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杀人凶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0本章字数:3375字

    “什么?!”包子的话再次让风狸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说道:“景正泰会做出这种事?打死我也不相信!”

    包子叹了口气,黯然说道:“我也不愿意相信,可是这是事实!这家伙还差点开枪击中了成大叔,幸亏被我一箭射在他手臂上……我们仨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那一箭我没有对着他的脑袋射就已经是看在了我们从小到大的感情上,下次再遇到他,我一定不会手软!”说着包子攥了攥拳头,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色。

    风狸再次陷入了无语之中,离开部落之后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让他震撼不已。

    “唉!”成旭长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般一副心痛的样子说道:“我也不敢相信,小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让我痛心呐!没想到,这只白眼狼在我身边潜伏了这么久,为了权力他可真是连亲情都不要了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那个狐狸精下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连我都要杀……”

    在成旭的解释下,我们这才明白,原来被擒住的杀害首领的凶手是一个女人,而景正泰不知为何和那个凶手勾搭在了一起,想要把她救走,却不想被成旭发现,景正泰本身就是部落的一支小队长,事情败露他便提出成旭不适合做首领的位置,带着他的手下反叛,这才和包子他们起了冲突,被包子率人杀了出去。

    我心底暗叹,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权夺利之事,风狸部落里的首领一死,自然会有人对首领之位眼红,原来那一路上的陷阱都是为了防备叛徒景正泰的反扑而设置的,倒是差点让我们遭了秧。

    “好了!张兄弟是贵客,别让人家看了我们的笑话!”成旭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来说道:“午时已到,该送那个凶手上路了,杀了这个狐狸精,小泰也就死心了,否则夜长梦多啊……”

    在成旭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行刑的场地,早已聚集了部落里的近三百名自由民,见到成旭领着我们到来,人群猛地爆发出一声欢呼,声势震天!

    众人围成了一个大圈子,中心的空地上烧起了一堆篝火,一个圆木支撑的十字架插在土地上,上面绑着一个上身赤裸的女人,长发披在脸前,低垂着头,也不知是死是活。细润的皮肤上满是油腻和伤痕,有些地方被鞭笞得皮开肉绽露出了粉红色的骇人伤口,夏鸢不忍的别过了头去,不敢再看。

    “兄弟姊妹们!静一静!”成旭走到场地中间,走到篝火旁边对四周的人群扬了扬手,顿时纷乱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我们一向敬仰的首领,就是被这个女人……就是被她残忍的杀害!首领一直待我们亲如子女,年迈的他没有死在丧尸的口中,没有死在疾病困苦中,反而死在了阴谋诡计下……”成旭手指着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女人,神情极为愤慨,嘶声说道:“是她!阴谋杀害了首领,竟然还妄想成为部落的首领,带回了部落的信物!”成旭说着右手举起了一枚黑黑的物体,那是一个刻着一个繁体的“张”字的铁牌。

    周围的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有的人甚至把一些泥土石块砸向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以此发泄自己的悲愤之情。

    “安静!安静!”成旭阻止了人群的动作,得意的瞟了一眼身旁的凶手,大声说道:“天可怜见!终于被我发现了她的阴谋,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们数十年的基业真的会被她篡夺!遗憾的是,从小被我看着长大的景正泰竟然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不知被这个狐狸精下了什么迷魂药和她勾结在一起妄图篡夺首领的位置!”成旭说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引得周围的人群一阵唏嘘,显然大家对景正泰的背叛很是不齿。

    “今天我们要手刃仇人!为老首领报仇!”成旭再次引燃了人们的怒火,大家纷纷叫嚷着:“杀了她!杀了她!”

    “凶手!是不是死到临头你还不认罪?!”成旭恶狠狠的盯着绑在十字架上的女人,早就有手下递过来一把剔骨尖刀,显然他将给予这个女人以残酷的刑罚。

    “认罪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让部落的人每人活剐你一块肉!”成旭的话残忍的没有一丝温度,夏鸢禁不住往我怀里缩了缩,皱起了眉头。

    喧闹的人群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眼光灼灼的看着杀害首领的凶手,想看看她是否仍旧死不悔改。

    “嗬嗬嗬……”低垂着脑袋的女凶手无力的笑了起来,猛地抬起了头,大喊道:“无罪之有,谈何认罪?!”话说完恶狠狠的眸子盯着成旭,仿佛用眼神都能把他撕碎。

    女人的话说完人群再次沸腾,就像点燃的炸药包人们不可遏止的扬起了拳头大声喊道:“杀了她!杀了她!”

    看清了女人那张满布鲜血的脸庞,我心中大震,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莫月的亲卫队长,跟随我从鹰城出来的二级白甲女兵——夏夏!

    看着那张决然赴死的脸庞,我心中大乱,自我那天晚上第一次吞噬绿色脑核受到鬼面黑衣人也就是血兰教左护法的袭击之后,温政标和留守的几个女兵还有张大民都遭到了右护法的袭击,温政标被右护法所擒,只侥幸逃走了一个女人,那么说,逃走的那个女兵就是眼前的夏夏!

    我的脑细胞明显不够用了,怎么夏夏会被这些自由民所擒,还陷入了谋杀部落首领的指控?部落?首领?张爷爷?

    我猛地回头盯着风狸,沉声问道:“风狸!你们部落的首领是不是叫张大民?”

    风狸被我盯得浑身不自在,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道:“是啊!我们的部落就是张氏部落,张爷爷的名字就叫做张大民……”

    “该死!你怎么早没告诉我!”

    被我莫名其妙的训斥了一句,风狸委屈的说道:“你也没问我啊……”

    得到了风狸的证实,我不禁一阵懊恼,谁也没想到风狸竟然和张大民是一个部落,而他们所说的小雪,不正是身陷鹰城卖为奴隶的张雪吗?我这才记起当初张大民曾经告诉过我他是一个三百多人部落的首领,直到此时才明白的我情不自禁的抽了自己一耳光,唬的众人都讶异的看着我。

    我此刻心乱如麻,既然他们口中所说的首领是张大民,那夏夏肯定不会是什么阴谋杀害首领并幻想夺权的凶手了!开玩笑,凶手是那个戴着野兽面具的右护法,张大民和其他的白甲女兵都被杀害,夏夏只是侥幸逃掉的人罢了!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我想通了,一定是张大民临危之际把象征部落首领权力的信物交给了夏夏,并让她传话到部落,夏夏一路逃到了这里却被成旭他们当成了杀害张大民的凶手!

    看着成旭拎着剔骨尖刀向夏夏走去,我禁不住一声爆喝:“住手!”

    身体强化之后,无论各项体能素质都有极大提升,这一爆喝出口顿时盖住了叫嚣的人群,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看着我一步步的走到场中。

    “成大叔!这个女人我认识!”看着我一步步的走过来,成旭露出了狐疑的表情,我缓缓说道:“她……不是杀害张爷爷的凶手!”

    “张……张大哥?!”看到我走近,夏夏惊呼一声,眼神里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能因为你认识这个女人就让凶手逍遥法外,她杀害了我们老首领,这是事实!”成旭看着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惶,但仍旧用很强硬的口气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风狸也跟了过来,疑惑的问我:“老大,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瞥了成旭一眼,对夏夏说道:“放心吧!有我在,没人动的了你!”夏夏狂喜之下激动的点了点头,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风狸,还记得我曾经问过你温政标的事情吗?”我不答反问,看着风狸,看着他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出事那天夏夏是和我所说的温政标在一起!而之前,你们的老首领,也就是张大民,我们之前是在一起的!”说着我心底不禁有一丝惭愧,要不是那天我独自出去吞噬绿色脑核,温政标和张大民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右护法袭击。不过反过来一想,左右护法两个人那么高深莫测的实力,纵使我在也只是一个炮灰的角色!

    “哗!”我的话仿佛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众人顿时惊呼起来。

    成旭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反驳道:“既然出事那天你不在场,那你并不能证明什么!”

    “那你又怎么能证明夏夏是杀人凶手呢?拿出你的证据来!”我盯着成旭一步步的走近,这个家伙这么武断的定下了夏夏的死罪,要不是我巧合之下及时出现,夏夏至死也要背着杀害张大民的罪名!想到这里,我看着成旭的眼神不禁带着一丝怒意。

    “这……她身上有老首领的信物,这还不能算是证据吗?”成旭被我逼急,有些语无伦次,硬着头皮说道:“而且她还说老首领把首领之位传给了她,这怎么可能的事?她分明是在胡说!”

    “你才在胡说!张爷爷把信物交给我,让我给你们传话,无论张扬有没有找到三颗红色脑核,他都要把首领之位传给张扬……”受到成旭的污蔑,夏夏悲愤至极:“我好心给你们传讯,你竟然给我扣上了谋杀的罪名还想屈打成招……”

    “哈哈哈!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成旭手指着我,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反驳道:“老首领会让他接替首领之位?这个女人是不是烧坏了脑子?出来一个人帮她说话就满嘴胡扯,怪不得景正泰会被你迷惑,你这个牙尖嘴利的臭娘们!”说话间成旭趁着我不注意逐渐向夏夏靠近,话没说完手里的剔骨尖刀就向夏夏的胸口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