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嫌疑最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1本章字数:3147字

    “对不起。”

    站在袁小小面前,莫泠很是诚恳的朝她鞠了一躬:“这样行了吗?”

    袁小小冷哼了一声,“行了,以后别老仗势欺人。再说了你也不过只是个正式的普通警员,比我高不到哪里去。”说完她把手机里面的那段录音删除,“删了。”

    莫泠直起身子,伸出手摆在袁小小面前:“给我看看。”

    袁小小以为莫泠是怀疑她没有删除,便毫不在意的把手机给了莫泠,而莫泠在拿到手机那刻,转瞬就往地上狠狠一摔。

    新出的iPhone7就这样被她摔碎在了地上,屏幕裂成了蜘蛛网状。

    袁小小看着地上那部摔碎的手机,诧异到一句话也说不出。

    六千块啊,她四个多月的实习工资……就这样被莫泠摔没了。

    “袁小小,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你知道你在警局干了多少让人厌恶的事情吗?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供着了,这里是社会,不是你家。”莫泠看着袁小小诧异的表情,脸上浮现出轻蔑。随即说出这番伤人的话。

    “莫泠……你还我手机!”

    在回过神之后,袁小小愤怒的冲着莫泠吼。

    “呵。”不屑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iPhone7,莫泠双手环胸转身离开,并不打算再与袁小小多说一句话。

    至于还?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袁小小被莫泠的态度气得咬牙切齿,她双手紧握成拳,在莫泠快要走出这个隐蔽的角落时,大步冲上前抬手对着她的头就是一击。

    可莫泠毕竟是警校毕业的。在袁小小出击快打到她那瞬,莫泠一个侧身躲过,随即出手一个反钳,便把袁小小死死的压在了一旁的红砖墙上。

    “唔……”白嫩的皮肤被粗糙的红砖墙划破,袁小小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莫泠,你放开我!”她试图挣扎,却一点也动弹不得。“不要你赔了还不行吗?你放开我!”

    虽然说这里没什么人路过,但这样被莫泠压着的她还是觉得有些难堪。

    莫泠松开手拍了拍,冷道:“在动手之前先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备份什么的最好不要有,别到时候弄得大家都难堪。”

    莫泠知道她把录音备份了?袁小小心一紧,嘴硬的哼了声:“那在此前也请某人不要太自以为是,否者引起公愤之后后果也是让人都难堪。”

    公愤?呵,就她跟她闺蜜两个人,这算什么公愤。

    莫泠讥讽一笑,“你闺蜜挺多事的,她那么多事,就不怕自己的工作曝光?”

    此言一出,袁小小是彻底闭上了嘴。

    目送着莫泠的离开,袁小小后退回到刚刚的位置,捡起手机试图开机。

    好在这iPhone7还真值这价,只是屏幕裂了而已,其他功能还是能用的,反应也挺快。

    拿着手机给自己闺蜜打了个电话,袁小小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全说了一遍。

    而莫泠这边回到警局,迎面撞上来帮柳青藤作证的白郎。

    两人相视对望了一眼,对彼此心里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好在只是心里厌恶,两人也并未表露出来。

    白郎在警员的带领下走进了梁琦的办公室,拿出了证据证明柳青藤昨晚出去是跟他在一块。

    在理由充分的情况下,梁琦也没有任何权利拘留柳青藤,便叫人把她带了出来。

    临别之前,梁琦道:“虽然现在你的嫌疑被洗掉了一半,但是还不能完全证明你没有嫌疑。但我希望你最好没有。”

    柳青藤闻言懒得搭理他,连一句客套的话也不想说。

    白郎倒是对这个梁琦客客气气的,有点像小市民巴结强者般。

    在絮叨了一阵之后,白郎原本平淡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拉着柳青藤的胳膊走出警局,急急忙忙的把她推上了自己那辆出租车。

    若不是在心底里觉得这白郎是好人,柳青藤差点就认为他这是在拐卖少女了。

    坐上车后系好安全带,她转眸看着白郎焦急的神色,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有心脏病的小女孩抢救过来了,她说要见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微安?”

    “嗯,应该是吧。”白郎这么一说,可以听出他是不认识微安的,那他为什么知道微安有心脏病?还知道她在哪家医院……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巧合的吧……

    柳青藤凝眉,刚想把心中的困惑问出口,白郎抢在她前一步道:“还真是巧合……你出事那会我正好在你们学校附近。”

    “……”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出来为我解释?”柳青藤扶额。

    “我当时不是去帮你找证据了嘛,本来还以为你会在审讯完之后就去医院的,谁知道你竟然要被拘留。”

    “……”

    医院距离警局的位置并不是很远,在车子开了十分钟之后便到了。

    柳青藤跟在白郎身后下了车,直奔医院大门往五楼楼梯上跑。

    白郎一边跑还一边说:“现在是中午十一点四十,我们要在十二点之前离开医院,不然会有大麻烦。”

    “什么大麻烦?”柳青藤跟在后面气喘吁吁。

    这电梯人太多了,伤者也多,所以他们俩只能爬楼梯。不过还好只是五楼。

    “你不知道十二点是阴气最重的时辰吗?而且这里还是大医院,每天死的人那么多,你又能看到鬼,我又能闻到鬼的。到时候鬼魂太多的话,我们会被缠住。”

    也是。

    话间两人到了五楼,站在微安的病房前,两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整理好衣襟便走进去了。

    微安鼻子上还插着输氧管,在见到柳青藤,她动了动手指,试图坐起身。

    “别动。”柳青藤快她一步走到了病床旁,伸手按住微安欲试着撑起身的手。

    白郎在后面把门关上,拿了张椅子给柳青藤,示意她坐下。

    柳青藤刚坐下,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这椅子黏哒哒的,好像洒了一层胶水。她试图起身,可结果真的如她所想,这椅子上被洒了胶水,她的裤子被粘住了。

    “怎么了?”

    见柳青藤的表情不对,白郎也意识到有问题。

    他蹙眉吸吸鼻子,闻到了一丝鬼气。

    抬手看一下手腕上的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五没错啊……

    病房突然阴暗下来,好似笼罩在了一个独立的空间,气氛沉重得让人压抑。

    微安抬手扯掉鼻子上的输氧管,慢慢起身走了床,站到了柳青藤的面前:“老师,我要走了。”

    “在走之前,我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以报你当年对我的养育之恩。”说着她抬起手按在了柳青藤的额头上,一丝绿色的光从微安的身体里钻进柳青藤的脑门,再由脑门流到她的双眼。

    白郎在一旁看着,并未阻止。

    因为他知道微安是在帮柳青藤把眼睛完全打开。

    待一切弄完之后,柳青藤脑袋闪过一片大草原的画面,紧接着是浓浓的烈火。

    “啊!”

    她痛苦的叫了一声,微安迅速的收回手,想要扶住倒下的柳青藤。

    可她的身体在输完灵气后接近透明,柳青藤直直的穿过她的身体,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阴暗的病房顿时又亮了回来,在白郎和柳青藤两人都反应过来时,微安已经安静的躺在床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连一点灵魂的气息也没有。

    “微安?”

    不等柳青藤疑惑,白郎大步上前把她扶起,拉着她往外走:“微安不是普通人,这件事以后再查,你现在得赶紧离开。”

    “为什么?”柳青藤有点抗拒,想要再回病房。

    白郎把她拖到楼梯处时喝道:“你要知道微安之前的病房就我们两个人在。原本你嫌疑就最大,恰巧在这种时候你出现后她就死了,警察那边会怎么想?”

    “……”

    “而且现在快十二点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说完白郎先行一步往楼下跑,柳青藤凝眉,紧跟在白郎身后一起跑了下去。

    在出医院时,还差点撞上买食物归来的赵女士。

    柳青藤心虚的低下头绕开,与白郎一起走到了出租车停的位置。

    到了位置之后,面前哪有什么出租车?

    白郎先是一愣,在反应过来后拉着柳青藤就往另一边跑。

    “怎么了?”柳青藤被白郎带着往前跑了几步,她回头一看,只见几个男人拿着木棍追在他们身后,“他们是谁?”

    “仇家。”

    跟在白郎身后跑了几条街,终于是把那些人给远远甩掉。

    柳青藤累得气喘吁吁,她刚想找个地方靠一下,谁知那群人竟然又追了上来。

    无奈之下,她只好收起松下的心,跟在白郎继续跑。

    在跑到一条大马路时,一辆公交车正好准备关门开走。

    柳青藤眼睛一亮,加快速度跑了上去,白郎紧跟其后。

    两人上了公交车,车门缓缓关上,往前方驶去。

    “终于……甩掉他们了……”

    扶着公交车上的把手,柳青藤从兜里掏出四块钱放进投币箱,气喘吁吁的找了个空位坐下。“你怎么会有仇家啊?”

    在坐下后,柳青藤问白郎。

    “到站再跟你说吧。”白郎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他身体疲倦的靠在椅子上,竟很快的入了眠。

    柳青藤此时也觉得眼皮沉沉,似乎很久没有睡觉般。

    她打了个哈欠,靠在车窗旁静静沉睡了过去。

    两人都入睡之后,公交车里的乘客渐渐多了起来,每个人的打扮各异,似乎来自不同的时代。

    车子慢慢开着,在开到一座天桥下后,便消失在了马路上……