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苏茗蕊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1本章字数:3306字

    “那个梁雷,也是苏醒过来的实验体吗?”我看着苏茗蕊,对她隐姓埋名也有了一丝理解,一个女人在这个末世待了一年多了,还真是不容易,特别是漂亮女人。

    苏茗蕊摇了摇头,否定了我的话:“不是,他的名字叫做余雷,他是这个时代的人!”

    “哦……这样啊!”我不由有些失望,接着说道:“那和你一起苏醒过来的同伴呢?”

    听到我的问题,苏茗蕊脸上一片黯然:“都死了……”

    “哦……”都死了?我轻叹了一口气,安慰道:“是呀,在这个环境里生存还真是不容易,我们好好活下去就行!”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苏茗蕊一脸愤慨的说道:“他们不是死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不是死在丧尸的手下,而是被抓去做了实验品……多数人都死掉了,没死掉的一些人成功通过了实验被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我呆了呆,心里十分的疑惑:“怎么会被抓去做了实验品呢?到底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你仔细告诉我!”

    苏茗蕊点了点头,把从她苏醒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我,我越听越是惊讶,事情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我的思考范围!

    苏茗蕊是编号H6310的实验体,和她一同苏醒过来的还有七个人,这些人醒来之后对发生的一切都感觉到惊骇,正当他们准备从地下实验室里逃出来的时候,却被一群黑衣人抓了起来。

    这群黑衣人每一个都有着强悍的实力,而他们这些刚刚苏醒的实验体被捆上了车,行驶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到了位于西部的一座地下实验室,得知自己又将成为小白鼠,这些实验体们想尽了办法逃亡,可是却都没有成功,最后被关押在实验室里每天接受各种测试和实验。而苏茗蕊也在这里得知,这里竟然还有很多苏醒过来的冰冻实验体,后来她才知道,抓捕她们的黑衣人都是血兰教的人,这座地下实验室竟然也是属于血兰教!

    “要不是你教给大家唱那首《大海》,我还真的不会知道你竟然是和我一样的人呢!”苏茗蕊感慨的说道:“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哪还有人会唱我们那个年代的歌曲呢?所以我才确定了下来,你果然是!”

    “那你又怎么逃出来的?”我点了点头,怪不得呢!听苏茗蕊缓缓的讲述了她所经历的事情,我不禁为她感到钦佩,一个女孩能够挺到现在,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我是作为储备实验品一直关押着的,否则的话我恐怕早就死掉了……”似乎想起了西部实验室的恐怖,苏茗蕊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实验室的夏博士是好人,多亏了他和余雷,我才能顺利逃出来。余雷是夏博士的助手,本来还有一个助手一起护送我出来,可是在逃亡的路上被追杀我们的人杀死了!”

    余雷竟然是实验室里的博士助手,我不禁恍然,从西部到这里,他们竟然逃亡了将近三千公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到最后,追杀我们的生化战士分开追踪我俩,一直到前几天我们遇到了你,这才发生了遇到长舌生化战士的事情……”苏茗蕊露出了一脸的歉意,对牵连到我感到不好意思。

    “算了,不要再提了,那件事情跟你们无关!”我摆了摆手不让苏茗蕊再提此事,疑惑的问道:“按照你说的,这些生化战士是血兰教研制出来的产物了?”

    看到苏茗蕊点了点头,我接着说道:“嗯,其实我跟血兰教也有仇,而且对方也是非要置我于死地!血兰教究竟有什么目的,他们抓捕我们这样的冰冻实验体又做什么?”

    听到我的问题,苏茗蕊摇了摇头,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我被关押了半年多的时间,直到实验的前期夏博士冒险把我放了出来,后来的接近半年时间我一直和余雷他们在逃亡的路上,直到遇到你……至于你说的这些问题,我实在也是想不通,我想可能是与生化战士们有关吧!”

    我点了点头,这些事情看似纷乱,但是很多事情幕后都有着血兰教的影子,不知何时,我们竟然已经陷入了这张看不见的惊天大网之中了。

    我捋了捋自己的思绪,对敢于冒险放走苏茗蕊的实验室博士产生了好奇,问道:“你所说的夏博士是主管实验室科研的人吗?他是什么人?”

    “是的,夏博士掌握所有的科研项目!”提起夏博士,苏茗蕊一脸的感激:“西部实验室的科学家数量很多,我无法估算,不过我算是幸运的被夏博士解救了,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其实……夏博士也是被软禁在实验室里的……”

    “啥?”我心底的狐疑更甚,下意识的问道:“你说的夏博士全名叫什么?”

    “夏方行啊!怎么了?”苏茗蕊轻轻的说出了夏博士的名字,我却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翻起了滔天巨浪。

    夏博士!夏方行!竟然是夏鸢的爸爸,被龙城抓走的神秘科学家!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我瞪大了眼睛,心思百转的思考着,听郑吒的意思,夏方行不是被第一联邦龙城俘虏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血兰教的西部实验室里?关键的一点是,夏方行在那里进行着生物实验,怪不得会有这些超越常规的生化战士的出现,想到这里,又有一些疑惑顿时解开了。

    “怎么?听到夏博士的名字你怎么这么大的反应?难道你认识他?”苏茗蕊疑惑的看着我,一脸的不解。

    我激动的看着苏茗蕊,她带给我的消息真是一个比一个震撼,恐怕要是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刺激了吧!

    我深呼出一口浊气,说道:“夏博士我不认识?但是我认识他的妻子和女儿……”

    “什么?”我的话让苏茗蕊震惊不已,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有这么巧的事!”苏茗蕊惊喜的说道:“没想到你认识夏博士的家人,那她们现在在哪?”

    “唉,夏博士的妻子莫琳去世了,至于他的女儿夏鸢……小鸢她被人抓走了!”想到夏鸢被成旭掳走去向不知,我不禁心底一片黯然,为自己没有照顾好她而深深地自责。小鸢!你到底在哪里呢?

    听到我简单的讲述了事情的过程,苏茗蕊为夏博士家人的遭遇感到同情,眼中噙着泪水说道:“其实在实验室里逃离的头一天,夏博士就托付给我一件事,那就是希望我逃出去寻找到他的家人并告诉她们他的情况,没想到莫琳博士死的这么惨,若是夏博士知道了妻子的死讯,不知要多么伤心呢……”

    夏方行托付苏茗蕊寻找到莫琳她们并传讯,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莫琳惨死,夏鸢不知所踪,我这几天虽然没提但是大家都知道我时刻在惦记,包括一同被掳走的楚瑛,唉!真是让人担心呐!

    “那你们一路逃到了这里,也是和我一样的目的了?”看到苏茗蕊点了点头,我惊奇的问她:“那你们知道夏博士居住的海岛吗?”

    “不知道!”苏茗蕊摇了摇头。

    “呃,那你们本来是打算在这里一直等莫琳博士的?”我叹了口气,这家人真的可以说是命运坎坷,要不是遇到我,恐怕苏茗蕊和余雷不知要在这里等多久了。

    “是呀,本来我们就是这样打算的!”苏茗蕊眼神里满是坚毅,看着我说道:“夏博士救了我,我就要完成他的托付……对了,难道你们知道夏博士的海岛?”

    我叹了口气,我上哪去知道海岛的位置?我便把莫琳和余思昆约定的事情告诉了苏茗蕊,最后我说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余思昆是在这里,可是至于吴玉娟和侯明昭我可不敢确定他们会不会在这里!希望他们好运吧……”

    “怎么?谈了这么久还没谈够啊?”莫月笑吟吟的走了过来,我和苏茗蕊不知不觉已经说了快一个小时了,莫月这才过来看看,见到苏茗蕊摘下了面纱后的脸不禁怔了怔。

    看到莫月眼里的醋意我不禁好笑,心里暗暗犹豫,要不要把我的这些事情告诉她呢?莫月可以说是目前我最亲近的人了,她对于我是百年前苏醒的人会不会心存芥蒂呢?

    见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莫月奇怪的看了看我,问道:“怎么了?”

    “关于我的事情,我要跟你讲讲……”我叹了口气,最终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莫月。

    一路上苏茗蕊已经看出了我和莫月的关系,见到莫月疑惑的样子苏茗蕊转过头看着我说:“你不会是还没有告诉她你的身份吧?”

    我点了点头,看到莫月瞬间苍白的脸色我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了,一把抓住了莫月的手:“月儿,你相信我吗?”

    “你知道,我始终是相信你的……”莫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苏茗蕊,脸色苍白的说道:“是不是关于你们的事情?怎么可能……”

    我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就连苏茗蕊也明白过来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去,我刮了一下莫月高挺的鼻梁,轻斥道:“胡思乱想什么啊?我所说的可能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却是真实的事情,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担心你对我有看法……”

    在莫月疑惑的眼神里,我详详细细的把我从JN市的地下实验室苏醒,到苏茗蕊告诉我的一切事情,详详细细、大大小小都告诉了莫月,包括冰冻实验之前我的生活我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在我详细的讲述下,莫月的嘴巴越张越大,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小脑袋的思考范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