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阻击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0本章字数:3231字

    “哈哈!好,痛快!既然这样,我就先行一步,第五、第六战斗小队留下听候左护法命令,其他人跟我回城!”辰罪发出了满足的笑声,传下命令后带着身旁的一队黄甲战士纵身离去。

    “妈的!”鬼面黑衣人看着辰罪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阴测测的说道:“看到了没有,你们只是辰大军团长的弃子,就像我的这个手下——风狸一样,都是随时可以被舍弃的!如果你们想要活命,那就要好好配合我战斗!哼,一个黄甲战士都不给我留下……”

    留下的是七名绿甲战士和二十多名白甲士兵,每个人都是一副黯然的神情,这些人惊惧的互看一眼,齐声说道:“全凭左护法吩咐!”

    绿甲战士也仅仅能和三级丧尸站个平手,至于那些二级白甲战士那才真正的是炮灰呢,在这聚集了几千数量的丧尸群面前,进化战士们围成了一个圆圈,展开了防御阵势。

    看到小丧尸再次被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的辰罪带走,四级丧尸再次发出了怒吼,周围的丧尸群再次涌动了起来,无数的丧尸生物向阻挡在唯一一条路上的进化战士们扑去,战斗再次一触即发。

    在进化战士的世界里,三级绿甲和四级黄甲是一个分水岭,很多人穷其一生也只能提升到三级绿甲的实力而无法存进一步,拥有了四级的实力,自身的生物盔甲便可以拟化出独特的攻击方式,这也难怪辰罪不愿留下一名黄甲战士。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能带着手下四名黄甲战士和鬼面黑衣人一同御敌,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丧尸群“嗷嗷”的低吼着冲向了拦路的进化战士和鬼面黑衣人,进化战士们手中的特制合金长刀纷纷挥舞起来,刹那间丧尸生物的断肢和黑红色的血液飞溅,场面顿时血腥起来。

    这条公路位于山坳间,这一支由进化战士组成的敢死队堪堪堵住了前行的道路,四级丧尸焦急的不住发出催促的低吼,小丧尸被辰罪带着从左侧的岔路口离去,要想突破只能让丧尸群硬冲!

    因为展开了混战,那些敏丧尸失去了它们本身的优势,只能依靠巨大体型的丧尸动物往前猛冲,一些体型小的丧尸猫、狗,更是在空隙中蹿出,不住的往进化战士没有遮挡的面部撕咬。

    每时每刻几乎都有丧尸或者丧尸动物倒下,但是这些进化战士也会负伤,有两个白甲战士没有挡住面部,被丧尸猫抓瞎了眼睛,很快就被涌上的丧尸生物撕裂了身体,鲜血刺激着丧尸们,让它们发出了兴奋的吼叫,有的更是抓起尸体的血肉就往嘴里塞。

    鬼面黑衣人一己之力砍杀了半数的丧尸生物,手中已经拟化出一把骨刃,有了武器的红甲战士攻击更为犀利,一刀挥下,一头丧尸牛硕大的牛头被齐刷刷的削掉。

    鬼面黑衣人变态的五级红甲实力,此时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丧尸群凶猛的攻势被阻了阻。战斗惨烈至极,这些进化战士为了完成断后的任务,人人拼死力敌,而丧尸们更是不知疼痛不惧死亡,往往被砍死一只丧尸就会有几只涌上,有着坚硬骨甲的骨甲丧尸更是发挥了它们的优势,抵挡了多数的长刀袭击。

    战斗胶着持续了十几分钟,七名绿甲战士此时已经死掉三个,白甲战士也所剩无几,随着又一名绿甲战士惨叫着被丧兽分尸,鬼面黑衣人终于不敢再硬拼,饶是他实力惊人此时身上也出现了几个血洞,那都是被丧兽们的尖角戳破的伤口。

    再次砍掉了一只丧尸狼的脑袋,鬼面黑衣人大喝一声抽身后退,竟然不发一言就往后飞奔而逃。

    见到鬼面黑衣人如此,余下几人更是毫无再战之力,发一声喊纷纷扭头跟着鬼面黑衣人跑去。

    四级丧尸惊怒不已,此时战斗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小丧尸早已不知被带到了哪里,看着眼前的两条岔路,四级丧尸低吼一声还是选择了鬼面黑衣人逃跑的另一条岔路追击,它明白只要跟着那个可恶的家伙就能够找到自己的孩子。

    丧尸群蜂拥着挤上了那条岔路,跟着四级丧尸追了上去,山坳里再次沉寂了下来,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看着鬼面黑衣人离去的方向,我不禁有些犹豫起来,思考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追上去的想法,小丧尸肯定是被辰罪带回鹰城去了,虽然不知道辰罪和鬼面黑衣人的关系,但是他们既然达成了协议,那就肯定要在鹰城碰面。

    “看来,路线要暂时改变了……”我喃喃自语了一句,正要离开这个血腥的场地,突然身子再次伏低了下去,因为我看到路边的草丛里抬起了一个脑袋。

    “妈的!利用完了哥就把哥当做弃子,这笔账早晚要算回来!”草丛里站起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浑身是血的纹身青年风狸,他身上的黑色皮衣都被鲜血浸染,脚步踉跄着边走边骂,显然受了极重的伤势。刚才一身鲜血的躺在路边,我还以为他死掉了,谁想到他趁着混战躲到了草丛里,要不是他机灵,那些嗜血的丧尸群早就把他踩成了肉酱。

    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啊!看着风狸艰难前行的身影,我不禁笑了,温政标被黑衣人带走,而风狸又是这个鬼面黑衣人的手下,这不是送上门来的情报么?想到这里,我悄无声息的从山坡上溜了下去。

    风狸走到他的那辆被大卸八块的摩托车前,咬牙切齿的咒骂了半天,刚转过身来就见到我一脸笑吟吟的站在他面前,唬得他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

    “你……你……是你?”风狸看清了我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惊疑不定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笑嘻嘻的走上前,一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伤的不轻啊!走吧,跟我回去……”

    “跟你去哪?”风狸一边说着一只手悄悄的藏到了身后,故作惊奇的问我:“刚才你一直在这里?”说话间,风狸猛地从后腰处掏出一把匕首,一刀扎在了我的肚子上。

    匕首捅在我身上发出一声闷响,风狸惊愕的张大了嘴,看看我又拿起手里的匕首看了看:“怎么会扎不进去?”

    “是呀!怎么会扎不进去呢?要不要再试试?”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真以为拿一把破匕首就能暗算了我?我的一身骨甲随心而生,普通口径的子弹都打不破。

    “试试?好呀……”风狸呆呆的看着我,手里的匕首再次扎了我身体几下,终于露出了哭笑不得的颓然表情:“大哥,你就别玩我了,我服了行不?”

    “呵呵,老实点跟我走!否则捏爆你的脑袋!”我略一用力攥住了风狸的手腕,顿时让他疼的叫嚷了起来。

    “不敢了……不敢了……”风狸揉捏着被我捏得青紫的手腕,再也不敢起什么反抗之心,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往来路折返。

    看到我返回,还带着一身狼狈的风狸,众人虽然惊奇但是也没有多问,在我的命令下队伍再次前行。

    风狸被安排到了战斗小队的卡车上严加看管起来,而车队行经那个山坳段公路的时候,惨烈的景象再次让众人惊惧不已,卡车巨大的轮胎碾压在尸体上发出渗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路走过去,已经压出了一条血路,甚至很多碎肉筋骨都粘连在轮胎上,许多胆小女人已经呕吐了起来。

    寻找了一路,我发现被肢解的丧尸生物尸体的脑中都没有了脑核,想必是被四级丧尸令手下丧尸挖走了,否则这么多死掉的二、三级丧尸的脑核,对我来说可是大补之物!一个没发现,我不禁有些遗憾……

    前方的岔路是公路的分支,岔路口那锈蚀的指示牌上的字迹依稀可辨,往左是JN市、QZ市方向,往右是奔着JS省去的。辰罪带着小丧尸往左走了,肯定是回第九联邦鹰城,而鬼面黑衣人则选择了右侧的岔路逃脱,四级丧尸也带着它的丧尸小弟们追了过去,既然如此,我就选择让队伍从左侧岔路行走。

    我们的目的,也是第九联邦——鹰城!

    到了鹰城就能再次见到那张令我魂牵梦萦的面孔了,而为了报恩,我决定把小丧尸从辰罪手里拯救出来!本身鬼面黑衣人就是我的敌人,辰罪也与莫月不和,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小丧尸我更要救出来!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还是要搅乱他们的计划不能让他们得逞!

    一整天的都极很清净,不知是否前方道路上的丧尸被辰罪他们清理掉了,总之我们没有遇到一个麻烦,行驶到日暮西沉,我命令车队下了公路,找了一片开阔的原野宿营。

    照这样走下去,明天这个时候就能到鹰城了,看着逐渐昏暗的天色,我陷入了沉思。

    “大哥哥,你一整天都在走神,也不陪人家说话!”夏鸢的埋怨声再次在耳边响起,小丫头走过来摇晃着我的手臂,撒娇的说道:“你为什么又让大家换了道路?难道真的是因为前面有丧尸群吗?”

    我被夏鸢拽着走到了无人的地方,看着她娇俏的样子我禁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嘘!还记得我跟你说起过的小丧尸吗?”

    “嗯!记得,怎么啦?”夏鸢可爱的皱起了鼻子,疑惑道:“这跟我们改道行走有什么关系?难道……那些丧尸群是它召唤来的?”说着一双明眸里闪烁起了不可置信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