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蛮横女孩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2本章字数:3108字

    “咣当!”铁门被我一脚踹开,看清了眼前的一幕我禁不住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营地中间跪着几十个人,竟然都是南山部落的狩猎者们,我看到马彪和他老子赫然在列。站在这群人面前的是一男一女,一个穿着黑衣一脸阴鸷表情的男人和穿着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孩,惨叫声就是从黑衣男子面前的人发出的,那个家伙的一只手臂被黑衣男子硬生生的撕扯了下来,痛得他晕了过去,周围跪在地上的狩猎者们一个个惊恐的看着黑衣男子。

    这是什么情况?我怔住了,皱着眉头看着那一男一女,这两个是什么人?看他们手无寸铁的样子,这些穷凶极恶的狩猎者竟然会跪在他们面前?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硬生生按捺住心中的冲动,站在原地观察事态的发展。

    那个女孩只是瞄了我一眼就再次挪开了眼睛,我的出现仿佛被她当做了空气般忽略,而那个黑衣男子一脸阴沉的拧断了那个狩猎者的喉骨后鹰隼般的眼睛直盯着我。

    我打量了黑衣男子又看了看红衣女孩,女孩穿着一身紧身的红衣,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极为引人瞩目,皮肤白皙细嫩的吹弹可破,薄薄的嘴唇,精致的脸部线条,此时一脸骄横的指着面前跪倒了一大片的狩猎者们,用悦耳的声音说道:“你们这些家伙得罪了我就都要死,这个家伙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他那只手碰过我就要废掉……”

    红衣女孩得意的瞟了一眼狩猎者们,嘴角绽起一丝狡猾的笑容:“接下来我们做个小游戏……”

    听到红衣女孩这么一说,狩猎者们面面相觑,有一个胆子大的硬着头皮问道:“什么小游戏?”

    “呵呵,游戏很简单……”红衣女孩小恶魔一般的娇笑起来:“你们这些人要分成两组,每个人找一个对手,然后不能用手只能用牙齿互相咬对方,谁先咬死对方谁就是胜利者,那么我就饶了谁!”

    听到红衣女孩的话,狩猎者们纷纷脸色大变,惊骇的互相看了看,就连我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女孩看起来貌美可爱,怎么心地竟然如此狠毒?这些狩猎者虽然可恶,但是用这种方法委实太不人道了!

    从女孩的话里,我推断出马彪他们肯定是招惹了她,只不过没想到招惹了一个小恶魔,但是马彪他们为什么怕他们呢?难道是那个黑衣男子,我不由再次打量了他一下。

    见到我看他,黑衣男子狠狠的盯了我一眼,鼻子里微不可闻的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去,很显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他们不去管我我也就没打算和他们架梁子,这时又听到红衣女孩说道:“好了,先从你开始……就是你!”说着小手伸出,指了指人群里的马彪父子。

    狩猎者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见到红衣女孩指着马彪的头皮一个个都低下了头,马彪一屁股瘫软在地上,爷俩惊骇的对视了一眼。

    “快点过来啊……”红衣女孩腻声说着,冲着两人勾了勾手指,看到她一脸灿烂的笑容,不明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在呼唤她的宠物。

    在黑衣男子严厉的眼神下,马彪父子终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其他狩猎者纷纷给两人闪开了一片空地。

    我皱起了眉头,这些人死不足惜,但是夏鸢和楚瑛可是被马彪他们掳来的,他们要是死了我去问谁去,想到这里我往前走了几步,朗声说道:“等一等!”

    听到我发话,红衣女孩和黑衣男子终于再次把目光凝聚到我身上,看着红衣女孩疑惑的眼神,我手指着马彪说道:“这位姑娘,这个人可不可以让给我?”

    “让给你?”红衣女孩如墨的眼睛骨碌一转,腻声说道:“你是什么人?这个人又凭什么让给你?别打扰了姑奶奶办事,否则戳瞎你的眼睛!”

    我心头火起,这个女孩真的是太蛮横了,这要是放在普通人的身上,我相信她会说到做到的,如此草菅人命,真的是对不起她这副皮囊了!

    “这个人带走了我的两个朋友,我要找他问个明白,问清楚了我自然会把人还给你!”我沉声说道,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毕竟红衣女孩占据了主动,而且我也不想对一个女孩子发火。

    “你的朋友被带走关我什么事?”红衣女孩对我翻了翻白眼,讥笑着说道:“他们是我的人了,你懂不懂规矩?不要碍我的眼,否则让你一起参加游戏!喂,你们俩怎么还不开始……”

    “呵呵……”听到红衣女孩的话我怒极反笑,她竟然还想让我参加她的这种残酷游戏,她以为她是老几?对这种以人命相残的游戏我真是骨子里反感,红衣女孩的游戏规则和联邦城里的竞技场有什么区别呢?

    “不……不要……”马彪父子瑟瑟发抖的靠在一起,毕竟是父子,面临这样的父子相残两个人还是选择了挣扎。

    “马彪,我问你!你把夏鸢和楚瑛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怒视着马彪,夏鸢对于我来说已经不亚于亲生妹妹,我已经没有耐心再等待下去了。

    “谁?”马彪还能认出我,但是很明显对我的问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不许说!”红衣女孩瞪了马彪一眼,气势汹汹的握起了小拳头威胁着比划了比划。

    “哼……”真是太霸道了!我气恼的说道:“就是你从张氏部落带走的那两个女孩子,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像个洋娃娃的女孩……”一想起夏鸢我就忍不住鼻头发酸,我这个大哥哥真是没有尽到我的责任,我不由回想起了第一眼见到夏鸢时的样子,头发杂乱不堪,宛如洋娃娃般水汪汪的眼睛淡淡散发出一种一尘不染的纯净,以及唇边勾起的一泓清泉如水的笑容。

    “喂!有我可爱吗?”红衣女孩好奇的瞅着我,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她?比你可爱多了……”我冷笑一声,心想如果你没有这么蛮横残忍的话,兴许也算得上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了,可是如今她的行为,可真不敢让人恭维啊!

    听到我的话,红衣女孩的脸登时变了,气恼的指着我说道:“肖韦廷,我不想在看到他!你给我杀了他!”

    红衣女孩话一说完,身旁的黑衣男子就应了一声,向我缓缓走了过来:“我要干掉你!”

    “干掉我?呵呵……”我不由笑了,是骡子是马还要拉出来溜溜呢,我收起了笑容,骨甲催出体外,喝到:“命就在这,有本事过来拿!”

    “找死!”黑衣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狰狞,身形动若脱兔,一拳就向我的面部砸来。

    黑衣男子这一拳势如破竹,竟然发出破空声,我不敢硬接,心底骇然!从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实力惊人的家伙?身子急速后仰,黑衣男子的拳头堪堪从鼻尖划过,拳风刮得我皮肤生疼,这一拳的威力可见如斯!

    “有点门道!”黑衣男子讶然的看着我,脸色逐渐凝重起来,再次一拳对准我的腹部掏来。

    “你也不差!”我这一下准备和他硬拼,想试试对方究竟有几分实力,右拳硬对过去,“砰”的一声和黑衣男子双拳相击,二人同时身子一震,竟然都向后倒退了几步。

    我惊骇的看着黑衣男子,这一拳的力道自己可是很清楚的,而且拳头上有这骨甲防护,这就好比带了一个硬质的拳套,没想到这都还仅仅是和他打了个平手,而且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分明是没有尽全力!

    “你是进化战士?不对啊……”黑衣男子也被我的力量所震惊,诧异的打量着我说道:“你的生物盔甲呢?穿上你的盔甲好好的跟我打一架吧!很久没有遇到相当的对手了呢!”

    黑衣男子一脸战意的看着我,眼睛里逐渐的闪烁起兴奋的色彩,我骇然看到,从他的颈部黑衣下逐渐向头部蔓延起红色的生物战甲,这家伙竟然是……竟然是五级红甲进化战士!

    原来他一直把红色盔甲隐蔽在黑衣下,这一下对我重视起来,才催动生物盔甲护住了头部。我心底不由一阵苦笑,怪不得这群狩猎者这么老实的被蹂躏呢,原来面对了一个强大的红甲战士啊!

    辰罪不也仅仅是一个红甲战士么?想到刚才和他相对的一拳,我心里也升起了一丝自信,我的力量在吞噬了变异海蟹的晶核之后竟然再次有提升吗?竟然可以和红甲战士对拳,哪怕他没有出尽全力,这也已经很让我欣慰了!

    我的实力递增是无法按照等级划分的,只有一点点的积攒,一点点的提升,看来以后要多多寻找一些脑核或者晶核了!

    “我没有生物战甲!要打就打,别那么多废话,来吧!”我暴喝一声,抢先朝他扑去,既然知道了对方五级红甲的实力,就由不得我不慎重对待,这一战已经是无可避免了,只是我心底纳闷的是,这样的一个五级红甲进化战士,放在任何一个联邦城里都是位高权重掌握生杀大权的人物,他竟然对一个女孩子俯首听命,那……那这个女孩又是什么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