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解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1本章字数:3574字

    “现在明白了吗?”我看着莫月震惊不语的样子,心底有些忐忑,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我是百年前“穿越”过来的人而心存芥蒂呢?

    莫月好半天才从震惊中缓解过来,眼色复杂的看着我,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张扬,没想到你的经历这么坎坷,你不用担心我的想法……我始终是你的女人,不论你以前如何,不管你将来如何……我都是!”莫月笑了,依旧是那么好看。

    听到莫月深情的话语我松了一口气,心情激荡间也不管旁边还有苏茗蕊一把抱住了莫月:“谢谢你……”

    “没想到你竟然是当年报道的那个刺杀RB大使的人……”苏茗蕊一脸敬佩的看着我,恢复了本来面目,而且知道了我的身份,她也不再像冰山一样那么冷漠,话也多了起来:“当时你做下的事轰动一时,虽然有些冲动但是国人都很敬佩你!真没想到竟然是你……”

    我哈哈笑了笑,对于苏茗蕊的话不置可否,反问道:“你是怎么被抓去做了冰冻实验?实验体不都是由死刑犯里挑选的吗?”说到这里我有些好奇,看起来娇滴滴的苏茗蕊可不像是穷凶极恶的人啊?

    苏茗蕊看出了我的想法,苦笑着说:“我以前是一个电脑黑客……其实说起来我的事跟你差不多呢……”

    “额?电脑黑客……怎么跟我差不多了?”我顿时陷入了石化,莫月也是一脸的惊奇。

    看到我们的反应苏茗蕊笑了笑,仿佛是在诉说别人的事情一般:“当年我利用黑客技术侵入了RB的国家银行网站,利用漏洞转走了上千亿人民币的资产,并且把这些资产捐给了我们国家的慈善机构……直到后来RB当局追查到我,我这才被捕判刑……后来的事情,你也就知道喽!”说完苏茗蕊冲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看着一脸笑容的苏茗蕊我不由肃然起敬,都说巾帼不让须眉,我做的事情跟人家比起来可差得远了,当初的确不应该那么冲动,要理性爱国啊!

    “原来如此!那么你怎么反而在我前面进行了冰冻实验呢?”这是我疑惑的一点,想到这里我不禁问了出来。

    “笨蛋啊,你等了好几个月之后才宣布审判,那时候我已经秘密被判处了……”

    苏茗蕊白了我一眼,我一阵无语,过了半响才说道:“看来被进行冰冻实验的都是死刑犯了?”看到苏茗蕊点头,我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死刑犯里多是穷凶极恶之徒,很少有你我这种特殊情况的,死不足惜!只是搞不懂的是血兰教抓取他们进行实验有什么用处呢?”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情况,我是进行了冰冻实验后身体产生变异,这才能够凭借着吞噬脑核进化身体实力在这个末世求生,那些人包括苏茗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能力呢?想到这里我急忙把我的疑惑告诉了苏茗蕊。

    苏茗蕊一脸郑重之色,说道:“知道为什么寒风林可欣他们会把你当成生化战士吗?原因就是生化战士就是从冰冻实验中研究出来的产物,至于你的情况我想让余雷来告诉你会更好一些!他比我明白……”

    我点了点头,去队伍那边把一脸疑惑的余雷给带了过来。

    “余雷兄弟,想问你几个问题……”我一脸笑意的看着余雷,他听到我直呼他的名字不禁脸色大变。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余雷脸色一沉,见到含笑站在一旁的苏茗蕊恍然大悟道:“哦,你告诉他的?”

    苏茗蕊点了点头,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余雷,余雷也是一脸震惊之色,久久才缓过劲来:“原来你是莫琳博士的朋友……”余雷一把攥住了我的手,激动至极,这半年的逃亡之路让两个人吃够了苦头。

    “好了,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是关于生化战士和冰冻实验的事情……当然还有你的事情……”我接着就把自己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关于这些,一直是我最大的迷惑,作为夏方行博士助手的余雷是最好的解谜人。

    余雷听到我的问题,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才回答道:“我本来是第五联邦巨鹿城的科学家助手,后来被秘密抓捕到了西部实验室做了夏方行博士的助手,他也是被抓软禁到了那里,后来就一直让我们执行各项实验,这其中就包括针对各种丧尸生物的研究以及冰冻实验体的潜能开发……”

    余雷顿了顿,接着回答:“生化战士是夏方行博士的科研成果,在血兰教的逼迫下,博士研制出了一种方法,可以让普通人经过冰冻实验后变成拥有吞噬丧尸脑核进化的生化战士!这种方法可以说是当今世上的生物科研成果的顶峰,当然了,技术的根本就是从百年的冰冻试验中脱离出来的。”

    余雷的话让我感到震惊,生化战士竟是如此产生,那么岂不是说,掌握了这种实验成果的血兰教实力岂不是很恐怖?

    看到了我眼神中的迷惑,余雷笑着说:“生化战士也并非完美,他们也会面临进化失败的困惑,而且一旦狂化之后的生化战士失去理智难以控制,这是血兰教最头疼的一点,但是夏方行博士一直迟迟没有解决这一问题,我想这是他的聪明之处!”

    看着余雷的笑容我点了点头,夏方行博士多少也能知道血兰教的罪恶目的,又怎么会给他们卖命研究呢?

    “关于那些冰冻实验体,包括你和苏姑娘……”说到这里余雷郑重了起来,看着我和苏茗蕊:“大多数的冰冻实验体都是失败的,虽然有一些变异,但是他们无法成为自然进化者!”

    又听到了一个新名词,自然进化者?还没等我问出来,余雷又继续说:“对!自然进化者!就比如你,你就是自然进化者……”

    我一愣,不禁搔了搔自己的脑袋,纳闷的说:“我是自然进化者?有什么区别么?”

    “很大的区别!这一点是众多生物科学家们公认的,多数的冰冻实验体都是像苏姑娘一样,他们只有对X病毒的免疫能力,而自然进化者则不然!经过冰冻实验后,有些身体特异的人就会成为自然进化者,拥有无限的潜质……”余雷看着我,情绪又有些激动:“一开始我还对你拥有神奇的能力疑惑,没想到你是进行过冰冻实验的人,这样说,方行博士的理论是正确的!”

    只是一个理论吗?我沉吟了半响,指着余雷身体的伤处问道:“那我问你,你在加油站被丧尸抓伤,为什么不惧X病毒?我也没有见你注射抗病毒针剂啊?”

    余雷神秘的笑了笑,说道:“这就是从冰冻实验体研究到的好处了,方行博士从你们这样接受过冰冻实验的人体内抽取了血浆,分离处理后制成了新型的抗病毒针剂,注射了这种抗病毒针剂的人将拥有普通抗病毒针剂的十倍X病毒的免疫性!也就是说常人如果注射了这么一支新型针剂,几年的时间内他将对一切X病毒免疫!”

    余雷的话再次将我和莫月震惊,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这种新型抗病毒针剂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

    余雷的话听得我有些头晕,我只好切入重点再次问起自然进化者的事:“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就是这种自然进化者了?”

    看到余雷点了点头,我接着说:“你说的身体特异指的是什么啊?我没感觉出我自己有什么特异的地方啊?还有就是像我这样的自然进化者有多少?”

    “身体的特异性其实指的就是血型!”

    听到余雷的回答我不禁一愣,问道:“什么?血型?”

    “是啊!”余雷笑道:“你应该知道你是什么血型吧!”

    我诧异之极,身体的特异性竟然是跟血型有关!想到自己的血型,我笑了笑,说道:“我的血型算是很罕见了,是RH阴性血!”

    “RH阴性血?”莫月和苏茗蕊怔住了,半响苏茗蕊才想起来一些记忆,惊喜的说道:“是不是以前媒体上常报道的被称作熊猫血的RH阴性血?”

    我和余雷一齐点了点头,而我心中也豁然开朗,对自己是这种血型的持有者第一次感到幸运。

    “是的!RH阴性血是非常稀有的血型,因为极其罕见,被称为‘熊猫血’!我对自己的血型非常的了解,这种血型的确在人类中十分罕见。”看着两个女人都在仔细听,我回忆道:“记得我在部队服役的时候在当地有一个女孩子出了车祸,她也是这种罕见的RH阴性血,当时市中心血库熊猫血告急,这才联系到了当地驻扎的部队,经过筛选只有我是这种匹配的RH阴性血型,后来和市里的其他几个这种血型的人一起输血才挽救了女孩的生命。”

    “啊,这么稀少吗?”莫月对这些一窍不通,听到我说夸张的长大了嘴。

    我点了点头:“是的,那次那个抽血的医生告诉过我,在他们市参加献血的300多万人里,属于我这种RH阴性血型者仅有不到1000人,比例非常的小了!”

    “是的,就因为你是这种血型的持有者,冰冻实验才在你这种血型者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起初只是研究人体细胞在冰冻下的强化能力,却没想到造就了你这样的一个异类!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你进行过冰冻实验,打死我也不会联想到这一块!”余雷啧啧称奇,回答了我另外一个问题:“至于你问我这种自然进化者的数量有多少,我可以告诉你,除了你之外,一个都没发现……”

    “什么?”这下子,我们三人全都愣住了。

    看到我们三人目瞪口呆的样子,余雷一怔,说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不是告诉你们了吗?这只是夏方行博士的理论,没想到真的有这种存在……”

    对于夏方行博士我真的是有些佩服了,仅仅经过一些科研验证就推理出这种理论,但无疑他的理论是正确的!

    身为当事人我当然很想知道一切,我接着问道:“那除了这些你还知道多少?我这种身体还有什么其他特异的地方吗?吞噬脑核会不会有危险?”问出了这三个问题我不禁有些忐忑,万一哪天搞不好再像那些生化战士一样变异了那可太操蛋了!

    看到余雷摇了摇头,我这才松了口气:“哦,没有就好!”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余雷看着我逐渐石化的表情禁不住笑了:“其他的我们都不清楚了,或许你直接问方行博士可以得到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