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带你去还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3089字

    柳青藤出了小区,抬头看了一眼挂在空际正圆的月亮。

    月亮散发着幽幽的冷光,四面八方的风开始吹起,尤其是西面的风最冷,冷得像是从冰窖里散发出来的一样。

    然而,这冷意却是在引迷途者向西去……

    “莫问何人行行复停停,只引月下孤鬼向西去。”一道锣声响起,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从远处的雾里走来。

    “随我去地狱吧。”

    “你是谁?”柳青藤警惕的看着他。

    “你人都死了,还怕什么?”白无常手中的锣鼓变成一条铁链,嗖的一扔,套住了柳青藤的脖颈:“时间不多了,再不走的话,你就会被想害你的人消灭得灰飞烟灭。到时候连冥王也救不了你。”

    “你是……带我去投胎的鬼差吗……”

    “确切的来说是带你下地狱,投胎这种事不归我管。”白无常面色淡淡,牵着柳青藤往雾里走去。

    柳青藤垂下眼眸,跟在白无常后面,一齐消失在了西面的雾里。

    风,渐渐停息。

    雾,随风散去。

    古老的钟声敲响,十二点到了。

    随着白无常踏进地狱之门,柳青藤只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好像很久以前她来过这里,是前世吗?

    “好了,你顺着这条路往前一直走,就到了地狱中心,那里会有人在等你的。”白无常收回铁链,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柳青藤扫视了一眼周围,这里烟雾环绕,伸手难见五指。眼前的小路却是一片白,像是引导人往充满阳光的地方走去。

    只可惜,这里是地狱,地狱是没有太阳的。眼前的一切,不过是给灵魂最后一点幻象罢了……

    她抬步往白无常指的那条路走去,越走近,她听到的滴答声越清晰。

    “滴答滴答”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嘿,又有魂魄来了。”

    不知谁叫了一声,这铺散在四周的烟雾全部散去。柳青藤的眼前呈现出一片热闹的景象。

    鬼来鬼往的大街,像是集市。在幽绿色鬼火的照耀下,有摆着小摊卖东西的;有搭戏台唱曲的;还有路边赌博;看起来很是热闹。

    “小姑娘,卖魂魄吗?”一位长着牛角的鬼怪窜到柳青藤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个木烟斗,笑得满脸淫荡。“我看你面相极凶,应该是家破人亡了吧。死了后也没人给你烧点纸钱,没有钱,在这阴间可是寸步难行哦。”

    柳青藤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望了望四周:“去投胎还要交钱吗?”

    “当然不用,没有钱也可以去投胎。但是投的胎,却不是什么好胎。”他拿着烟斗放在嘴里猛的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

    “此话怎讲?”

    “古往今来,这钱财买官职位这种事情当然是盛行。你有钱了,去投胎时,孟婆会让你喝好汤,让你下辈子出生在一个好的家庭,有钱的家庭。”顿了会,他把柳青藤上下打量了一遍,啧啧继续道:“反之,你会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更惨一点,就是出生成为一头畜生。”

    惊!

    “你说的是真的吗?”柳青藤浑身打了个颤,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看你样子挺怪的,应该不是鬼吧。”

    “我当然不是了,我可是牛头!”

    牛头马面?听起来好像有点名气的样子,应该不会骗人。

    柳青藤问:“人是一生有七魂六魄,如果去投胎的话少了一魂一魄,会怎么样?”

    “呃……这个嘛。”他把烟斗里的烟灰倒进随身携带的布袋里,“出生之后可能会是傻子,少根筋。不过这没关系啊,反正只要家里有钱供养着就好了。”

    贫困的聪明人跟有钱的傻子……柳青藤猛的摇头:“我不卖了,我宁愿出生在贫困的家庭。”说完她抬步匆匆往人多的地方跑去。

    “诶……”牛头想追上去,马面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伸手拽着他的牛角。“牛头,你刚刚跟谁在谈生意?”

    牛头被他拽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不满道:“一个有趣的魂魄,我感受到了,她的魂魄可是上等药品啊。若是被我买来炼药的话……”

    “闭嘴!”马面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你不知道她是阎王殿下看中的人吗?她身上沾染着阎王殿下的气息,你小子敢打她的主意,小心灰飞烟灭!”

    马面说完偏头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而且,她阳寿未尽呐……”

    走过一条热闹的鬼市,柳青藤看到一座古老的祭坛立在一片黑色的水里。

    在祭坛旁边还立着两个手拿长枪的骷髅,像是守卫。

    “听说这是一千年前藏族圣女的祭坛。”一位老者手拿着竹筒书走到祭坛面前,他的双脚悬空,好像不会踩进水里。“据说在一千年前,藏族选圣女那要求可是很严格的。”

    四周渐渐围上鬼怪,原来这老头是说书的。

    他说:“藏族选圣女,是为了让她保护藏族的子民,保护藏族的牧羊和牛群,保护藏族的一草一木。”

    “他们献给圣女的食物是藏族最天然的东西,他们用最诚恳的祈祷,祈求圣女能得到神力。”

    “这能成功吗?一个人能得到神力?”底下有窃窃私语声,表示怀疑。

    “后来还真的成功了,不过圣女的灵魂被分裂成了两份。一个善一个恶,这藏族的人们虽然受到了善带来的好处,同样也受到了恶带来的灾难。”

    “那后来呢?”有人问。

    “后来恶的那半灵魂吸取了藏族人们太多的怨念,最终脱离了本体,自己单化成一具独立的灵魂,藏族人民受到了大难。”

    听到这里,柳青藤感觉到心脏的部位狠狠抽了一下,痛感遍布全身。

    灵魂也能感觉到痛吗?她抬手放在心脏的位置,缓缓退出了人群。

    “不过啊,那恶的灵魂虽然单列了出来,但还是被善的灵魂所牵制着,所以,她想尽了办法要把善的灵魂灭掉……”老者的声音传出老远,似乎就想让柳青藤听到一般。

    柳青藤捂着耳朵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眼前是一片荒芜,她这才停下脚步。

    “桥,奈何桥。”她一喜,大步跑到桥的中间:“既然有桥,那孟婆呢?”

    “小姑娘,你是在找我吗?”一道沙哑的声音飘进柳青藤的耳朵里,她转头,看到一位老婆婆端着碗从水里升出来。她的嘴角,还挂着阴冷又诡异的笑。

    她落到石桥之上,缓缓抬步朝柳青藤走来。

    “滴答滴答……”水珠从她的头发上低落到地下,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声音,不正是柳青藤刚刚踏入地狱之门听到的那个声音吗?

    近了,更近了。

    “来吧,喝了这碗汤,你就可以去投胎了。”孟婆把汤端到她的眼前,嘴角的笑扩大,简直就想个吃人的恶魔。

    “这汤的颜色怎么是红色的,而且好腥,好像是血。”柳青藤想起牛头说的那些话,并没有接过孟婆手里的汤。

    “这就是特意为你准备的血呀,快喝了吧。”她直接把碗凑到柳青藤嘴边。

    强烈的腥味让柳青藤有点想作呕,她后退一步皱着眉,却不小心抬手打翻了孟婆手里的碗。碗里的鲜血倒在她的手上,瞬间黑烟冒起,她的双手被烫伤。

    “啊!”

    碗掉在地上碎掉,孟婆双眼变得通红,她愤恨的看着柳青藤,手心里凝聚出一团绿色的幽火,朝柳青藤袭去。

    “轰!”桥身突然剧烈晃动,孟婆心中觉得不妙,转身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

    孟婆消失后,桥安稳下来,破涛汹涌的潮水也渐渐平息。

    “喵。”

    随着一声猫叫,官漠从暗处走出来,瞬间移到了桥上。

    余光淡淡瞟了一眼桥下,那湖水里正飘着一具黑狗的尸体。

    “这恶灵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他冷笑一声,手心凝聚出一股幽蓝色的球,对着黑狗打去。

    被击中的黑狗瞬间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柳青藤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身体缓缓往后退,退到了桥的下面。她抬手指着官漠,好半天才开口:“你是那日,在我家说话的男人。”她还记得官漠的声音,如此好听的声音,恐怕是想不记得都难。

    夜瞳又叫了一声,众身跳到柳青藤的脚步。

    官漠双手背在身后淡淡的看着柳青藤,不紧不慢的开口:“走吧,我带你去还阳。”

    “还……还阳?”柳青藤摇摇头:“我的亲人和爱人都死了,我不想还阳,我想要去投胎。”

    官漠脚步一顿,转头看了柳青藤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别人想还阳都没有机会,你竟然说你不想还阳。”

    “可,这由不得你。”说完他大手一挥,带着柳青藤转换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

    宫殿的四周都飘着绿色的幽灵火,一簇簇照亮了每个角落。

    柳青藤站在宫殿的中心,在脚底周围有一个太极圆包裹着她,一阴一阳。

    太极圆的边缘突然窜出一根根白色的蜡烛,蜡烛的火光也是绿色的。它们在蜡烛的顶头跳跃,一簇一簇像是黑夜里的精灵。

    “喂……”柳青藤被困在里面动弹不得,她惊恐的看着官漠,大喊:“我不想还阳,我的尸体已经摔得血肉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