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死神之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1本章字数:3027字

    “啊!”柳青藤下意识的抬手捂住脸,在阿强拳头落下来那刻,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往后带,逃过了阿强那一拳。

    “喵……”

    伴随着猫叫,火葬场内突然掀起一阵狂风。风扬起地上的尘埃,把石墩上的罐子也给吹倒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碎裂开来。

    在罐子落地那刻,风突然停了下来,整个火葬场寂静一片。

    摇曳在头顶上方的白炽灯忽闪忽灭,扬在空中的尘埃慢慢掉落在地,阿强原本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

    他看到少女的灵魂站在阿力的身后,头上还冒着鲜血。

    而阿力坐在白郎的身上,双手掐着白郎的脖子,似乎一点也没发觉少女站在他身后。

    阿强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再睁开,刚刚站在阿力身后的少女突然移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阿强吓得失色大叫,双腿一软差点瘫痪在了地上。

    虽然说他相信这个世界是有鬼的,可当自己亲眼见到时,那种身临其境的恐惧感让他觉得很害怕——毕竟,阿强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他做的这一切,也只是拿人钱财罢了。

    “鬼……鬼啊!”

    阿强大叫着,连滚带爬的想往外面跑。在经过阿力时,被阿力一把扯住。“你在干什么?哪里来的鬼!”

    阿强身子打颤,他盯着阿力的身后,一字一句艰难道:“那个女人……在你……身后……”

    阿力回头,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只是刚刚倒在地上的白郎已经跑到了柳青藤那边,在柳青藤的脚边,还多了一只黑色的猫。

    “别废话了,罐子碎了的话灵魂就会被放出来……”阿力拍了下阿强的头,他在说完这句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他惊恐的看着阿强,眸子再次扫了一眼身后。

    阿强点点头,脸色苍白如纸:“她出来了……就在你身后……”

    “你为什么看得到?”阿力咽了下口水,之前身上嚣张的气焰早就没有了,剩下的也如同阿强一样是害怕。

    “当然是我给他喷的药水,你要是想看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白郎从口袋里拿出喷雾。那里面是他收集的牛眼泪,外加上他调制的药粉,这才可以让人暂时看到鬼魂。

    阿力神色一沉,“走!”

    说完两人匆匆朝外跑走,柳青藤松了口气,蹲下身看着脚边的猫。“你是夜瞳?”

    夜瞳喵了声,算是回应。柳青藤又问:“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官漠呢?”

    它看了一眼白郎,并没有回答柳青藤的话,转身朝那两个男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哎……”柳青藤站起身追了几步,白郎轻咳了几声,示意她还有正事没办。

    两人走到少女的尸体旁,白郎叹了口气道:“这姑娘死得有点惨,难怪那只猫会出现。”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三张符纸,贴在了少女额头和双肩的三个位置。

    在贴好后,白郎双手合十默念着咒语,符纸突然无缘无故的燃气了绿色的火。

    待火把符纸烧完后,白郎放下双手看着站在另一边的柳青藤:“你让一下。”

    柳青藤不知道白郎要干什么,但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做法。

    乖乖的让到一边,少女的尸体里突然飘出三团幽蓝色的光。

    此光忽闪忽灭,幽幽的飞向少女的灵魂,融入了她的体内。

    柳青藤看呆了:“那是什么东西?”

    “魄。”

    “喔——”柳青藤点点头。虽然还是有点不懂,但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便细问。

    在白郎的帮忙下,柳青藤送走了少女的鬼魂。两人一起把少女的尸体抬到了出租车上,准备回市里。

    在车上的时候,白郎主动解释了为什么少女身体里还残留着三魄的原因。

    人的体内有三魂七魄,被巫术害死的人身体里会保留一丝鬼气。这鬼气要么是一魂,要么是三魄。

    只要有这两种东西牵制着,死者的灵魂就投不了胎。而那个在背后操控的人,就可以借此机会把她整个灵魂给吞噬掉。

    “但是你为什么说夜瞳会出现,难道少女的死跟它有关吗?”

    柳青藤问出最后一个疑问。

    “夜瞳?是那只猫的名字吗?”白郎答非所问。“你认识那只猫。”

    “呃……这很奇怪吗……”

    “这难道不奇怪吗?”白郎瞥了她一眼,突然刹住了车。

    车子停在福山街郊外的坟墓道路上。刚刚才微亮的天空还朦胧着一层白雾,叫人看不清方向。

    “你不过是后天性才拥有的一双阴阳眼,怎么会认识一只来自地狱的猫。而且那只猫还是死神,你说奇不奇怪?”

    “死……神?”

    柳青藤差点咬到舌头,白郎继续说:“那只猫出现的时候,就说明有人要死了。昨天那个少女死的时候,脚边是不是刚刚那只猫?”顿了会,他开始发动车,车子缓缓朝前开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两个男的之间要死一个了。或者说两个都会死。”

    “……这么神奇吗?”柳青藤撇撇嘴,显然是不大相信。“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师父告诉我的,好歹我也上山学了二十年的艺。”说到自己师父时,白郎的脸上扬起得意。

    那是二十八年前的事情了。

    二十八年前的白郎才十四岁,G市一个小县城的初中生。

    那个时候的孩子都特别皮,经常结伴去河里游泳,山里打鸟什么的,大人怎么说都说不听。其中最皮的一个就是白郎,因为他是孩子里面的大王,打架斗殴事件绝对少不了他。

    白郎跟他师父相遇也算是孽缘,如果要说的话,最开始相遇时,还是白郎救了他师父。

    白郎的师父叫嗔捻,年高过五十了。遇到白郎的时候,他被一群小混混追着打。

    原因是小混混不信鬼神,看到道士就不爽,并决定毒打嗔捻出气。

    白郎当时是路过,一向路见不平的他救下了嗔捻,后来又经过了几次来往,白郎便决定拜师学艺了。

    于是他放弃了学业,跟着嗔捻去了深山十年,闯荡了江湖十年。

    “听起来倒是蛮像冥冥中注定,那你学了不少东西吧?”柳青藤眯了眯眼睛,视线盯着前方。

    车子一路开到福山街,此时天完全亮了,白雾也全部消散不见。

    大街上人来人往,不远处有警笛传来,白郎把车子开近,才看到拐角处围了不少人。

    只见一辆私家车与连夜赶货的大货车相撞,被货车撞到的阿力当场死亡,阿强深受重伤。

    据目击者说,深受重伤的阿强把车子开得摇摇晃晃,像是避开什么一样,脸上是满满惊恐。

    白郎小声嘀咕了一句:“避开鬼魂。”

    “哎……真是善恶有报。”柳青藤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无奈的摇摇头。“我们要怎么处理这尸体?”

    “交给警察吧,反正现在三魄已经取出来,巫术对她没用了。”白郎打开车门下车,走到还在现场做笔录的警察面前,把阿强与阿力偷尸体的事情说了一遍。

    少女的尸体被带回了警局,没过几天就被家人领回,安葬了。

    少女下葬的时候柳青藤也去了,因为没有被邀请,所以她只能远远的站在一旁观看。

    深山林里漫天飘下枯黄的落叶,在柳青藤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个身穿大红色长裙的女人,女人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像是在避阳光。

    红色与黑色的搭配,在这阳光明媚的蓝天白云下显得格外鲜艳刺眼。柳青藤回头,看到了那个女人。因为光线原因,她看不清女人的脸。

    女人见柳青藤看到她,便点头微微一笑,随即转身离去。

    “好奇怪的女人。”

    在柳青藤愣神时,花小雨不知不觉时候出现在了她身后。“柳老师,我找你半天了。”

    “找我干嘛?”柳青藤回过神,转眸看着花小雨。“今天是周四,你不是有课吗?怎么也请假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请假去干什么。”花小雨嘿嘿一笑,从身后拿出一盒烤鸡翅:“我猜你一定没吃午饭,看我刚路过时买的。”

    “就是看看我这么简单?”柳青藤对花小雨的话表示怀疑,她抬步走到前边的长椅上坐着,又道:“不会是受你们会长所托吧,要是这样的话就打住啊。”

    花小雨走到她旁边坐下,打开盒子把鸡翅递在柳青藤面前:“当然不是啦,会长可高冷了。邀请你一次你不加入,他是不会再邀请第二次的。”

    “真的吗?”柳青藤挑挑眉,伸手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鸡翅:“这样最好不过了。”

    “对了,你以后叫我青藤吧,叫柳老师怪生分的。”

    咬了一口鸡翅,柳青藤笑道。

    毕竟来T市也有一个多星期了,在学校里她跟花小雨相处得也不错。现在来说算得上是朋友了吧,所以称呼的话改改也是行的。

    柳青藤一说到朋友两个字,花小雨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在柳青藤把整块烤翅吃完之后,她突然感觉眼前的东西都有重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