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救出刘启鸣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2本章字数:3063字

    看着黎若晴畏畏缩缩的从肖韦廷身后走过来,刀疤青年禁不住越发得意起来,直盯着黎若晴高挺的胸部咽口水。

    “帅哥,你不要伤害人家嘛……好不好?”黎若晴畏畏缩缩的离刀疤青年几步远站住,娇滴滴的声音说得他心都酥了:“你要做什么,人家都答应你,好不好嘛……”

    我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肖韦廷,他与我对视了一眼,会意的轻点了下头。

    “好!好!我不伤害你,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宝贝……”刀疤青年把枪口调转对准了地面,迫不及待的靠近了黎若晴两步,左手擦了擦嘴角留下的口水接着挑起了她滑嫩的下巴,说道:“只要你好好陪爷……啊……”话还没说完,刀疤青年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黎若晴怀里的变异貂闪电般跳起,一口咬在了他的喉咙处。

    “动手!”肖韦廷喝了一声,右手的骨链瞬间催出,电光石火间对着怔住的手下就扫了过去,我也看准了几个人,手里的骨刺疾射而出,登时射进了他们拿枪的手臂。

    “啊……”一叠声的惨叫从他们的口中传出,除了刀疤青年,包围住我们的十二个人都立马失去了战斗能力,卡车上的光头青年和另外三人脸色大变,还没等瞄准我们开枪,手臂上就射穿了一枚骨刺,手里的枪“啪嗒”一声纷纷掉在了地上。

    “谁动,谁就死!”我站了起来冷冷的说了一句,被我的眼神盯到,这些人纷纷畏惧的后退了两步,他们早已被我和肖韦廷雷霆般的手段镇住了,哪还敢有一点反抗的心思?

    刀疤青年被咬到了喉咙,倒在地上捂住伤口挣扎着,鲜血从指缝间汩汩的流出,惨叫声越来越微弱,黎若晴一脸得色的抱着变异貂,俯下身子看着刀疤青年,说道:“竟然对姑奶奶动手动脚,真是活腻歪了!怎么样帅哥?滋味好不好受啊……”

    刀疤青年圆睁着一双三角眼,眼睛里满是恐惧和不甘,想要说话,被丧尸貂咬破的喉咙处发出嘶嘶的声音,挣扎了两下后终于咽气了,直到死还瞪着一双眼睛。

    “双手抱头!蹲下!”把这十五个人聚拢在一起后,我就继续坐回火堆旁,看着烤的有些焦糊的后腿肉,不禁皱了皱眉头,骂了一句:“操,没法吃了,又要重新烤!”说罢我把丧尸狼的另一条后腿扯了下来,继续架到火堆上炙烤起来。

    肖韦廷盯着畏惧的蹲在地上的人们,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这些家伙纷纷对视了一眼,那个穿帆布衣服的青年,也就是刀疤脸青年所说的老四说道:“我们只是普通的自由民,偶然经过,发现这边有火光我们就过来了……”

    “普通的自由民吗?”黎若晴再次露出了小恶魔式的笑容,指着他说道:“你不乖哦,貂儿上!咬他!”语音刚落,怀里的变异貂就闪电般跃起,穿帆布衣的青年脸色大变,刚才这只变异貂的厉害他可是看在眼里,想伸手遮挡却反应不及,被变异貂一口咬在了脸上,立马疼的他惨叫着往后仰倒。

    “哼!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不老实!等着吧……”黎若晴抱住了变异貂,爱怜的揉着它的小脑袋,这十几个人一脸恐惧的看着她,小魔女的形象深入人心。

    “吼……”没等多久,被咬的穿帆布衣的青年就变异了,一双眼睛嗜血的盯着周围的同伴,低吼着就朝着他们扑了过去。没想到同伴被咬了一口就变成了丧尸,这些人顿时惊慌起来,这才明白黎若晴让等一会的含义,原来是等着X病毒发作!

    “啊……”有一个倒霉的家伙被扑到了,因为手臂被我的骨刺射穿提不起力气,被帆布衣青年一把抱住撕咬起来,他无力的挣扎着,惨叫声划破夜空。

    “都杀了!”黎若晴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轻声吩咐了一句后,肖韦廷右手的骨链顿时催生出来,横卷上两人的脖颈,用力一扯,顿时变成了两具无头的躯体,头颅被骨链上的利刃割掉,伤口处喷溅出半米高的鲜血,周围两个被眼前一幕惊呆的人被淋了一头一脸。

    “别杀我们!别杀我们!”见到这一幕这些人再也承受不住死亡的威胁,纷纷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求饶起来。

    黎若晴得意的点了点头,扫视了一圈后指着那个驾车的光头青年说道:“你!你来说!”

    光头青年被点名,畏畏缩缩的抬起了头,眼睛巴巴的瞅着黎若晴说道:“我们……我们都是狩猎者,这次是运送一些东西才经过这里……”

    果然是狩猎者,我心中了然,就听到黎若晴接着问道:“那个恶心的家伙,就是他!”黎若晴指了指被变异貂咬断喉咙的刀疤青年,问道:“他是你们老大么?你们运送什么好东西?”

    光头青年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老大,我们老大被兄弟会的人逮去了,我们也抓到了他们一个人,这次就是想去和他们换人的!”

    “兄弟会?兄弟会是什么组织?哎,你知道么?”黎若晴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看着肖韦廷说道。

    肖韦廷点了点头,说道:“兄弟会是一群自由民自发组织起来的,都是一群游兵散勇不值一提,不过我听说他们的首领韩旭倒是一个人物……”

    我听到光头青年的话霍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问道:“你们抓到了兄弟会的什么人?叫什么?”

    光头青年畏惧的看了我一眼,指了指卡车里被黑布套住了头的人说道:“喏,就是那个家伙,好像叫什么刘启鸣……”

    “刘启鸣?”我纳闷的看着卡车厢里的人,一开始听光头青年说,我小小的激动了一下,还以为他们抓到了寒风和李少龙中的一个,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既然让我给碰到了被抓的兄弟会的人我肯定就要救下来,想到这里我急忙把烤肉放到了一边,快步走到卡车旁,一把摘掉了刘启鸣的黑布头套。

    “唔……唔……”黑布被我摘掉,露出了一张鼻青脸肿的面容,刘启鸣看起来二十多岁,脸型瘦削,头发蓬松着,嘴里被塞上了一块破布,一双眼睛咕噜噜乱转。

    我一把扯下了他嘴里的破布,刘启鸣这才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嘴巴,感激的冲我点了点头,急切的说道:“谢了兄弟!快放了我……我要揍他丫的!”

    我莞尔一笑,两手把缚住他的绳索一扯,登时解开了他的束缚,臂膀被捆绑了许久以致血流不畅,刘启鸣呲牙咧嘴的活动了几下,就骂骂咧咧的跳下车厢,三步并作两步走快步走到两个从车上下来的狩猎者跟前,对准他们两个人的脸就踹,一边踹一边骂:“让你揍我,让你揍我!”

    两个狩猎者不敢反抗,几脚下去被踹的鼻青脸肿,有一个更是夸张,门牙都被踹掉了。

    刘启鸣过足了瘾,这才收住了手,冲我嘿嘿一笑却扯动了嘴角的伤口,疼的他抽了抽嘴,捂着腮帮子说道:“兄弟,大恩不言谢!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了,会里的兄弟都称我神医弟子刘启鸣,不知道怎么称呼你?”说着故作豪迈的对着我和肖韦廷他们拱了拱手,江湖气十足。

    “张扬!”神医弟子?我笑了笑,继续坐回篝火旁,挑着那条后腿肉继续翻烤着。

    “哇,真香呐!”看到我烤肉,刘启鸣搓了搓手,忍不住咽了两口唾液。

    我呵呵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兄弟!能吃得了这肉的人可没有几个,不是兄弟小气,喏……”我指了指一旁地上的丧尸狼的尸体。

    顺着我的提示刘启鸣这才看清,脸色变了变,终于尴尬的冲我笑了笑,伸出了大拇指说:“张大哥果然厉害!哎哟,忘了正事了!”刘启鸣一拍后脑,慌慌张张的跑回卡车。

    见到刘启鸣的样子,跪在地上的那群狩猎者们纷纷脸色大变,我看着光头青年欲言又止一脸颓丧的样子,禁不住疑惑道:“那是你们的货物吗?是什么东西?”

    光头青年嗫嚅的看着我,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刘启鸣从竹筐里抱出了一个黑布包裹的东西,一脸愤恨的跑了过来,骂道:“他妈的,这些孩子怎么了?你们把他们怎么了?”说着跑了过去,一脚把光头青年踹翻。

    我看清刘启鸣怀抱中的东西,瞳孔急剧的收缩,他怀抱中的黑布包裹下赫然是一个婴儿!我看着黑布包裹间露出的婴儿的头脸,心中震惊不已!难道说,卡车上的这些竹筐里,竟然都是婴儿?

    “别打了别打了!我们给这些婴儿用了安定药剂……”光头青年一边抱着头抵挡刘启鸣的暴打,一边哀嚎着说。

    “什么?!”我再次站了起来,双目喷火的看着这些狩猎者们,被我满含杀意的眼睛看到,一个个都畏惧的低下了头去,我愤怒的说道:“你们竟然给这么小的婴儿用安定药剂!你们他妈的还是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