吒的那把钢刀,两眼无神的似是喃喃自语道:“我们终于都要死了……”

    “不要!”我积攒了半天的力气,终于用嘶哑的声音喊了出来:“琳姨不要这样……你死了,小鸢怎么办?”

    “小鸢?小鸢怎么办?”莫琳垂下头,飘散的长发遮挡住面容上凄美的笑容,:“如果你们还活着,那小鸢就托付给你……方行哥啊,你现在还在龙城吗?方行哥啊,我先走一步在下面等着你……”

    “不!”我觉得胸口堵得慌,喉咙也早已哽咽了,就是再也喊不出来。

    莫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仿佛看到了夏方行就在她眼前,这一笑遮盖了刚才没有生气的面容。闭上了眼睛,最后一滴泪从莫琳的眼角划过脸庞,坠落了,手里的钢刀也毫无迟疑的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一个花样的女人最终还是香销玉陨,但她却走得毫无悔意,因为她的脸上还带着刚才凄美动人的笑容,我发誓,这丝凄美将永远留在我的心灵深处,我将再也不忘!

    我的泪接替了莫琳的泪在不停地流着,也许,这对莫琳,是一种解脱!

    丧鼠群将可恶的郑吒早已啃成了一副白森森的骨架,这个灭绝人性的家伙最终还是先我们一步踏上了黄泉,纵使黄泉路上遇到他,我也会嘲笑!

    看到丧鼠齐刷刷的朝我爬来,我闭上了眼睛,终于要来了吗?我心底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想法,一片坦然。此时此刻,我突然记起莫月那娇美的笑容,突然记起她对我说:“张扬,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上你了……”

    “我会等你回来!”我恍惚间再次看到莫月在鹰城送别我时那朝阳下挥洒出的一行晶莹的泪水。

    来吧!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可是我等了许久,却没有感觉到丧鼠对我的袭击,诧异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这些丧鼠绕过了我的身体,爬到了不远处的小丧尸身前。

    “哦?它们要先吃掉这个小家伙吗?”我怜悯的看了小丧尸一眼,却发现它盯着我的灰白色眼眸里的一丝笑意一闪而过。

    丧鼠们爬到了小丧尸的身前,却没有出现我意料中撕咬小丧尸的一幕,令我瞠目结舌的它们爬到小丧尸的手脚间,用锋利的啮齿啃着绑缚在小丧尸手脚处的特制绳索,一时间“咯吱咯吱”的摩擦声连续响起。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这完全超出我的思维和判断能力的一幕让我的大脑完全当机,在我目瞪口呆中,小丧尸手脚处的绳索终于被啃断,活动了一番手脚,它灵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我走来,围绕着它的丧鼠闪开了一条通道。

    原来,这些丧鼠们都是被小丧尸所操控!我想起了莫琳当时说的一句话,这个小丧尸有着罕见的精神波动,现在看来,就是它用精神操控着丧鼠群袭击了郑吒!我神色复杂的看着站在我身前的小丧尸,无语的看着它蹲下了身子,俯下了脑袋看我。

    “嘶……”小丧尸张开嘴,气流从它的喉咙滑过发出一丝声响,它冲我呲了呲牙,伸出一支泛着灰白色的手指在我脸上的伤口处拭了一指鲜血,放到了自己血红色的嘴里吮吸,仿佛在品尝我血液的味道。

    我不解的看着小丧尸的举动,看到我的眼神,它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极为难看恐怖的笑容,喉咙里再次发出一丝声响,我清楚的看到在它的眼底涌起一丝感激之意。

    它这是在笑!看到它的表情,我彻底的石化了!丧尸也会笑吗?它刚才是在跟我交流,它是在感激我在石洞塌方时把它扑在怀下的救命之恩吗?

    一时间我心底五味杂陈,看着眼前的小丧尸想起死去的郑吒,一个丧尸一个是人类,后者能因为自己的私利做出惨绝人寰的行为,而前者作为人人谈之色变的丧尸,本就是凶残、邪恶的象征,它却拥有着像人类一样的感情。

    这些丧鼠明显被它所控制,但是它却没有让丧鼠们向我们发动袭击,而是只咬死了郑吒一人,这说明,它已经有了一定的思维能力了。

    看着小丧尸和一般丧尸无异的面孔,我无声的笑了,莫琳说的没错,它真的是丧尸中的一个异类。

    小丧尸看到我笑,再次张嘴发出“嘶”的一声,站起身来,冲着地上的丧鼠低吼了一声,数百只丧鼠闻声一震,纷纷掉头钻进了老鼠洞里去了。没过多久,老鼠洞内再次传来一阵嘈杂,一只只丧鼠再次从洞里钻了出来,只是这次的数量却已经聚集到了恐怖的数字,成千上万只丧鼠源源不断的从洞口涌出,让这里的空间顿时变得拥挤。

    看到一只只的丧鼠从洞里不断的钻出,小丧尸如王者一般站在丧鼠群中,我心里暗自惊惧,如果这个有着明显高智商的小丧尸操纵这些丧尸生物进攻人类,那将会是如何恐怖的事情!它控制的仅仅是普通的一级丧鼠,如果是二级的丧尸生物,抑或是三级、四级……

    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要不要想办法除掉它呢?我神色复杂的看着它的后背,心中的两个念头纠缠挣扎了许久,终于放弃了除掉它的想法。不论它是人还是丧尸,它总归算是救了我和夏鸢,况且我们现在被困在了这里,也活不长久了。

    正思索间,小丧尸扭头冲我呲了呲牙,伸手指着老鼠洞向丧鼠们低吼了一声,丧鼠们齐声动作起来,纷纷挥动锋利的爪子刨开洞口附近的石壁。

    石壁虽然极为坚硬,但是丧鼠们数量众多,而且牙尖爪利,很快那个碗口大的老鼠洞就被扩大到了水缸口那么大,我惊骇的看着丧鼠们拼命的轮番开凿洞口,就这么一会,已经开拓了数米距离。

    真是太匪夷所思了,小丧尸的目的就是让丧鼠群为它打出一条通道!

    洞口越凿越深,丧鼠群已经全体投入到开凿洞口的工作中去,石洞里没了它们嘈杂的声音逐渐寂静了下来,而昏迷的夏鸢此时也醒转过来。

    “妈妈?大哥哥!你们在哪?”夏鸢从昏迷中醒来就焦急的大叫:“郑吒,你不要伤害我妈妈……”

    “小鸢……”我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听到我的声音夏鸢脸色一喜,在黑暗中摸索着向我靠近,疑惑的问我:“大哥哥,你怎么样了?妈妈呢?我妈妈在哪里?”

    夏鸢摸索到了我身边,一把握住了我的手,宛如受惊的小鸟一般浑身瑟瑟发抖着。我暗叹了一口气,夏鸢在这个黑暗的石洞里不能视物,也总好过亲眼见到莫琳惨死的样子。

    迟疑了一会,我最终还是把真相告诉了她,反正早晚要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