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贩卖婴儿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12本章字数:2519字

    安定药剂是长效苯二氮卓类药,是中枢神经系统抑制药,可引起中枢神经系统不同部位的抑制,被注射或者服用安定药物后,会起到轻度的镇静到催眠甚至昏迷!我瞬间明白了过来,他们为了防止运输途中婴儿哭闹,这才用了安定药物,我看着刘启鸣怀抱里沉睡中的婴儿,怒火填胸,这些新生儿用的剂量小的话副作用不太大,如果超量使用将会严重影响他们脑发育,甚至是——死亡!

    “你们就是贩卖婴儿的狩猎者?”我脸色阴沉的走到光头青年跟前,俯视着他:“李晓聪是什么人?你们和他有什么关系?”

    “李晓聪就是我们老大,被兄弟会的人叫……叫什么寒风给抓去了。”光头青年捂着肿起的脸,一脸畏惧的看了刘启鸣一眼说道:“我们就是要拿他去赎老大的……”

    寒风?听他这么说我明白了过来,寒风他们就是去追查贩卖婴儿的事情的,而所说的李晓聪正是明面上的收购商,想不到今天阴差阳错碰到了李晓聪的手下,那这么说的话,寒风和李少龙他们应该是安全的。

    “哇!这么多婴儿?”黎若晴走到卡车前,一个个掀开了罩在竹筐上的黑布,每个竹筐里面都是一个沉睡中的婴儿,看到这数十个竹筐黎若晴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这么多的婴儿显然都是他们从各个狩猎者手中收购的,做出如此令人发指骇人听闻的事情,难道他们只为了钱?我盯着卡车上的竹筐默然不语。

    “这些婴儿?”肖韦廷怪异的看了光头青年他们一眼,接着走到黎若晴身边,对她耳语了几句。

    “什么?你知道怎么不早告诉我?”黎若晴一脸气恼的指着肖韦廷说道:“是谁让他们这么做的?”

    肖韦廷尴尬的耸了耸肩,说道:“这些机密我也不清楚,听他们说起过吴博士的实验项目,你还是早点跟我回去吧!”

    “哼!回去我一定会向吴叔叔问个明白,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黎若晴气呼呼的瞪了肖韦廷一眼,指着十几个狩猎者说道:“这些人,都杀了!不能再让他们抢别人家的孩子了!”

    听到黎若晴这么说,光头青年他们纷纷惊恐的求饶起来,我满含深意的看了肖韦廷一眼,正好和他的目光对在一起,貌似他知道一些什么,看着他一步步的向光头青年他们走去,我拦住了他,说道:“先不要杀,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他们……你们还有没有其他人?收购到的这些婴儿你们又要送到哪里?”

    “我们是上家,其他的那些狩猎者们都是直接抢了孩子卖给我们老大李晓聪,这些婴儿被我们以每个一枚金币的价格收购回来,但是具体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一听到黎若晴下令要杀他们,光头青年脸色煞白,丝毫不敢隐瞒的回答道:“每次我们积攒了一批货物之后都有几个进化战士给我们双倍的酬劳然后把孩子带走,至于要这么多两岁以下的幼儿做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一枚金币一个婴儿么?”我被这句话所刺痛,记得一位教育学家说过一句话:要等到人命贵于财富,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乐,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一切,只有等到那时,我们才站得起来!在以前的时候,有很多夫妇没有生育能力,渴望收养一个孩子,越小的婴儿,越好收养。所以就有了贩卖婴儿,一个婴儿可以卖到四万。但是那些人贩子主要还是卖给没有生育能力、渴望收养孩子的的夫妇,跟这些狩猎者们所作所为大同小异,我看着光头青年,默默的想着,他们会卖给需要孩子不能生的人?还是控制起来去乞讨?还是操作他们去盗窃?难道杀了拿去卖器官…

    我可不这样认为,进化战士也搀和进来了?这事有趣了,这只幕后的黑手到底来自哪里?肖韦廷所说的是什么实验项目?想到这里,我再也憋不住心中的疑惑,对肖韦廷说道:“你到底是来自哪个联邦城市?这些婴儿的事情你都知道些什么?”

    肖韦廷摇了摇头,说道:“抱歉,这些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涉及我们联邦的机密,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向外人透露……”

    “哼!”肖韦廷的嘴巴很紧,看来不会从他嘴里挖出有价值的消息了,我看了一眼黎若晴,这个女孩虽然霸道蛮横,但是还心存善念,起码她还知道阻止这样的事情……

    眼前这十几个狩猎者,这些李晓聪的手下,都是他的左膀右臂,每个人双手都沾满了血腥,既然他们挣着这种天打五雷轰的钱,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是这些孩子怎么办?

    “天亮之后我会带着这些孩子去我们的基地……”看出了我眼底的迷茫,刘启鸣说道:“首领会妥善安排好这些孩子的,你放心!就算这事牵扯上了联邦城,我们兄弟会也要战斗到底!”

    听了他的话我也心情激荡起来,一脸郑重的说:“需要我帮助的时候说一声,我一定会不遗余力!”毕竟我和寒风、李少龙他们还算是一面之缘的朋友,兄弟会的行事作风很得我心,以后他们遇到困难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小心!”正说话间,我突然心声警兆,一把推开面前的刘启鸣,一道巨大的黑影呼啸着从我身旁掠过,直奔着肖韦廷而去,突生变故肖韦廷也没有反应过来,惊叫一声被黑影冲撞出十几米远,这才看清它的模样,赫然是那只五级的骨翅丧尸!

    “它竟然一直跟着我们!”我心下骇然,骨甲随心而生,因为肖韦廷杀了那只母丧尸,所以骨翅丧尸攻击的首要目标就是他,这一挟着雷霆之势的冲撞让他摔了个七荤八素,看清了骨翅丧尸的模样手忙脚乱的催出骨盾遮挡,骨翅丧尸低吼一声向他喷射出几道腐蚀液体。

    “张扬!快来帮忙!”肖韦廷惊慌失措的躲避着,由于现在是夜晚,骨翅丧尸又飞在半空中,没有顾虑的它完全发挥了它的攻击优势。我心底隐隐约约感觉骨翅丧尸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果然还没等我们走多远它就展开了报复袭击。

    我对着它连射出几枚骨刺,都被它用巨大的骨翅弹开,不等我接近它就低吼一声折返回来,对着那群惊惶的狩猎者们喷出了一道道腐蚀液体,它以为这些狩猎者都是和我们一起的同伴,光头青年他们被腐蚀液体喷到,一个个发出了渗人至极的惨叫声,几个人在地上翻滚着身体试图用地上的泥土擦去沾上的腐蚀液体,但却徒然无功,很快沾上腐蚀液体的部位就被腐蚀出了森森白骨。

    黎若晴和刘启鸣吓得躲到了卡车底下,对狩猎者们的惨状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他们本就该死,不被骨翅丧尸杀死我也会亲自动手,只是对于骨翅丧尸的腐蚀体液的腐蚀能力我暗暗心惊!这要是冷不丁淋到了头脸上,那立马就被毁容了!

    肖韦廷暴喝一声,手里的骨链朝着半空中的骨翅丧尸卷去,骨翅丧尸轻巧的在空中一个转折,躲避开了肖韦廷的骨链,肖韦廷的骨链三四米长,但是却真应了“鞭长莫及”那句话,望着骨翅丧尸在头顶上盘旋,肖韦廷急得直跳脚:“张扬!跟我合力杀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