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回归鹰城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0本章字数:3189字

    看着远方鹰城那巨大的石墙,我竟然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在奔驰了四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摩托车的油表显示油料被我们消耗得差不错了。

    看到摩托车驶近,城门处的守卫拉动了警笛,接着城门一开,一辆轻型装甲车把炮筒对准了我们开了过来。

    “下车!举起你们的手……”轻型装甲车里传来一个声音,很快就开到了我们跟前,从车上下来一队手持枪械的灰甲士兵,把我和夏夏团团围了起来。

    “咦?夏夏……怎么会是你?”最后从装甲车里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二级白甲战士杨日,也就是巡防小队的队长,看到我身后的夏夏,杨日不禁怔住了。

    “嗯,杨队长别来无恙!”夏夏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而此时杨日也认出了我,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眼神咕噜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们可以进去了吧?”夏夏催促了一句,见到杨日不阴不阳的盯着我瞅不由皱了皱眉头。

    杨日瞧着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无惧的和他对视,最终他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夏队长进去吧!”

    “走!”夏夏没有再理他,正要和我一起骑上摩托车,却见杨日挡在了摩托车前,看着他的动作,我不由皱起了眉头,却因为这里是鹰城我只能咬了咬牙没有发作。

    “你什么意思?”本来莫月就和辰罪是冤家,两人的手下也是互相看不顺眼,此时杨日找茬,夏夏禁不住柳眉倒竖,呵斥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杨日抱着膀子站在我面前,嚣张的说道:“你可以进去,他不可以!”

    “为什么?”我脸色沉了下来,厌恶的看着杨日的脸,真想一拳把它砸扁!

    “辰军团长下了命令,让我们见到这个小子就带到他那里去!军团长的命令我们可不敢违抗啊……”杨日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命令两个灰甲士兵就要来擒我的手。

    “哼!”此时的我可不像初来乍到时任人欺侮,两个灰甲士兵一人擒住了我一只手臂,想要把我的双臂别到身后却怎么也动弹不得,二人凶狠的对视一眼,待要继续用力却被我双臂一振,两个灰甲士兵腾云驾雾般甩出去几米远。

    看着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两个灰甲士兵,杨日变了脸色,凭他的实力可是做不到这么轻松就摆脱两名灰甲士兵的控制,看我的眼神终于忌惮了起来,一挥手,其他的灰甲士兵把手里的枪口对准了我。

    夏夏焦急起来,张开手臂挡在我身前娇声喝道:“你们作死吗?他是审判长的客人,杨日,你别不知好歹,快让他们收起枪!”

    杨日站在士兵们身后,朗声说道:“对不起了夏队长,此时不是你我这个层次的可以解决的,想要人就让月夫人去军团长府上亲自走一趟吧!”

    看着夏夏焦急的神色,我悄悄在她身后说道:“先别管我,你快去城里找莫月!”

    见到一群灰甲士兵虎视眈眈的靠拢上来,夏夏终于跺一跺脚,飞奔着跑进城里去找莫月去了。

    “果然有胆色!放心吧,军团长大人只是想找你问问话,这么长时间还以为你小子死在外面了呢!”杨日眼睛里一丝寒光一闪即逝,却不敢再让手下擒我,让我跟着队伍进了城。

    辰罪的府邸在鹰城的北部,再次来到辰罪的府邸,心境却已不同,不像第一次来这里感觉到一股压力和陌生。

    接到手下的汇报,很快辰罪就来到了会客厅,见到我,先是一愣继而对杨日喝斥道:“干什么吃的?还不抓紧让张兄弟坐下……没你们的事了,一边去!”

    杨日唯唯诺诺的答应着,亲手给我搬来一张椅子在我身后,让我坐了下来。

    辰罪从头到脚的瞅了瞅我,阴鸷的眼神里满是惊奇和不解,啧啧称奇道:“张兄弟果然是能耐人,上次打赌我只不过是开了个玩笑,却没想兄弟真让人送来了三颗红色脑核,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果然是因为红色脑核的事情!我心中了然,不动声色的敷衍道:“军团长说笑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是打赌,那就要全力以赴!”

    “哈哈哈!好一个全力以赴……”辰罪再次怪笑了起来,做出一副亲近的样子凑近了我说道:“兄弟是能耐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凑齐这三颗红色脑核,就算是为兄我也是做不到啊!”

    哼,原来是套我话来了!我心中暗想着,果然听到辰罪接着问道:“有了兄弟这三颗红色脑核,我的生物盔甲就可以提升等级了,只是离升级的条件还差一点,还需要一颗脑核才能升级啊!不知兄弟是怎么弄到这三颗脑核的,又是在哪里搞到?”

    还差一颗?骗鬼的吧!我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已经在等着加入血兰教后让那个什么主上帮他进化了,只是为何那个左护法会说主上会确保进化的万无一失呢?

    我眼底的疑惑之色一闪即逝,看着辰罪虚伪的笑容,禁不住心底厌恶,脸上却是神情不变的说道:“我也只是运气好一些罢了!这三枚脑核都是在废都里得到的,我雇佣了很多的丧尸猎人,还折损了不少好手呢!”

    实话实说是傻×,这三枚红色脑核是莫琳给我的,如果莫琳的事情说出去怕会引起辰罪更大的怀疑,我只好把事情都推到了丧尸猎人的身上。

    果然,辰罪冷哼一声,收起了一脸虚伪的笑容,冷冷说道:“兄弟真拿我辰罪当傻子么?”

    “不敢不敢!”我虚与委蛇,一脸无惧的和辰罪对视着。

    辰罪眼底闪过一丝忌惮,虽然猜不透我是如何得到三枚红色脑核的,但是不论如何我能够拿到这三枚红色脑核都是他不敢小觑的,气氛虽然一下子冷了下来,却还没有当场翻脸。

    “辰罪!你把我的人带走是什么意思?”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带着一丝期盼和惊惶。

    门口终于出现了那个让我日思夜想的身影,近两个月没见莫月清瘦了许多,我看着她,微笑着站了起来,竭力抑制内心的激动。

    见到我和辰罪坐在一起相谈甚欢的样子,莫月先是一怔,继而眼睛再也离不开我,看着我缓缓的走近,莫月眼圈一红,猛吸了一下鼻子才忍住没让泪水流出来。

    “辰罪!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希望你给我个解释?”看莫月的样子,此时如果没有旁人在场,肯定会立刻扑在我的怀里再也不想分开,可是面对辰罪她不得不压抑住这份心情故作冷漠,饶是如此,说话的声音还是激动的有些颤抖。

    “哈哈!月夫人速度真快呐!看来月夫人果然很在乎张兄弟,真是让人羡慕呢!”辰罪眼神灼灼的盯着莫月,不阴不阳的说道:“我把张兄弟请来只是叙叙旧,没别的意思,月夫人大可放心……”

    “哼,请人有你这样请的?”莫月狠狠的瞪了一旁的杨日一眼,一把扯住我的手说道:“既然续完旧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着就拉着我离开。

    “嗬嗬,不送了哦!”身后传来辰罪的一声冷笑。

    莫月带着手下所有的白甲女兵过来的,本以为会动手,却没想到我和辰罪看起来一副和谐的样子,这就让莫月摸不清了,一出辰罪府邸莫月就凑近我耳旁问道:“怎么回事?”

    吐气如兰的声音在耳边,我禁不住心中一荡,一把抓住了莫月柔软的手掌:“没什么事,这个家伙想问我是怎么搞到三颗红色脑核的……”

    莫月被我大庭广众之下抓住手,娇羞的瞟了我一眼,身体软的紧贴着我,用力攥着我的手,生怕我再次离去似的,惹得身后的夏夏吃吃的偷笑,被我瞪了一眼。

    回到莫月的府邸,刚进门就迎来一个身穿白衣婀娜的身影,那身影身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裙角随风微微飘起,一头长发也随着奔跑轻轻的跟着飞扬……是张雪!

    “扬哥!你们回来了!”没有油污遮掩的张雪恢复了本来就清丽脱俗的容貌,此时俏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一脸的羞红的看着我,兴奋的就像一只小鹿,浑然没有注意到我蹙起的眉头。

    我是回来了,可是张大民他却再也回不来了!想到这里我心情就沉重了下去。

    许是感觉到了我带来的一股压抑,张雪的笑容凝在了脸上,疑惑的看了看我的身后:“扬哥,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爷爷呢?”

    我抿了抿嘴,终于还是拍了拍张雪的肩头:“你要节哀……”

    “什么?”那张俏丽的脸庞瞬间就失去了血色,变得苍白苍白,身体晃了晃,带着僵在脸上的笑容看着我:“扬哥你一定是在骗我是吗?一定是……”说着张雪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尽管眼神里保持着一丝坚强,可是大颗大颗的泪水仍旧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凶手是血兰教的人……”我不忍的别过了头去,唉!我最讨厌这种感觉,纵使我心如铁石,也会因别人的生离死别而感触,不过实情还是要告诉张雪的,因为她是张大民唯一的孙女。

    “血兰教……血兰教……”张雪喃喃着,双眼满是仇恨,终于再也忍不住的扑在了我的怀里,她无助地哭出了声音,就像乍起的狂风在远处低沉地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